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从凡间来 想见江南

一百八十八章 陈辽

    当时,朱掌教甚至亲身降临夏神尊的地底洞窟,替许易定下了七年之约。

    夏神尊答应后,朱掌教投桃报李,发动力量,做出一些虚假场面,将真实的战况污染了。

    一方面,是为全夏神尊的面子,另一方面,也是变相保护许易。

    如此一来,世面上流传的当日战况的言论,就分化了,其中也不乏真实的战斗情况。

    奈何,偏偏这最是真实的情况,相信的人最少。

    作为东华仙门内部人士,关于名人王梅花的消息,自然是紧俏的。

    关于那场战斗真真假假的消息,都传播而来,为仙门内部所知。

    此刻,许易展现出的自信,让刘同洲生出一些希冀,希冀许易能妖孽到底,将陈辽干翻。

    可这希冀才生出,他又摇头否决了,心中涌起阵阵无力。

    在他想来,许易即便真干翻了金甲神,对上陈辽,只怕也难言胜算。

    许易自然不管刘同洲作何想法,在他心中,此人已何死人无异,若非还有用处,他到时就下了杀手。

    谁能知晓此刻貌似冷静地许大魔头,心头蕴藏了何等惊人的怒火。

    曹长老和许易这一走,根本没有谁招呼,呼啦啦一阵,众人皆破空而去。

    连白胡子长老也没喝止,急急跟了过去。

    很明显,行将上演天崩地裂的碰撞,不管是看热闹,还是心忧宗门内讧,没有人愿意错过这注定的大场面。

    出乎意料,曹长老并未飞出赏宫殿,而是在距离光明殿向西百余里的一座阁楼前停住了。

    许易对此处无比的熟悉,正是白长老盘踞的功法楼。

    曹长老在不远处停住,朗声道,“叨扰了,陈兄,还请出来一会。”

    功法楼根本没有动静,许易神念犀利,早就刺破了功法楼的防御,直接将内里的情况,探视分明。

    有两人正在阁楼中盘膝对坐,他的神念方刺入,两人同时张目朝他探视的方向看来。

    能发现许易的神念窥察,至少未真元五转,神念七阶。

    有如此能力,自然早就发现了功法楼外的动静。

    偏偏安之若素,显然并未将许易等人放在眼中。

    “陈辽,你的案子发了,滚出来。”

    许易怒声喝道,声如滚滚惊雷。

    他喝声未落,刷的,阁楼内安坐的左手边的紫袍中年变了脸色,身如电飚,狂射而出。

    几乎同时,另一名紫袍青年也晃身而出。

    “曹兄,久违了,怎么,曹兄今次带这么些人前来,是专门来拿陈某的么?”

    紫袍中年微圆的脸上不见任何怒容,稳稳立在虚空,平静说道。

    “陈兄误会了,宗门中有桩案子和陈兄有所牵扯……”

    “既然没真凭实绩,曹长老请回吧,大变在即,陈某没工夫,和闲杂人等废话。”

    “你!”

    曹长老怒极,他怎么也没想到,陈辽敢如此和自己说话。

    虽然陈辽如今贵为府君,可他曹某人到底是一殿之尊,昔年之位,尤在陈辽之上。

    陈辽如此无礼,分明没将他曹某人放在眼中。

    “适才,是你叫我滚出来。”

    陈辽根本不理睬曹长老,盯上了许易,“即便你是执法殿的,本座也得让你长长教训,自己掌嘴,抽得牙齿脱落,才算作数,否则本座若是出手,怕你受之不起。”

    “陈辽!”

    曹长老断喝道,“你如今纵是成就紫府府君,却到底还不曾脱出我东华仙门,身陷嫌疑之身……”

    “曹兄废话真多。”

    与陈辽并立的紫袍青年,一晃身,到了曹长老身前,大手轻轻在曹长老身上一搭,曹长老便涨红了脸,再也说不出话来。

    “谢武,放开掌殿大人。”

    一众执法长老大怒。

    执法殿成立至今,何曾遇过今日情况,即便大变在即,可执法殿千年余威,真的是谁能敢凛犯的么?

    “谢武,即便你贵为紫府府君,敢如此猖狂,我执法殿定不与你干休!”

    一位花眉长老怒声喝道,“魁元聚星阵!”

    其余执法殿众人正待结阵,紫袍青年冷哼一声,“都什么年月了,还结阵,难怪东华一代不如一代。”

    说话之际,懒洋洋一挥手,朵朵红梅绽放,三百梅花殷红如血。

    瞬间,梅花雨瞬间将花眉长老等人席卷。

    “三五七剑!”

    “好强的内旋!“”好精纯的灵气控制!”

    “便是王梅花使出的三五七剑,也绝不可能有次威力,紫府府君名不虚传。”

    “…………”

    满场尽是喝彩声,这些喝彩声无关立场,只关乎修士对绝妙招数的欣赏。

    许易忽然明白白长老在留书中感叹的那句:大变在即,既为仙门门徒,自当为仙门献一份心力。

    原来,白长老竟将三五七剑这绝妙功法,贡献了出去。

    许易心中难言滋味,虽有不痛快,却也怪不得白长老。

    从根本上说,三五七剑的诞生,凝结了他和白长老共同的心力,白长老似乎没权力不经过他同意,将此功法转授他人。

    可白长老冠冕堂皇的理由,让他也根本说不出不是来。

    他对东华仙门没多少感情,却不能要求白长老冷眼旁观东华仙门的兴衰。

    便在许易心思翻腾之际,一众被掀翻的执法殿等人,再度聚齐,各自周身光华霍霍,无数奇符和无数秘法正待发作,忽的,紫袍青年掌中现出一块金牌。

    金牌上东华仙门标志性的仙山浮云图腾中,“令”字如血,散发着无尽的威严。

    “东华令!”

    “见令如见掌教!”

    “紫府府君,紫府府君到底是什么,为何从不曾听说过?”

    “…………”

    场面顿时喧乱。

    执法殿众人也各自偃旗息鼓,面对东华令这等奇宝,他们便再是不甘,也不敢越过雷池。

    否则执法殿的法统何在?

    一众观者没谁去关心执法殿众人的心思,嘈嘈切切地低语着。

    很快,众论归一,皆关注紫府府君到底何来。

    其中发问的还有许多外门弟子,他们皆是有根脚的。

    连他们也不甚清楚紫府府君的存在,紫府府君的神秘性自不待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