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闪爱成婚 清凉如意

第七六八章:时时的威胁

    慕早早拿着单子走到苏言之身边坐下。

    安楠原本想走,可是听了慕早早刚才的话,又很好奇。

    小忆没死?这怎么可能。当初是他亲眼看着医生将那个可怜的娃娃装进了医用垃圾袋,后来被太平间的人过来运走了。

    时时也从楼梯上来,看到安楠站在门口,他上前,仰着头小声问:“爸爸跟你说什么了?”

    安楠摇摇头:“没什么。”

    时时嘟嘟嘴,表示不悦:“不想说算了,小气鬼。”

    安楠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这小子,没他不想知道的。自己总不能告诉他,刚才苏言之说他有没有跟雷阮沁上床吧?

    时时也不理会安楠,迈步进了房间,甚至都没有邀请安楠进去。

    房间内,坐在沙发上的慕早早感觉自己好像经历过寒冬风雪的小草,慢慢活了过来。

    “言之,你看,你看啊。”慕早早望着苏言之略带疑惑的眼神,对他指了指纸上的那个模糊的黑色印记,说:“这是不是另外一个脚趾?是不是说明小忆实际上有六个脚趾?可那天在产房里去世的婴儿,只有五个脚趾,我是不会记错的,死的那个只有五个脚趾。”

    苏言之与慕早早对视一眼,看着慕早早脸上激动的神色,伸手拿过慕早早手里的纸张。

    刚才慕早早所指的地方,的确有一小块黑色的印记。

    身边慕早早问:“你复印的时候,有没有看到原件上面这个地方是印泥还是污渍?”

    苏言之摇摇头。

    时时从外面进来,看到爸爸妈妈对着一张纸聚精会神的看着,心情也挺激动。要是妹妹真的还活着,那该有多好。怕就怕一切都是空欢喜一场,希望变绝望,到时候妈妈肯定更难以接受了。此时此刻,时时都不确定自己发现那个异常,到底是好是坏。

    想到刚才妈妈在卧室里晕倒的事情,时时还是决定跟爸爸说一声。

    “爸爸。”时时迈步上前。

    苏言之‘嗯’了一声,视线并没有从那张纸上面移开。

    时时有些无奈,小小的身子已经走到了苏言之和慕早早身边,他绕过慕早早,挤到两个人中间坐着。对着苏言之再次开口:“爸爸,刚才……”

    时时话还没说完的,苏言之从沙发上起身,对慕早早说:“我去医院看一看。”

    “我也去。”慕早早也紧随其后站起身来。

    两口子迈步离开了房间,直接把时时给忽略了。

    时时眼巴巴的看着爸爸妈妈就这样下楼,他跑到窗口,踩着凳子看到楼下的黑色奥迪平稳的驶出了小区,感觉自己的小心脏拔凉拔凉的了。

    “想不想去医院?”身后响起安楠的声音。

    时时一喜,从小凳子上下来,看着门外走进来的安楠,使劲点了点头。

    “表示表示。”安楠不紧不慢的在沙发上坐下了,端起刚才他没喝的那杯水,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时时眼珠子一转,走到安楠面前,扯着他的胳膊撒娇道:“安楠叔叔,你最好了。你是我见过最帅的叔叔。”

    “比你爸爸都帅吗?”安楠一脸受用,都说孩子的话是最诚实的,他还是很赞同的。

    “他又不是我叔叔。”时时把话题绕过去,眨巴着黑漆漆的大眼睛,问安楠:“你难道不想知道妹妹是不是真的活着吗?”

    “又不是我妹妹。”安楠放下杯子,枕着胳膊靠在软软的沙发上。

    时时见这男人不吃他这一套,有些郁闷。忽然想到什么,时时坏坏的笑了笑:“那我就把爸爸刚才对你说的那些话,都告诉别人。”

    “你不是没听到吗?”安楠脸色一垮。

    “这里可是我家。”时时哼了哼,从安楠身边离开。走到门口,回头望了他一眼:“你不帮我算了,我给林爷爷打电话,让他来接我。顺便给启明舅舅打个电话。”

    说完,小小的身影消失在门口。

    安楠见状,有些担忧。想了想,最终还是从沙发上爬起来,追了出去。

    时时正郁闷的下着楼,听到身后响起脚步声,眉眼中带着得逞的笑意。

    医院里,苏言之跟慕早早一起去了档案办公室。找出小忆当初的档案,果然没错,上面的确是六个脚趾。

    “医生,你们是不是弄错了?”慕早早心中激动。

    苏言之暗自拉了拉她的胳膊,将档案还给医生,带着慕早早离开了办公室。

    两个人站在楼道里,慕早早有些不解,更多的是焦急:“你怎么不问清楚。”

    “他们也说不清楚。”苏言之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慕早早更加疑惑:“什么意思?你有什么发现吗?”

