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从凡间来 想见江南

第二十二章 怨气的作用

    无须说,这帮人正是此间的导引。

    许易观察片刻,来到一个衣衫破旧的中年导引前,传音数句,那人眉眼一喜,遂尾行许易转入就近的一条巷口。

    半个时辰后,许易在落魄中年的指引下,来到一扇巍峨大门前。

    “公子,这间秘炼堂是府中产业,最是正规,规模最大,修行,炼器,炼丹,炼符,皆能供应,只要出得起灵石,何等规格的配置都有,只是价目稍贵,但公子说了,只须找好的,那便是此处无疑。”

    中年导引指着秘炼堂的宏大招牌,小声分说,介绍罢,绝不多话。

    许易却喜欢他这种风格,抛过十余枚晶币,过些时日,再去城门寻你。

    在中年导引千恩万谢声中,许易踏进了秘炼堂的大门。

    半个时辰后,他领着一张储值卡,在一名青衣侍者的带领下,坐上了通往地底的升降梯。

    三枚灵石的储值卡,足以使用一月光景,多退少补,十分方便。

    七折八绕一圈后,许易进入了自己炼房,青衣侍者告退。

    炼房不大,纵横丈许,内置一个灰色蒲团,仅此而已,几无光线。

    许易取出个绯色须弥戒,取出一枚巴掌大的水晶球体,在壁上挂了,整间炼房,瞬间布满了暖色调的黄光,浑浊的空气,迅速清新起来。

    此物,包括须弥戒,都是在秘炼堂租用的,除了这水晶球体,须弥戒内还藏了足量的清水,干粮,熟肉,足够许易一月之用。

    挂好水晶球,许易照例用感知,探查一番炼房,如预料中,并无暗藏窥视。

    随即,他在蒲团上坐了下来,取出一个墨色瓶子,正是魂衣,按照笺纸中教授的方法,当即放出魂衣,一团轻薄得几乎难以察觉的雾气,弥漫开来,眼见方要四散,许易连续打出两道分魂,两道分魂迅速将雾气收拢,按他心意化作一件衣衫,朝许易罩来。

    魂衣成了,过程极为简单。

    直到魂衣加身,许易才察觉到,魂衣一点也不简单。

    因为他感觉到了灵台深处,和魂衣有着一丝牵绕。

    这种感觉,和招魂幡与灵台中阴魂小人儿的感觉,差相仿佛。

    他很清楚魂衣一旦破碎,对阴魂的伤害必定非小,这点,当初他划破徐公子魂衣之际,徐公子痛苦的表情,他至今记得。

    当初,他还不明白,为何划破一件护体法衣,怎的就如此肉痛,现在想来,哪里是肉痛,恐怕是对徐公子的阴魂造成了杀伤。

    魂衣加身,许易竟有了一种久违的感觉,这是当初铁精完好时才有的稳定的感觉。

    锻炼好魂衣,许易又取出方掌事赠与的三本书,翻阅起来。

    这一翻阅,便是近一个时辰。

    许易所受的震动不小,他主要观摩的是此界的权力架构,换句话说,也便是修行等级的架构。

    结果让他极为震撼,此界的规矩之严苛,等级之分明远远超越了大越。

    不说旁的,对庞大疆域的掌控,大越王廷,便远远不及北境圣庭。

    而北境圣庭成功做到此点的根由,只靠两点,一是封建,二便是最上层掌握了生杀讯息,能够从容制定规则。

    先说封建,北境圣庭将整个广袤得难以想象的疆域,分作了十八路,三百六十五府,每一府下又含无数门派,分管无数城池。

    此前,许易还觉区区感魂之境便能成立门派,放在大越,便是气海境就成了掌门,想想便觉不可思议,直到此刻他却明了了。

    这所谓的门派,根本就是一级权力分支,收拢修炼界下层,将权力的控制最大程度的细化。

    就是通过这种不断的细化,北境圣庭将所有的势力纳入了统合中,绝不存在大越那般,门派强大了,可以对抗王廷,世家庞大了,可以左右政局的局面。

    而要做到封建,关键的还是上层有了掌握生杀讯息的法门。

    原来,此界不比大越,修行顶层掌握的手段,非是低阶修士所能想象的。

    此界一旦杀人,只要死者尚未完成天地人三魂合一,到达阳尊的境界,杀人者便会被一缕怨气覆盖,只需修行到感魂之境,便能轻易辨出,无论用何种方法,也无法遮挡。

    缘何有这种妙法,道理很简单,人有三魂,分作天魂,地魂,人魂也便是阴魂。

    天魂在天,地魂在地,独有命魂也便是阴魂常驻人身。

    在大越,杀了人,人魂散,天魂,地魂自消,一切过往干干净净。

    而在此界,倘使杀人,死者阴魂哪怕是被完全散尽,天魂,地魂一时不会散落,北境圣庭独有秘法,搜罗天魂,地魂的残余,只需一查,便知杀人者谁。

    再到后来,圣庭之中的大能之士,动用上古奇阵,沟通天地灵气,直接将天魂,地魂的残余,转化为了怨气,附着在杀人者周身,只需进入感魂境,便能清晰辨别此缕怨气。

    而怨气加身的修士,在此界便被称作黑修士。

    圣庭有令,凡黑修士,人人得而诛之。

    许易初在书中,观到此篇时,顿时拍案叫绝。

    但有此法,如何不得大一统。

    不说比照大越,便是前世的古代,便有侠以武犯禁的说法,侠因何以武犯禁,无非是此辈血热胆大,体魄雄强,一朝杀人,而亡命天涯。

    换作修士,本领比古代侠士要大了无数倍,杀人如屠鸡,一遁千万里,你便是在有规矩,禁制,没有强力的约束,又如何让规矩,禁制得以成行。

    这便是大越明面上大一统,实则四分五裂的根源。

    而这北境圣庭,有此神通,以怨气加身,将杀人者显化,天下共击之,谁还敢妄杀。

    一切法令,才得以推行,强力才得以屈服强权之下。

    许易骤然明白了,为何那宋大使明明只有感魂中期的实力,却能压服场间众多感魂大能,威福自用,驱之如刍狗,丝毫不怕激起义愤,众人合力将之捕杀。

    却正是这怨气的在起着约束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