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超级鉴宝师 风乱刀

第1021章 暂时的胜利

    一群人七倒八歪的躺在火堆旁,谁也没有力气再去管别的事情,长时间的憋气加上泡在水里造成的大脑缺氧,每个人的面部都呈铁青色,如果现在再有什么东西出现估计没有任何一个人再有精力起来搏斗。

    偌大的场地只有一群躺在地上喘着粗气的人。角落里熊熊燃烧的火堆成了他们救命的唯一一根稻草,郑虎上气不接下气的问道:“峰哥,你刚才看到骷髅燃烧完以后那些黑云没?”郑虎一想起来仍然心有余悸。

    张峰点点头,“看到了,不知道飘去哪里了,按说也奇怪,这里面并没有风,应该是往前面去了,大家赶紧休息一下,我先盯着。”张峰怕还有别的变故,此刻绝对不能掉以轻心,否则将会全军覆没。

    打败骷髅的暂时性得利并没有让大家有多喜悦,反而每个人都被这场恶战拖的筋疲力竭,大家都有些体力透支,这对即将面对粮食短缺的他们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再加上一个伤病患者,长时间浸泡在水里,简直是一场浩劫。

    杜天厚龇牙咧嘴的把系在手上的塑料袋取了下来,纵然是做了一层防护但是也没能完全隔绝,在水里泡了这么久,他的伤口早就已经麻木,现在只是觉得浑身都冷,他甚至没有勇气把纱布揭开来看一下。

    只见杜天厚直接把手从郑虎替他做的简易挂脖吊架上拿了下来,慢慢的靠近火旁,想用火堆把有些浸湿的纱布烘烤干。不知道是已经失去知觉还是他真的已经不知道痛,只见他把伤口凑的特别近也不觉得烫。

    这时,郑虎感觉闻到一股特别的味道。回过头一看杜天厚在烤手,他一把抓住他的手往后一挥,怒声喝道:“你丫找死啊!烤猪蹄啊!是不是不想要这手了!”空气中弥漫的这股刺鼻的味道让郑虎想作呕。

    杜天厚一看郑虎连火都不让自己烤心里也急的骂了出来:“你是不是有病,我烤我的手关你屁事,我这手要不要和你也没关系,反正已经被你弄成这样了,这还是手吗?”杜天厚本来只是想把手弄干燥一些,以免化脓,谁知道郑虎这也不让。

    杜天厚心里的怨气一下爆发出来,他把自己之所以会变成这样的原因全部推到郑虎身上,而且他刚才并没有怎么样,只是想把纱布弄干,不知道郑虎为什么会这么激动,一下变得这么关心他。

    郑虎一听杜天厚这话急眼了,“要死死远点儿,别死我们跟前,脏了这块地!不知好歹的白眼狼!”说完盯着杜天厚,似乎他要再敢造次,他就直接把他扔进水潭里。黄薇薇再也受不了他们只见的掐来掐去。

    “你们俩够了!能不能冷静点,这么大人了还吵来吵去的,还让不让人安静的歇会了!不凡年纪这么小都没你们闹腾,你们真应该好好反省!都离开,你坐这儿,你去那边!”黄薇薇走过去一把把他们两个隔离开。

    “你们谁也别搭理谁,大家都冷静一点。要吵也等到出去以后再吵,要么就直接干一架,撂倒一个算一个!”看来黄薇薇是真的生气了,况且杜天厚心里也知道自己不是郑虎的对手,只能愤愤的坐了下来,狠狠的瞪了郑虎一眼。

    郑虎看到这孙子刚好一点又开始来挑事,还瞪他,心里的怒火简直压不下去。“你大爷的,你再瞪我,再瞪老子给你眼珠子挖出来你信不信!?”郑虎指着杜天厚怒骂道。

    黄薇薇拉了拉郑虎的肩膀,“行了虎哥,别气了,越生气越饿得快。赶紧歇会吧,我去给你烧点水喝。”黄薇薇自己身上还湿漉漉的,看到大家情绪都这么激动,她别无办法,只能从中调解,虽然她是站在郑虎这边的,但是她也不想被人说他们以多欺少。

    黄薇薇就算知道要是动气手来杜天厚绝对不是郑虎的对手,就算加上杜小斌他们俩一块,也在郑虎哪里讨不到什么好,不过她心底里善良的一面,在知道杜天厚的手是被郑虎误砍以后或多或少对他有些怜悯。

    郑虎一直以来对黄薇薇照顾有加,如同亲妹妹般,虽然黄薇薇不知道张峰为什么要抽出匕首说是自己准备放血要为杜天厚解毒,不过莫名的黄薇薇就会很信任张峰,觉得他有能力有办法解决一切。

    现在杜天厚的手已经被郑虎砍掉,黄薇薇作为他们里面最小的妹妹,平时都是哥哥们照顾她,现在发生这种事情,黄薇薇自然而然的就出来调节。心里也觉得有些愧对杜天厚他们。

    看到他们都放松下来坐在火旁,大家都冻的瑟瑟发抖,黄薇薇从包里拿出一包锡纸,心灵手巧的叠了几下一展开用手一窝,居然做成了一个小兜子,黄薇薇拿着锡纸兜走到潭水边舀了一勺水,直接放到火堆上少了起来。

    不一会儿水就咕噜咕噜开始冒泡,黄薇薇拿出一包不知道什么东西往里面一放,不一会儿香气四溢,大家都盯着这锅烧开了的水,黄薇薇用锡纸窝了几个小勺末端捡了一根小棍旋紧在里面,这样就是一个带把手的小勺子了。

