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身体里的家伙们(王的韩娱) 软软的金毛

第五百八十八章 两家人的初见

    “裴……裴检察官?”

    金父急匆匆的脚步陡然一缓,微皱着眉头,似惊似疑地看着正站在病房外与他们一行人四目相对的裴彬,愣了好几秒才呆呆地才开口问了一句。

    他与裴彬只有过一面之缘而已,但由于双方认识的时机实在足以让金父铭记一生,所以哪怕是时隔几个月,金父还是一眼就将裴彬认了出来。

    此时自己等人眼前这名站起身来仿佛是在迎接他们的中年男人,正是那个时候调查他两个儿子交通事故的检察官!

    老实说,在这个时候,在这样的场合,看到裴彬,显然是大大出乎了金父等人的意料之外,连带着他们脸上原先那股浓郁的焦虑和担忧之色都在一瞬间减退了不少,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不明所以的怔愣与疑惑。

    而至于裴彬。

    在看到金父已经认出自己之后,他就欲言又止地张张嘴,目光扫视了一眼自己面前的一行人。

    没什么意外的,金父和跟在他身边的金泰妍的脸上的担心之色已经完全抑制不住了;

    小丫头夏妍在后面双眼眼圈看起来甚至都有些发红,似乎在来的路上就已经哭过了一样;

    神情较为平静的金母站在一旁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但从她隐约间皱起的眉头来看,她目前内心的情绪显然和她表面上表现出来的并不一致;

    至于跟在金家人后面的徐贤,倒是看得裴彬不由一愣,他眨眨眼,没有想起来这个女孩是谁,只是她略显苍白的脸色加上那放在下面紧紧攥起的双手让裴彬不自觉地多看了一眼。

    哎一古,这下是都来全了?

    心里莫名感叹了一句,裴彬的脸上旋即就露出了点迟疑之色,似乎是在组织着语言,考虑自己该怎么跟金父等人说明现在的情况。

    “……”

    “裴、裴检察官?”

    “……嗯?”

    裴彬回过神来,抬头看着自己面前这一张张充满疑虑地望自己的脸庞,然后就抿了抿嘴,点点头道:“呃,你们好,我……我也是刚刚才赶过来的。”

    “唔……”

    金父一行人均是一怔,都忍不住愣神地瞧了瞧站在他们面前脸上表情看起来似乎有些奇怪的裴彬,紧接着还是带着满心的疑惑和莫名也都各自问候了一下裴彬。

    “您、您好……”

    徐贤站在人群的最后面,忍不住眨眨眼睛,清澈的眸光似是好奇又似是充满疑虑地看着站在他们等人面前的裴彬。

    和金家人不一样,她并不认识裴彬,但光是听金父和裴彬之间的话,她就能察觉到一丝异样了。

    检察官吗?

    这个称呼让她心中那股自之前得知那个消息之后就积郁在心底的不满感倏地扩大了许多。

    和金家人一样,她心里同样在奇怪着检察官为什么会出现这里?而且看样子,这好像并不是一场偶遇?

    想着想着,她本就褪去不少血色的面容在医院明亮顶灯的照耀下,仿佛更显苍白了一些。

    牙齿下意识咬了咬娇嫩的唇瓣,她的目光止不住地稍稍一偏转,落在了此刻裴彬身侧的那一扇紧闭起来的病房房门,眼神中的担心之色已经浓郁得怎么都掩饰不住了,而就在这时,徐贤的视线一晃,那扇房门居然从里面打开了……

    ……

    “裴检察官,您……您怎么会在这里?”

    “那个……金先生,你们先听我……”

    “不用担心的,病人的情况已经基本稳定了。”

    “谢谢您了医生!”

    “谢谢您,医生,真的……”

    就在金父和裴彬交谈之际,在众人身侧那扇一直安静关闭着的病房房门突然就从里面打开了,几道身影从里面陆续走了出来,在简单地客套两句之后,他们就注意到了此时在病房站着的一群人,双方对视了一眼,都忍不住愣住了。

    “泰妍,你们……”

    “……允、允儿?”

