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国医大师 九鼎八簋

一零零零

    哪怕孔云龙极强,可被至尊围困,被大阵封锁,也无力回天。他眼睁睁的看着帝关这边的强者殒落,却没有办法阻止。

    “压制,将他封死在星空下!”那位帝族强者亲自出手,请其他人一起动,进一步禁锢孔云龙。

    可以想象,孔云龙多么强。致使强大而有自负的帝族都请人相助,联手封印他,这种战绩传出去肯定会很轰动。

    可是,对眼下来说,无用处。再辉煌,如果战死此地也无意义,孔云龙的强大有目共睹,可若是殒落,一切成空。

    现在,最紧要的是杀敌,覆灭一方所有强者。

    “杀!”

    形势极其不乐观,远处,又一位至尊悲吼,那是三十三天的强者,现在被人阻击,眼看支撑不住了。

    砰!

    最终,他在虚空中炸开,被人以狼牙大棒活生生击成血雾,其碎骨等飞向四面八方,染红虚空。

    怎么会如此?帝关,城墙上,人们目眦欲裂,盯着半空中的几面骨镜,通过它们观看域外的大决战。

    所有人都的身体都凉,心中最后的那点希冀与期盼都不存在了,很明显帝关这边失利,即将大败。

    那些至尊挡不住的话,那么下一步,就是帝关了,一旦被破开,注定要血流成河,尸骨堆积成山。

    星空中,大战惨烈。

    不时有至尊血飞起,让一些大星都被淋的暗淡,而后毁灭了。

    帝关的修士跟异域大战,为数不多的亮点,属于罗长生那里,现在他在压着对手打,占据绝对上风。

    “嗯?杀了他!”异域有人现,迅速驰援。

    一前一后,两大强者逼来,罡风浩荡,天宇被黑色的大风撕裂,恐怖之极。

    罗长生很清秀,他的外表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稚嫩的过分,但是,他现在绝对是可怕的,也是危险的。

    而战斗的结果出人预料,两大强者阻击之下,他动用无上绝学,杀出绚烂的光彩!

    自他眉心内,飞出一口神剑,乌光烁烁,通体黝黑,那是元神组成的,竟然坚固不朽,无坚不摧,一刹那而已,斩破天宇!

    噗!

    这一剑太突然,也太猛烈了,摧枯拉朽,不可阻挡。

    跟他交手的一面至尊,其头颅当即就被劈开了,元神被斩杀,大片的血雨洒落,尸体栽落在星空下。

    后方,另一位强者大惊,他们联手反倒被杀了一人?

    他浑身绷紧,心中毛,意识到,他也危险了,因为突然间而已,他身体行动不便,仿佛被封印。

    噗!

    那口黑色的神剑飞来,将他立劈为两半,杀了个彻底,元神消逝。

    这一战,惊动周围所有人,异域的一群强者震惊,全都望来。

    “荡寇诀!”有人大叫。

    不得不惊,因为它位列古代最强三大剑诀内,号称最强杀式之一!

    仙古多动乱,在很早前就跟异域生过碰撞。

    在那仙古中期时,曾有人施展荡寇诀,横击异域,击杀不朽之王,震慑了一个时代,挡住了异域的一次试探性猛攻。

    可惜,那一役后,施展荡寇诀的生灵重伤,最后死掉了。

    “嘿,真是荡寇诀,杀过不朽之王的剑诀,你纳命来吧!”有人低吼,异域至尊杀来。

    所谓荡寇诀,威名太盛了,曾经震撼过仙古年代。

    罗长生血拼,现在没有办法不拼命,异域摆明了态度,要灭杀帝关所有至尊,斩尽高层,而后破开帝关。

    “吼!”

    罗长生大吼,他满头丝飘舞,虽然看着年轻的过分,但是眼神一下子凌厉无匹,他的眉心前,一口黑色神剑沉浮,跟他一同发光。

    “杀!”

    血战爆,罗长生搏击,竭尽全力出手。

    没有人敢小觑他,从来无人怀疑他的战力,因为,他曾跟孔云龙争锋,同出一世,不曾落败过。

    提到这两人,一般来说是并列的,认为他们是绝代双雄,神勇无敌。

    当然,也有人认为,孔云龙年血气不够充沛了,不见得有罗长生潜力大。

    因为,罗长生真的很逆天,他之所以这么年轻,不是故意改变容貌的结果,而是他曾涅槃,再次活出了半世。

    只差一点而已,他就多活出一世!