    分别递给他们说道:“锡纸烫手,用这个舀着喝,喝点热水会好一点。”说着自己带头舀了一勺喝了起来,一口下肚身心舒畅,黄薇薇拿出包里的最后一包压缩饼干,想就着热水让大家吃点东西。

    “这已经是我的最后一包压缩饼干了。我们如果再不找到出路估计很快就支撑不下去了。”黄薇薇似乎有些担心,不过她还是把饼干分给了大家,空气里回响着咕噜咕噜的烧水声,大家都在想着黄薇薇的话,没有任何人吭声。

    邓亮试图缓解一下沉闷的气氛,和黄薇薇打起趣来,“薇薇妹子,你这装备还挺齐全,跟出来野炊似的,看来以后我们上哪带着你就对了。嘿嘿。”不过这也是真心话,这一路要是没有黄薇薇,他们还不知道被折腾成啥样。

    “以大家现在的状况来看我们现在没办法再继续前进了,大家现在都先吃点东西,好好休息一下,等恢复精力了我们再出发。不出意外我们应该可以顺利通过这条通道了。”张峰看到甬道里的危机全部解除也暂时放下心来。

    不过以大家现在的精神状态和体力根本就没有办法再继续前进,每个人都冻得瑟瑟发抖,而且身上衣服都湿透了,只有等休息好了衣服烘干以后再往前走,否则现在就算出现什么危机他们也毫无抵抗的能力。

    黄薇薇一连烧了好几次水,为的就是让大家暖好身子以防感冒。每个人用热水就着压缩饼干,这一顿吃的格外香甜。经过一场骷髅厮杀大战,大家都筋疲力尽。吃完东西都没有再说多余的话,各自靠着休息着。

    不凡看到大家都累的不行,他又把火堆推了推,让火势燃烧的更大一些,有了食物和热水的能量大家围着火堆开始渐渐的打起瞌睡来。不一会儿都进入了梦乡,睡的十分踏实,郑虎他们甚至打起了呼噜。

    这时只有张峰一个人还保留着唯一的一丝警惕和意识,他努力强撑着睡意,替大家站着稍岗,以防有突然情况好叫醒大家。郑虎和邓亮的呼噜声此起彼伏,似乎在提醒张峰该休息了,该睡觉了。

    张峰一连点着头,打了好几下盹,最后实在支撑不下去,张峰一头歪到在地沉沉的睡了过去,就在大家都熟睡的时候张峰的背包突然冒出一阵红光,散发在张峰的头顶迟迟没有消散,这时也没有任何人醒来,也没有人看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郑虎率醒来,看到张峰卧倒在一旁郑虎赶紧把火堆往那边推了一点,他怕张峰那边太冷。不一会儿邓亮他们陆续醒了过来,大家都没有说话,安静的坐在火堆旁各自想着心事。

    看到杜天厚一直在睡一点要醒来的迹象都没有,郑虎心里开始不痛快,这小子能吃能睡的,找起茬来可是比谁都厉害。郑虎看到他们的人已经全部醒来,并且黄薇薇已经开始收拾东西。

    郑虎故意拿着水兜走到潭水边大声问道:“亮子,薇薇,再给你们烧点水喝啊?咱在吃点饼干不?”郑虎就知道他一说到吃什么杜天厚准醒过来。果不其然,一听到郑虎说要烧水吃饼干,杜天厚马上醒了过来。

    只见他悠悠的睁开眼睛,似乎还没从梦中清醒过来,躺在原地没有要动的意思,隔了好一会儿才喊道:“小斌,小斌,扶我起来。”说着让杜小斌扶着他,一手强撑着地坐了起来。

    郑虎心里泛起一丝冷笑,拿着水兜子走了回来,直接把水往火堆上一放,他对着黄薇薇他们说道:“看来大家都不饿,咱们收拾收拾出发吧,别再耽搁了,再耽搁下去别说压缩饼干了,连空气都不够了。”

    张峰觉得郑虎的话说的特别有道理,他也不知道郑虎还存了戏弄杜天厚的心思,直接站了起来问道:“大家都休息好了吧,休息好我们就走了。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耽误的时间太长了。”

    杜小斌看到杜天厚醒来,赶紧来查看他的伤势,现在杜天厚的伤势才是他最关心的事情,只见伤口处已经有一点点化脓,再这样下去肯定会产生炎症,到时候就麻烦了。现在唯有赶紧找到出口送他去医院才行。

    “虎子,把火弄灭吧!我们不会再回来了。”张峰说完背起背包带着不凡往外走去。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大家的精神都好了许多,杜天厚还想说什么,一下也不好意思再开口,只能拖着疲惫的身躯跟着张峰他们继续前行。

    再进过甬道时大家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恐惧和好奇,只想赶紧通过这个是非之地,张峰走在最前面回头大声的说道:“大家跟着我的步伐,千万不要乱碰任何东西,也不要随便摸,只管往前走就行。”

    现在他们如同风雨江河中的一页小舟,根本再也经不起任何折腾。一路上大家都默默往前走,互不作声。郑虎还想着和邓亮说说话,现在的情形太闷了,让他感觉有些喘不过气来。

    可是看到邓亮似乎不想搭理他,他也不想自讨没趣,愣是憋着自己跟着他们一直默默的走着。原本以为这条甬道就是看上去那么点,最多转过弯去还有一条,可是他们走了半天,还是在甬道里。不管他们怎么走,面前出现的都是一条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