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小姐的贴身家教 咫尺间

第七百零六章 强买强卖

    小老头被吓坏了。

    他一个劲哆嗦着,跟看怪物一样看着王庸,以为自己遇见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干他这一行的,白天踩点晚上下地,别看现在已经做得规模不小了,可是就算做到华夏首富,有些时候也得亲力亲为。

    盗墓这一行没有亲兄弟,为了一件价值连城的古董坑害亲生父母的都有。小老头就不止一次听过有父子兵上阵,然后父亲把古董从墓穴里扔上来,结果儿子把绳子割断,拿着古董跑了的事情。

    小老头起家之初也做过类似事情,坑了自己一个兄弟,一人独吞了一大笔钱。

    小老头看着王庸非人的举动,立马就联想到了那个被他坑害的兄弟身上了。

    莫不是兄弟的鬼魂回来找他算账了?

    “别杀我,别杀我!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但是我每年都给你上香烧纸了啊!你家老小我也有照拂,并没撒手不管啊!兄弟啊,饶我这一次吧,求求你了”小老头声泪俱下,不住磕头。

    王庸一瞅这架势,心中明白了点什么。

    将房间的灯一关,顿时房间变暗,变得有些阴森,愈加让小老头抖个不停。

    所谓心中有鬼,也就这样了。如果小老头没有做过坑害兄弟的事情,身为盗墓贼的他怎么可能会对鬼怪生出寒念呢?

    “知道我为什么可以揭穿你的作假手法吗?”王庸故意把声音压低,问。

    小老头疑惑的抬头,这个确实是他百思不得解的地方。他明明用上了最先进的作假手法,几乎天衣无缝。王庸作为一个外行人,怎么可能发现那一点点的瑕疵呢?这不合常理。

    “为什么?”

    “因为,举头三尺有鬼神!我看到这东西的时候,心中就一直有个声音提醒我,告诉我这东西有问题。甚至还看到一个影子趴在炉子上,用手跟我划出一道线。那时候我就知道,里面有诈了。我猜,那个影子你应该认识吧?”

    小老头闻言大惊失色,脸上满满的恐惧,大喊着:“我不认识!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开灯啊”

    他先入为主,就算是随便看一眼王庸,都觉得王庸身后有什么东西跟着,在看他。

    心里的“鬼”被他的想象无限放大,几乎击溃他的理智。

    王庸故意微微晃动身体,在朦胧夜色里制造出影影幢幢的效果,跟身体上附身了一个人一样。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小老头快疯了。

    “我要你偿命!”

    “不不要只要你能饶过我,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我有两个亿,全都给你!全都给你!”

    “我是鬼,我要那个做什么?”王庸阴测测说。

    “啊?”小老头一愣。“我可以换成冥币烧给你,两亿人民币可以换很多很多冥币,我全都烧给你!”

    “”王庸被小老头的智商打败了。

    两亿人民币换成的冥币,估计能堆成一座大山。这TM不等烧完,相关部门就得找上门来以污染环境罪带走小老头。

    “呵呵,我不缺钱,我只想要你偿命!”

    小老头惊恐万状,真的是被王庸吓到了。他砰砰砰磕着头,道:“只要你不要我的命,你要什么都可以啊!求你,饶了我这一次吧!”

    王庸见时机差不多了,这才冷哼一声,道:“那个炉子是我的附身冥器,你大概怎么也想不到报应不爽,有一天会是你亲手挖出它来吧?现在它落在拍卖行了,我要你把它拿回来。”

    “这我不敢去拿啊!事情败露,拍行的人恨死我了,范老板肯定也在找我的下落,我现在去跟送死没什么区别”小老头迟疑一下,说。

    “那抱歉,既然你没什么用处,那只能送你上路了。”王庸说着,忽然伸出手捏住了小老头喉咙。

    单手将小老头提起在空中,手臂连抖都不抖动一下,跟一具被控制的行尸没什么两样。

    这严重违反了小老头认知,他真的想象不出一个人能做到这种地步。单手提起他简单,但是手臂肌肉纹丝不动就难了。

    他愈加相信王庸是被鬼魂附体。

    王庸五指渐渐发力,将小老头扼的呼吸不畅。趁此时机王庸更是放出一道拳意,凛冽的杀机渗入小老头脑海。

    小老头仿佛看到了一片尸山血海,那种全身汗毛倒竖、瞳孔放大的惊恐感觉,小老头发誓是这辈子第一次体验到。

    他此刻是真的信了王庸不是正常人类了。

    “我去去”小老头艰难的吐出三个字,眼珠直往上翻,眼看就要晕死过去。

    啪嗒一声,王庸将小老头扔在地上。

    “二十分钟,看不到东西,你必死无疑。”王庸冷声道。

    小老头战战兢兢坐起来,不住的喘气,跟一只哈士奇一样可笑。

    良久,小老头才感觉回过魂来,无力的摆着手说:“我打个电话。”

