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永恒剑主 滚开

第八百八十二章 预备 二

    “那您对摄日神君”西亚有些搞不懂了。

    作为邪神王,如果没有眼前这位神王殿殿主允许,他西亚根本没有资格也没有能力引动说服这么多邪神王自投罗网。

    甚至于,连他自己的欺诈者能力,也很大部分来自于眼前这一位亘古便存在的古老女子。

    “他是不同的和方狱,和九色一样。”神祖淡淡道。

    “宇宙在变化,黑宇宙如此,大宇宙,也如此。九色和方狱早就成就道祖了,比所有人想象的都要早,甚至于,他们已经到达了连道祖也无法触及的顶尖境界。

    那是曾经未来佛达到过的境界。现在,呵呵呵呵却分成了两块。”

    “那么,我们现在要杀了林摄日么?”

    西亚有些搞不明白了。

    “没必要动他。方狱保着他,有暗面未来佛在,我们动他就是给方狱动我们一个理由。”

    神祖缓缓道。

    “好了,四个邪神王,算是我送给林摄日神君的一个小礼物。”

    “可是我的暗手”西亚明显不甘心。

    嘭!

    只是电光火石间,一个瞬间,连意念也来不及反应的瞬息。

    西亚半边身体直接炸开了。

    黄色黑色绿色的脓水,伴随着腐烂的碎肉飞舰开来。散落在周围地面。

    西亚双目睁大,完全没想到神祖居然会对自己动手。

    他站在原地,右边的身体彻底没了,像是用刀切割过一般,干干净净。

    神祖没有动手,甚至连站姿也和原先一样。

    但西亚知道,这就是神祖在下手。

    “现在还不到时候你要是让他警觉了,那就和他一起死吧”

    神祖轻声道

    道祖本源一红一蓝,在半空中嘻嘻追逐。一会高一会低。

    两道灰气刚刚现出身形,朝着道祖本源扑去,便恍然感觉身体一震,自己居然一瞬间又回到了之前停下的位置空中。

    一道灰气中的双头狼人,舔了舔嘴唇。

    “这就是碧湖山的两道道祖本源么?”

    他身后现出身形的,是一个披着黑色长发,发丝如同活物一样的美貌女子。

    “怎么分?”

    “我红你蓝!”双头狼人头也不回,直接朝道祖本源冲去。

    嘴里说是分东西,但他眼里闪过一丝贪婪。一抬手,便有数百道黑色连枷虚影浮现出来。

    每一道连枷都透出古老,腐朽,快要崩灭破碎的气息。

    所有连枷形成一道黑色洪流,冲向两道道祖本源中的红色那道。

    他能够感觉到自己身后紧追而来的黑发女子气息。

    就在连枷洪流快要触及追上道祖本源的瞬间。

    哧!!

    一股同样的,一模一样的洪流,居然瞬移一般出现在蓝色本源边。

    同时间两股连枷洪流,轰隆一下,狠狠撞上两道道祖本源。

    “不好意思!两个老祖我都要了!哈哈哈哈!!!”双头狼人狂笑起来。

    他转过身。

    额.

    身后居然空无一人。

    “还想搞手段?纳尼亚你真是太天真呢!在我这双死神之眼面前,任何鬼祟伎俩都不过是下等人玩弄的垃圾!”

    双头狼人双目泛起黑色螺纹,开始迅速扫视周围。

    但诡异的是,他警戒的等了一会儿,居然身边依旧毫无动静。

    “纳尼亚,你以为我会放松警惕么?我们可只有五十息的时间,过了没人会理会你的得失。”

    周围寂静无声,根本没人回答他。

    双头狼人这才隐隐感觉有些不对了。

    “纳尼亚?!你出来。不出来我走了啊!”

    他大声叫道。

    没人回应。

    整个核心区域仿佛从一开始就只有他一个人一般。

    “西亚!你给我滚出来!”

    双头狼人感觉不妙了。

    将两颗道祖本源悬浮在自己身边。浑身紧绷的盯着四周。

    “纳尼亚,你再不出来,我可真走了!”

    双头狼人再度叫了一声。

    “我出来了啊!”一个娇弱的女声在他身后传来。

    狼人迅速回头。却是什么也没看到。

    他身体瞬间高度紧张起来,知道不对,猛地再度转头,朝前望去。

    噗嗤!!

    眼前视野一阵晃动,瞬间黑暗下来。

    狼人脑子一晕,再没有了任何意识。

    北方星域,九色神域。

    一座大城内。

    川流不息车水马龙的街道边,一家挂着如新赌场牌子的馆子里。

    几十张大桌子边围满了各式各样的人群。

    其中一张大桌子前,十五岁的方宇守认认真真的盯着眼前的黑色骰子罐,眼里满是紧张。

    骰子罐被一只白净修长的男人手掌紧握着。

    方宇守不喜欢赌博。

    不过他从十岁起,每年都会来这里这个赌馆一趟。

    不是为了赌,而是为了跟眼前这个白净中年男人学东西。

    “看到了么?骰子代表的含义。”

    白净男子面色很冷,仿佛天生就是面瘫,又或者和人有深仇大恨一般,没有丝毫表情。

    但他长相很英俊,身材也极其修长匀称。虽然穿着赌馆里通用的黑色短打,但依旧能看出他和这里的筛子手们的格格不入。

    “看到了。”方宇守认真点点头。

    “老师您曾经说过,人生就像筛子,从一到九九九,都是不定数的。

    同样的筛子,有人只能活出一点,而有的人,能活出九百九十九点。”

    白净中年男人微微点头。

    他僵硬了一样的面孔,微微露出一丝柔和。

    “你还明白了什么?”

