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从凡间来 想见江南

第七十七章 惑乱人心(29)

    许易不知究竟,却知照葫芦画瓢,他也分出灵气,进入虚拟的丹炉。

    灵气才一进入,许易便明白了,丹炉的确是虚拟的,完全没有真正丹炉的感觉。

    但虚拟的药材的性能,却是无比的真实,尤其是三种药草的七种药性,无一不模拟得极为真实。

    许易小心地催动着灵力,分解着乱流,那种熟悉的感觉迅速弥漫心头,几乎是一瞬间,他就将三团虚拟药草汇成的乱流给捋顺了,念头一动,才要捋顺的气流,又混乱成一团。

    终于,许易见有十余人面前那虚拟丹炉的下方,多出一个光点。

    他才不急不慢,将那团气流捋顺,顿时,自己正对着的虚拟丹炉的下方也多了一个光点。

    他余光瞟着是秦内使,就在属于他的光点衍出的一瞬间,秦内使微微上昂的方脸,瞬息如豆腐渣工程一般垮塌下来。

    许易心中冷笑,不再管秦内使,他小心地控制着衍出光点的速度。

    他已经掌握了规律,只要捋清药性成功,便会有光点衍出。

    只要将捋清的药性合成辅助剂,便会有十枚光点衍出,若是合成失败,则又会有三株虚拟草药,投入虚拟丹炉中来。

    许易控制着衍出光点的速度,估摸着时间,始终坠在十余名。

    眼见一个时辰还剩下半盏茶,竟只有三人合成了辅助剂,得了十枚光点,占据着头名。

    许易不疾不徐,余光时不时瞥一眼秦主事,但见秦主事脸上,已经急得大汗哗哗直冒。

    因为许易已缓缓控制着衍出光点的速度,渐渐来到了第十名的门槛边。

    秦主事一颗心险些要蹦出来,盯一眼许易面前的光点,才瞅一眼定时沙漏。

    眼见沙漏便要滴完,忽的,又有人的丹炉爆出一团光彩,生出十余枚光点,秦主事激动得险些喝彩出声。

    “成了,成了,时间来不及了,他不可能再有机会合成光点了,哈哈,十二名,卡在十二名了,苍天开眼!”

    秦主事激动得嘴唇直哆嗦。

    许易由试弟子进外门弟子,他的主情绪是愤怒。

    可若让许易完成了外门弟子进内门弟子,那他就全剩了担忧了。

    别看此刻他能作为审验官,决定一干外门弟子的进退。

    但一旦许易成了内门弟子,也就是玄清宗的真正核心人物了,他一个内使几乎已不可能再使上力气了。

    而一旦许易进入到了灵根期,可就和他侍奉的闳长老平起平坐了,那时候他的生死都将没有保障。

    是以,许易对应的丹炉下的每一粒光珠的聚合,在秦主事看来,几乎就是自己的生死线。

    眼见着最后一抹沙粒,便要滴完。

    轰的一下,许易面前的丹炉爆出一阵霞光,十枚光点显露在他的丹炉下方。

    噗!

    秦主事一口气喷了出来。

    便在这时,沙漏滴完,药图中央的气流停止旋转,无数丹炉和光点开始幻灭,最终只留下十个丹炉和丹炉下的一堆光点。

    显然,留下的十个丹炉,便是最后决胜的十人。

    光点排列极为整齐,几乎一目可辨,许易面前的那堆光点的数目位列第五,卡在了中间。

    但他吸引的惊叹的目光,比其他九个人加起来还要多。

    一个试弟子,竟在一日之内,直接晋升为内门弟子,打破了玄清宗立派以来的记录。

    如此惊心动魄之事,竟发生自己眼前,无人不为之震撼。

    “好了,此十人便为……”

    赵内使话才及半,便被一道声嘶力竭地喝声打断,“且慢,有一人不得作数。”

    “秦内使!”

    赵内使出离愤怒了,他一忍再忍,这混蛋竟蹬鼻子上脸了。

    秦内使怡然不惧,迎着赵使几要喷火的眼目道,“赵内使,你见过有人一日之内由试弟子直入内门弟子的么,这不是儿戏么,传出去,必定为天下笑。你们想着报祥瑞,秦某却不能不为我玄清的名声着想!”

    “只怕是为某人自己的私利着想吧!”

    方内使高声道。

    既然秦内使完全不管不顾了,他也没什么好顾忌的,面皮是姓秦的扯开的,闹上天,他也不惧。

    秦内使面沉如水,“秦某不想和谁做意气之争,敢问在场诸位,一个试弟子越过你们,入了内门,尔等心服否?敢问其余九位获胜的弟子,和此幸进之辈同列,诸君羞耻否!”

    立时,场面哗然。

    “此等幸进之辈混入内门,我等绝不答应。”

    “宗门自有规矩,凭什么我等苦熬数年乃至数十年,都不敢妄想的内门,缘何要放此幸进之辈而入。”

    “不公,不公,大大不公!”

    “…………”

    秦内使能混到如今,岂会是白给的。

    他看得明白,大比结束,得意者少,失意者多,趁此机会,挑动人心,轻易便能得到眼前的局面。

    再挟大势横压而下,不怕姓赵的和姓方的不服。

    果然,满场哗然,一片沸声,局势几近失控。

    赵内使、方内使各自阴沉了脸,心中皆恨毒了为一己私利,搅乱风云的秦内使。

    如此乱局,若不收拾了,传扬开来,赵使和方内使也定罪责难逃。

    秦内使窥见赵内使和方内使脸色的变换,抬手虚压,止住乱局,“来啊,将此幸进之辈给我逐出殿去,以息众议。”

    赵内使眼中闪过阴霾,方内使张了张口,到底不曾说话。

    眼前这个局面,他们便是再恨姓秦的,也只能先压住局面,保全自己。

    两名青衣大汉,一晃身朝许易逼来。

    许易缓缓起身,仰天笑道,“规矩是诸位内使定的,如今却当着众人的面,出尔反尔,今日受害者是许某,他日又是谁呢。许某的名次可以被废止,那其余九位胜者的名次,是否经过一番暗箱操作后,又会变成别人。抑或者今次的比试,就不作数。”

    他话音方落,立时便有人高声道,“朱某想不通,若许易没资格进内门,是不是就不该让他参加此次的大比。既然参加了大比,就该按名次定。”

    “胡某以为正是此理,胜就是胜,败就是败,如此严肃的大比,岂能凭着三言两语,就颠倒了黑白去。”

    “若是谁想混了某的名额去,便是闹到掌教那里,某也定不干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