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手机三国 大哥有枪

第六百四十四章使者

    “将军,我们竟然杀进来了!”甘水在旁边的位置看着我们的甘宁将军,满脸都是小星星啊 。

    “什么叫竟然?”这个甘宁的脾气不太好,朝着对面的一个敌人砍了一刀之后直接转过来打了我们甘水一巴掌。

    吓得我们的甘水以为甘宁要砍了他,当时脸色都给吓白了。

    “哦哦,对对,将军我们果然杀进来了。”甘水挠了挠头,还是挺兴奋的说道。

    “这还差不多。”甘宁瞪了甘水一眼,目光还是挺狰狞的。

    “将军,那个对面的将军就是丁奉?”

    现在的这个丁奉还没有之后那么厉害,只是一个骁勇的小将而已,不过这个能力那还真的挺厉害的。而且平常也是不怎么出战的那一类,这不只是因为他的年纪小,而是因为丁奉只要一出马,那个别人就基本上没有什么功劳了。

    才不过不到二十岁的年纪,这个丁奉就已经勇冠全军了。

    甚至在凌统被打伤了之后,丁奉还能再这里承担起来主将的作用。甚至还拦住了我们的甘宁甘兴霸一会儿。

    可是步卒对上劫营骑哪里能是一个小将能扭转的呢。

    所以甘宁还是杀进来了。

    “怎么这么快??”孙权的脸色还是很难看的。

    “主公,这很正常。江东守不住了。”顾雍在旁边跟着孙权泼着冷水,孙权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更是铁青了,生气的看了顾雍一眼。

    顾雍眨了眨自己的大眼睛表示自己很无辜啊。

    诸葛瑾也是看着顾雍摇了摇头。

    主公生气的时候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什么话,诸葛瑾要比顾雍清楚的多了。

    “主公,刚才顾雍说的有失偏颇。”诸葛瑾朝着孙权抱着拳。

    “罢了罢了。”孙权也不是傻,他也知道顾雍其实说的是对的,只不过这话直白的说出来,任是谁心里面也是会有点不舒服的,“子瑜不要给顾雍解释了,我没有生气的意思。”

    孙权很是大气的说了起来。

    “主公我并非在这个意思。”诸葛瑾道,孙权这样说好像他在忽悠孙权一样。

    “嗯?”孙权盯着我们的诸葛瑾说道。

    “江东能守住的。”诸葛瑾不知道是在安慰孙权还是在安慰自己。

    “主公,甘宁他们今天不可能杀到中军,我们能安然无恙的到达邵武县城之中的。”诸葛瑾的脸色非常的严肃。

    “你怎么知道?”孙权有点疑惑。

    连他自己现在都不太敢相信自己麾下的江东兵马的战力了,说起来孙权自己都有点怂了,而且是非常的怂啊。

    “现在袁耀大军没到,甘宁哪怕杀进了中间抵挡的军队里面,还是很难厮杀进中军,现在大将都在抵挡他们。”诸葛瑾说道。

    “而且最重要的是,邵武县城之中的士族的私兵已经赶赴了战圈之中,足足有一万的战兵呢!”诸葛瑾朝着孙权说了起来。

    “私兵?”孙权的脸色很奇怪啊,他根本没有下达这个命令啊。

    “是张纮先生做的,刚才他临走的时候忽然想到这一点,就安排了人前去着急邵武县城的士族了,现在私兵应该正在来这边的路上,而且不过三里的路,他们眨眼就能到。”

    “在这段时间里面,甘宁他们是不可能杀进来的,而这些私兵来之后,我们便可以很快的退入邵武县城之中了。”诸葛瑾的脸色都有点红润了。

    听到我们诸葛瑾这么说话,孙权的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了:“子瑜你是说,士族这些拔毛的死公鸡会出动私兵来助我江东?”