    苏言之点点头,却没有多说什么。拉着慕早早的手,往楼下走去。

    下了楼,正准备去停车场,看到不远处安楠抱着时时走了过来。

    “你们怎么来了?”苏言之微微蹙眉。

    安楠忍不住白他一眼:“儿子都不要了,我总不能把他一个人丢在家里吧。”

    慕早早脸上带着一丝歉疚。刚才她真的是太激动了,竟然把时时给忽略了。万一小忆的事情只是乌龙一场,时时又出了事,她肯定要自责死了。

    从安楠怀里接过时时,慕早早在他脸颊亲了一口,问:“是你要来的?”

    时时摇摇头,脸不红心不跳的说:“是安楠叔叔要带我来找你们的。”

    “你这小子……”安楠一阵无语,这小家伙怎么越来越坏了?谎话说的跟真的似的。

    他狡辩的话还没说完的,时时打断他,再次开了口:“妈妈,刚才在阁楼里,爸爸对安楠叔叔说了一些事情。”

    “嗯?什么事情?”,慕早早自知刚才忽视了时时,此刻对他很有耐心。

    时时还没有开口的,安楠立马俯首对苏言之认错:“是我太唐突,应该陪时时在家里等你们的。”

    他知道慕早早跟雷阮沁的关系有多亲密,万一时时真的告诉了慕早早,到时候安楠真会后悔的。

    苏言之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迈步往停车场那边走去。

    反倒时时大度道:“没关系啊,爸爸不会怪你的。那我们先回家了,安楠叔叔再见。”时时对着安楠摆摆手。

    慕早早也跟安楠告别,抱着时时跟上苏言之的脚步。

    留安楠一个人凌乱的站在原地,恨不得抓着时时在他屁股上打两巴掌才解恨。

    坐在车上,时时安静的不发一言。听到苏言之对慕早早说:“我会把事情调查清楚,这件事不能公开。”

    慕早早微微颔首,尽管并不是特别明白,但是也隐约知道,不管小忆有没有活着,这件事都不是一次简单的乌龙。背后有人指使,而且还可能是很亲近的人。万一让对方知道慕早早和苏言之有所发觉,打草惊蛇的话,就得不偿失了。

    回到家,时时拿着平板找安楠聊天,他用语音问:“安楠叔叔,妹妹的事情你可千万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那我的事情,你也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安楠的回复比任何时候都要及时。

    事到如今,时时倒也不再隐瞒,实话实说道:“其实我根本就不知道爸爸跟你说了什么。”

    网络那头的安楠一阵语塞:他被这小子耍了?

    时时知道他生气了,再次对着语音说:“我之前是想跟你开个玩笑,并不是真的威胁你。不然的话,我也不会现在跟你说实话。我们是好朋友,我希望我们能够坦诚相待。而且,有一句话我没有骗你,你的确是最好的叔叔,也是最帅的叔叔。”

    这段话发过去之后,安楠没有再回。

    时时也稍稍放心下来,看样子,那个大人的气消的差不多了。哎,不管年纪有多大,每个人实际上都有孩子的一面。

    慕早早原本还想着静心给苏言之准备一场盛大的生日宴会,可是如今小忆的事情闹成这样,她也没有心思再去想别的了。

    听说雷阮沁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不用继续住院,慕早早去医院陪她办理出院手续。

    安奕琛一反常态,工作狂的他,从雷阮沁出事之后,就再也没有去过公司了。光是慕早早在的时候,就见他接了好几个电话。雷阮沁也不吭声,好像不管安奕琛去不去公司,都跟她没多大关系。

    从医院下楼,慕早早说:“早知道刚才就不回家了的。”

    “你们刚才又来医院了吗?”雷阮沁问。

    苏言之见状,随便扯了个谎:“早早说的是上午。”

    雷阮沁也没多想,只是说:“那你也得吃饭啊。”

    慕早早看了苏言之一眼,没想到他连雷阮沁都瞒着。不过,为了能够顺利的将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慕早早也愿意暂时守住秘密,等事情真相明了之后,再跟阮阮解释,相信她一定会理解的。

    站在医院楼下,看到安奕琛的车子已经开到了门口。雷阮沁移开目光,对慕早早说:“你可以送我去我爸那里么?”

    “呃……”慕早早望向了安奕琛的方向。

    雷阮沁暗自深吸一口气,看起来有些疲惫:“我想好好休息一下。”

    “要不,你去我家吧。”慕早早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