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神门 薪意

第五百五十二章 改变命运的女人

    “怎么会这样?这个家伙竟然没有被废掉?!”

    平阳的眼睛瞪得滚圆,目光紧紧的盯着面前的方正直,看着方正直嘴角那微微上扬的笑容,还有脸上那种不屑一顾的表情。

    如果是以前,她一定会认为方正直不识好歹,狂妄自大,胆大包天,在自己的父皇面前竟然也敢讨价还价。

    可这一刻,平阳却再没有这种感觉。

    当一个人的实力不够的时候,高傲的表情,只会让人以为这个人不自量力,可如果一个人的实力足够呢?

    那么,又有谁会觉得他狂妄,觉得他嚣张?

    错了!

    所有的事情都错了!

    不单是自己错了,还有满朝的的大臣们,还有三哥太子,六哥端王,甚至连父皇都似乎完全错了。

    “这个无耻的家伙,他有着足够狂妄的资本,他有着与自己的父皇讨价还价的资本,三品朝臣?礼部侍郎,如果眼前的这一切真是这个家伙所为,那么,这个品级的官职确实是太低了!”

    平阳的喉咙动了动,脚步不自觉的朝着方正直走了过去。

    因为,她想把面前这个无耻的家伙看清楚,看看这个无耻的家伙,是不是真的如自己想的那样,拥有着绝然的实力。

    红润的小脸上升起一抹红晕,平阳慢慢的往前靠,可她并没有注意到,自己似乎靠得有些太过于近,近得一张脸都快要贴到方正直的脸上。

    而这样的一幕……

    自然而然的也落在了朝臣们的眼中。

    无数双眼睛都几乎在同一时间瞪圆了,因为,他们居然看到了平阳公主朝着方正直靠了过去。

    而且,还越靠越近,越靠越近……

    “真是有辱斯文!”

    如果面前的人不是平阳,换成任何一个女人当着朝臣们的面做出这样的动作,他们都绝对会把这句话给喊出来。

    可现在,他们不敢!

    因为,做出这个动作的人是平阳,是当今圣上最宠爱的公主平阳,而且,最主要的是,当今圣上还就站在眼前。

    “原来,这个无耻家伙竟然把公主殿下给……”

    “怪不得敢和圣上讨价还价,还嫌弃三品侍郎太低,不把太子殿下放在眼里,果然是有所依仗啊!”

    “看来方正直这些时间住在平阳府中可没有少下心思,居然对公主殿做出此等下作之事,这未免也太过于无耻了些,公主殿下可还没有出嫁的!”

    “只希望这家伙还没有真正得手吧?否则,可就……唉……”

    朝臣们的心里很快就升起了这些念头,然后,他们看着方正直的样子,便又多了几个新的印象。

    比如,拐骗小女孩的禽兽!欺骗天真纯洁感情的无耻之徒!

    “方正直,你竟然敢……”太子林天荣很想把后面那句话说出来,可是,在看到无数朝臣们的眼光后,他还是又将后面的话又咽了回去。

    一双阴柔的眼睛也也眯了起来,望着主动向着方正直靠过去的平阳,一双拳头捏得发出咯咯的响声。

    如果……

    方正直真的和平阳有了那层关系。

    那么,即使是他,也不可能光明正大的将方正直怎么样,因为,圣上是绝对不会让平阳受到伤害的。

    至于守寡?

    那就更加不可能了!

    场面,有些诡异的寂静。

    而圣上林慕白这个时候也同样是有些无语,看着这一幕,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异常的怪异,眼睛都瞪大了几分。

    作为父亲!

    他一直以来都只想着给平阳最好的生活,最好的保护。

    可是,他却并没有想过,平阳会喜欢上方正直,或者说,没有想过平阳会这么快就喜欢上方正直。

    “禽兽,朕的女儿还小啊!朕还想多留在身边几年,你……小子居然敢!”圣上林慕白的心里在怒吼,可是,这句话他却是没有办法说出来的。

    因为,现在的情形很明显是平阳贴向方正直。

    换句话说……

    就是自己的宝贝女儿,主动朝着方正直示好,这种时候,若是马上强行阻止,可能就要适得其反了。

    帝王之家的嫁娶。

    一直都是一门极为高深的学问。

    有的时候,是为了拉扰一些有实力的朝臣,有的时候,则是为了与边疆各国达成和平共处的机会。

    当然了,对于平阳来说,圣上林慕白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将平阳和权益扯上关系,可是,这并不代表他就愿意让平阳随便嫁人。

    而且,还是这样“倒贴”给方正直啊?

