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重生明星音乐家 锦瑟华年

第1866章 温情

    散了会步,龙雪瑶又去洗手,然后才准备练习小提琴,就差没有沐浴更衣。她对小提琴可是相当虔诚的,这也是她灵魂的重要寄托,伴她度过那些艰难困苦的时光。

    龙雪瑶的家庭生活虽有些不幸福,亲身父母离异,可她仍旧保持着乐观积极的心态。跟秦放歌相处的时候就是如此,也是由于见识到“爱情的不可靠”,所以也更能接受他的多情和坦诚。她本来就属于后来者,现在倒也算不得正式上位,也没妄想着秦放歌就独宠她一人,那不现实。可要说,他最宠她,那是一定的!

    这点自信龙雪瑶还是有的,当然,于此同时,她其实也是会有些警惕的。别的方面不说,可小提琴方面,她还是希望能独占秦放歌……平时他也没时间去接触那些学小提琴的美女,这次的大师班活动,其他人就有了光明正大的理由接近他,跟他拜师学艺什么的。

    可要说她们能达到和龙雪瑶跟他这样亲近的程度,却是近乎不可能了!这也是有历史原因的,跟他认识得好就有这样的好处,先把坑给占了。

    秦放歌自己的话,似乎也没有对大师班上的学生美女有什么特别的兴趣,他忙得昏头转向的,都没来得及看学生们的选拔视频呢!还有,他现在身边女人已经多得他都快应付不过来,实在没精力再去招惹更多的女人。

    龙雪瑶是没城府可也不傻呀,陈天虹韩薇她们也有跟她明示过大家结成联盟,一致对外。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把他的时间都占了,他就没空出去外面拈花惹草了呀!

    这点龙雪瑶不用她们说也在做,她巴不得时刻都跟他在一起,可这不现实,保持一定的距离也是相当不错的事情。

    就像现在这样,隔一天不见面,龙雪瑶就想他到不行,也是她除了练琴就没别的什么正事做了。她本来就没什么朋友,目前关系好的,也是秦放歌身边这些姑娘。这次回燕京后,大家都在忙碌着,提升各自的专业,锦瑟华年乐团的姑娘们更辛苦,她们还要集体排练。

    肖雨然这样弹钢琴的姑娘也完全闭关苦练,要把旅行时候耽误的练习补回来还需要相当的时间。韩冰雪要冲击世界青少年花样滑冰大奖赛的总冠军,江思媛练舞蹈,宋子萱姐妹回江城后也偃旗息鼓,只能下课的时候在鸿雁群里活跃下。

    龙雪瑶有时候也会在她们的鸿雁群里看看聊聊,想找秦放歌的话,还是直接短信电话甚至直接找他真人比较直接。她也是要上课的,再按照秦放歌布置下的任务,读读书听听音乐看看电影增加阅历和见识,除了想他,日子过得还是相当充实的。

    这会,龙雪瑶也把她这几日来的练习成果向秦放歌展示,他一直要求她们每次练习都要有所收获,不能不带脑子,要有自己的想法。

    秦放歌也还是老一套的,用比较温和的方式勉励她继续进步,而不是直接批判她哪里还做得不够好,而是让她想想,“你可以仔细琢磨下,这几个乐句怎么处理感觉会更好……”

    “把你身体的能量和激情全部都释放出来,对!气势更足些!”

    龙雪瑶小提琴的基本功夫特别扎实,本来就是炫技派出身的,这也大部分中国琴童最容易找到的出路。老是被人诟病说技术够了但艺术性音乐性不足,其实也在情理之中,你指望十几二十岁的学生能有什么丰富的阅历?更多还是靠个人丰富的想象力,还有学习能力,从其他人包括老师以及大师们那里。这其实也算是音乐天赋的一种,也确实有很多“音乐神童”的存在,十来岁的年纪,就能把悲伤抑郁演绎得格外深沉厚重。

    这样的神童,你要说他心思本就这样重思想这样成熟,也属实有些过,大家都还会觉得奇怪。哪怕现在小孩子普遍早熟,可早熟太多的话,还是容易被其他人当怪胎,特别小朋友之间。

    这基本也是专门学艺术的小孩子,和同龄人普通学生之间的差别。

    即便如此,龙雪瑶也接受过秦放歌的“基础再教育”,都知道他一贯强调细节。

    这世上的事情,最怕的就是较真。

    到秦放歌这里,较真起来的话,她过去的那些演奏技巧可谓是千疮百孔,经不起仔细推敲。他给她写的,为演奏家而作的“二十四首随想曲”,就是让她重新打基础,包裹在疯狂炫技的华丽外衣下,龙雪瑶练习起来也特别有动力。

    其实也不光是她啦,肖雨然甚至吴泓芹都是如此!

