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重生明星音乐家 锦瑟华年

第1087章 对比

    然后去附近的君士坦丁凯旋门,徐晶她们的免费导游当得特别称职,帮秦放歌做介绍。当然,直接网上查资料也能看到,这座君士坦丁凯旋门,建于公元312年,是罗马城现存的三座凯旋门中年代最久的一座。它是为庆祝君士坦丁大帝于公元312年彻底战胜他的强敌马克森提,并统一帝国而建的。凯旋门上方的浮雕板是当时从罗马其它建筑上直接取来的,主要内容为历代皇帝如安东尼、哈德连等的生平业绩,下方则主要描绘的是君士坦丁大帝的战斗场景。

    几个人游玩和其他游客没什么太大差别,就到处逛逛看看,拍拍照,顺便感叹下人类的智慧,艺术的发展,也是日益成熟起来的。

    再去古罗马遗址,这里曾是古罗马帝国的经济和政治中心,已有两千多年历史,内部建筑大多成为废墟。对秦放歌他们这样的游客来说,就是要看这样的极具历史沧海桑田的效果。

    遗址里面的景点不少,有神庙、凯旋门、元老会等建筑,构造精巧气势磅礴,不由得让人联想起昔日罗马的辉煌。

    徐晶她们带着秦放歌爬到帕拉蒂尼山上,在这里,可以俯瞰整个遗迹,虽然只是断井颓垣,可身临其境体会这种时空交错的感觉,还是相当棒的。她们也没忘记拍下美美的照片,秦放歌也甘当绿叶,做背景,还展示他苦练出来的拍照技术。

    她们今天的参观路线就是古罗马的各种残留痕迹了,在这里保存得比较好,比较新式的建筑秦放歌也没什么兴趣去看。真论起来的话,国内各式各样的新式建筑也很多。

    下一站就直奔万神殿而去,过去也没多远的距离。

    尽管现在是旅游的淡季,可跟秦放歌他们一样,来万神殿游玩的游客同样很多,这座神殿始建于公元前27-25年,由罗马帝国首任皇帝屋大维的女婿阿格里帕建造,用以供奉奥林匹亚山上诸神,是奥古斯都时期的经典建筑。而公元80年的火灾,使万神殿的大部分被毁,仅余一长方形的柱廊和16根花岗岩石柱,这一部分后来被作为重建的万神殿的门廊。从门廊正面的八根巨大圆柱仍可看出万神殿最初的建筑规模,门廊顶部则刻有宫殿初建时的纪念性文字。

    站在万神殿内,通过穹顶仰头遥望天空,秦放歌也不由得发出同米开朗基罗一样的赞叹天使般的设计。

    万神殿是至今唯一一座完整保存的罗马帝国时期建筑,它是古罗马神话中众神的宫殿。即使到了文艺复兴这个罗马艺术的又一高峰,伟大的米开朗基罗仍然在用自己的作品向他所模仿的万神殿致敬。

    万神殿内有七座壁龛,分别供奉战神和朱利奥?凯撒神明和英雄,除壁龛外,殿内还有很多神明和英雄的雕像。万神殿内侧面的小堂,是拉斐尔、意大利国王埃玛努埃尔二世、翁贝尔托一世和他的妻子玛尔盖丽妲王后等重要人物的长眠之地。

    有意思的是,原本是众神宫殿,现在却改成教堂了。

    秦放歌还在跟席晚晴她们探讨人们信仰的变化,相对而言,似乎上帝比众神离世人要更近些,虽然从没人见过他。

    薛敏则是笑话他,“我记得那些老外在听过你的音乐会后,不是夸你是上帝在人间的代表吗?Godlike什么的……”

    “这我可不敢当,要真这样的话,你们不是和上帝在一起?”秦放歌笑着回答道,要让人家信奉上帝的听到的话,估计是很不会给他什么好脸色的。

    “那你就勉为其难的承认了吧!”徐晶笑着说,“我们也可以跟着虚荣一回,在某些方面,你也确实跟上帝差不多厉害……”