    这种涅槃,是使自己返老还童、身心都恢复到黄金年代的一个过程。

    只要不成仙,就不可能长生,他们从纪元之初活到现在,原本的寿元都将干涸了,需要活出第二世才行。

    但是,自古以来,有几人成活出第二世?凤毛麟角般稀少,不可见到!

    当然,也还有一部分人认为,孔云龙过于可惜,他早年时原本独步天下,所向披靡,无人可敌。只是,他执意走以人为种的路,在途中生意外,令自己半废,影响了成就。

    自身的大道破裂,会影响一生!

    不然的话,许多人认为,孔云龙比现在还要恐怖,很难想象会达到什么高度。

    “杀!”

    罗长生嘶吼着,其神剑乌黑,不过巴掌长,但是无坚不摧,这是元神所化之神剑,号称能斩破一切阻挡。

    噗!

    就在被人围攻时,他又斩杀了一名至尊,黑色神剑染血,星空为之而颤!

    罗长生威,接连杀敌,引起异域所有至尊的敌意。

    “荡寇诀,多么遥远的记忆啊,当年曾杀过我界的王,这样不祥的传承注定要被铲除!”

    帝族被惊动,早先击杀拓拔驭龙祖上的那名帝族,好整以暇,在星空中漫步,向着罗长生逼去。

    在他的后面,还有其他至尊,要镇杀罗长生。

    “荡寇诀,再难起风波!”那名帝族开口,瞳孔幽森,他亲自出手了,杀向罗长生。

    轰!

    惊世大战爆,帝族一怒,天摇地动,罗长生接连斩杀异域至尊,引的此人杀意滔天,要绝杀他。

    显然,帝关这一边告急,两大强者罗长生还有孔云龙都被帝族针对,被对方率众封堵,要进行镇杀。

    三十三天其他至尊倒也因此而减轻压力,因为主力在镇杀罗长生还有孔云龙,让他们暂时脱离生死险境。

    不过,这是一时的舒缓,只要罗长生还有孔云龙战死,大局就定了,他们都要跟着覆灭。

    “太弱。”

    “杀个干净。”

    有人轻语,带着敌意,还有可怕的波动,带领剩下的至尊,向帝关这边的至尊展开攻击。

    帝族!

    帝关这边的人,心中咯噔一下,最糟糕的事情生了,第三名帝族现身,来到这里,负责杀他们。

    异域为了这一战,出动了太多的高手,帝族亦动!

    算上早先被孔云龙在大道棋盘上镇压的那个生灵,那就是四名帝族至尊!

    “这么弱,也想防住,一个也走不了。”那名帝族修士轻飘飘的开口,不急不缓,就这么一步一步而来。

    但是,在此过程中,这天地间浮现出可怕的涟漪,他的脚步落在星空中,仿佛踩在水中,波澜扩散,那是大道符号。

    这些符号如同涟漪般,向外震动,威压四方!

    不远处,来自三十三天的一位女性至尊顿时一震,她遭遇了攻击,快速后退。

    只是,不远处还有其他异域至尊,在围拢,在堵截,不让她逃遁。

    “没用的,送你上路,谁来了都救不了你。”帝族至尊开口,他看起来很年轻,二十几岁的样子,不过眼眸沧桑,肯定活过漫长的岁月了。

    与此同时,他脚下的涟漪更可怕了。向外扩散,波动越的剧烈,如同雷鸣一般,震碎周围的星空。

    早已重伤。在决战中险些殒落的女性老至尊,一个踉跄,口中溢血。

    在她的白发上,有许多血珠子,有敌人的也有自己伤口内的血液溅起所致,她摇摇欲坠。

    “噗!”

    到了最后,随着那名帝族逼近,女至尊居然大口吐血,面色白,要栽倒在星空中。

    怎会如此,这让人心惊肉跳,帝族可怕到这一步了吗?

    “那是踏仙九步,小心!”远处,有一位老至尊大声提醒。

    帝关这边。所有的至尊都年岁极大,都是各个时代活下来的前辈人物,可惜,长生无望,而今都垂垂老矣,血气干枯,不再巅峰状态了。

    “没用的,九步踏出,送尔等上路。”这名帝族至尊平淡的说道,继续向前。

    踏仙九步。闻其名就可以想象其威,这是一门震古烁今的绝学。

    “杀!”