    孙权表示自己很是难以理解啊。

    这些江东的士族孙权一般是不怎么去惹得,利益冲突也会在乎他们的心理感受,孙权的全军尽出当然不包括这些家族的私兵,现在一个小小的县城,都能给孙权出上一万的兵马,那孙权怎么可能不高兴。

    “正是!”诸葛瑾点了点头。他们害怕袁耀为了什么,除了害怕袁耀麾下的战力,再就是最怕的乃是江东的兵马数量了,这数量比江东大了很多,可以说令人心战啊。

    可是现在有士族的支持,那孙权就有底气了。

    “他们是怎么同意的?”孙权很是奇怪啊,这些个士族是怎么改变主意的呢,从来都是孙权给他们要东西他们都是不给的啊。

    现在这些个士族,竟然直接出动私兵了。

    要知道这些私兵都是他们用钱养的啊,那都是守护士族的安全的,可以说是士族唯一的底气所在了。

    这些都是士族的支柱。

    士族在政治、经济还有军事方面的优势是压倒性的。寒门要是想要当官,必须要拜在士族的门下,而孙权虽然是江东之主,对于士族还是以安抚为主的,士族不帮助他,孙权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

    可是现在这真的是意外之喜啊。

    我们孙权孙大将军的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了。

    “主公,袁耀在淮南实施揽民政策,虽然没有对士族下手,但是很多士族已经很有危机之感了,袁耀的政策给寒门提供了机会,自然就损失了士族的一部分利益。”诸葛瑾朝着孙权解释了起来。

    “袁耀虽然在淮南对他淮南的士族有安抚,可是无论是打曹操还是打袁谭的时候,袁耀都是纵容麾下的将士对抗士族的,哪怕只是拿着一些小士族下刀,现在邵武县城就是很多小士族,要他们直接跟袁耀对抗他们也不敢,他们比我们更不希望邵武县城被袁耀破城。”