    关键他确实能做出近乎完美的示范,动作指法优雅美丽,又格外悦耳动听。他强调细节到近乎偏执的地步,她们也都可以接受。

    龙雪瑶跟他一起搞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的小提琴,这也是她们找他开小灶的大致时间,两节课。

    然后,秦放歌让她自己好好琢磨和练习,他也继续做他自己的事情。

    龙雪瑶却还是在要过他的爱的奖励,也就是亲亲抱抱后,才肯去练琴,她最是这样喜欢和他亲昵的感觉。这样子还远远不够,这晚上她就没打算回去,反正她家别墅完全就她一个人,感觉特别冷清。

    秦放歌这家伙进入状态很快,龙雪瑶去录音室里练习小提琴也根本不影响他做事。他先把设备调试好,让她自己一直录下去就好。

    龙雪瑶和其他姑娘一样,听她们自己的录音后,甚至都不用秦放歌或者其他人怎么提,她们自己就是最专业的音乐鉴赏家。自己在演奏的时候,跟事后听录音也是完全不同的感觉,龙雪瑶很多时候就会感叹,“我演奏的时候怎么会处理得那么着急呢!听起来感觉很虚很飘……”

    陈天虹和韩薇她们经常在秦放歌录音工作室这边活动,也都经常录音,然后寻求更大的进步,这也是最为客观的。她们乐团很多时候对音乐的处理有争执的时候,也都是采取按各自的想法录音下来,然后听听,比较一下就都了然。

    现在陈天虹韩薇她们完全把秦放歌这里当成是“家”了,晚上的排练结束之后,就又组队过来玩了。除了昨晚的三个外,钱淑媛和谢晓娟也一起,打的旗号还是“搞艺术”……

    究竟是搞什么艺术还真是有待商榷,但至少让她们有个明面上的借口。

    早上才从这里出去的陈瑜珊回来还在陈天虹她们之前,录音部那边也有加班,可他们大都是有家有室的人,老婆孩子,正常的生活还是相当重要的。不像陈天虹她们乐团的年轻姑娘那么光棍没牵挂,抓紧时间排练起来也没什么好抱怨的。陈瑜珊可以自己加班,但没办法要求别人都跟她一样拼命。

    她现在每天要做的事情也多,除了每日不断的声乐练习外,形体锻炼和舞蹈练习也都在做。有的时候还要去参加节目和演出,回来之后这些都是要补上的。

    陈瑜珊到底年纪大也会照顾人,素来就是以知心大姐姐的形象照顾秦放歌和肖雨然她们的。回来的时候,还给秦放歌带回来美味的宵夜。

    昨天没带是因为秦放歌听音乐会参加自助酒会,不缺吃的喝的。

    他身边这些姑娘都对给他“投食”有着浓厚的兴趣,“科学养猪”,实现可持续发展非常重要。

    陈瑜珊自己饮食是相当节制的,也是她现在保持苗条身材的关键。秦放歌则是完全吃不胖,她们都还担心他营养摄取不足,每餐都强烈要求他多吃点。她带着宵夜回来,放在客厅那边过来看的时候,秦放歌仍旧在电脑前忙碌着,龙雪瑶则是在录音室里练习着小提琴。

    秦放歌倒也没那么专心,抬头跟她打招呼。

    “还在忙啊!我带了宵夜回来,你等下吃点!天虹她们也说是要过来的,不过不太清楚符不符合她们胃口……”陈天虹笑着回应他说。

    “让陈姐操心了!”秦放歌笑着说。

    陈瑜珊呵呵笑,“哪有你每天操的心多,你继续忙呗!我先去洗漱,准备早点休息,明儿早上找你。”

    秦放歌点头说好,他这阵子还是当文抄公,先把之前拿出来的几个“科幻点子”,其实是大刘的科幻给抄出来再说。如何宣传营销怎样运作,倒是不用他抄心,自然有席晚晴她们团队来完成,这也是她们最擅长的。其中薛敏尤精此道,她本身就是搞杂志媒体这行的嘛!

