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神门 薪意

第五百五十一章 无法承受的激烈

    至于左手边的人影,则是南宫木,一身平淡无奇的短衫,脸上还有着淡漠到如湖水一样的表情。?

    “原来南宫木已经进京了?”朝臣们看到南宫木的时候,多少也有些诧异,不过,却也并没有什么太过于震惊。

    毕竟,南宫木是要参加这一届朝试的。

    只不过……

    南宫木与平阳和燕修在一起出现,倒是多少让他们有些意外。

    太子林天荣现在的心情非常不好,被圣上林慕白像今日这样当众喝斥,在他有生之年也属于第一次。

    不过,当他听到平阳到了的时候,还是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刚准备开口,眼中也突然闪过一抹寒芒。

    因为,他看到了燕修,还看到了南宫木。

    但是……

    他却并没有看到方正直。

    睡着了?没有过来?

    太子林天荣当然不会这样想,毕竟,所有人都知道,方正直就住在平阳府中,而且,以方正直的个性,太子府中生了这样大的动静,如果不过来赶这一场热闹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燕修来了,方正直却没有来,难道说……”太子林天荣的心里很快的闪过一个念头,一个他不会去想,也不可能想到的念头。

    三十五岁以下。

    能够同时对付三个轮回境门客,而不落下风。

    又正好在炎京城。

    要符合这样的条件,整个炎京城也找不出几个,画妃算是一个,而除了画妃之外,还有一个人,一个自始至终都一直被忽略掉的人。

    这个人,并非名门贵族出身,但是,这个人却曾经在南域一战中立下赫赫战功,成为南域一战中胜利的最大功臣和最关键的人物。

    而最主要的是……

    这个人曾经与魔族半圣残阳一战!

    方正直。

    一个被公认为已经成为废人的人。

    那么,他当然会被忽略掉,也不可能有人会想到,一个废人能够摸进东宫太子府,对抗三个轮回境高手后安然离开。

    可如果……

    如果他不是废人呢?!

    一瞬间,太子林天荣的后背竟然有些凉,因为,如果这个可能真的成为事实,那后果就未免可怕的让人难以接受。

    南域一战中,方正直并没有成为废人!

    而且,还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内,成长成为一个足以对抗三大轮回境高手的强者,一年多的时间?从一个刚刚突破回光境的人,成长到能同时对抗三名轮回境的强者,这要是换成任何人,几乎都不可能做到。

    但如果这个人是方正直……

    却有着很大的可能。

    因为,方正直曾经在几个月的时间内,从聚星境突破到天照境,再从天照境突破到回光境,甚至与魔族半圣残阳一战。

    可怕的潜力,令人心颤的诡异能力。

    这一切都是方正直的象征。

    而除此之外,方正直的年龄至今未过十八岁,换句话说,一旦这件事情成为事实,那么,还将与另外一件事情扯上关系。

    双龙榜,惊世鬼才!

    太子林天荣的身体有些颤,这是天道圣言,别说他是太子,就算是当今圣上也必须要遵询圣言行事。

    一旦方正直被认定为天命之子,那么,后果几乎可以想象。

    太子林天荣想到这一点。

    其它正跟在圣上林慕白身边的朝臣们同样也想到了这一点,因为,平阳的身边跟着燕修,跟着南宫木,却独缺一人……

    方正直!

    一个应该出现在平阳身边的人。

    “方正直,有没有一种可能,今天来太子府中的人是……是方正直?!”

    “不可能吧,他不是已经在南域一战中被废掉了吗?除非,除非他并没有……”

    “如果真的是那样,恐怕……”

    朝臣们一个个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看出了对方心里的想法,而当这个念头升起的时候,他们也突然想到了方正直在不久之前说过的一句话。

    “我要参加这次天道阁的选试!”

    那一次,几乎所有的朝臣们都以一种看笑话的姿态在看待方正直,一个废人,却妄想参加天道阁选试!