    诸葛瑾朝着孙权解释了前因后果。

    “哈哈哈哈!”我们的孙权孙大将军的脸色那是极其的红润啊,简直就是像是熟透了的红苹果了。

    “传我军令,大军快速的朝着邵武县城行进!”孙权朝着麾下下着命令。

    虽然士族触动了私兵,可是孙权是不会傻了吧唧的回头跟淮南的骑兵部队死扛的,现在他们很累了,需要驻扎需要休息,跟骑兵打,则是根本没有任何的胜算,必败无疑。

    如果驻扎在邵武县城之中,说不定他们还是有翻盘的可能的,

    因为现在不仅仅有贺齐和宋濂的兵马,还有可能会提供援军的曹刘,最重要的是,比起袁耀,他孙权明显更受江东士族的支持。

    管中窥豹,这个邵武小县城的情况还是能看出来一点东西的。

    这个邵武小士族的表现让孙权能看出来其他的士族的表现来,所以我们孙权孙大将军的这个信心那是飙涨啊。

    “杀杀杀!”那边甘宁太史慈还有张辽还是在往里面冲锋,忽然发现另外一面沙尘四起,很明显是敌人来了援军。

    而且看情况,援军的数量还是不少的,里面还有不少的马蹄声。

    “将军,那是什么?”甘水的目光有些凝重了起来,问道我们的甘宁同学。

    “不知道,杀过去。”甘宁永远都是这么的简单明了。

    “竟然有援军。”张辽的脸色很平常,只是低声的喃喃自语着,然后告诉亲兵去和甘宁还有太史慈说,如果实在攻不进去孙权的中军,那暂且撤回来也是可以的,他们已经赚够本了。

    而且很明显他们完美的完成了袁耀的任务。

    只要孙权不一直跑,而是在城中驻扎起来,那孙权就等于已经进了袁耀的把握之中了。

    更何况他们还斩杀生擒了江东的将领呢,袁耀是不会说什么的。

    张辽麾下的兵马点了点头就给我们的甘宁童鞋还有太史慈童鞋传令去了,这也不是传令更应该说是商讨。

    几个淮南的大将军之间的商讨。

    太史慈那面太史慈看到跑来的兵马的时候,太史慈是非常的诧异的,诧异的原因就是孙权那边竟然还有兵马而且里面还有不少的战马,然后太史慈就继续追杀我们的吕范童鞋了。

    吕范身上的闪光的盔甲已经成了乞丐服了,上面被太史慈戳的一个窟窿一个窟窿的。

    “吕子衡,休得逃走!”我们的太史慈舞着手里面的长枪,朝着吕范吕子衡将军怒喝了起来。

    “我不跑,我有病啊。”这个吕范被打的都有点着急了,恨不得直接爆粗口骂死我们的太史慈童鞋。

    因为这个一万生力军的加入,还是阻隔了淮南三路兵马的进攻,孙权的中军没有收到什么影响,而是安全的退入了邵武城中,邵武城中孙权的命令下,很快就加固了防御工事,而且是全军民齐力上阵。

    下面淮南的三路骑兵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他们是不可能拿着骑兵去攻城的,这些骑兵都是他们心里面的宝贝疙瘩。

    最后淮南还是大获全胜,在邵武前面的追击战中,袁耀这边生擒了徐盛,斩首了程普,连凌统都中了一箭,而袁耀这边只是太史慈被吕蒙射箭中了一点轻伤。

    这也幸亏太史慈的反应快,要不然就被吕蒙给射中右臂了。

    要是射中右臂,太史慈也就基本告别战斗了。

    不过这可是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吕蒙临走退兵的时候还对着太史慈说有生之年,必杀太史慈。

    看来是吕蒙因为程普的事儿受伤了。

    太史慈当然也想杀了吕蒙,尤其是因为吕蒙下了这么重的毒誓,太史慈和他是不可能善了,不是太史慈杀他就是他杀太史慈。

    太史慈也是没有想到啊,就是因为这个毒誓,最后他和吕蒙两个人到底还是成了最终的敌人了。

    “现在我们怎么办?”三个将军在距离邵武不足五里的地方扎营了起来,派了不少的兵马巡逻防止孙权在不注意的时候逃走,这个巡逻遍布邵武的所有门,仅仅这个巡逻就用了上千的兵马,可以说他们是用尽了浑身解数啊。

    “只能等陛下了。”太史慈说了一句,手抬了起来放在了桌子上面。

    “子义,你小心点胳膊。”张辽关照的看着我们太史慈一下,现在太史慈的胳膊上面还缠着东西呢、、

    “无妨,”太史慈也是毫不在意、

    “我们只需要防止孙权逃跑就行了。”甘宁说着。

    “不,我们可以考虑孙权的援兵。”张辽则是开拓着我们两个将军的思路。

    “贺齐?”太史慈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

    “贺齐是一定会来的,军师的传信上面说宋濂也是带着战斗力很弱的最后一点私兵朝南奔走了,我们也可以对付宋濂。”