    王庸也不怕他耍花样,点点头。

    小老头拿起床头的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李经理,我要拿回拍品。不行?呵呵,这件事你也有参与,到时候拍卖行跟范老板那里都饶不了你!没错,我就是威胁。十分钟之内我若是看不到拍品,我就会把你捅给范老板。你自己看着办”

    “”王庸发现小老头比他还狠。他给小老头二十分钟,小老头直接压缩一半,改成了十分钟。

    从拍卖行到酒店,光路程也不止十分钟了。

    “东西很快就能拿来拿到东西后你能放过我吗?”小老头畏惧的看着王庸,问。

    王庸冷冷看小老头一眼,吓得小老头下意识一颤。

    “听说南方又水灾了,你那两亿就捐出去买命吧。”王庸说。

    “两亿全捐?”

    “哦,嫌少?那就三亿吧。”

    “不不不,不少不少!我捐!”小老头慌忙摆手。“那以谁的名义?”

    “这位兄弟姓王,就以他的名义吧,写王老师。炉子来之前做好。”王庸用机械而又阴冷的声调说着。好像跟小老头对话的不是王庸,真的是一个附体的魂灵一样。

    小老头惶恐的拿着手机去做了。这种大额的款项转账需要银行专人办理,而且需要说明用途,如果说不清楚有可能被拒绝办理。不过小老头属于捐款,用途清楚干净,倒是可以特事特办。

    在小老头以“民族大义灾情刻不容缓”的理由下,银行经理最终还是同意了小老头的转账请求。

    而电话刚放下,就听门铃声响起。

    却是拍卖行的经理拿着龙蛇镇鼎炉来了。

    他鬼鬼祟祟推着一辆餐车,不住往四周打探,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

    看时间,这厮竟然真的在十分钟内赶到了,也不知道一路上闯了多少红灯,车速开到了多少迈,才完成这苛刻的要求。

    “你搞什么?这破玩意都被人看出是假货了,还要!要是被拍卖行发现是我偷出来的,我饭碗就不保了!”打开门后,经理冲小老头抱怨道。

    小老头干笑一声,其实也很委屈。谁不知道这玩意不值钱了?可是架不住那位爷执意想要啊!

    “行了,我这也是为了咱们着想!销毁这玩意,范老板他们就查不到咱们头上了!比起拍卖行,范老板才是狠茬,他可是真敢杀人的!”小老头声色俱厉恐吓了经理一句。

    经理本来就胆小,这下更是脸色发白,将餐车往屋子里一扔,说声:“东西就在这,我走了!”

    然后一溜烟跑了。

    小老头掀开餐车上的餐布,果然就看到下面摆放着龙蛇镇鼎炉。

    “东西拿来了。是不是可以放过我了?”小老头小心翼翼问王庸。

    王庸扫一眼龙蛇镇鼎炉,见没有作假,这才伸手拿起餐布,将炉子裹卷起来。

    然后看向小老头:“我做事光明磊落,从不占别人便宜。此物单就这一小半真品,也能值个几百万。所以”

    王庸四处打量一圈,蓦的从房间柜子上拿起一个小玻璃摆件。

    “就是它了!咱们今天以物易物,公平交易!谁也别说谁沾光!”

    噗!

    小老头差点一口老血喷出。这还叫公平交易?这还叫谁也没沾光?

    你强买强卖也就算了,关键大哥你能不能有点诚意,别用人家酒店的东西交换啊!

    “走了。”王庸单手拎起龙蛇镇鼎炉,走出房门。

    数百斤重的青铜器在王庸手里仿佛没有重量,轻如片羽。

    小老头眼巴巴看着门外,瞅着王庸身影一步步消失在走廊转角,这才被抽空力气一样瘫倒在地。

    只是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听王庸的声音又传来。

    “虽寿百岁,亦死过去,为老所厌,病条至际。是日已过,命则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乐?”

    三十二个字,字字如重锤敲击在小老头心坎,让小老头悚然一惊,不自觉浑身又出一身冷汗。

    这是《法句经·无常品第一》里的谒语,是用来警醒世人生命无多,积德行善的语句。虽然活了百岁,也不过是一死。生命一天天的过去,就跟缺少了水的鱼儿一样,早晚痛苦死去,又有什么可快乐的呢?

    小老头干的是倒卖冥器的行当,单论古文知识却是秒杀不少大学生。当即就明白了王庸话里的意思,虽然不像是佛陀那般一朝顿悟,可也冷汗涔涔,推及己身,联想到了一些什么。

    一个从心底遍及全身的冷颤打过,小老头脸上似乎多出来一丝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