    可能吗?

    没有一个人觉得方正直有一丝通过的可能。

    但是,如果方正直在南域一战中实力并没有被废,那么,这种可能性就完全不同了,不单是有,甚至,还非常有!

    ……

    就在太子林天荣和朝臣们后背都有些凉的时候,平阳和燕修等人也到了圣上林慕白的面前。

    “父皇,这是怎么了?”平阳一脸好奇的望着圣上林慕白,同时,又下意识的将目光望了望跪在地上的太子林天荣。

    “怎么大半夜的还跑到这里来?还喝了酒……不怕着凉吗?”圣上林慕白一眼看到平阳,脸上的表情也略有舒缓,神情间充满了宠溺。

    “才不会呢!”平阳一脸骄傲道。

    “嗯……方侍郎呢?他没有一起过来吗?”圣上林慕的表情并没有任何的变化,看起来就像是随口一问一样。

    可几乎所有的朝臣们心里都明白。

    圣上林慕白这一问,自然不可能是随口问出来的那么简单。

    因为,以圣上的身份,在没有什么事情的情况下,是不可能去询问一个三品侍郎的行踪的,更不可能会去问平阳为什么没有和方正直一起过来。

    但圣上问了。

    这便代表着,圣上林慕白心里,有着和朝臣们同样的想法。

    “父皇是那个无耻的家伙吗?本公主也正好想……”

    “皇上找我?”

    正在平阳的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一个声音也从远处传了过来,接着,两个人影也从远处走了过来。

    当先一人,一袭蓝色的长衫,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

    而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满脸惶恐的青年,看起来缩手缩脚,眼睛更是不时的朝着周围打量着。

    正是方正直和闻大宝。

    “方正直?!”朝臣们看着从远处走过来的人影,一个个都是再次互相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同样的震惊。

    而太子林天荣的眼睛也在这一刻眯了起来。

    一缕寒光从他的眼角闪过,目光更是紧紧的盯在方正直的身上,想从方正直的脸上看出点什么。

    可很快的,他也失望了。

    因为,方正直的样子看起来并没有任何的异常,而且,似乎还有着一种微微的醉意,很明显,应该是喝了不少酒。

    联想到平阳脸上的醉意,太子林天荣的心里也升起一丝疑惑。

    难道……

    不是他?

    可如果不是他,又会是谁?

    太子林天荣的拳头暗暗捏紧,他当然乐意于今天晚上的黑衣人不是方正直,可是,一旦真的不是方正直,便也代表着他还有着另外一个敌人。

    一个能自由出入太子府,而且,还完全不知道身份的敌人!

    端王林新觉此刻也同样看到了方正直,嘴角划过一丝冷笑与不屑:“果然,这家伙终究还是一个废人!”

    ……

    方正直看起来就像完全不知道太子林天荣和端王林新觉还有朝臣们的想法一样,直接就到了圣上林慕白的面前。

    而圣上林慕白则是愣了一下。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方正直,眼中光芒连闪,不过,很快的便也重新恢复了平静,甚至还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方侍郎没有和平阳一起出门吗?”

    “回陛下,草民是和公主殿下一起出的门啊,只不过,走得慢了一些,再加上闻公子又突然肚子不舒服,所以就耽搁了一下。”方正直指了指身后的闻大宝。

    而闻大宝听到这里,则是脸色微微一变。

    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原来如此。”圣上林慕白点了点头,接着,嘴角也露出一丝不悦:“朕已经恢复了方侍郎的官职,为何方侍郎还一直在朕面前以草民自居,难道,是看不上这个三品侍郎的官职不成?”

    “是有点看不上。”方正直点了点头,接着,又继续开口道:“不过,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南域一案没有开审,所以,暂时也没有什么为朝廷做事的意思。”

    “大胆!哪有人嫌圣上所封官职太小的道理?而且,你今年还未过十八,便已经成为三品朝臣,这在大夏王朝的历史上都是鲜少有的事情,你不念圣上恩德,却反说什么南域一案没有开审,不图为大夏谋事,该当何罪?”

