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异度 铅笔刀

第二零七节 出发

    五个小时之后,陈岩走出了绿雨分部。

    他终于接到这个界域后的第一个任务了。虽然看起来有点简单。

    ‘护送一支探险队去黑金废墟,进行初步勘探和发掘任务。评估该废墟拓展为生态圈的可能性。保护探险队成员,尤其是领队肯迪克的安全,任务为期两个月,酬劳三百二十提卡。’

    平心而论,这个任务的酬劳很惊人。要知道以在慧流域的时候,每次任务的提卡是以个位数计算的,陈岩累死累活一个月也赚不了多少。还要靠打野食,赚外快才迅速发家致富。不过这种事不是随时都能碰上的,要想过的舒服,有个稳定的财源必不可少。

    出售恶魔密码是一条路,陈岩还需要另一条路。

    说起来,这段时间老杰克也被陈岩带进绿雨中央区了,有了一个中央居民的身份让他从里到外都仿佛焕然一新,整个人都仿佛变得不一样了,虽然他仅仅有了出入的证明,还没有在中央区购得住房,却也精神抖擞充满斗志。

    用他的话来说,只要有了希望,得到还会远吗?尤其是他现在还有了陈岩提供的恶魔密码。

    现下,他正在绿雨生态圈努力寻找着恶魔密码的买家,而陈岩却已经踏上了征途。

    只是让他有些意外的是,这次任务的执行者并非只有他们,还有一小队恶魔。

    没错,就是恶魔。

    这是陈岩第二次和恶魔共事,仍然有些不习惯。和慧流域的大天使安德烈不一样,那时候陈岩是虚与委蛇,各怀鬼胎,所以之间的合作并不协调。而这次的恶魔却真的是队友,属于那种可以信任的家伙。

    人类和恶魔和平相处,陈岩算第一次感受到了。

    一共有三个恶魔,都是质恶魔下位,和安德烈的强度差不多,却没有安德烈那样强的气场。他们的外表和人类成年男子相似,却有一些气质的不同。陈岩和他们简单的接触后就发觉,他们缺乏了一些人类的生气,却多了许多人类所不具备的死气。有一点腐朽,一点破败,还有一点死寂的味道。

    他们很好接触,因为根本就没有什么表情,整根人都如同木头一般,木纳的与陈岩交换任务链,木纳的接受探险队的邀请,木纳的进入螺舟。从头到尾都没有慧流域恶魔常见的傲慢与敌意。

    “就好像机械。”吉尔斯在后面说道,一脸晦气。“我还以为会有意思一些。”

    “我看更好像死人。”玛莎随后接口,顺手将一个巨大的铁箱扔上螺舟,发出咣当一声巨响。“我在他们身上感觉不到任何活人的味道。”

    “没错,也许他们真是死人。”陈岩回答。

    “怎么可能?”薇丽惊讶道。“死人怎么会活着?”

    “人类或者不行,但恶魔就例外了。”陈岩解释道。“如果我感觉的不错,他们应该属于死亡属的恶魔,*是死亡的,但灵魂却活动着。”

    “那些死亡属的家伙?”薇丽吐了吐舌头,然后呸呸的吐了好几口唾沫。

    死亡属恶魔并不罕见,事实上在这个世界,死亡也并不一定是结束。因为主物质界思想的原因,许多存在是无法用常理来解释的。只要主物质界的投影降临到这里,他们就会存在。而死亡属的恶魔,通俗一点就类似小说里的死灵。

    *死亡,灵魂生存。

    或者*和灵魂都生存,但本质却被死亡浸透。

    “看起来有意思了,那几个家伙挺厉害的。”申特双手撞到了一起,狞笑着说道。

    身为苏醒级中位的猎魔人,他能感觉到那几个恶魔的强力波动。就如同夜晚中的灯塔那么明显。而且以这个世界的习惯,恶魔大多是承担战斗任务的,只是比大天使安德烈如何就不知道了。

    “毕竟这里是和平世界,他们也许没有经历过那么残酷的战斗。但实力应该不错。”陈岩总结道。带着众人进入了螺舟。

    这艘螺舟是专门为探险队准备了,和他们做过的货运型完全不同。不仅规模大了许多,装修更是精致而奢华。客舱宽敞明亮,有大型的舞厅和各种娱乐场所。最特别的是,还有专门的工作间和工厂。

    工作间是给探险队准备的,可以做简单的科研和分析工作,已被废墟的发现立即得到利用。

    陈岩和玛莎站在外面看了一会,发现几个工作人员正将一张张恶魔密码放入分析仪,进行更深层次的破解和转化。不仅眼睛一亮。

    “似乎是本土恶魔的密码,如果是和目的地有关的话,他们看起来准备不少啊。”玛莎咬着苹果说道,满是尖刺的手甲分外狰狞。

    本土恶魔密码都具有专项效果,虽然没有陈岩翻译的通用密码价值大,但在某些方面却更有效,利用价值更高。如果探险队准备了目的地方向的专项密码,说明他们早有准备,并且目的明确。

    “也许,这次能顺利一些。开辟一个生态圈虽然很漫长,但最初的发现应该是一笔不小的财富。”陈岩揉着下巴回答,左手自然而然的搭上了玛莎的肩膀。

    玛莎的小脸微不可查的红了下,却没有拒绝。

    “你想做什么?”

    “弄点好处罢了。”陈岩微微一笑,笑容有些邪恶。“反正猎魔人的规矩是战利品归自己。我们如果发现了什么,他们也不能白拿不是?”

    “你真是太坏了。”玛莎也笑了起来,小舌头舔了舔嘴唇。“不过我喜欢。”

    “去喝一杯?”陈岩提议道。

    “好。”

    说话间两人走出了房间,向下层的酒吧走去。

    脚下的螺舟传来轻微的震动,探险队启程的。透过舷窗可以看到他们穿过绿雨的大门,快速奔向遥远的沙海。狂风开始裹着沙粒击打在螺舟的外壳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会顺利吧?

    谁知道呢?

    陈岩和玛莎搂着大桶的啤酒靠在沙发上,双眼有些失去焦点。不远处的酒吧女郎疯狂扭动着腰肢,与一些船员嬉闹。

    和平,真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