    “允儿姐姐?”

    三道柔美而又各不相同的声音不约而同地响了起来。

    金泰妍愣神地眨眨眼,看着那道站在门边正和一个中年男人一起送走那几名医生与护士的绝美身影,片刻之后,她的眉头就倏地收紧了起来,一种罕见的严厉和怒气猛地涌上了那张白皙的小脸!

    “呀!你既然知道oppa住院的事情为什么不跟我说?!”

    一句好像充满了埋怨与火气的娇喝让在场的众人再次忍不住愣了愣。

    且先不说其他人的反应,在看到金泰妍看到林允儿从病房出来之后骤然间的反应之后,不说是身为当事人之一的林允儿,就是站在人群最末尾的徐贤见况也是不由又愣了一下。

    她怔怔地眨眨眼,转头看着此时正瞪圆着双眸怒视着林允儿的金泰妍,一时间貌似都没有明白过来。

    虽然自己在看到允儿姐姐和林叔叔从病房中出来之后,心里面一下子也忍不住生出了点淡淡的怨气,但却完全不像泰妍姐姐那样激烈。

    金泰妍那一瞬间的反应,简直……就像是心里已经被某种情绪给压抑到控制不住的程度之后,这才毫不讲理地将那满心的焦躁与不安发泄到别人身上一样。

    但……这种情况应该不会在金泰妍和林允儿身上出现才对,不,应该说,这种情况不应该在她们组合中间出现才对。

    毕竟,以她们之间的感情,世上貌似已经没有什么人能让她们情绪失控到把火气发泄到彼此身上……

    如此一想,徐贤望着距离自己不远处那张与自己一样没什么血色而又咬着牙、异常罕见地满盛着怒气的白皙小脸,清澈的眸光突然微微一闪,眼神中,渐渐涌出了点奇异的神色,似乎,发觉了什么似的……

    “……”

    看着眼前突然就向自己发火的金泰妍,林允儿显然和徐贤一样,心中都有些愣神和奇怪,但她并没有思考多久就没去在意这件事了,而是微微吸了口气,目光看向了此时正站在病房外的一大群人,轻声说道:“不用担心,oppa刚刚醒了。”

    “真……真的?!”

    听到林允儿的话,人群中本来眼眶发红的金夏妍顿时睁大了双眼,而其余的人脸上也都纷纷露出了点激动之色。

    一直默默站在一旁的金母脸上神色一动,目光淡淡地看了一眼林允儿和林父身后的病房,旋即,一抹松了口气似的安心之色从她的面容上一闪而过。

    “嗯。”林允儿抿着嘴唇点了点头,绝美的脸蛋上也有点安心似的喜悦,但她的脸色中隐隐却也有些倦色和苍白,看样子,显然她在得知韩宇无恙这个消息前的情况不会比刚刚赶来医院时的金泰妍还有徐贤好到哪里去。

    “允儿,是谁来了吗?”

    这时,病房中隐隐传出了一道让众人感到熟悉的声音,当听到这道声音之后,大家脸上的激动之色更甚,金泰妍长长地松了口气,一边抬手拍着胸脯,一边微微咬着嘴唇,似嗔似怨地望着林允儿和林父身后的病房内,眉头轻轻蹙了起来,脸上的神情中既有骤然放松下来的安然与欣喜,也有点说不出来的埋怨。

    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虚弱,但不管怎么说……没事就好,只要他没事就好。

    “总之,我们先进去再说吧。”

    站在林允儿身边的林父开口了。

    他先是对先前被他和林允儿送出来的那几名医生和护士示意地点点头,接着就看向了面前的众人,目光若有若无地一个个扫视了过去,最终……落在了领头的金父身上,眼神,似有深意。

    而金父似乎也察觉到了林父的注视,眼镜后的双眼闪了闪,目光同样看向了自己等人面前的林父,片刻之后,脸上的表情复杂了起来,只是眼下显然不是说这些家事的时候,所以很快金父就收敛起了自己心中的情绪,点点头道:“嗯,大家先进去说吧。”

    于是,一行人就连忙走进了病房中,尤其是小丫头夏妍,跑得最快,小脸上满是迫不及待的紧张。

    至于落在最后面的裴彬,在犹豫地看了看那一大帮子人走进病房之后,还是叹了口气,摇摇头,一边缓缓朝病房内走去,一边嘴里嘀咕道:“为什么连这种家务事我都要参与?哎一古……”

    ……

    “oppa!没事吧?嗯?嗯?”

