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光灵行传 雷文D维克萨斯

第3732章 湮没之于月陨 (二百三十二)

    第3732章湮没之于月陨二百三十二

    第二天的中午,上完兰斯老爷爷的音乐课之后,弗里曼就躲在隔音室里疯狂地练习。

    本来,他答应过伊莱恩每天只使用隔音室两个小时的。

    但既然这孩子有备战[金太阳杯]的意思,并请求伊莱恩延长隔音室的使用时间,伊莱恩就勉为其难地允许了。

    弗里曼至少是想要参加[金太阳杯]比赛的,能否获得比赛优势是另一回事,总之这孩子得踏出第一步,鼓起勇气在人们面前演奏他的音乐。

    伊莱恩也一如既往地进行其他练习,首先应该是去找罗丹练习[造物术],再去找教练,不对,伊菲图斯,进行马拉松跑以及剑术的对练。

    为期一天的[恶作剧节]过去了,今天应该是音乐节真正开始的日子(其实昨天就开始了,只不过和恶作剧节撞车,人们优先庆祝恶作剧节而已)。

    黄金乡的艺术节貌似分为[音乐节]、[电影节]、和[静态艺术节]三部分,各为期一个月。

    (注:静态艺术包含绘画、摄影、陶艺、雕塑等一系列静态艺术,其中以绘画为主。)

    在这短短三个月里,大量的艺术家将从世界各地赶来黄金之城奈恩,参加属于他们的节日,把自己最优秀的一面展现出来。

    而这四年一届的艺术节则会在[黄金之城奈恩]、[鲜花之城阿玛兰斯]、[白雪与晶钻之城—迪尔蒙多]、[浮空岛拉普塔]、[星辰与秘银的溪谷—伊索玛]这几座大城市里循环举行,今年刚好轮到在[黄金之城奈恩]举行。

    伊莱恩甚至不觉得这是偶然,也许这一切在很久以前就安排好了。

    这四年一度的艺术节,仿佛是给即将逝去的兰斯老爷爷践行的礼物。毕竟兰斯老爷爷两年之后就会离去,他的余命撑不过下一个四年,等来另一次艺术节吧。

    罗丹让伊莱恩翘掉造物术的课,于是伊莱恩先找伊菲图斯一起去练马拉松了。跑步越来越轻松,即使伊莱恩在双腿上绑上负重用的沙袋也依然轻松,它逐渐地没有太大的锻炼效果了。

    "今、今天也要一起练剑吗?"绕城一圈,回到罗丹的别墅之后,伊莱恩问红铜龙大汉伊菲图斯。

    "嗯……今天另有安排。"伊菲图斯在揉着伊莱恩的小腿,检查着伊莱恩腿上肌肉的长势:"我真不明白,你这到底是什么身体构造啊,为什么怎么练都练不出肌肉呢?"

    "也、也许是因为我和你们属于不同的系统?"伊莱恩苦笑。

    "也有可能,哈哈哈。"红铜龙停止了在伊莱恩身上摸来摸去,用力拍了拍伊莱恩的肩膀,"我归迪尔蒙多星灵管,我努力锻炼身体,给星灵提交的正反馈会让星灵微调我的身体,让我长出肌肉来。

    你那边的情况可能不一样。毕竟你是归泰拉(地球)的星灵管的,而现在的泰拉(地球)并不能和你取得联系。有可能你怎么锻炼都没法长出更多肌肉,真是可惜呢,哈哈哈哈!"

    是的,毕竟伊莱恩现在也被困在吞世龙阿努的体内了,和外界几乎完全断绝联系。在灵体的世界里,肌肉的量其实只是个数据,能长出多少肌肉,是由星灵来微调的吗……

    但这不能解释伊莱恩这一个月锻炼下来的成果。最初绕城跑马拉松明明很痛苦的,跑完一圈之后他就上气不接下气。现在他能跑一整圈,勉强不会累倒。他身上的肌肉明明完全没有增长过,但是他的体力却在变化,为什么?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在这里,肌肉的量可能真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意志]。"红铜龙大汉咧嘴笑道,"你一次又一次地克服了困难,超越了自身的极限,所以你的意志确实变得更强大了。就算身体没有增长,有些看不见的东西也会不断增长。也许这就是你跑马拉松越来越熟练的原因了。"

    "好、好吧……"伊莱恩闷哼道:"我、我也希望我的剑术能有些实际性的增长,至少不要输给你……输得那么惨。"

