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想见江南

八百七十八章 簪花

    ??

    ??????????????????????????????????????????????????????????????????

    才进大阵,气象一变,原来,先前的大阵还有遮掩功效,整个晴雨小筑周围,被各种华丽的随侍队伍堆满,有的在侍弄身形恐怖的金龙,有的在喂食通体纯色的天马,阵容极为强大。

    许易好奇,宇文拓解释说,今天是他老爷子召开的簪花集,来的都是年青一代的才俊,说实话,我也奇怪,老爷子从来不愿意折腾这个,今天怎么转了性情。

    不过,簪花集乃是雅集,既是雅集少了堂堂空虚客,未免名不副实。

    许易不理会宇文拓的吹嘘,“余都使在哪儿,我有事儿找她,领我过去。”

    宇文拓额头见汗,“看你这话说的,好像我和子璇妹子交情多好一般,若不是今日的盛会,我连这晴雨小筑都进不来,所以,你叫我找她,真的是找错人了。”

    许易懒得听他套近乎,“既然没用,就滚一边去,我自己去找。”

    宇文拓讨了个没趣,怏怏退走。许易朝晴雨小筑进发,才踏上涨荷池上的翠柳桥,便见沿桥的数个亭台,都聚满了人,个个气质不凡,衣着华贵,一眼望去,便知多出自豪门贵戚之家。

    许易视线快速扫过,并没发现余都使,正待继续向前,却听一声道,“哈哈,我便知今日空虚兄会至此,想不过果真没有叫我白等,诸位,空虚客大驾光临,今日的簪花集必定大有意趣。”

    许易循声看去,立时暗骂晦气。远远冲他招呼的不是别人,正是雄楚天君的独子武修贤。

    彼时,女圣宁无忧举办的流苏会上,武修贤就没少针对他。最后还是被许易用一副璇玑图侥幸过关。却没想到,今日在此处又撞上了。

    他心里清楚,武修贤对自己的嫉恨,却没想到此刻,这家伙却是热情洋溢、笑脸相迎,不得不令许易生出警惕来。

    武修贤这一声呼喝,惹起的动静非小,空虚客的名头本就极大,流苏会上的璇玑图流传开来,其人的文名已经大到了震铄古今的地步。

    无疑,当日的流苏会也会在文史上记上浓墨重彩的一笔,是以,有空虚客参加的雅集,几乎已经被视作了见证历史,提升名望的大好良机。

    而随后的灵鳌岛之战,卢边月口中说出的那句“三千年来第一人”更是广为流传。空虚客的名声已攀升到了顶点,成为当下最炙手可热的人物。

    众人打望过来之际,武修贤已经行到许易身边,朗声道,“诸位,空虚客就不用我介绍了吧,我新结交的好朋友。许兄,来来来,我也给你引荐几位大名鼎鼎的英雄豪杰……”

    武修贤指着他身后的众人,挨个儿介绍着,果然如许易预料中的那般,众人身份个顶个的尊贵。

    其中有礼司司使的公子姜星汉,普度天君的幼孙吴耀天,兵司司判的内侄谢江海,这些人的名头大得连极少出去交际的许易都听过。

    武修贤在介绍时,这些人眼中只有审视,没有什么惊艳,更无热情,显然,空虚客的文名,在这些顶级二代眼中,根本不算什么,说破大天一个词臣罢了。

    至于所谓的三千年第一人,他们更是当作笑话。

    卢边月修为的确不凡,可在他们眼中,未必多了不起。至于许易,也不过是越级挑战,灭杀了几个草莽,算得上优秀,显示出了卓越的天赋,仅此而已。至于眼下的真实战力,不算什么。

    许易并不期待这些人的认同,他只是奇怪武修贤的态度,他很清楚他武修贤对他的成见有多深,眼下弄这一出,必定是存了什么算计,他忽然觉得问题严重了,小陶的示警绝对和这次的簪花集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老早就听说空虚客的名头了,这些年听得耳根子都快起茧了,这样吧,这湖中十里荷花,景色如画,你做首诗来让某瞧瞧,看看传闻是真,还是有过多的吹嘘成分。”

    面如鹰枭的姜星汉玩味地说道。“不错,不错,老早就听说空虚客天大名头,今日正好,开开眼界。”

    一身白衣的吴耀天斜睨着许易说道。自打许易登场,这边就成了关注的焦点,姜星汉和吴耀天又刻意高声,立时吸引了所有的注意。

    许易道,“不巧,许某今日无诗兴,诸位且便。”说着,便要抹身从桥边行过。

    气势雄张的谢江海寒声道,“不知真的是无诗兴,还是浪得虚名,怕此间真有行家在,一试露馅。”

    武修贤笑道,“言重了,江海兄言重了,空虚客岂是浪得虚名。”

    许易心中泛着恶心,他想不明白武修贤频频示好,到底藏着什么奸计。

    姜星汉寒声道,“如此说来,空虚客不肯作诗,是瞧不起姜某喽?”

    许易点点头,“知道了还问,非要本官将话点明,你还有脸么?”说着,阔步而行,不再理会这帮人。

    姜星汉气疯了,暴跳如雷,要找许易拼命,他何等家世,何等身份,怎么也想不到会被许易如此轻视。

    武修贤也暗暗吃惊,他对许易示好,自然是暗藏歹意,却没想到许易竟这么上道,一上来就顺着他的套路,开始得罪人了,顺遂得让他难以置信。

    那边,姜星汉闹了片刻,便也收了,他到底是尊贵公子,不能如泼妇一般折腾。适才的暴跳如雷,已让他暗暗后悔失了风度。

    许易一亮相,便撅了这许多贵公子的面子,一时间,倒没谁上赶着触霉头,毕竟,场中的都是体面人,都要脸。

    许易绕着晴雨小筑转了片刻,没能发现余都使的踪迹,即便他将感知全力外放,奈何此间禁制多多,感知得作用不大。

    他忽然觉得放走了宇文拓是个败招,当即取出如意珠,正准备再度召唤宇文拓,忽见,一道熟悉的身影翩然而至,不是易冰薇又是何人。

    便见易冰薇着一件鹅黄色的长裙,将高挑的身材衬得越发修长挺拔,即便裙裾宽大也遮掩不住让人一见便联想到床的无敌好身材,柔顺如瀑的黑发用一根浅色的带子束在脑后,配着一张明艳逼人的脸蛋,既美且仙,又诱惑十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