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从凡间来 想见江南

第十六章 好算计

    许易说完,场面陷入了死寂,楚秋山在思考,许易不相扰。

    良久,楚秋山道,“你赢了,不久之后,你会收到参与考核的通知的。”

    至今,他仍旧猜不透许易的身份,但毫无疑问,许易说的一点是对的,他需要许易参与考核来为自己装点门面。

    与此同时,许易比阴山公子有用得多。

    至于其他的,他不想深究,没有利益冲突,他相信这难缠的家伙,不可能反噬自己。

    何况,他楚某人如果拉下面子,要和谁交朋友,还没有交不成的朋友。

    “换个房间,喝一杯如何,我这里有上好的玉壶秋雪。”

    楚秋山发出了邀请,既是释放善意,又是希望通过接触,来了解许易这个人。

    许易抱拳道,“恭敬不如从命,我这里正好也有一壶佳酿,还请楚兄雅评。”

    楚秋山哈哈大笑,当即朝门外行去。

    楚秋山正要引着许易向另一间雅室进发,不远处传来了呼喝声。

    许易耸耸肩,“看来出了点麻烦,这杯酒得稍后再饮了。”

    说着,许易腾身而起,瞬息闪到了门外,不远处的凉亭,已经被重兵包围,一脸青肿的绯袍中年和银发老者,引着一名金甲将,指着挟持着楚二公子的白集子高声喝骂,骂词怨毒至极。

    却是二人苏醒过来,强撑着身子搬来了救兵,围住了白集子。

    二人虽在楚二公子手下厮混,却也是养尊处优惯了,何曾受过如此苦楚。

    这不,才发现白集子的踪迹,顿时,新仇旧恨涌上心头,若不是顾忌楚二公子,早就发兵攻打,擒了白集子大刑拷虐起来。

    “好大的阵势,老远就听着你们呜呜喳喳,扰了老子的兴致。”

    许易身形一晃,跃入场中,大摇大摆地朝绯袍中年、银发老者行来。

    一见许易,正激烈喝骂的绯袍中年立时如见了鬼一般,忍不住哆嗦起来,尽管此刻己方兵强马壮,可他仍旧抑制不住从骨子里散发出的恐惧。

    “刘统……统……领,就是他,拿……拿下……”

    绯袍中年艰难地呼喝着。

    许易微笑道,“拿什么拿,白兄,把楚贤侄放开,都是自己人,再开玩笑可就过了。”

    对许易的本事,白集子已是五体投地,照着他吩咐的做,一准没错。

    当下,他放开了楚二公子的禁制,阔步朝许易行来。

    “杀,给我杀了他们,不,抓住了,抓住了,老子要一寸寸活剐了他们……”

    楚二公子状若疯癫地冲了出来,浑身浴血,面容狰狞,披头散发,宛若地狱中撞出来的恶鬼。

    他真是气极了,恨狂了。

    金甲将大手一挥,才要下令,楚秋山凭空闪现在了场中。

    “见过家主!”

    绯袍中年、银发老者、金甲将及其部下,全部拜倒。

    楚二公子宛若来了救星,上前哭诉道,“叔父大人,叔父大人,你可要为我做主,这两个狂徒胆大包天,罪大恶极,如此折辱于我,分明没将叔父大人放在眼中,恳请……”

    楚二公子正滔滔不绝宣泄着胸中的狂恨,啪的一声脆响,楚秋山轻轻挥掌,将他抽得飞了出去,“自今日起,我楚秋山没这个侄子,此人冒我之名,招摇撞骗,害我名声,自今日起被削去宗籍,赶出楚家,生死于楚家,再无干系。”

    满场目瞪口呆,楚二公子瞠目结舌盯着楚秋山,好似根本不认识眼前这人,忽而,他高声大呼,“你是假的,是假的,你不是我叔父,肯定是贼子找人扮演的,假的,你们不要信他,李信,曹兵,尔等还愣着做什么,速速将他拿下。”

    绯袍中年、银发老者、金甲将三人面面相觑,皆忍不住抬头朝楚秋山看去。

    楚秋山气得眉毛直掀,“混账,速速将这孽畜逐走,慢的一分,都给本座滚去冬雪原挖石头。”

    楚秋山这一作色,绯袍中年三人疑心尽去,样貌能作假,可那再熟悉不过的表情,自然流露出的威势,又岂能作假?

    白集子也惊讶地盯着许易,自己的这位东家实在太神奇了,近乎无所不能。

    他忽然想起许易曾说的一句话,“楚二公子靠谱不靠谱都不要紧,只要能确定楚秋山在府邸的时间的进入楚府,便算成功。”

    现在看来,结果正是如此。

    处置了楚二公子,楚秋山再度邀请许易聚饮,许易传音白集子,让他按规划行事,欣然赴约。

    酒宴开在一座湖心亭上,四盘八碟排列完毕,楚秋山挥退了众随侍,取出一个翠绿的酒壶,朝许易递来,“这便是我说的玉壶秋雪,尝尝。”

    许易取出个酒葫芦,递了过去,“这是薛某珍藏多年的佳酿,楚兄尝尝。”

    楚秋山接过葫芦,才将酒液倒出,整个湖面忽然沸腾了,大量的鱼虾凭空跃起,浓郁的灵气,让人心神俱醉。

    楚秋山呆呆盯着眼前的酒液,复又将酒液倒回葫芦中,递还给许易。

    许易奇道,“这是何故?这可是我多年珍藏,莫非还入不得楚兄法眼?”

    楚秋山怔怔盯着许易,“你又何必故作不知,好算计,逼我立誓,如今却是你的半分好处也沾不得了。”

    灵酒当前,楚秋山焉能不动心,猛地想起他在宣冷艳面前立下的誓约,说没收过许易的东西,将来也不会收。

    明誓如心誓,断断违背不得。

    许易道,“这可如何是好,哎,我倒是有一腔的心意,想要献给楚兄,奈何奈何。”

    他口上如是说,心中却无半点奈何,他明知道楚秋山喝不得灵酒,这才故作大方,扔出一葫芦。

    “楚兄也不必太难受,虽受不得薛某的好处,但薛某自忖颇有智技,给楚兄出出主意,想想对策,当还是力所能及的。”

    许易将葫芦收了,接过楚秋山的玉壶秋雪自斟自饮了一杯,接道,“说道主意,我觉得有件事儿,楚兄做得有些不足。”

    “愿闻其详。”

    楚秋山默默品咂着许易,越是品咂,越觉这家伙难缠,手段、心智皆是一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