    方正直的声音刚刚落下,一个朝臣的声音也响了起来,看起来,显得极为愤怒。

    “是啊,实在是太放肆了!”

    “以本官之见,这种人就该乱棍打出去!”

    “一个废人,若不是圣上感念其在南域一战中的功绩,又岂会给他恢复官职?竟然还不满足?!”

    随着这名朝臣的声音响起,其它的朝臣们也都是纷纷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圣上林慕白似乎也完全没有想到方正直竟然会说这样的话,嘴唇动了动,居然硬是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

    最终,只能叹出一口气。

    “那就等到南域一案有了结果再说吧。”

    “草民谢过陛下。”方正直微微施礼,接着,又将目光看了看太子林天荣,还有身后火焰已经快要熄灭的书房:“哟,果然是着火了哇!”

    “……”

    朝臣们听着方正直的声音,一个个都是完全呆住了。

    他们自然是知道方正直和太子林天荣不和,可是,敢这样光明正大的说出这样一句话的人,恐怕也就只有方正直了。

    讥讽!

    赤果果的讥讽!

    如果说朝臣们进来太子府中的目的是关心,那么,方正直进入太子府中的目的便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方正直,你说什么?”太子林天荣愤怒,他可以接受圣上林慕白的喝斥,但是,他岂会忍受一个废人的嘲讽。

    “我说太子殿下的书房,怎么被人一把火给点了呢?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还是我说错了?”方正直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笑容。

    “你……”太子林天荣很想说一句,把这个敢在太子府中放肆的家伙给拿下,可是,他却并没有。

    因为,在他的面前还有圣上,还有满朝的文武,还有端王林新觉。

    “好了,堂堂太子,与朝臣争辩,成何体统?”圣上林慕白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天家威严当然要维护,可是,却并不是以压制朝臣来体现。

    而其它的朝臣们也都是纷纷摇头。

    对于方正直的这种行径,他们确实震惊,但是,如果对方是方正直的话,便也多少有些见怪不见了。

    太子?

    在别人的眼中,那是高高在上的存在。

    可是,在这家伙的眼里,别说是东宫太子了,就连当今圣上,他似乎也并没有怎么太过于尊重。

    ……

    闻大宝此刻其实有点儿懵。

    这与方正直刚才说的话无关,而是因为,他看到了太子林天荣身后的那个巨大的深坑,还有那三名一脸狼狈的门客和那间已经完全化为黑灰的书房。

    一瞬间,他背后的冷汗就下来了。

    因为,只有他知道,做下这一切的人是谁!

    事实上,现在不单是闻大宝懵了,就连平阳也是有些反应不过来,她在看到方正直的时候,其实是惊讶的。

    那一刻,她仿佛以为自己眼花了。

    直到方正直慢悠悠的走到了她的面前。

    到了这个时候,她也终于现了太子林天荣身后的深坑,那龟裂一样的碎石,还有那震憾的场面。

    这些……

    无一不在告诉她一件事情。

    “我是要参加这一次的天道阁选试的!”

    “有一个约定,我一定要去!”

    平阳的呼吸开始变得有些沉重,胸口有些起伏,清彻如水的眼睛紧紧的望着面前的方正直,粉嫩的嘴唇开了又闭上,闭了又张开。

    难道,这个无耻的家伙……

    没有被废!

    随着这个念头升起,平阳的脑海中突然又闪过另外一幕,或者具体一点说,那是一封信,一封几个月前来自于天道阁的信。

    “平阳,我要闭关了,这段时间可能没有办法和你再通书信。”

    “约定?!”

    “闭关!”

    平阳的小脸微微有些涨红,这一切来得有些突然,也有些猛烈,猛烈得让她都有些无法承受。(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