    公司的项目展开得越多,“财务黑洞”就越大,还是急需些能比较快变现的作品。秦放歌又不想光看钱就接广告和代言,也只能是这样做了。

    陈天虹她们结伴到来的时候,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以后了。她们乐团排练于九点结束,住燕京的姑娘们也都赶着回家休息。她们则是步行过来的,早上秦放歌叫她们开车,她们不想开。

    秦放歌也在琢磨着,要不要买多几辆车给她们开。要是接个汽车代言的话,除了拿代言费的,买车肯定还能享受些折扣。反正陈天虹马上毕业,到时候都是需要用车上下班的。

    她们到来后,音乐工作室这边就越发的热闹起来。

    龙雪瑶也从录音室里出来,说是把录音室给她们用。

    钱淑媛她们则是笑着说是检查下秦放歌这天闭关的成果,谢晓娟也讲他这关其实早就该闭了的,只是被她们给拖住了步伐,拉他到菲国旅游去了。

    “我一点都不后悔没闭关而是选择了跟你们去旅游!”她们抵达之后,秦放歌也停下手里的工作,这会想要安静的做事也不现实。

    陈天虹则是在那吵累,叹着气说,“旅游累,回来每天上课排练也累,是不是人生就是这样呀!”

    她们都觉得好笑,加奈子还说,“要不然呢!每天就躺着混吃等死吗?”

    “要我长得跟雪瑶一样美丽又可爱的话,我就天天混吃等死!”陈天虹指着龙雪瑶笑着说道。

    龙雪瑶也嘻嘻乐,“可我要是混吃等死的话,他肯定第一个嫌弃我!”

    “做人要有理想,要不然跟咸鱼有什么区别!”秦放歌说,“咸鱼少女吃起来味道肯定是怪怪的……”

    陈天虹就在那张牙舞爪,“好哇,你敢这样说我们!”

    谢晓娟看她的眼神如同看个智障儿童欢乐多,“喂!抓住重点好吗?这流氓可是念叨着要吃咸鱼少女的呢!”

    秦放歌哈哈乐,“咸鱼本来就是用来吃的呀!”

    闹过一阵,秦放歌也问她们要不要吃宵夜,“陈姐刚刚带回来的!”

    “不吃!”钱淑媛对此深恶痛绝。

    谢晓娟更是摇头,“坚决不吃!别想诱惑我们,我们要好好节食瘦身的。”

    加奈子也说,“夜宵是窈窕身材的最大敌人!”

    陈天虹和韩薇看戏,秦放歌这个戏精则是在演戏,“哎,这年头,怎么想找个人一起吃夜宵都这么难!”

    龙雪瑶连忙说她可以陪着他吃一点,被其他姑娘一顿眼神扫视,却都不知道究竟说她什么好了!

    可龙雪瑶这姑娘根本没在意这些,她最在乎的还是秦放歌的感受,而且,她也是真的喜欢给他投食的感觉。挽着他他一起去吃夜宵的时候,还在跟他说,“我下次让阿姨再多做些好吃的饭菜当夜宵好不好?”

    姑娘们简直无语,陈天虹就说,“他有得吃哪里会有什么不好的!”

    “那就好,自己买菜做的更加营养和健康!”龙雪瑶笑着说,她倒是没想太多,比如会不会让买了夜宵回来的陈瑜珊心理不舒服之类的。

    好在陈瑜珊她们也都知道龙雪瑶没什么心机城府,她自己可能不觉得,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而且,她也确实没有说错。就怕有时候言者无意,听者有心。

    不过这姑娘很多时候说话也确实像在炫耀一样,她家的保姆别墅什么的……这可是其他大部分姑娘都没有的优渥条件,可要说她特别幸福,那也未必,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龙雪瑶家的情况,其他姑娘大都是清楚的。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