    当然了,他并不是嫌方正直不够好。

    只是……

    圣上林慕白从来没有想过,或者说,这一切来得有些突然,突然得他有些接受无能:“要让方正直这个小子当朕的女婿吗?”

    这一刻,就连圣上林慕白的心里都开始很认真的思索起这样一个他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

    ……

    方正直当然不知道朝臣们的想法,但是,他却感觉到了一股温热的气息朝着自己的脸上靠了过来。

    一转头,顿时,他的眼睛也瞪大了。

    因为,一双清彻如水的眼睛正慢慢的朝着自己靠近,而在那双眼睛下面,还有着红润的小脸和粉嫩的嘴唇。

    某一瞬间,方正直的思维进入了一种呆滞,因为,他从来没有想过,平阳会对自己做出这样的举动。

    直到……

    他的脸上传来一股温暖而柔软的热量。

    “搞什么?!”方正直猛的惊醒过来,脚步快速的往后退出一步,他一直都觉得自己最多也只能算是卖艺不卖身,像现在这样强行亲密,是几个意思?

    即使,只是脸!

    而且,最主要的是……

    旁边还站着满朝的文武,还站着太子,端王,圣上林慕白,这么多双眼睛看着,能不闹这种事情吗?

    方正直下意识的看向圣上林慕白。

    然后,他就从这位平阳的父亲脸上看到了铁青。

    嗯……

    那是任何一个父亲看到自己宝贝女儿被占了便宜后的表情,谈不上愤怒,但是绝对谈不上开心。

    “完了,他不会怀疑我在平阳府中搞了他女儿吧?”方正直觉得有些冤,所以,他想解释一下。

    可就在这个时候,平阳却是微微一愣,看了看飞退往后退去的方正直,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很快的,她就叫了起来。

    “嗯?呃……啊!”

    同时,一只脚下意识的便朝着方正直踹了过去。

    这一脚相当的平华无奇。

    没有任何的招式可言,脚上也没有任何的光芒,可以想象到,平阳只是很简单的因为羞涩而出的这一脚而已。

    “哎哟!”一声痛呼,一个人影便飞了出去,接着,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然后,一个愤怒的声音也响了起来:“有病啊?!”

    方正直很愤怒,自己什么也没有做,就被踹了一脚,这一脚,起码值五十万两银子了吧?不对,最少一百万两!

    “呃……”

    在方正直愤怒的时候,平阳却愣住了。

    不单是平阳愣住了,闻大宝同样愣住了,甚至连燕修和南宫木都有些微微的惊讶,四个人看着坐倒在地上方正直,一时间还真有些反应不过来。

    被踹中了?

    这怎么可能?

    平阳能猜中太子府中书房前发生的事情,燕修和南宫木又岂会猜不中,那么,这一切是何人所为便也浮出了水平。

    可是……

    既然方正直没有被废,那么,又怎么可能被平阳给踹中,还是被这么平华无奇,毫无招式可言的一脚给踹中?

    故意的?

    他们可不会这样认为。

    因为,方正直从来都不是一个为了故意而让自己受苦的人,能够躲开的一脚,他不可能不躲开。

    那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疑惑,无比的疑惑。

    而太子林天荣和端王林新觉还有众朝臣们看着坐在一屁股坐在地上的方正直时,也都是互相看了一眼。

    原本……

    他们的心里虽然已经猜测进入东宫太子府中的人不会是方正直,可是,却还是依旧有着一丝的怀疑。

    可是现在,他们却再没有人会怀疑了。

    因为,平阳的那一脚是下意识的一脚,这样的出脚,方正直如果真的没有成为废人,同样也会下意识的躲开,这是条件反应。

    但方正直没有!

    “果然,这家伙现在就是个完完全全的废人!”