    “oppa?”

    “宇哥哥……”

    “志……小宇啊,没事吧?”

    “呃你们……”

    不得不说,当看到一下子这么多人涌进自己的病房里,躺在病床上的韩宇顿时不由一愣,苍白虚弱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讶然之色:“大家……怎么都来了?”

    “oppa你说呢?你都住院了我们能不过来吗?”

    金夏妍冲到了韩宇的床边,紧张地瞅着韩宇,一会儿瞧了瞧他不怎么好看的脸色,一会儿又瞧了瞧他脖子上缠绕着的白纱布,牙齿紧紧咬着嘴唇,一脸揪心与埋怨,不满地说道:“oppa你真的是!要不是我之前看到了新闻,你是不是打算等出院了再跟我们说你重伤住院的事情?”

    “都出新闻了?”韩宇有些惊讶地看着小丫头。

    “当然了!现在网上的消息都传疯了!有人看到你躺在担架上被急救车送到医院,整个人好像都昏过去了,都有人猜你是不是出什么事故了呢!”

    “……其、其实,也没那么严重的……”

    “还不严重?!”金夏妍的双眼倏地睁大了几分,怒气冲冲地看着韩宇,“你人都昏过去了情况还不严重?!”

    韩宇不自觉地抬起手摸了摸鼻子,咂咂嘴,没什么底气地低声回答道:“那也是……我现在不是醒了吗?而且……”

    “还好你醒了!你要是醒不过来……啊呸!呸呸!我的意思是说、是说……哎!总之!你知不知道自己错了?!嗯?!”

    “……嗯,我知道了,我错了,行了吧?”

    ……

    站在不远处听着兄妹俩之间的谈话,众人脸上的神情各异。

    和女儿站在一起,林父看着小丫头那副毫不避讳的模样,双眼下意识就眯了眯,目光又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的韩宇。

    这小子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虽然满脸的无奈,但熟悉他的林父自然是能够一眼看出来在那种无奈之中深藏着的淡淡的宠溺与温柔。

    这种神色,也就在韩宇小时候照顾年幼的林允儿时,林父才见过,至于长大之后,这小子的情感倒是越发内敛了起来,所以林父基本上也就没看到过他对别人再这么温柔过了。

    而在今天,却是意外地再次看到了。

    沉思了片刻,林父的脸上却是莫名出现了一抹淡淡的笑意,他似乎非常无奈地望了一眼正躺在病床上暗含温柔地和小丫头交谈的那道虚弱身影。

    “臭小子……这种性格也不知道像了谁……”

    徐贤站在一旁,原本还有些紧张担忧的脸色在听到韩宇两人的对话之后,渐渐缓和了下来。

    虽然韩宇的情况乍看起来不太好,半靠着床头,脸色苍白吓人,脖子上还裹着纱布,可看他精神的样子,应该确实没有什么大碍了,这就可以让徐贤悬着的心放下来了。

    只是在心神放松下来之后,徐贤的心思立刻就转移到了别处去,注意起了某个一直被她忽略但此时却是忍不住关注起来的问题上。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韩宇和夏妍之间的关系似乎已经超过了简单的世交兄妹的关系了,毕竟,韩宇很小就到了林家,那个时候金夏妍都没出生,此后就算韩宇和金家依然有来往,金夏妍和韩宇两个人之间也不该熟稔到这种地步才对啊。

    只是关于这个问题,徐贤并没能思考太久,因为很快就有一道声音响了起来,打断了她的思绪,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韩先生他……过去几天精神太疲劳了,只睡了几个小时,然后……呃,又出了点意外,脖子受伤了,差点割破动脉,但是出血量也不算少了,所以之前就昏迷了,送到医院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