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想见江南

四百零一章 自杀

    说着,许易抓起酒壶,咕噜噜一口闷尽,又抓起第二壶,顷刻也饮了,便要抓过最后一壶,那人终于动了,一把把酒壶按住,“我费了老鼻子劲儿,才弄了三壶云海雪酿,都没舍得尝一口,你别太过分。再说,你小子都是妖主了,也混成了老祖,怎么还改不了这占便宜没够的脾气。人家都说出身,决定了眼界,由此看来,你草根出生的身份,确定无疑了。”

    以许易如今的身份,敢如此和他说话的,只能是挚爱亲朋那一堆的了。

    说话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石而立。

    此番许易回归两忘峰,除了是两忘峰方面频频相催之外,也想会会老朋友。

    他朋友不多,但都算仗义,比如两忘峰内的钱丰、宋正一,两忘峰外的石而立。

    碍于他如今的身份,钱丰和宋正一已经成了徒孙辈了,宗门有规矩,辈分不可乱。

    两人再和许易交流起来,也实在为难,许易心中哀叹,也不好给人家添麻烦。

    反正他和钱丰、宋正一的交情,整个两忘峰无人不知,就冲着他如今的身份,无须他说什么,这两人在两忘峰基本也能横着走了。

    反倒是这石而立,不在两忘峰中,虽知道他如今已轰轰烈烈,但到底我没有直观感受,更没有名分上的束缚,还能平等招待。

    许易笑道,“就这仨瓜两枣,你还跟我扣扣索索,真不爽利,我吃你的,是看得起你。”

    说着,他拍开石而立大手,将那壶酒一饮而尽,左右开弓,片刻将满满一桌美味佳肴扫空,瞧得石而立目瞪口呆,怔怔道,“你,你已是妖主了啊!”

    “什么妖主不妖主,我当你是兄弟,不吃好了,那是咱俩没交情。”

    许易满不在乎地抹着油嘴。

    石而立忽然笑了起来,指着许易道,“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不凡许易,许易不凡,有你这个朋友,是我最大的造化。”

    他心里是很感激许易这种表现的。

    短短时间,他亲眼看着许易从被人追杀,逃亡海外,再到进入碧游学宫,搅动风云,突飞猛进,杀庞道君,成金殿长老,转而又晋位妖主,成了整个西洲的顶尖人物,便连碧游学宫大世界的顶尖人物,也必须郑重礼敬。

    一切真如梦幻,他想不震撼都不行,想继续以平常心和许易相交都不行,但许易召唤,他也不能不来。

    许易晚来一会儿,他不知多了多少胡思乱想,一个人在风中凌乱,心中的忐忑若聚成气团,不比这云海逊色。

    没想到,许易依旧惫懒如故,令他松口气之余,也有些感动。

    许易摆摆手,“少跟我扯英雄、名士,谁愿意当谁去当,我可没那份雅骨。行了,你小子既然开口要造化了,我若是不给,说不得你肯定背后要讲究我。”

    “我什么时候说要……”

    石而立才开口,猛地打住,他忽然想起来,自己还真说过“造化”二字,不禁暗想,难道我潜意识里还真想巴结他,从他那儿弄点什么好处……

    不自觉,石而立那股患得患失的劲儿又上来了。

    富易妻,贵易友,不是没有道理,也许双方都没变,但鸿沟现了。

    许易和石而立在崖上喝了一夜,次日清晨,许易离开,昏睡的石而立睁开眼来,抓过许易所躺之处遗留的一枚须弥戒,紧紧攥在手心,忽的,一咬牙,将须弥戒抛进云海深处。

    隔了两日,茫茫云海下的山坳中,多了石而立的身影,这一翻找,足足两年,山坳中才传出一道兴奋莫名的嘶吼。

    先后去了教宗、碧游学宫,总共待了不过五日,他返回了祖廷。

    升任假主后,他的一切待遇,都是比照妖主的。

    他没要属于妖主的小世界空间,也没要礼部给他分配的仙山名府,依旧还住他的桃花山。

    算算距离那位哀老子渡仙劫,还有月余时间,许易不准备出外折腾了,便踏踏实实待在桃花山清修。

    这日傍晚,许易坐在山腰间的清雪亭中,点着灯火,烹煮着香茗,静静观书。

    新月初上,夜风袭来,许易长身而起,正伸个懒腰,忽的,一道流影奔来,迅比闪电,便听噗嗤一声,一柄青剑正中许易头颅。

    下一瞬,尸气溢出,资源爆开一地。

    荒魅惊呼一声,打个滚儿,腾地遁开,对着那黑影咆哮不绝。

    黑影离也不离,大手一挥,将满地资源尽数收了,反掌多出一颗墨色小瓶,催开瓶口的符纸,顿时,正要飘散的尸气,朝那墨色小瓶飘荡而去。

    便在这时,一道白影飘腾而来,轻轻挥掌,黑影身形暴退,整个山峰,都在白影那一掌下,化作齑粉。

    掌力喷出的光芒,任凭黑影怎么闪烁,也躲避不开,不得已,一柄利剑横空,喷薄的雷霆真意和精纯的火灵之力组成的剑芒,终于将那如影随形的光芒割断。

    “你!”

    白衣人惊呼一声,“好个狡猾的东西,果然阴毒得紧。”

    “阁下当真是好本事,入祖廷核心,侵入我桃花山,这重重禁制,在阁下眼中,混若无物,我实在想不明白,许某有什么过人之处,值得阁下如此处心积虑。”

    说着黑影撤下斗篷,露出真容,正是许易,那缕飘散的尸气,也随之没入他的体内。

    原来,这一切都是一个局。

    想起这个局,还是许易这一段时间,在桃花山静养,闲来无事时,瞎琢磨的。

    自从晏姿和宣萱失踪,他得了青衫留字后,心情稍稍平复,随后,便卷入了一连串的波折中,根本没有空闲,去思考着青衫留字背后的事儿。

    直到近来,他闲居桃花山,陡然想起这件事,开始思考,这背后之人,到底是谁,为何要说等到他成就地仙后,才能让他和晏姿、宣萱见面。

    思维一发散,许易便忍不住想,这个幕后之人,会不会始终在他身边。

    在联想到那位银尊后,许易否定了这个假设,若那幕后之人始终隐藏他身边,观察他的一举一动,没道理能逃过有地仙修为的银尊的探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