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异度 铅笔刀

第一九九节 酬劳

    为什么是深界?

    陈岩有些奇怪,不过当他仔细观察后又发现,这里恐怕和深界又有一些区别………

    深界的环境是深邃,奥秘的,有种深不见底的厚重感。而这里的环境虽然同样奇异,却少了一些厚重,多了几分变化。那凝固的‘漆黑’与脉络只是表象,真正构成世界却是表象下的‘不稳定结构’。

    就好像,冰山与海洋间的之间的接触面。

    “也许……这就是深界与现实的交汇层……”不知道为什么,陈岩的脑海中泛出这个想法。

    “交汇层?”申特走了过来,眉头紧锁的望着这一切。“我们被困住了?”

    “不,可能只是转接点。”陈岩回答,然后看了后面一眼。“玛莎和吉尔斯的状态怎么样?”

    “薇丽正在照顾,但很不好。”申特脸色暗淡的回答。“他们都昏迷了,如果我们不能马上得到高级恢复药剂,可能……”

    “…………“陈岩沉默下来,脸色同样阴沉的吓人。

    情况太恶劣了,之前的战斗对整个小队来说简直是致命的打击。玛莎的易伤体质不说,吉尔斯的技能代偿也高的惊人。以至于现在陈岩的小队迫切需要一个可以休整的场所和大量药剂,可眼下他又到哪里去弄?

    这个空间……到底……有什么意义?

    想到这里,陈岩突然对申特问道。“从进入通道开始,你感觉到什么变化了吗?”

    “变化?”申特微微一愣。“没有,要说有,就是我的伤势加重了。薇丽没工夫照顾我们。”

    “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们应该得到的报酬。”陈岩摇了摇头。眼中却闪过一抹奇异的光辉。“安德烈曾经说过,开启界域之门最大的价值不在于通道本身,而是在于一个界域的本源反馈。对于他们来说那是无比珍贵的,值得用生命去换取……”

    “你的意思是说?”申特的眼睛也亮了起来。“这里?”

    “很可能。”陈岩点点头。“不然我找不出其它理由,而且你没注意到吗?在我们进入通道的这段时间有许多光团从旁边过去了,我觉得那应该就是其他进入通道的人。既然我们这些第一批进入者都被超越,那说明这个通道有挽留我们的意义。””这个意义……“说到这里陈岩停了下来,目光望向前方。“也许……就在这里……”

    “不,肯定,就在这里!”

    说话间,整个空间突然运动起来,就仿佛一个渐渐旋转的漩涡。除了陈岩等人所在的位置,一切景象都变得模糊,‘粘稠’。申特顿时一惊,摆出了警戒的姿态。可还没等他的手套入助力装甲,陈岩就伸手拦住了他。

    “不要担心,我感觉……它在帮助我们……你听见了吗?那海浪的声音……”

    “海浪?”申特目光一愣。“不,头,我什么都没听见。”

    “但是……我听见了。”这时候的陈岩显得有些奇怪,似乎依旧清醒,又似乎正处于一种半梦半醒之间。昏暗的光线中他的身体阵阵扭曲,竟仿佛一会被拉长,一会被折叠。

    “不好!”申特顿时大惊。搞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头!”

    “我没事……”陈岩的声音突然从周围传来,回荡不休。“不……应该说,我很好……前所未有的好……”

    “好的……让我惊讶……”

    “到底……怎么回事?”申特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陈岩,融化了……

    是的,就在他眼前,陈岩的身影一点点融入了空间之中,从模糊到稀薄,再到扭曲与拉伸,然后好似水墨画一般融入了环境。就仿佛从未存在过一般。只有他的声音,依旧在周围回荡……

    “不……不可能……”望着这匪夷所思的一幕,申特整个人都要疯掉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陈岩,怎么会突然被融化?

    申特搞不懂,更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他只觉得这一切都太诡异了,诡异的让他发疯。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作为当事者,陈岩此刻却真的很好。

    身体,感觉不到了,但他的精神却高度上升,仿佛进入了一个新的领域。他的思感飞速扩散,蔓延到一个以往想都不敢想的地步。来自战斗的伤痛一瞬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淡淡的暖意。在这一刻,整个空间都仿佛变成了母亲的子宫,为他抚平一切创伤。

    而在这半梦半醒之间,他更感觉到一种高层的意识,与他接触,与他交融。

    那感觉是极度美妙的,也是极度梦幻的,就仿佛他变成了这个界域,这个空间。陈岩的思感延伸到哪里,哪里就是他的领域。

    无所不能,宛如神祗。

    “这……是哪里?”

    半梦半醒之间,陈岩突然说道,却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他只感觉到思感的反馈,以及那一缕陌生意识的回答。可他听不懂对方要说什么,也无法捉摸对方的意图。他只感觉那个意识并无恶意,反而在帮助着他,改变着他。

    不,也许那并非意识,而是一种本源。

    陈岩突然明白这一点,随即就天旋地转,再次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中。

    在他面前,申特还坐在地上,两眼发呆。

    “唔……刚才……好像……”陈岩抬起双手,低头打量着自己。“我发生了什么?”

    “天啊,哪里是改变,你都融化掉了!”申特大声叫了起来,似乎不这样不能表达他的震惊。“整个人……就在我面前消失……”

    “消失?”陈岩揉了揉太阳穴,还未能从那种玄奥的状态下完全清醒,却下意识的问了句。“我消失了多少时间?”

    “还多少时间?只几秒钟就要吓死我了!”申特的脸色煞白,一咕噜爬了起来。“你没事吧?刚才是怎么回事?”

    “我……不大清楚。”陈岩回答,目光渐渐凝聚。“但我觉得,已经过去了很长的时间……”

    “很长,很长……”

    “长的,好像一场梦……”

    话音中,陈岩转过头,正好看到玛莎等人也在变淡,模糊……就如同他之前一般……

    “原来,这就是我们一直在等待的……报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