    朝臣们的眼中都是闪过一丝不屑,在他们的眼里,方正直凭的或许也就是与平阳的那层关系罢了。

    至于说到强?一个连平阳随意的一脚都躲不开的人,又怎么可能是能够打败三名轮回境的强者?

    圣上林慕白这个时候也是有些古怪的看着正从地上翻身站起来的方正直,从方正直的动作来看,显然并没有什么灵敏可言。

    甚至可以说还有些软弱无力。

    “是朕太过于多心了吗?”圣上林慕白摇了摇头,眉头也微微的皱了皱,接着,目光也看向了平阳,看着那双清彻如水的眼睛。

    一股莫名的暖意从他的心里升起。

    “真像啊,鼻子像,嘴唇也像,特别是眼睛,简直就是一模一样,清彻,干净,不染一丝尘埃……”

    圣上林慕白的眼睛在这一刻微微闭了起来。

    脑海之中,一个身影隐隐浮现,那绝世的身姿在他的脑海中飞舞,那如轻烟一样的长袖,在他的心里摆动。

    “我们的女儿长大了,你知道吗?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多年,你却一次也不来看看我们的女儿?”

    “十多年了,真的一点机会也没有吗?”

    “不,我不甘心!”

    “一定有机会的,一定会有机会的,这一天朕已经等得太久,太久……”

    “其实,朕已经求过皇叔了,你知道吗?朕真的求过他老人家了,可是,他没有答应朕……”

    “现在,女儿长大了,有了喜欢的人了。”

    “朕要怎么办?朕想把她一直留在身边,可是,朕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女儿终究是要嫁人的。”

    “但是……”

    “你真的能忍心看到女儿嫁人,也不出现吗?你真的忍心即使女儿嫁人,也不过来主持这场婚礼吗?”

    “给我一个答案,朕到底要怎么做?!”

    ……

    “父皇,父皇你怎么了?”

    平阳的声音在圣上林慕白的耳边响起,一双胳膊更是摇动着圣上林慕白的手臂,脸上有着无比的耽忧。

    当然了……

    像这种打扰圣上思考的事情。

    在整个大夏王朝,也就只有平阳一个人敢做,也只有她一个人能做,若是换成任何人,恐怕都是直接死罪。

    “嗯?”圣上林慕白微微一愣,眼中瞬间变得清明,目光再次看向面前的平阳,神情中很快便变得宠溺起来:“没什么,平阳不必担心,朕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

    “父皇是不是又想到母后了?”平阳听到这里,一双清彻如水的眼睛也眨了眨,满脸都是期待。

    而朝臣们听到平阳的话,心里也都是一颤。

    正如平阳所言,大夏王朝确实是有过皇后的,而且,还不止一个,只不过,那都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

    至于平阳口中所指的母后,当然便是大夏王朝最后的一任皇后,一个十几年前一经出现,便被直接立成皇后的女人。

    在那个女人出现之前……

    大夏王朝还有一任皇后,便是当朝太子的母亲。

    只不过,当那个女人出现的时候,前一任皇后便直接被废除,这件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震惊,也并没有想象中的争斗。

    因为,提出这件事情的人正是前一任皇后。

    而且,更主要的是,当前一任皇后提出这件事情的时候,满朝文武百官,几百朝臣们并没有一个人反对。

    也没有一个人心里对此事有疑议。

    前一任皇后提出退让,新一任皇后接替后位,俯瞰三千后宫,这一切都井然有序,就像早就应该如此一般。

    那是盛世欢庆的时代,在那个时代,大夏王朝虽然兵力不多,但是,却强得可怕,强得令邦国心颤。

    那一年,万邦来朝!

    只为见一见这位新任的皇后。

    不过……

    新任的皇后却并没有在大夏王朝待太久的时间。

    十几年前,她从大夏王朝的后宫之中离开,走出皇宫的大门,踏出炎京城,至今,都没有再回来,更没有踏入大夏王朝一步!

    至此,大夏王朝四面楚歌,战乱不息。

    (上个月欠下了两章,一章是打赏够三万起点币,另外一章是月票够六百,这几天会抽时间补上,另外,这个月的规则还是不变,打赏会加更,月票过三百也会加更,推荐票一周过五千同样加更!还有就是,我会很任性的不定时加更,嗯……这个月我要努把力!)(未完待续。)。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