    “贺齐和宋濂都会来邵武来援助孙权,而且这一定还很快。”张辽下着最终的结论。

    “你想怎么办。”甘宁和太史慈异口同声的说了起来,很显然对于张辽的说法,他们是非常的在意的。

    “埋伏好,等着他们一来,先将援军打败,说不定我们还能生擒贺齐和宋濂。”张辽的脸上露出来了玩味的笑容来了。

    宋濂还凑活,可张辽对这个贺齐,已经很是垂涎了,要是淮南真的是收拢了江东之后,贺齐这种人物,那是必须要的。

    而且位置不比他们这些在外征战的将领的待遇差。

    这是正常的。

    张辽也是在为了我们的袁耀袁大陛下考虑。

    “文远这计策,甚合我意。”甘宁抚掌大笑了起来,对张辽他是真服了。

    “我这儿也没问题。”太史慈点了点头。

    “不不,子义,你现在不方便,还是我去吧。”甘宁朝着我们的太史慈说着,还看着我们太史慈的眼睛,那是一脸的关切啊。

    “你个甘兴霸,给我滚蛋。”太史慈哈哈的笑着,很明显甘兴霸是为了功劳啊。

    那边的张辽会心的一笑,也不掺和两个人的胡言乱语。

    “我想现在孙权的书信已经传出去了,用不了几天他们就能到,我们暂时先把地形和埋伏地点规定好,到时候力求一击成功。”这个张辽最后则是直接下起了结论来了。

    “好,就听文远的。”两个将军表示自己都没有什么问题。

    “对了,我们先把消息传给陛下,让军师帮我们想一下。”太史慈谨慎的说道。

    “也好。”两个人都是点了点头,这样也是可以防止有什么其他的问题产生。

    “主公,消息传来了,孙权的军队遭受了重创,现在已经退入了邵武县城之中了!”刘晔在朝着袁耀说着结果。

    “元直和公与他们现在讲江东孙权抛下的地方收复了么?”袁耀没有回答,而是反问着刘晔。

    赵云一直在负责管理江东的现在出现的匪寇,其余的将领则是在袁耀的安排之下逐步的收服江东的城池。

    因为孙权的逃跑,还有就是袁耀麾下兵马的雄壮。江东的城池还是收服的比较顺利的,只有宋濂中途率军逃跑,但是这些都不在袁耀的考虑范围之内。

    “主公几乎收付完毕了,”这个刘晔朝着袁耀禀告道。“不过……”

    “不过什么?”袁耀问了起来。

    “不过江东的很多士族似乎不想让主公取代孙权。”刘晔说了起来。

    “很多士族是多少?”袁耀的眼睛直接就是眯了起来了。

    士族这个东西,袁耀现在也是清楚了,这就是一个国家的蛀虫,你不管他们吧,他们得寸进尺,你要是去管他们吧,他们起兵叛乱还真的不是一件小事。

    要是全国各地的士族全都联合起来对付袁耀的话,除非袁耀能够开展广大的无产阶级革命,要不然肯定能被这些士族给玩死。

    所以江东的士族不想让袁耀取代孙权,袁耀肯定是要放在心上的。

    要是不放在心上的话,那袁耀哪天自己怎么被弄死的,自己都不知道了。

    “主公,除了陆家,周家等大的士族,之外,那些小的士族都是不希望的。”刘晔说道。

    这个陆家和周家,一个是当初庐江太守的家族,还有就是周瑜的家族了,很奇怪的是周瑜死了周家竟然没有什么反应。

    袁耀也是见怪不怪了,这些大的士族是很少有大动作的,他们一动作肯定是要死一批人。周瑜死了,那就是没有什么用了,要是为了周瑜来跟袁耀对抗,完全就是浪费了自己的利益,

    而且袁耀给周瑜的葬礼十分的宏大,周家可以说是这个面子里子全都占全了。

    周家脑子抽了才会对付袁耀。

    而陆家的原因,则主要是因为一个人。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我们的陆绩。

    这个陆绩可不是龙套,就是当初在乔家乔老太爷哪里跟袁耀看对眼了的陆绩。

    陆绩,字公纪,其父陆康为汉末庐江太守,时与诸侯袁术有来往。

    这个袁术就不用说了,就是我们大主角袁耀童鞋坑儿子的爹啊。

    陆绩六岁时,随父亲陆康到九江谒见袁术,袁术拿出橘子招待,陆绩往怀里藏了两个橘子。临行时,橘子滚落地上,袁术嘲笑道:“陆郎来我家作客,走的时候还要怀藏主人的橘子吗?”

