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殿下,妾身很低调! 端木诺晴

第十四章 瑾王寻找的女人就是你

    第一琴师?

    这是琴泽给拓跋琳琅的地位,在强大的琴庄,除去他庄主之外,就是大小姐与琴师的身份最为尊贵了。

    而冠以“第一”,也就意味着在某些时候,她可以代表庄主行事。是一个令万人仰慕的位子。

    琴静怔怔的望着身旁的拓跋琳琅,她不明白自己离开琴庄的时间里究竟发生了多少事?这名瑾王府的婢女竟然一跃成为琴庄的第一琴师?

    其实事情并不多,就是多了缘分的相遇,让琴泽刹那间沦落。

    凌瑾泫分明也是惊诧的,墨眉微微跳动,探寻的眸光忽闪,落在拓跋琳琅身上,总感觉在她那里遗漏了什么。

    “走吧。”凌瑾泫道。

    于是,一行四人朝安王府而去。

    安王西门卓咏本驻守着青辕王朝南边月华郡一带,这次趁为太后祝寿,计划在京城多呆一阵,算是休假了。

    这次的宴会,西门卓咏请了所有京城的达官显贵,乃至江湖名流。

    “哈哈,瑾王与琴庄主来赏光,鄙府真是蓬荜生辉。”西门卓咏看到凌瑾泫的到来,笑迎上前。

    世人都知道瑾王向来不屑参加这类宴会的,今日能来,真是给足他面子。

    拓跋琳琅是第二次见到安王了。面带和煦的笑容,温谦有礼。

    “老狐狸。”琴静在一旁小声的嘀咕。

    若不是为了与他接近,查明设计自己的人,弄清他的意谋,瑾泫哥哥肯定不会亲自来的。

    “这不是瑾王府的女管事吗?”西门卓咏看到了拓跋琳琅,当那日在宫里见她陪同茗春夫人时,就已经弄清了她的身份,“本王真没想到瑾王会带她来。”

    西门卓咏的话一出,周围的人便神色异常的看向拓跋琳琅,只是碍于凌瑾泫,不敢妄加评论。

    “王爷此言差矣,音清姑娘是做为本庄的第一琴师,跟本庄主来的。”琴泽微微一笑,上前道,嘴角轻翘,扫向众人,想必会引起他们第二波的神情骤变。

    果然,众人纷纷仔细打量这名其貌不扬的女子。

    做为天鸢族的族女,从小在族人的目光中长大,拓跋琳琅对这种暴露在众目睽睽的场面早已习以为常,淡然而立。

    西门卓咏与一旁的信王西门卓瑸不动声色的审视着拓跋琳琅,没有惊艳的容貌,但天然而成的宁静仿佛可以承担所有。

    这样的人站在自己身边也是可以压的住场的。

    即使凌瑾泫也不得不暗自称赞。

    琴泽含笑注视着拓跋琳琅,不屑的笑意扫过众人,如果自己宣布这位就是未来的琴庄夫人,岂不是会让他们瞪掉了眼珠?

    音清,你是上天给我的多年等待的答案。

    直到昌义候的到来才转移了众人的视线。

    昌义候虽然权势不如三位王爷,但是做为皇上的胞弟,先皇子嗣,地位自然在三王之上。

    而昌义候之后竟然是瑾王府的三位夫人。

    凌瑾泫冷冷的瞟了眼三人,闭唇不语,眼角的余光与琴泽轻轻触碰。

    琴静已经很不高兴的站在了自己的哥哥身边。

    “呵呵,瑾王不会责怪本王的唐突吧?本王知道瑾王定然不会带夫人的,不过这宴会图的就是个热闹,所以本王斗胆接来了夫人,实不想看到瑾王处处孤身,也好让众人一睹三位夫人的容颜,尤其是茗春夫人的被太后夸赞的琴技。”西门卓咏道。

    “本王怎能不领安王的情?”凌瑾泫冷冷的开口,兀自坐在了一边。三位夫人轻轻的坐在了他的侧首。

    “太后寿宴是音清姑娘陪茗春夫人进的宫,音清姑娘既然为琴庄琴师,琴技自然超群,茗春夫人琴技早有目共睹,只是不知琴庄的第一琴师与备受太后夸赞的茗春夫人,谁更高一筹?”安王笑道。

    安王的话一出,让后来的人着实又惊讶了一番,尤其是璎珞与凝楣,一直琢磨着怎么去了趟琴庄就不回来了,不想竟成了第一琴师?从未见过她的琴技,能有多高?

