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想见江南

一千零六十八章 回春

    荒魅实在太惊恐了,虽然已经躲得够远了。

    但今次不同往日,来寻觅的都是些绝顶老怪,谁知道这些老怪都有什么惊天秘法。

    漫说是躲在海里,就是遁入星空古道,他也不会觉得安全。

    荒魅想的不错,上清观,太清阁,祖佛庭,南天庭,北天庭,邪庭,都出动了顶级大人物,几乎同时赶到了星星峡谷。

    上清观的清风老祖直接取出一枚如水圆盘,推演玄机,一瞬间,圆盘上就现出两个朦胧身影。

    清风老祖操弄半晌,沉沉一叹,“一个虽然遮掩天机,但绝不是郑金城,必是徐逆魔。

    另一个,竟然因果如此沉重,连我这天机盘也照彻不了。

    逝水道友,你的微因术可查出究竟了?”

    北天庭圣君流逝水沉声道,“怪哉怪哉,此人似乎凭空消失了,即便是他用秘法躲入小世界或者是空间法宝,也绝逃不过我的微因术,偏偏就这么消失了。

    除非此人本身就身怀绝顶灵宝,隐入其中,能自动斩断玄因。”

    “查,一定要彻查,郑贼和徐贼固然罪大恶极,但此番入内的修士,都不干净,必须倒查。”

    发话是是祖佛庭的怒山佛陀,修行数千年,也改不了他的火爆脾性。

    怒山佛陀话音方落,南天庭大尊御妙真君忽然发出一声惊呼,“大地回春,这,这,这怎么可能……”

    霎时,所有人都在掐动法诀,果然感悟到一种勃勃气机,不消片刻,这勃勃气机,便体现在了一片狼藉的战场上。

    枯萎的花枝,绿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着,不消片刻,整个星星峡谷竟然变得郁郁葱葱,宛若花国世界。

    “长生剑,长生不灭,这,这是有人催动了长生剑,这,这怎么可能……”

    霎时,一众顶尖大能齐齐变了脸色。

    再凶恶的战场,也不能让这些人动容,可整个战场突然复荣,昭示着长生剑竟被人催动,这就太可怕了。

    自长生剑出世以来,引得无数大能、大势力纷争。

    与其说争的是长生剑,不如说争的是长生剑中蕴藏的那枚圣果位。

    众所周知,长生剑已经不可能再为使用,除了青华帝君,此剑已废。

    能为用的,只有内中蕴藏的圣果位。

    如今,一战过后,战场回春,这一幕实在太惊悚了。

    就在一众顶尖大佬绞尽脑汁之际,许易终于从四色印中跌了出来,荒魅也停止了发抖,嗖地一下,钻入了许易的星空戒中。

    “别急,世界树种子呢,你小子不会没拿吧。”

    许易才在四色印中稍稍恢复,便急吼吼赶出来,一者是急着找那枚被徐逆魔抢去的世界树种子。

    二者,便是急着找长生剑。

    长生剑,他料定荒魅没这个胆子私藏,但那世界树种子可就不一定了。

    荒魅冷笑连连,“好个忘恩负义的货,若非老子,你早就完犊子了。”

    许易面不红心不跳,振振有词道,“废话少说,你跟着我占的便宜还少,老子就是跌入四色印,也知道你没放过徐逆魔的命轮。

    怎么,这会儿你就消化完了?仔细算算,你出了多少功,和老子比,你就是个吃现成的,还敢跟老子算账?”荒魅欲辩无言,怒极,“老子不和你说,不就是个破种子么,老子稀得?别吵老子,老子要消化了。”

    说着,一把将世界树种子抛出来,一扯被子,蒙头睡了过去。

    彼时事态紧急,他虽得了徐逆魔的一丝命轮,却没敢炼化。

    这会儿,他心中气闷,不想看许易的小人相干脆自闭得了。

    将世界树种子从星空戒中挪移出来,许易摊在手中把玩半晌,巫灵催动,不出所料,果然和这枚世界树种子生出了某种感应。

    他不由得又默默感谢了明振奎一息,若非这位好人抢着费心费力剥离了世界树种子,尔后又慷慨捐赠了巫灵,许易便得了这世界树种子,怕也要废老鼻子劲儿,才能和其建立联系。

    ?把玩了下世界树种子,许易便将之挪进了星空戒。

    此物有大用,但此刻并不是动用如此重宝的时候。

    当下,他开始四处扫描。

    尤其是星空戒内,里里外外寻了个遍,依旧无有结果。

    随即,他又大声呼喝荒魅。

    奈何荒魅吞噬了徐逆魔的那一丝命轮,陷入了昏睡,任凭他如何呼喊,荒魅只是没有反应。

    原来,许易要找的正是长生剑。

    彼时大战,他强行使用定灵术催动长生剑,自己受创非轻,几乎快要意识消散,危急关头,是荒魅一脚将他踢进了四色印空间。

    再后面又是什么情况,他就不知道。

    此番从四色印空间出来,他急着先找世界树种子,不是世界树种子比长生剑重要,而是他确信荒魅不敢在长生剑上面动什么心思,他得到此物是手拿把攥的。

    岂料,世界树种子没出问题,长生剑反倒没影了。

    他相信荒魅不敢弄鬼,暗忖道,莫非是当时乱战结束后,长生剑又自行飞去。

    念头至此,他细细查验,发现剑机也不在体内,无奈,他只能显化救苦天尊相,指望能用这救苦天尊相感应到长生剑的存在。

    岂料,他才催出救苦天尊相,自己先吓了一跳。

    救苦天尊腰间悬挂的宝剑,栩栩如生,可不就是长生剑,许易大手一招,那长生剑便落入他掌中来,他催动法诀,轻轻引动,便将剑机抽离出来。

    当下,许易便将剑机导入体内。

    目下,他只能靠蕴养剑机,来加深自己和长生剑的联系。

    至于长生剑是怎么由实化虚,钻到这救苦天尊法相之中的,他毫无头绪,也懒得费精神去细想。

    解决了长生剑的事儿,许易吞了几口丹药,便急急朝外赶去。

    这回,他不再是要靠剑机找长生剑,而不便动用星空舟。

    没了禁制,他直接动用了星空舟,两个时辰后,他便赶到了天都峰。

    此处是他从昆仑令中得到的消息,所有的通过试炼的试炼者都可以在天都峰领取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