    陆绩则是非常聪明的朝着袁术回答说:“母亲喜欢吃橘子,我想拿回去送给母亲尝尝。”

    袁术见他小小年纪就懂得孝顺母亲,十分惊奇。

    这就是中国历史上面二十四孝之一的人物。

    在庐江被袁耀攻下了之后,这个陆绩也是离开了庐江跟随者家里面的人一起来到了我们江东的亲戚家里面。

    其中有个亲戚就是我们著名的陆逊陆伯言。

    陆逊今年已经快要二十岁了,比我们的陆绩还要大,可是陆绩在辈分上面是陆逊的叔叔。

    陆绩虽然年纪才不过十六岁,可是十分的能言善辩,将陆家的家主给说服了。

    所以袁耀才没有受到陆家的不公正对待。

    陆家和孙策是有亲戚的,孙权上来之后虽说没有对陆家开刀,可是对陆家还是没有了之前的那种方便之门了,陆家心里面本来就是有怨言的,现在袁耀杀了过来,陆绩在和家主一说,我们的家主很快就决定先隔岸观火了。

    要是孙权再杀回来,他再锦上添花也是不错的,孙权还是不敢对他们说些什么。

    最后所以陆家就没有发声。

    可是那些小士族不一样,袁耀的揽民政策对那种大士族没有什么影响,可是对小士族的伤害是非常大的,要是袁耀入主江东,小士族肯定会损失很多利益。

    这也是袁耀第一次遇到士族联合起来对付的事情。

    “所有的小士族?”袁耀瞪大了眼睛,他表示现在这个情况自己很迷茫,自己招谁惹谁了,想打个地盘还有人在后面搞三搞四搞风搞雨的。

    “正是如此。”这个刘晔也是很头疼啊。

    众多的小士族联合起来,想要对付袁耀的兵马可能比较困难,但是造成的麻烦也是很多的。

    “你有什么建议么?”袁耀看着刘晔,“要不然全杀掉?”

    袁耀开始脑子发热了。

    “别别。”刘晔吓懵了,“陛下你莫闹,这些小士族还是暂时安抚为主,不要全都杀了,全都杀了,陛下你以后还怎么打地盘。”

    “可是他们万一在背后搞我们怎么办?”袁耀一针见血,指出了最重要的问题。

    “主公我也正愁这个问题呢。”

    “对你,你的斥候现在到达吴免那里去了么?”袁耀忽然想起了几天之前安排刘晔的事情来了。

    “应该要到了吧。”刘晔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江东的境内,一支兵马从最东面直接从山越的边上饶了过去,一路上没有什么人管,他们只用了几天就到了山越的驻扎地去了。

    也就是会稽郡的建安、南平和汉兴等地方。

    这个兵马就是我们刘晔所派出来的人物了。

    到了之后他们才发现,山越并非弱智的产物,相反他们很聪明,这几个强族的首领各自率领了万余人,在汉兴这一带形成多梯队、多层次的纵深布防。

    孙权想要打他们,很费力气。

    这个兵马虽然不太懂具体的,可是看情况还是有自己的见解的。

    这几个将领很聪明,不但防御的号,还派出了吴五率本部六千人屯大潭防守,又派邹临也率本部六千人屯驻大潭南面的盖竹,以保东冶地的政治中心建安。

    总的来说,在这个时候,山越兵已经先发制人了。他们正在防着我们的贺齐童鞋,而且还隐隐有要出兵攻打江东的意思,毕竟只要屯驻盖竹、大潭的一路人马越过武夷山,就能径直的杀向余汗城池啊。

    而且他们麾下的洪明、洪进两个将领也是能够直接毫无障碍的一路攻打汉兴,来势汹汹的连贺齐都不一定能抵挡得住。

    “你们是何人?”就在这些个兵马接近盖竹的时候,有人看到他们询问了起来,亮出了自己的战刀直接想要将他们全都给杀掉。

    “去告诉你们的将军吴免,我们是刘晔的使者,是来见老朋友的。”刘晔派来的人说道。

    “刘晔,是谁,我们不认识。”那几个兵马很生气。

    “你不用管是谁,就说是吴免将军的老朋友来见他了就行。他自己会懂得。”使者真是呵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