    “不知本王的面子可够请的动二位助兴一番?”安王试探的询问。

    拓跋琳琅听琴静说过安王的狡邪,看他如此兴师动众的请来了瑾王府的人,不会是又在耍什么花招吧?想着便点点头道,“献丑了。”

    再看茗春,她的目光果然时时的瞟向昌义候那边,当听到让她弹琴时,脸上是兴奋的。

    拓跋琳琅知道,茗春的琴只为昌义候而弹,只要他能听的道,便是满足。

    见凌瑾泫与琴泽都没意见,安王轻轻拍手,下人便取来两把琴,摆放在正中。

    懂行的人一看就知,那是上等的好琴。

    “这是本王请南边的高人所制,一定不及声名远播的琴庄所出,还请凑合着弹上一曲,稍后本王可要亲自跟琴庄主求琴了。”西门卓咏笑道。

    琴泽笑而不语。

    拓跋琳琅与茗春分别坐在琴前,素手一指,请夫人先弹。

    茗春微微点头,指落琴弦,美音飞出。

    坐在茗春的身侧,拓跋琳琅分明看到有暗针之类顺着茗春拨动的琴弦飞射而出。

    那针做的很特别,不仅细小又渡了一层特别的物质,反射着阳光,让人不易察觉,多亏了拓跋琳琅的超好眼里,看的分明。

    但是众目睽睽之下,该如何阻止?

    先看暗针所指之人,竟然是昌义候!

    茗春弹的很用心,轻轻抬起的眼睑不时的瞟向昌义候,暗送秋波或许就是这样的神态。

    这把琴是安王特制的,她一定不知自己正在做一名凶手。

    瑾王的人刺杀昌义候,就是安王要展现给众人的戏码。

    眼睁睁的看着暗针旁若无人的射进了昌义候的体内。而众人依旧在欣赏美妙的琴声,毫无察觉。

    昌义候神态自若,仿佛没事一般,也跟着静静的听着,偶尔将面前的美酒送到唇边。

    难道昌义候有防备?还是为了茗春忍住了?

    安王留意着昌义候的目光中也露出些许狐疑,当与信王对视的一刹,拓跋琳琅分明看到信王的目光是恼恨的。

    一曲终了,是众人连连不绝的赞叹,还有对琴庄第一琴师的期盼。

    拓跋琳琅抚摸着自己面前的琴,它一定也是暗含机关的,只是不知这把琴要对付的人会是谁?

    拓跋琳琅相信,安王接来瑾王府的三位夫人,为的就是掩人耳目,让茗春弹琴。自己突然的出现不过是个意外,也给西门卓咏带来一个惊喜。

    拓跋琳琅暗使内力,拨动琴弦,只要藏着暗针,可以被自己压住,不管暗针要对付的是谁,都不可以发出。

    有了昌义候的毫发无损的表现,安王一定不会怀疑是自己做了手脚。

    虽然功夫高,可毕竟不熟练以功力操纵琴弦,清晰的感受到随着琴弦的拨动带出的异样,就是那些暗针蓄势待发的杀伤力。

    拓跋琳琅根本不敢松懈,支撑着若无其事的神态弹完一首曲子,额头竟然渗出些许汗意,但是为了防备西门卓咏的怀疑,最后收手的时候,暗含内力轻轻一抹,将暗针尽数收到袖中。

    安王的算计没有成功,一场宴会在有惊无险中度过,没有人察觉在拓跋琳琅眼皮下发生的危害。

    或者昌义候真的受伤了?

    拓跋琳琅看到他不知跟安王笑着说了什么便退出了宴席。

    如果不是拓跋琳琅发现了茗春与昌义候之间隐隐约约的情愫,任何人都没理由认为昌义候会忍着受伤的状况。

    所以,西门卓咏看来一定是自己的设计出了意外,昌义候毫发未损,也就不去注意他的行为。

    “琴庄主,我出去一下。”拓跋琳琅轻声对身侧的琴泽道,这样的场合下要出去,意思不言而明。

    琴泽轻轻点点头。

    拓跋琳琅溜出了大厅,暗暗四下搜寻。

    “你在找本侯吗?”平静的声音在高处响起。

    拓跋琳琅抬头,只见昌义候坐在树杈上,繁茂的枝叶遮掩了他,一手拨开面前的枝条,露出脸,正低头看着树下的拓跋琳琅。

    “上来吧。”昌义候见拓跋琳琅看到了自己,平静的道。

    相互发现了秘密,就没必要再隐瞒。

    拓跋琳琅纵身一跃,上了树,寻了个舒适的树杈坐下。

    茂密的参天大树,将二人严实的遮在了郁郁葱葱的叶子里。

    “多谢侯爷。”拓跋琳琅道。

    他忍住了伤势,秘而不发,对凌瑾泫也是有利的,也就间接的帮了她的忙。

    “本侯所做,好像与你无关。”昌义候淡淡的道。眼睛微眯,俊朗的脸上显出些许疲惫。

    是啊,没人知道自己与凌瑾泫的关系,自然无关了。拓跋琳琅心道,细细打量着昌义候,“你的伤势怎样?要不要我帮忙?”

    “本侯已经将暗针都打了出来,身上一定是针孔密布,调养一阵应该没事。”昌义候道,“倒是你,运功压着那些暗针秘而不发,身手一定不错。”

    “让侯爷识破了。”拓跋琳琅道,悄然注视着昌义候。

    他知道了自己的秘密,会不会坏了自己的事?

    “听说瑾王三年来费尽心机在寻找一个女人,想必就是你吧。”

    昌义候接下来的话更让拓跋琳琅惊了一下,没想到这个昌义候的脑子如此灵光,一下就联系到了那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