    方宇守想了想。

    “老师还指导我,生命就应该像赌桌,不到最后一刻,绝不认输,总会有翻盘的机会!相比起赌桌上的点数,我们赌的不是筛子,而是人心。”

    “道理粗俗,不过实用。”白净中年淡淡道。“我最近有点事,要出趟远门,你自己好好休息,之后再来找我。”

    “是,师父。”少年方宇守点头道。

    白净中年人站起身,收拾了下东西,挽起袖子,直接走到赌馆门口、

    忽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回头看了看少年。

    “阿守,你看我这次出去,是吉还是凶?”

    少年方宇守迟疑了下,迅速从怀里取出一块龟板,手指捻来捻去,似乎在计算着什么。

    “大吉。”

    他抬起头笑着回答。

    白净中年微微愕然,顿了顿,然后,他忽然笑了起来。

    原本僵硬冰冷的面容,带着一丝柔和,一丝慈爱的笑了。

    如果让知道他身份的人看到这一幕,怕是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他居然会笑,还是这般真诚,柔和,慈爱的微笑。

    这简直就是最大的不可思议之处。

    “好好学习,等我回来。”

    “是,师傅。”少年方宇守恭敬低下头。

    白净中年走出赌馆,明明是顺着人流往前,却不知不觉的消失在人群中,转眼便彻底不见

    九色神域最顶端,九色神宫。

    如果说将整个九色神域比作谁一个巨大的倒立陀螺,那么最顶端的九色神宫,便是整个倒立陀螺最恐怖最神秘之处。

    九色神域面积庞大,横跨覆盖上百万个恒星系,有着数千万的各式各样世界,位面,星球,死星。

    其中被九色保护住的普通凡人星球,也不在少数。

    虽然都只是他被动的抵抗住了劫气,但终究算是一件好事。

    九色神宫如同孔雀背后的彩屏,有着半圆形的巨大宫门入口。

    门口有着无数金色银色光球,如同肥皂泡泡一般缓缓自如的在半空漂浮碰撞。

    白金色带着佛气的华丽神宫,带着特殊的独一无二金莲气息。就连最顶级的天尊也无法踏足一步。

    但此时此刻,一个穿着黑色短打的白净中年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神宫面前。

    没有人注意,甚至没人能看到他。

    白净中年如同虚幻一般,穿透神宫大门。顺着冗长的黑色渠道往前走去。

    冗长的通道两侧,每隔几步便有一对插在墙上的紫色火盆。

    而中年人在通道里走动着,每走一步,他的身体体型外貌,就在众人心目中发生明显变化。

    从一开始的面无表情,到之后的同样面无表情。虽然变化出来的结果一样。

    但无论什么人,都能清晰看出,白净中年变化后,身上隐隐有种莫名的奇妙气息。

    中年人一口气走到最里面,走到这里时,他周围身边已经泛起了一阵阵金芒。

    原先中年男子的面容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气质冰冷,容貌俊美无暇的强大霸主。

    “大吉么”九色神君眼里闪过一丝柔和。

    “你一个徒弟教了八百万年,也算是奇葩。”一个年轻女声在通道里响起。

    “跨越如此远的时空,牺牲了我当年那么大的代价,如果我还是无法成功,能不能请你帮我个忙。”

    九色神君一向目中无人,高傲霸道,却从未有人见过他会用这般请求的语气说话。

    “关我什么事?”那女子毫不留情。“这个宇宙反正就要完了,你我完成约定就可以自行离去。你那劳什子徒弟与我无关。”

    “黑宇宙毁灭,不过是为了孕育新的宇宙。上下四方,纵横古今,黑宇宙的数量无穷无尽,便是再强的存在,也不知道有多少个黑宇宙。”九色神君淡淡道。

    “我当年还没修佛时,便和阿守一起相依为命。我纵横一生,所见天才无以计数,也从未见过,比阿守更优秀之人。”

    “那又如何?”女子无所谓道。

    “他能救你一命。”九色神君认真道。

    “救我???”

    女子顿时愣了,似乎是听到了什么极其夸张好笑的事。

    “本王口含法玉,天生法体,与时相合,与宙相契!不生不死不灭不亡!就算你当年最强时期,也只能和我平等论道。

    现在你一个徒弟,居然敢说能救我?!”

    “我只是在说实话。”九色面色不变,不再多言,朝着神宫深处走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