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想见江南

八百零九章 勾结

    匡文渊要求的吏司和礼司的公文,以最快的速度发了下来。不出预料,许易受到了申斥和罚俸。

    然而,许易也第一时间被匡文渊从庭狱中放了出来,接受了礼司的公文,领受了涡旋南山之争的重任。同样,许易和匡文渊的冲突,随着他在公堂上的那番泣血控诉,也弄得天下瞩目。

    许易领受了任务后,第一时间便离了第三行都,径直往栖玉城赶去。阿大已经传来消息,说有人已经在三号雅室等了大半天了,许易便知道匡文渊终究是没忍住,吞下了这口香饵。

    那日,他化作遂杰在春庐面见了匡文渊离开之际,特意留下话来,只要匡文渊同意合作,便可派人前往西凤酒楼三号雅室对接。当时,匡文渊不置可否,显然是顾忌他邪庭的背景,巫族的身份。

    如今却不管不顾,直接派人来接洽了。显然,许易昨日在堂上对匡文渊放的炮,起到了效果。许易化作遂杰,赶到西凤酒楼时,一眼就认出那斗篷人,必是鲁园无疑。

    鲁园出示了令牌,证明了身份,全程不解下斗篷,连和许易的沟通,也只用意念传递,即便如此,鲁园还在三号雅室内,布置下了重重禁制。显然,匡文渊和鲁园都谨慎到了极点。

    毕竟,他们是南天庭的高官,私下里和邪庭人马接触,本身就犯忌讳,何况,他们竟和邪庭势力相互勾结,沆瀣一气,谋算同僚。此事一旦爆出,便是狂风巨浪。匡文渊不得不慎,鲁园不得不慎。

    “鲁兄能谨慎行事,遂某很是赞赏,实不相瞒,咱们互相勾着,你们犯忌讳,我们也犯忌讳,还是谨慎一些好。旁的话就不说了,匡兄到底是个什么章程,鲁兄直说便是。”许易传意念道。

    鲁园传意念道,“我们大人希望贵方能够缓进,许易此獠太过诡诈,已将此事搅得风起云涌,若是操之过急,斧凿的痕迹太过明显,说不定要引发物议,缓上一缓,文火慢熬,最是妥当。”

    许易心中冷笑,“匡文渊这是卖都卖了,还想着贞洁牌坊。若真叫他办成了,老子还真不好应对。”

    却听他传意念道。“还是匡大人思虑妥当,不过我以为此事有难度。你也知道,我背后的是王少卿,少卿和这许易有不共戴天之仇,少卿的意思是希望速灭,何必弄这许多云山雾绕,只要冲突一起,大战将发,许易被拿下,后面的事儿,我少卿府一手包办了,你们坐享其成,静看好戏便是。”

    鲁园急了,“此事万万不可,灭许易固然当紧,但也不能毫无顾忌,你们固然可以图轻便,我们大人不能不要名声。想必许易昨日折腾出的风浪,你也见了,如果,三两日之间,你们弄出风波,这边就将姓许的拿下,岂不是正印证了许易的控诉。我家大人这个右行人还怎么做?”

    鲁园领受匡文渊之命,急急赶来,为的就是此事,本来按照原来匡文渊和遂杰的计较,匡文渊将许易弄到第三行都和皇道天王府对接。

    此后,便没匡文渊什么事儿了。但现在的问题是,许易弄了那么一出,引得各方瞩目,匡文渊便是再恨许易,巴不得他立时倒霉,也不能不顾官声,他要的是王重荣这边持续发力,文火慢炖。

    将时间线稍微拉长一些,让许易闹腾的风波的热度稍稍降下来一些。让许易积小过为大过。如此,再将许易一举拿下,上上下下的体面就都维护住了,这个行动只有这样布局,才堪称完美。

    许易沉吟片刻,传意念道,“鲁兄,你未免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不能因为你们匡大人要面子,我们这边就要改计划。我家少卿大人也只是个少卿大人,为了操作这一切,花的心力就不说了,光资源就难以计数。本来是一举摧垮,你这边要文火慢炖,不能你们张张嘴,我们跑断腿,这中间的成本会增加多少,你们是没算过,但我们真耗不起。谈好的事,你们不能说变就变,此议断不可行。”

    鲁园冷笑,“既然谈不拢,那此番合作就此作罢,要收拾许易,大家各凭本事。”说完,鲁园调头便走。许易的屁股仿佛在椅子上生了根,抬也不抬一下,更不招呼鲁园。

    鲁园才行到门边,便定住了,灵光一闪,暗道,“又特么地遭了小人。”他瞬间醒悟过来,本来求着自己一方合作的遂杰,怎的突然底气大增,正应了那句老话,时移世易,风口变了啊。

    当初,固然是遂杰冒险求见匡大人,求合作不假。可如今,匡文渊已经和许易闹成这样了,上面都动用了力量,帮他搞定了中枢公文,架势都拉开成这样了,匡文渊若没弄出动静来,如何能给方方面面交代。

    遂杰安坐不动,分明是看到了这一节,笃定双方的合作根本就牢不可破。鲁园心里苦啊,被人看穿了底牌,这谈判还怎么谈,太难了。他忽然有些后悔走这一遭,眼前这遂杰奸狡得和姓许的快不相上下了。

    “说吧,你们到底要什么。”

    鲁园坐回了座椅,虽然斗篷笼罩全身,他身上散发的寒意简直冰凉刺骨。

    许易传意念道,“当着明人,不说暗话,合作我们是带着诚意的,但既然你们匡大人要改策略,要玩花活,我们可以本着合作的精神,无条件配合。但这成本,没道理要我们自己担负,好歹你们也该出一笔。不然,我家少卿对上上下下,方方面面,也不好交代不是。”

    鲁园算是听明白了,说来说去,这混账就是棺材里伸手死要钱。他棱着眼珠子道,“看来阁下合作是假,狮子大开口是真,莫不是看我们这边张罗开了,不好回撤,阁下才定下此毒计。”

    许易道,“这是说的哪里话,鲁兄放心,我家少卿不是没见过玄黄精的,有个三五千玄黄精,匡大人的要求,我们一定能全力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