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想见江南

二百零七章 兜天手

    忽的,童放三人的如意珠,同时传来了动静。

    三人皆朝许易看去,童放道,“定是曹达的命魂牌破碎,惊动了师门,这可如何是好。”

    许易笑道,“我相信三位的智慧,若是这点小事,也摆不平,两忘峰的偌大名声,某真不知道是怎么来的了。”

    说着,他举了举手中的如意珠,适才,童放,牧屿,杜飞联合灭杀曹达的画面,便被影印在这枚如意珠中。

    光有尸丹在手,并不能让许易获得足够的安全感,毕竟对立面的那头是两忘峰,天知道人家有没有破解尸丹的办法。

    如今,将这枚如意珠捏在手中,便算是彻底攥死了童放,杜飞,牧屿三人。

    童放,杜飞,牧屿商量片刻,当即取出如意珠,和那边沟通起来,因为是对好了词,自是毫无破绽,给曹达安排了一个合理的死法。

    这下,不仅杀害曹达的罪名洗不清了,连欺瞒师门的罪名,也坐实了。

    当下,许易又命诸人将星空戒腾空,诸人再是不情不愿,也知道眼前的局面,根本违逆不得。

    许易将众宝收拢,又命朱皇带他去灵药园,朱皇简直要疯了,他以为许易将星空戒的宝贝清空就罢手了,没想到连他们的灵药园也知道了。

    他忽然想到了荒魅,顿时彻底明白了,一开始人家就是奔灵药园来的。

    本来就毫无挣扎的余地,朱皇只得领着许易,坐视他将五兄弟多年的心血,一并清空。

    将全部的宝贝揽入手来,许易吩咐众人就在这菊花谷中埋锅造饭,一边看诸位斩尸强者劳作,一边聊着天。

    很快,话题就转到了两忘峰的功法上来,许易问曹达和朱皇,钱穆对战时,使出的那道光掌是何名目。

    彼时,他隐在暗处观摩两忘峰诸人和菊花谷五大邪君对战,便是在窥探两忘峰诸人的功法。

    不出所料,这些人的功法,都是以数术为根基,以他的数术能力,能轻易透过表象,看透本质。

    故而,他假装遁走,引诸人来追,临阵对敌,总能一击即破。

    以数术为基,自然符合数术道理,窥破了道理,便如知晓了阵眼,要破阵自然不难。

    唯独曹达使的那套光掌,许易没及时看破关键,毕竟招式太快,时间太短,而尤以此功法,威力最大。

    现在想起来,他还真对这套功法生出了兴趣。

    “实不相瞒,我等所学不同,曹达所使的那套功法,唤作兜天手,学之颇难,威力也是极大,我们兄弟都不曾掌握。”

    童放满脸歉意地道。

    许易冷笑道,“既然三位是这等态度,那是逼许某上手段了……”

    他不知童放所言,是真是假,但按假的听总没错,他目下是拿捏住众人了,但指望这帮人死心塌地,全心全意为自己服务,那是痴人说梦。

    他很清楚,这帮人心里,做梦想的都是怎么夺回尸丹,恢复自由之身。

    “童师兄,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对许兄耍奸,未免太不识时务了吧。”

    杜飞当先跳出来指认。

    他是破罐子破摔了,当初,曹达,童放,牧屿三人遭败,他第一时间跑路,见死不救,已经坏了同门之谊。

    后来,三人又合力灭掉曹达,更是再无情意可言。

    此刻,他自然犯不着再替童放遮掩,更犯不着因童放之故,让自己备受折磨。

    童放怨毒地盯了杜飞一言,许易将一枚源印珠抛给杜飞,指着童放道,“喂他吃下去。”

    杜飞领命,掰开童放的嘴巴,灌了进去。

    童放气得三尸神暴跳,屈辱得快要死去,到底不敢明着反抗。

    源印珠才入体,童放便开始满地打滚,几乎在地上刨出个深坑来。

    二十余息后,许易停止施法,童放成了一滩烂泥。

    许易端着大碗,边大口吃着一碗油泼辣子面,边朝童放问道,“现在可以讲讲你说的那个兜天手了吧。”

    童放瘫在地上喘了半晌,气若游丝道,“许兄,不是我耍奸,实在师门功法,修习之前,都受了禁法,不得外传,我怕许兄你逼迫,实在没办法,才说不会。”

    源印珠才入体,他便知道以自己的本事,能将之逼出,可许易当面,他若敢逼出,下一步,怕是连小命都得了账。

    许易道,“没想到你还有如此苦衷,这样吧,我也不能不给你留活路,你演练几遍,我瞧瞧究竟。”

    童放灰头土脸地从他自己刨出的坑中跳了出来,开始演练兜天掌。

    才演练三遍,许易便已窥破阵眼,演练到第二十遍时,许易叫停童放,“这套功法的核心应该是兜率三十六数中的太乙妙数,你的兜天手最高能凝聚第几环?”

    童放一脸茫然,许易呼呼啦啦将一碗面吃完,挥挥手道,“行了,你去吃面吧。”

    他念头侵入星空戒,将属于童放的那一堆资源,和属于曹达的资源,翻了出来,很快,几块玉珏便在他手中汇聚。

    那几块玉珏,正是曹达和童放的笔记本,身为道场修士,听讲道时,少不得要做下笔记。

    此番,许易研究二人的笔记,正是为了破开兜天手的秘密。

    虽然此刻他已破解了兜天手的数术核心,但数术核心并不是功法的全部,只能算是骨架,但还缺皮肉,肌理。

    这些,不是单单靠观摩演练,就能解开的。

    在曹达和童放的笔记中徜徉了近一个时辰,许易收了玉珏,闭目在草坡上躺了下来,意识的世界中,一座名叫“兜天掌”的大厦,开始一点点搭建起来,很快,整个大厦搭建完毕,许易满意地笑了。

    随后,他意识世界的大厦,又开始一点点解体,解体完成,又开始聚合,一座崭新的更巍峨的兜天掌大厦立了起来。

    攸地一下,许易睁开眼来,诸人皆环坐四方,怔怔盯着他,荒魅躺在一边,踏实地替他执行着警戒任务。

    “好了,诸位既然吃饱喝足,咱们就聊聊正事儿。”

    许易指着自己的满头白发道,“我今番为何入这昆仑墟,根儿还得从曹达说起……”

    许易一番因果说完,众皆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