    "哈,剑术这边你还得多练练,你和我差距太远了,啊哈哈哈!"红铜龙大汉大咧咧地笑着,那神经大条的笑有时候很恼人。

    "不过今天我们不练剑,你的训练另有安排。"伊菲图斯向别墅走去。

    "另、另有安排?"伊莱恩好奇地跟上,走进罗丹的别墅里。

    在屋内,罗丹已经在等着了。而且他还把兰斯老爷爷带了过来,很明显是用摩托车载老爷爷过来的。

    "今、今天的音乐课不是结束了吗,老爷爷?"伊莱恩困惑地看着老青龙。

    "是结束了,但是我决定帮你补课。"兰斯老爷爷露出坏笑,对罗丹试了个眼色,示意冰龙人青年去布置什么。

    "补、补课?"

    "我听说你打算以伴奏的形式协助弗里曼那孩子,和他一起参加青少年组别的赛事。"老青龙继续说,"但你自己就不参赛吗?"

    "我、我怎么可能参赛啊,我是大人啊,我参加青少年组别的赛事不就是作弊吗?"伊莱恩没好气地说。

    所以他一个大人,跑去欺负小孩子算什么?

    以伊莱恩的音乐造诣(其实的雷欧的)和他的年纪,参加青少年组别的比赛几乎是压胜的,这对其他参赛的孩子很不公平。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想,不过无妨,我也给你提交了成年人组别的赛事表格,你是可以去参加[金太阳杯]的成年人组别比赛的。"老爷爷继续坏笑着:"青少年组别的比赛在上午举行,成年人组别的比赛在下午举行,二者没有冲突,你可以去帮弗里曼伴奏,再自己单独参赛。这对你来说应该很轻松。"

    "你、你这么希望我参赛吗……"伊莱恩更加纳闷了,"我、我对这种东西没有追求啊……"

    他明明只是为了帮助弗里曼才开始接触音乐的。现在这一连串的行动,是不是有点本末倒置了?

    "我没有强求过你取得优胜,总之就是玩而已。"兰斯老爷爷哼笑道,"弗里曼还太年轻,有些事情现在的他还做不到,所以我把期望放在你身上。我只是希望,能在我有生之年得以听见真正登峰造极的音乐。我希望你能继承阿玛兰斯的音乐精髓。"

    "阿、阿玛兰斯的……音乐精髓?"白狮人少年皱了皱眉头:"那、那是什么?某种……演奏难度非常高的曲子吗?"

    "不,那什么都不是,既不是音乐流派,也不是特定的演奏技巧,甚至连曲子都不算是。那是一种精神。"老爷爷走近桌子,而罗丹也取过来一张黑胶唱片,准备把它放在留声机上播放。

    "救助弗里曼那孩子虽然是我的愿望,但它还不是最大的愿望,不是星灵阿玛兰斯的真正愿望。在阿玛兰斯毁灭,在这个文明最美好的东西彻底消失之前,我必须找到后继人,把这份美好的东西传承下去。"老爷爷哼道,"我已经没有时间去等了。弗里曼太年轻,训练度也不足够,来不及继承阿玛兰斯的精髓。你也许就是唯一能传承那份音乐精髓的人。我只能把一切托付给你。"

    留声机开始播放乐曲,一首钢琴曲。

    这曲子伊莱恩前一段时间偷偷跑到唱片店里听过,他确定这就是兰斯老爷爷创作的十二首《超人练习曲》其中之一,演奏难度世界顶级的钢琴曲。

    这曲子只有世界上寥寥可数的十几名钢琴家能顺利地、正确地演奏出来,它就是如此困难和疯狂。

    "我觉得比赛会为你带来动力。"老爷爷继续说,"请你为比赛好好备战,把我的十二首《超人练习曲》都顺利弹奏出来吧。等你到达了那个极致的时候,你也许就能理解阿玛兰斯的音乐精髓了。"

    伊莱恩铁青着脸:"认、认真的吗,老爷爷?"

