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天下珍玩 九年尘

第1277章 秘色瓷器

    唐易说的这件事儿,有一些古籍记述可查,可能是真的。不过,所谓瑕不掩瑜,即便有此错漏,也掩盖不了戴嵩在画牛方面的艺术成就。

    明代有个叫李日华的书画家,名头也不小,仅次于董其昌这种,而且很善于鉴赏,他对此也有个相关评价,说:象物者不在工谨,贯得其神而捷取之耳。这个“神”,才是绘画艺术的关键所在。

    这一天逛市场,都有些累了,处理好了相关事宜,唐易和文佳回了酒店。

    周一,唐易和刁钦三接收了紫光轩,同时找了装修公司,稍加改造装修,也找了人定制了“阁宝多”的牌匾。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

    这张戴嵩的水牛图,唐易也准备等开张那天展示一番再带走。

    古玩这个行业,的确是一个充满传奇的行业,因为这行业的“主角”,本身就可能是一个传奇。

    就拿这张画来说,一千多年前的一张画,历经不知多少辗转,留下了戴嵩,黄庭坚,孙承泽这些历史文化名人印记。拍案叫绝之时,又有多少惊喜和失落淹没在历史长河之中;再看这幅画,又有多少感慨和思悟。

    刁钦三和支雄都是经验丰富能办实事的人,长安分店的筹备开张,的确是省了唐易不少事儿。唐易也准备开张之后就可以走了,不用盯太久的时间。

    就在紧锣密鼓地筹备开张的期间,一天上午,刁钦三带了一件东西来找唐易了。

    这是一个小巧的净水瓶,不到二十厘米高,六棱,颜色青绿滴翠,煞是好看。

    唐易本来没睡好,没大有精神,一看这个瓶子,立马瞪大了眼,“哪里来的?”

    “从一个铲地皮的人手里来的,说是一个唐代墓葬里出来的。听说这个墓葬不小,还有两件唐三彩的马流到了市面上,高度都超过七十公分。不过,唐三彩本身就是冥器,北方的墓葬也常见,但是这青瓷,我怎么看着像南方的龙泉窑,怎么会在北方贵族的墓里?”刁钦三介绍的时候,也面带疑惑。

    “能找到进墓的土夫子打听一下么?”唐易问道。

    “肯定找不到了。这个铲地皮的,算是我以前认识的,他接手的东西也不多,而且是通过中间人和土夫子交易的。和我碰头时,他手里就这么一件东西了,卖了我一个面子。我在瓷器方面不怎么通透,不过这东西来源应该靠得住,而且我觉得特别,才拿下了。”刁钦三介绍道。

    唐易递给刁钦三一支烟,“这不是龙泉窑,这是越窑。”

    “唐代越窑的东西,出现在北方的墓葬,也有些奇怪啊!”

    “这不是普通的越窑,这是秘色瓷!而且从工艺来看,是属于朝廷贡品级的精品,所以才有这么好看的颜色。陆龟蒙有两句诗: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就是写这种秘色瓷的釉色!”

    “原来这就是秘色瓷!”刁钦三恍然大悟,“价儿不高,肯定是没有买亏了。”

    “嗯,唐代秘色瓷无疑。”唐易接着说道,“在法门寺地宫出土秘色瓷之前,很多人对这种越窑的精品认识不清,不少也误会过是龙泉窑。后来都清楚了,而且越窑秘色瓷在唐代有一部分是朝廷贡品,成批运到长安,带动了北方的需求。所以北方墓葬出现也不奇怪。越窑秘色瓷,也算是官窑的雏形了!”

    谈及官窑,一般都说是从宋代开始,汝官哥钧定五大名窑,同时宋代也有八大民窑体系。

    不过,真要论及官窑的雏形,恐怕就得算越窑秘色瓷了。所谓官窑,一般是指专门为朝廷所烧制的瓷器。秘色瓷虽然也算是民窑的产品,但是要定量上贡精品。也就是说,其实是为官窑的形成打下了一个基础。

    “虽说唐代讲究厚葬,但是,有秘色瓷,有如此规格的三彩马,这个唐代墓葬也很不简单。这东西,有点儿烫手。”唐易又看着刁钦三说道。

    “这?”刁钦三一愣。

    现在分店即将开张,若因为这一件东西生出意外,那真是有点儿得不偿失。

    “那个铲地皮的知不知道这处墓葬在什么地方?”唐易又问。

    “他也不算很清楚,只是笼统知道是在西陕的范围之内,不过应该是少有人至的地方,不然也不会这么容易秘密得手。”刁钦三应道。

    “先留下吧,我打听下。”唐易沉吟道。

    “打听?”刁钦三一听,心想没听说唐易在西北的土夫子圈里还有熟人。

    唐易明白刁钦三的疑问,现在他已经是阁宝多的一员了,也没太过隐瞒,“我从官方打听一下。”

    刁钦三这才明白,原来是这个意思。不过细细一想,唐易这么年轻就能有这么大的手笔,早应该想到他有官方的支持。不过他俩一直没有交流过这方面的事儿罢了。

    “那我带着东西先走,有什么事儿你随时联系我。”刁钦三便先行离开了。

    在西陕地区,发现唐代的墓葬并不奇怪,有时候农人挖地也能挖出唐代的陶器。不过,开掘有一定规模的墓葬,盗墓取宝,这可不是小事儿!虽说这东西不是直接从土夫子手里来的,而且市面儿上关于秘色瓷的交易也不算罕见,但是既然知道了来历,为免万一有麻烦,唐易还是决定问问蒋英年。

    这墓已经被盗了,东西应该也散得差不多了,这说明征集办之前肯定是不知道的。现在问,就是想看看他们是不是已经知道此事并展开追查。

    拨通蒋英年的电话,唐易言简意赅说明了情况。

    “是有这么回事儿,文调局已经掌握了线索,在追缉嫌疑人了。不过,从某种角度讲,这伙儿盗墓贼也算是帮了我们一个忙。”蒋英年果然已经知道了这事儿。

    “帮忙?”

    “因为这是个墓葬群,他们只是盗掘了其中一处。”

    “噢!”唐易不由自主点点头,“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墓葬群,不简单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