    女至尊大喝,她知道,情况很不妙,必须要拼命,不然的话可能都没有机会出手了。

    一刹那,霞光万道,瑞彩漫天,将诸多星骸都淹没了,这里非常的璀璨。

    那是女至尊在出手对抗帝族强者。

    可惜,终究是晚了,她本就负重伤,现在面对帝族的全力以赴,她明显不敌。

    “第五步、第六步……”

    那名帝族在数着自己的步伐,轻诵出来,当第八步迈出时,天地崩,神光如海啸,将前方女至尊的宝术全部击散。

    并且,星空下涟漪扩散,剧烈无比,女至尊被震的不断咳血,身体上满是裂痕,这是大道在激荡,在镇压。

    “砰!”

    最后,女至尊的身体在龟裂,多处部位炸开,十分凄惨。

    “上路吧!”

    帝族强者说道,冷漠无比,手中出现一柄魔刀,赤红如血,嗡的一声轮动起来,向前砍去。

    女至尊虽然竭尽所能抗衡,但终究改变不了什么,噗的一声,她的人头飞起,元神被绞杀了干净。

    这很震撼,威慑了所有人。

    “没剩下几人了,送你们全部上路!”帝族至尊这般说道,冷漠无情,逼视余下的人。

    “啊……”

    远处,传来长嚎声,孔云龙被困阵中,在剧烈挣扎,要闯出来。

    此时,他的眼睛中带着血丝,因为亲眼目睹了三十三天这边一位又一位至尊殒落,都要被人杀干净了。

    都是熟悉的老朋友,不然也不会跟他一样,出现在这里,他们信念相同。

    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战死,孔云龙心中悲愤,如困在笼中的野兽般,他大吼着,带着悲意。

    “何时才能复苏,复活吧,曾经的战血!”

    孔云龙低下头,看着手中那张大弓,在低语,在嘶吼,如同在诵一种古老的咒语,要释放出什么东西。

    可惜,他尝试了很多次,大弓赤红,沾染着血,但并没有生奇异的事。

    “孔云龙,你逃不走,很快就会被镇杀!”

    此时,针对孔云龙的帝族率领其他高手一起力,轰向法阵中,要将孔云龙绝杀,彻底覆灭在此。

    “一生道果,孕育至今。”

    孔云龙浑身光,对抗众人的攻击,若非他修炼成不灭经的至强奥义,肯定早就殒落了。

    须知,现在可是帝族强者在率领一些至尊于阵外炼化他,这种景象不可想象!

    孔云龙的体魄强到极致,才能忍受被炼化的痛苦,才能坚持下来,不被磨灭。

    他以手摩挲大弓,很轻,带着不舍,还有一阵惋惜,最后一声长啸,他竭尽所能,开始毁这张大弓。

    “这是怎么了?”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尤其是帝关这边的强者,更是震撼,充满不解,为他担忧、惊惧。

    孔云龙在毁自己至尊兵器!

    这张弓来历太大了,在孔云龙未成名时就跟随他,射杀天下强敌。

    只因,他在以身为种的道路上生意外,自身半废,此弓亦半毁,而后从那一世开始就再也没有见到。

    如今再现世间,此弓威力无穷,不久前曾接连射杀至尊,所向披靡,应该是孔云龙最珍爱的兵器才对,怎么要毁掉?

    “轰!”

    孔云龙用尽全身力气,他折断了长弓,从当中竟淌出一滴又一滴血,落在他的身上,让他低吼,神色复杂,无比遗憾。

    大弓,为何滴血?

    便是异域的修士都吃惊,带着不解。

    “你的道果,你的成就,都在这张弓内,原来如此,当年身与弓皆毁,被你葬下,却孕育出了大道生机。”远处,罗长生心惊,这般低语。

    弓内,有血肉,有鲜血,甚至有骨!

    所谓芥子纳须弥,对这个等阶的人来说不算什么。

    这弓中另有乾坤!

    隐约间看到,弓中有一个人,很年轻,此时被撕开了,随着大弓被折断,他的成长被打断,浑身都在滴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