    "认真的。"老青龙则嬉皮笑脸,没点认真:"弗里曼做不到,只有你能做到。光是这首曲子跨十二度的弹奏,那孩子的手掌就不够大,根本弹不出来。你应该勉强能做到才对,也许在两年之内就能做到。"

    "能、能弹奏这个,就能理解阿玛兰斯的音乐精髓了吗?"伊莱恩继续质问道。

    "也许能。我也说不准。但是以你现在的音乐素养,我断言你不能。"老青龙哼笑道:"真正美好的东西都是无形之物。

    有形之物总有一天会消逝,而无形之物会永存。

    阿玛兰斯的音乐精髓,[永生之华(Esse

    ceAma

    a

    th)],亦然如此。

    它是如此之抽象,以至于没有一定音乐素养的人,想理解都无法理解它。

    但当你把音乐玩得真正地熟练,理解接触过音乐的本质之后,也许你就能理解它,传承它了。"

    "我、我有一个问题。"伊莱恩满脸凝重:"为、为什么是我?"

    这个世界明明有无数优秀的音乐家,有些人有可能比兰斯老爷爷还要优秀,但他们都无法传承[永生之华]吗?

    为什么偏偏是伊莱恩这个,半路出师的,连乐谱都看不懂的半桶水门外汉,能够传承阿玛兰斯的音乐精髓?

    "这件事的答案,你心里应该早就有了,孩子。"兰斯老爷爷却答道,"这个黄金乡子宇宙里的人欠缺了些什么,一些他们从未得到过,即使想要去得到也无从获得的,[重要的什么]。那种东西,整个世界恐怕只有你、小贝利、小弗里曼拥有过,但那两个孩子都太小了,他们继承不到阿玛兰斯的音乐精髓的。也许再花上百年时间,他们可能做到,但我又没有那么长的寿命去等待了。"

    伊莱恩的脸色变得更凝重了。

    是的,他知道。那个[重要的什么],其实就是"绝望"。

    那种被世界排斥和欺凌的,悲伤和绝望;

    那种失去至亲至爱,无论怎么做都无法挽留和弥补,所感受到的绝望。

    这种事情,伊莱恩很懂,他太懂了。他什么都失去过,什么都经历过。

    黄金乡的住民们绝对不会懂得这份绝望。在这里,一切都不伤人、不害物,人们生活富足,无病无痛活到终老。

    即使黄金乡的住民失去了亲人,他们也往往是笑着送走他们的亲人的。他们的亲人活了太久,最终化成光芒消逝,他们的死非常平静,他们的亲人也是平静地怀缅着至亲的离去,并没能感到多么撕心裂肺的悲伤。

    所以黄金乡的住民几乎就没有真正感觉到那份痛楚,那份痛彻心扉的绝望。无论是音乐、绘画、或者一切形式的艺术,他们的作品中总是欠缺了某些什么。

    一切都是那么的明亮,就像是沐浴在日光之下,却欠缺了那份发人深省的灰暗。

    他们的艺术的不完整的。只有喜悦没有悲伤,只有希望没有绝望的人生,是不可能完整的。

    所以兰斯老爷爷才不可能把[永生之华]托付给这些人,他们不可能理解阿玛兰斯的音乐精髓。

    那留存在星灵阿玛兰斯的远古的记忆里,那古老而且充满睿智的音乐,肯定是有喜有又悲,非常有深度的东西。

    那么深奥的东西,绝对不可能被头脑简单、没有经历过人生大起大落、看透世间冷暖的人所理解。

    虽然把[永生之华]托付给伊莱恩,也许还是太早,也许伊莱恩还是太年轻。但兰斯老爷爷也是别无选择,已经没有更好的后继人了。

    白狮人少年长叹一口气:"好吧。我、我不知道我能做到哪个地步,但我会尽量帮上忙。"

    那高频高速的演奏不断从留声机中播放出来,听得伊莱恩脊椎阵阵发寒。他知道这个演奏难度有多高,为了演奏出这首曲子,又得付出多么巨大的努力。他已经做好死掉许多脑细胞的心理准备了。

    "乐观地想,这也是种锻炼意志力的方法。"罗丹在一旁变出了一架钢琴,"和你们玩过家家似的轻松演奏不同,这高难度演奏肯定会费煞心力,正好适合锻炼你的意志力。"

    伊莱恩没有反驳,而是老实地坐在钢琴前。

    "我虽然已经老了,没法像以前一样高强度弹钢琴。但我会在一旁指导你的。"兰斯老爷爷也坐在钢琴旁,"首先从纠正你的指法开始吧,有正确的弹奏方法,才能成功弹奏《超人练习曲》。"

    "请、请多指教。"白狮人少年纳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