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小姐的贴身家教 咫尺间

第七百零八章 造化洪炉

    如果说拳意有形,为什么看不见摸不着?

    可说拳意无形,又为什么可以感觉到?

    就像是风。影视剧里对于风的表现手法,也只能通过风作用于的物体来表达。

    树叶动,是有微风吹过;海浪动,是有飓风来袭。

    看不见,却又可以通过别的方式来看见。那么风到底是有形还是无形?

    叶核桃头一次觉得这类问题伤脑筋,庆幸自己当初学习不好,避免成为钻牛角尖的哲学家。

    在叶核桃看来,管他什么牛鬼蛇神,一拳打倒就是了。想那么多干嘛?

    拳意有形也好,无形也罢,反正都打不过我。我为什么要想这种头疼的问题?

    如果被王庸知道此刻叶核桃的想法,王庸一定会气得吐血的。

    叶核桃的道是“霸道”,是孙大圣大闹天宫的肆无忌惮,也是孙大圣一脚踢翻八卦炉的恣意纵情。

    王庸学不来。

    所以叶核桃可以不考虑那些伤脑筋的问题,王庸不能。

    “不知道!”叶核桃的回答很干脆,也很不负责任。

    “你怎么能不知道?”王庸愕然。

    “我为什么要知道?”叶核桃反问。

    “因为你是悟空山人的徒弟,因为你是叶核桃啊!”

    “我是叶核桃就必须要知道一切吗?”

    “当然。如果我有那么厉害的师父,我肯定什么都知道。”王庸大言不惭。

    “王庸!我看你不是问问题来了,是存心找揍来了吧?”叶核桃的语气渐渐变得不善。

    “冤枉,我是真的问问题!你不知道就不知道,至于说变脸就变脸吗?”

    “以后不要再给我打电话!”

    叶核桃要挂电话。

    “等下!”王庸大急。“那什么,你真的不知道?”

    “……”叶核桃瞬间想要从燕京杀到晋阳,把王庸痛扁一顿。

    最终,王庸还是没从叶核桃嘴里得到答案。

    或许王庸的猜测真的过于大胆,以至于连见多识广的叶核桃都给不出回答。

    “不知道就不知道,这么大脾气!一定是单身太久憋的!”王庸没节操的腹诽道。

    要是这话被叶核桃听见,估计王庸都无法活着看见明天的太阳。

    “叶核桃智商低答不出,我倒是觉得拳意精神完全可以保存下来。像是古代那些将军用的兵器,就算埋藏千年出土,仍然能够感受到森森杀意。那不就是另外一种拳意吗?”王庸嘟囔着。