    席晚晴和何茹芸都乐,在这里,她们同样没有忘记拍照,秦放歌没带专业的摄像机什么的出来,就拿手机拍拍视频,几个人也都乐在其中。

    然后徐晶她们又带着他四下看看,秦放歌也买些街边的小礼品送给她们,逛得累了就街边坐坐,喝杯咖啡,吃些甜点,补充体力。

    到下午六点,几个人正坐着喝咖啡聊天的时候,周秀英给秦放歌打来电话,他就直接接了,周秀英说她们刚下飞机到罗马。

    秦放歌就邀她还有钱菲菲何雄他们一起吃晚餐,还说已经定好了位置,就在她们下榻的酒店附近,靠着罗马歌剧院的。

    钱菲菲也跟秦放歌说了两句,还提前谢谢他,客气几句就收了电话,见面再聊就好。

    周秀英她们住的酒店和秦放歌不是一间,她们是国家大剧院那边安排的,这趟算是出公差,秦放歌也就没管那么多。而且她们两个女人身边还有位当苦力的男人何雄,基本也不用太担心安全以及行李搬运的问题。

    周秀英此前的话,也是经常一个人出国的,来意大利和同行交流的次数最多,毕竟歌剧发源地。

    “确定下来晴儿跟我一起去见周先生,敏敏晶晶茹芸你们呢!我再诚挚的邀请你们一起去……”秦放歌收了电话后跟另外几个美女说道。

    “切!”徐晶才不想去,“还不如逛逛街买点东西或者回去休息。”

    何茹芸和薛敏都是同样的想法,何茹芸还讲,“我们去和她们也聊不到一块,你们自己去就行了。晚上你们俩还是要回酒店住的吧!”

    席晚晴说,“当然,要不还能呆哪?你们不去我们也不多勉强,我自己都是硬着头皮上的。”

    徐晶笑得意味深长,“晚晴姐你得要看牢他才好,要不然,他肯定分分钟搞出点什么事情来。”

    “在晶晶眼里我就是那样的人?”秦放歌抗议道。

    “谁知道呢,防范于未然比较好嘛!”徐晶嘻嘻笑道。

    席晚晴不扯这些无聊的,只问她们等下打算吃什么做什么。

    徐晶何茹芸薛敏几个已经不打算吃晚餐了,要去逛街血拼,罗马这边的奢侈品牌店还是相当多的,秦放歌这个吝啬鬼都没主动说买什么特别贵重的东西送她们。

    徐晶她们都不差钱,要秦放歌主动的话,说不定还会惹恼她们。但街边随手买的小东小西,她们倒是能接受,还都笑得特别开心。

    这不,徐晶她们去血拼,还让先要回酒店一趟的秦放歌和席晚晴,帮着把下午买的这些小东西先拿回去。

    再坐了会之后,徐晶薛敏何茹芸几个情绪高涨去逛街,似乎一点都不觉得累。

    秦放歌和席晚晴则拎着东西坐车回酒店,上车后她也才问秦放歌,“你跟周先生她们约的几点?”

    “七点半左右!要坐火车过来的话是不是会更快?至少不会塞车什么的。”秦放歌和她坐今天租酒店的车,这会路上还有点小堵车,他们这离酒店并不远。

    “其实都差不多,晚点也没什么。”席晚晴回答说,“周先生这么大年纪,这精力和体力,都特别让人感动。”

    秦放歌点头,顺势揽过她的腰,“是的,遇上周先生可是我人生的幸事,遇上晴儿也是一样。我也希望,等我们到周先生这样年纪的时候,依然能有她一样澎湃的激情。”

    席晚晴乐道,“你确定到时候你不是想一树梨花压海棠?我们女人那时候可就真的老得不像样了!还是羡慕你们男人,即便年纪大了,也是越发成熟有魅力,照旧能吸引漂亮小姑娘喜欢。”

