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想见江南

一百八十二章 十死无生牛刚火

    与此同时,牛刚火的霸道绝伦的本命神通真罡玄煞,也成了笑话,根本不能在许易的马克沁机枪射出的子弹前展现恐怖威能,便被打散,甚至不能攻到许易近前。

    “不!!!”

    牛刚火惊恐至极地呼喝着,然而,他最强的手段,在这狂暴的雷霆子弹面前,都毫无意义,还能如何呢?

    嗖的一下,一枚雷霆珠子,打碎了他的左侧手臂,那串碧绿的珠串凌空飞起,被许易摄走。

    牛刚火绝望了,他虽满心的不甘,此刻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然而,许易没有杀他,嗖嗖,数枚雷霆子弹,擦着他的皮毛,射了出去。

    这回,雷霆子弹不再拐弯,而是直接射中了星空梭,轰的一下,星空梭炸裂开来。

    许易腾身便走,牛刚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竟能有这绝境逢生的运气,他发疯一般,朝着和许易相反的方向遁走,还未看清,一团光波便射了过来,他仓促击出真罡玄煞,顿时打得半边天空都照彻了。

    “牛刚火在这儿……”

    “姓牛的在这儿……”

    “不要走了牛刚火……”

    “……”

    牛刚火看得脑子一嗡,先只有十余人,后面竟跟着乌央乌央的人马,一个个面目狰狞,喊打喊杀,显然都是奔着他来的。

    一瞬间,他明悟了,为何许易没有杀他,这该死的混账,根本就不是好心,而是要他不得好死,在惊惧中死去,在被人疯狂追杀中死去。

    “老子到底和你有什么仇,什么恨,你要如此坑害老子……”

    牛刚火仰天怒吼,真罡玄煞漫天挥洒,身形如电,疯狂遁走。

    尽管牛刚火清楚地知道自己这次是在劫难逃,然而,求生的本能让他不能立在原地,等待死亡的降临。

    他虽然一心想要弄死许易,斩掉白狼一臂,可他实在找不到许易要弄他的理由,为了白狼,凭空竖夔力妖王这么个大敌么?

    不得不说,牛刚火还是想得差了。

    许易要弄他牛某人的初心,根本就是料准了牛刚火和墨先生有暗害自己的心思,对于敢打自己主意的,许易暗暗赞叹对方的勇气之余,都必然要送入地狱而后快的。

    何况,牛刚火的残暴,令许易出离的愤怒,他至今还记得那两个托盘上的两颗死不瞑目的美人头。

    然而,若只是单纯杀人,许易早就动手了,何必熬到现在。

    杀人是重点,而杀人之后不背锅,则又是重中之重。

    可以说,牛刚火的思路,和许易的思路,基本是如出一辙。

    牛刚火自认为要杀许易不难,难的是要让白狼说不出话来,所以,他打算在仙王城干掉许易,对外宣称是许易自己在夺宝过程中陨落的。

    许易也是这样想的,他杀牛刚火不难,难的是牛刚火那个做妖王的老子,找不出毛病来。

    冰云仙子的出现,给了他机会,他主动站出来,和谢玄庭顶牛,就是要帮牛刚火拉仇恨值。

    后面的作诗吸引,用珠串编故事,终极目的都是为了拉仇恨。

    待得仇恨拉得满了,那时再将牛刚火请入仙王城,剩下的根本不用出手了,他只需要看热闹就好了。

    入得仙王城,连如意珠的消息都传不出去,牛刚火便有无尽的话,想要透漏给他老子,也是没了机会。

    牛刚火做梦也想不到,他算计许易的,和许易算计他的一模一样,他失败的地方就在于,他只想着进入仙王城后再行事,而许易则在仙王城开启之前,已经借着局势的发展,将他困死在局中了。

    这种彼此算计的局面,从来都是,先发制人,后发者根本就没有发出来的机会了。

    转瞬一个时辰过去了,牛刚火窝在一个地下岩穴中,浑身没一块好肉,他依靠着湿滑的墙壁,瘫在地上,手里攥着一个空空荡荡的丹药瓶,一双眸子早没了曾经的蔑视一切的神采,化作一片灰败的惨白色。

    这一个时辰,他冲破了十七道封锁,全部的法力耗空,丹药,奇符,法宝,能用上的资源,都被他消耗一空。

    他知道自己中了那阴毒家伙的暗算,入了这绝地,遭遇这等规模的围捕,此番断无幸理。

    可人就是这样奇怪,明明知道溺水之后,抓入一根稻草,万万无济于事,可总还要去抓。

    牛刚火便是这样,他知道自己这回不可能再有任何生机,但还是竭尽全力地冲击,拼死冲破一道道围捕。

    每一次都是遍体鳞伤,每一次都是筋疲力竭,连他自己都想象不到,自己竟然能有这般韧性,能爆发出如此恐怖的求生欲望。

    然而,这一回,他终于冲不动了,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钻进这个地下岩穴的,他瘫在地上,已然认命,但心里的不甘却如喷薄的岩浆,一次又一次地喷涌,一浪高过一浪。

    他不甘心,不甘心自己死在一个卑微的贱种的阴谋之中,他怎么也想不通,他是怎么走到如今的地步的。

    如果说他丧失了警惕性,被这混账愚弄了,他也就不那么恨了,关键是,他的警惕性始终在,对那该死贱种的杀意,始终不曾消退,就是这样,他还是被阴了。

    我恨,好恨……

    时间一点点溜走,阳光透过青苔,撒下一抹,挂上了他的鼻尖。

    他终于意识到了时间的流逝,心中一动,怎么那些天杀的还没找来?这不合理。

    他的防御禁法,早在前次的突围后,已经耗尽了,没了防御禁法,以那些人的手段,根本不会要太久,就能将他搜觅到。

    这回停顿的时间,未免太长了,比有禁法傍身时,还要长,莫非,是出了什么意外,那帮人都退散了?

    即便真到了绝境,他到底是不甘愿受死的,总是忍不住要把事情往好了想。

    念头到此,他忍不住想要站起身来,不待他动弹,挂在他鼻尖的那抹阳光消失了,一道身影从高处覆了下来。

    “是你!”

    才见到来人,牛刚火残余的生命力瞬间被点燃,蹭地站起身来,他的双眼满是怨毒,用阴冷无比的声音质问道,“那个手串到底是怎么回事?”

    来人自然便是许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