    而且王庸还听过一个传闻,说燕京故宫时而发生灵异事件。有人在阴雨天看见过前朝的宫女太监提着灯笼从墙上走过。

    这传闻一出,吓坏不少人。而有在故宫不开放区域执勤的卫兵,也证实确实见过这种现象。愈加让人们惊诧莫名,对故宫产生恐惧心理。

    后来专家出来辟谣,说是故宫墙壁上含有一种特殊的矿物质,类似于磁带上的磁粉。当打雷的时候,就会形成一种磁带回放的现象,把以前偶然录制下来的影像放映出来。

    尽管这种说法没有得到所有人认可,可还是提供了一种解释的思路。

    王庸觉得龙蛇镇鼎炉肯定也是类似于故宫墙壁的青铜器,具备刻录功能。

    只不过故宫墙壁录制的是影像,而这个龙蛇镇鼎炉储存的是拳意。

    王庸之前就是被龙蛇镇鼎炉里的拳意刺激,导致身体出现应激反应。

    “我TM真是天才!”王庸兴奋的搓着手,夸奖自己道。

    不过随之而来的一个问题是,王庸怎么证实这一点?或者说怎么第二次将龙蛇镇鼎炉里的拳意激发出来?还要保证自身安全。

    如果再出现今晚那种情况,那就不好了。

    “要不去后院?栗家后院那个水池蛮不错,或许可以抑制那种暴热的感觉。”王庸喃喃说道。

    说干就干,王庸先是推开窗户看看外面。见所有人房间的灯光都灭了,显然已经入睡,这才放心的跳出去。

    只是手里抱着龙蛇镇鼎炉,落地的声音未免大了一些,吓得王庸呆在原地十几秒没敢动,生怕惊醒其他人。

    半晌,王庸才偷偷摸摸靠近水池。

    这是栗家专门修建的一个观赏池塘,中间一座将近三米高的假山矗立。周遭是清澈的池水,里面有各色鱼儿嬉戏。几朵莲花正值花期,盛放于水中央,满园飘香。

    王庸缓缓跳进水中,不深,正好没过胸口。一入水,就有一股子沁凉从体表传递到体内,让王庸情不自禁打了个冷战。

    夏天夜晚进过水的人都知道,其实夏夜的水还是很凉的,有些“扎人”。

    不过这正符合王庸的要求。

    王庸又将龙蛇镇鼎炉摆放到岸边,然后面朝炉子,盯着那一小半真品看了起来。

    认定炉子中蕴含的是古人拳意,王庸自然而然将自己拳意精神释放出去,小心翼翼触碰向炉子。

    起初,王庸释放的少量拳意并没让炉子有任何反应。

    但是当王庸逐渐加大量,拳意达到足以让普通人心神失守的地步后,奇迹骤然出现。

    王庸只觉眼前骤然一暗,然后龙蛇镇鼎炉上迸发出道道摄人心魂的光芒。

    一声龙吟伴随着大日光芒倏忽而起,跳跃在当空。

    炽热的气息一瞬间渗入王庸体内,如在王庸身体种下一颗火种。

    “果然是拳意!”王庸心中大喜。

    他仔细体会了这股热量,本质上还是影响了他的身体制造出来的。也就是说龙蛇镇鼎炉里蕴含的拳意,在王庸体内引发了一场热能潮汐,让王庸有了置身于烈火洪炉的感觉。

    不过,奇怪的是,王庸这次感受到的热量,并不如之前在拍卖会那次。

    “难道拳意被引发一次有所衰减?”

    “应该是。嗯?不对,还有其他原因!”

    王庸忽然察觉,那一小半的真品龙蛇镇鼎炉上,蓦然多出来丝丝的阴寒之气。

    迎着半空的月光,阴寒之气如冬天喷出的气息一般显眼。随着月光照射,形成一个异常模糊的蛇形,扑向半空中那只烈日火龙。

    “母龙曰蛟”,这是《抱朴子》一书里记载的。

    这个蛇形秉承月光寒气而生,应该是蛟。

    蛟形跟龙形缠绕在一起,隐隐有交合之象,只是蛟形实在太过弱小,龙形过烈,只是缠绕了片刻,蛟形就被龙形灼烧殆尽,消失在空中。

    之后月光寒气再度形成,又化成蛟形升上空中。

    而龙蛇镇鼎炉上空出现一幕烟雾缭绕的景象,雷声、电光、风声、水气、日月光芒全都在其中升起沉沦,如天地初开,演化万物的模样。

    “这是……雷风恒?”王庸愕然道。

    在《易经》中有一个叫做雷风恒的卦象,其上卦为震,震在八卦中表示雷;下卦为巽,巽表示风。两个合起来便是风雷涤荡,宇宙常新。风雷鼓舞播乾坤,万物萌芽此日新。

    也就是说万物创造之初都离不开风雷,风雷出现就是造物。

    再配合上日月、龙蛟,以及那种寒热不同的意境,王庸脑海中骤然浮现一个叶核桃曾经说过的东西。

    造化洪炉!

    当时叶核桃说王庸身上气息杂乱,学的东西杂而不精,除非找到传说中的造化洪炉心法,才能将这些杂质淬炼干净。

    不过当时叶核桃也说了,造化洪炉心法是传说中的东西,被昔年徐福带出海了,世间根本不存在。

    王庸也就没作多想。

    谁知,王庸此刻竟然就遇上了一个很像造化洪炉的东西!

    何为造化?风雷是也。

    何为洪炉?寒暑于其中交替也。

    何为造化洪炉?贾谊《服鸟赋》中曾这样写道: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合散消息兮,安有常则;千变万化兮,未始有极。

    这就是所谓的造化洪炉!

    天地日月、阴阳万物,合在一起此消彼长的过程就是造化洪炉。天地就是一个大炼炉,把置身其中的所有东西都炼化。无论是如恐龙一般灭绝,还是如人类一般持续进化,都是一种造化的过程。

    这是一种积极进取、自强不息的君子之道!

    王庸眸子持续闪耀,如黑夜中的星,熠熠生辉。王庸面相如同开悟的能人大士,呈现出一种宝相的状态。

    体内急剧涌动的热能潮汐也被王庸思想带动,汩汩而响,发出水流一般的声音。

    若是仔细观察王庸皮肤,就能看见王庸身上血管都胀了起来,跟压力过大的消防水带似的。

    龙蛇镇鼎炉上空的烈日光芒也越来越显眼,龙形也越来越壮大。

    而阴寒之气却变得极为可怜,刚刚生成一点就被龙形吞噬,丝毫无法起到中和的作用。

    王庸在吸收炉子中的造化洪炉拳意,却也不小心引动了拳意反弹!

    残缺不全的造化洪炉拳意,正变成一个巨大的烈火洪炉,要将王庸焚烧致死!

    置身于池水中的王庸如一块通红的木炭,炙烤的池水滋滋作响,冒出大片白烟。

    眼看王庸就有爆体而亡的危险。

    王庸这次玩大了!

    危急时刻,却听呆立不动的王庸蓦然吟出一首诗。

    “我有一柄剑,祭炼百春秋。常饮日月精,未饮一人头!”

    诗句吟诵完毕,王庸身上澎湃的热能潮汐陡然化作一股力量,涌向王庸右手。

    与此同时王庸右手往腰间一探,一道匹练般的紫色光华漫天而起,横亘空中,轰隆隆劈向远方!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