    “晴儿想得太多了,等到那年纪我不也糟老头子一个了!”秦放歌哄着她说,不过也得找心底承认,女人最恐惧的就是时间,红颜易老。

    席晚晴并没陷入伤感中无法自拔,聪明如她,知道这样的话题纠结起来肯定就没完没了。就说是要好好珍惜现在,趁着现在还年轻貌美,等将来看淡之后,就回归平静生活。

    从这个角度来看,周秀英确实是相当了不起的,也不知道她究竟哪里来的那么好精力,说她是天才,也是一点都不为过的。她也是年少成名,一曲《长城》唱哭无数人,更难得的是,她这几十年如一日的坚持,不管是在演出还是教育上,后期唱不动就以教育挖掘培养人才为主,并用她的人脉影响,为声乐歌剧事业继续做贡献。

    在秦放歌和席晚晴她们看来,这都是相当不可思议的。席晚晴还说让她想起她爷爷那辈人,为了建设新中国,抛头颅洒热血,不辞辛苦甚至不惜牺牲自己性命。

    “到现在,我们这代人的理想情操,和他们远不能比,感觉越发堕落了。”席晚晴深刻剖析自我。

    “时代再变化嘛!如今是和平发展的年代,和那时候风雨如晦,朝夕不保的时候,年轻人的变化也可以说是必然的。还有最显著的一点,就是物质上的优越丰富也容易让人迷失,过去物质贫乏精神上却要相当丰富些,不去评价谁好谁坏,感觉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现象。就看现在小孩子的生活,和我们那时候,就又有了相当大的变化。”秦放歌对此也是有特别深感触的,再结合他在另外个时空的情况,认识得比席晚晴还要更深刻。

    席晚晴倚他肩上,“是的!很多时候都在想,要是能再回到过去,肯定会习惯不了。毕竟现在的生活条件太便利,在什么都没有的年代,真的煎熬。这也就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吧!”

    “是这样的道理,所以我也在想,周先生这样从那些年代走过来的人,比我们更懂得珍惜现在的生活。”秦放歌说,“还有那些艺术家作曲家,这样跨越时代的阅历和经历,表现在艺术和音乐作品中,也会比我们来得更深刻和沉重,也是必然的现象!”

    席晚晴点头,“我们没办法让时光倒转,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就好。现在大环境都以金钱利益为主,你们这样的艺术家音乐家就越发现在珍贵,总得为这个时代留下些什么东西。我呢,能帮你做些事情,就觉得人生特别有意义。”

    “晴儿未免把自己看得太轻了!”秦放歌笑着说,“光靠理想可是不行的,也得依托现实,艺术家们也都有俗人的一面,也得考虑衣食住行,都想生活得更好。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任何一个艺术家,都是希望他的思想和作品,能尽快得到世人的认可。而不是生前失魂落魄,穷困潦倒,死后甚至死后几百年才被人重新认识到价值所在。我也早说过,我其实就是俗人一个,也打心底感谢晴儿为我所做的一切。”

    秦放歌接着又说,“当然,也有不好的一面,感觉我都被惯坏了!也不想再回到过去那样住地下室的艰苦岁月……”

    席晚晴笑着打断他,“除非是受虐狂,否认没什么人愿意放着优越的生活不过,而要去过艰辛苦修的生活吧!尤其,这样的生活来得问心无愧,我们都没必要太过苛求自己。”

    秦放歌呵呵乐,“偶尔会想想罢了,我们现在的生活已经够甜蜜幸福,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堕落放纵!但还是那句了老话,只要作品不俗就好。”

    “雅俗共赏也是挺不错的呀,我们都还蛮喜欢你给我们的音乐,哪怕不能拿出去见人,只是我们知道感觉更棒!可以当是我们自私的心理作祟……”席晚晴笑着道。

    “人性都有自私的一面,谁也避免不了。”秦放歌点头道,“我的多情博爱,何尝不是一种自私自利。”

    席晚晴笑得很轻松,“你可不是真的神仙,也不是上帝,没办法让所有人都满意的。就算是真的上帝,也不是无所不能的不是?想开点,大家也能活得更轻松……我也更能理解晶晶她们开溜的原因了,在周先生这样的认真执着的人面前,很容易就照出各自内心脆弱。”

    秦放歌自嘲的道,“反正我脸皮厚,神经粗壮,习惯后也就慢慢无所谓了!”

    席晚晴笑着和他贴得更近,“这方面我还真要跟你多学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