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异度 铅笔刀

第三五二节 王座

    第三信标,是一个界域?

    陈岩静静的望着眼前的景象,检索自己的知识库。

    这有点特别,要知道大多数界域都是相互连接的,如此才有不断进化的空间和资源,单独存在的界域不但无法生长,本身也会被虚空大量的消磨,大多数都会消失殆尽。而这个界域显然已经留存了无数年了,居然还保持着如此完整的架构和厚重的界膜,难道它的能量是无穷无尽的吗?

    陈岩觉得有些奇怪,身下的光团也微微一震,悄然无息的穿透了界膜,然后一个神秘,而又诡异的世界就展现在他的面前。

    只见整个界域都是一块望不到尽头的大陆,天空黑压压的,没有太阳,也没有星辰。只有无边无际的乌云。界域的板块非常平整,极少沟壑与丘陵。却有一道规模庞大的山脉横切东西,把界域几乎被分成了两半。两个同样辽阔的平原就在山脉两侧延展,仿佛那一望无际的麦田。

    这里没有充足的空气,也没有适宜生命生存的淡水和作物。整个世界都死气沉沉的,如同死者的家园。

    陈岩如今的体质已经可以适应这样的世界了,但也不能长时间的活动,否则也会能量缺乏而死。

    光团快速的向中间的山脉飞去。浩瀚无际的平原在陈岩的脚下略过。这时候陈岩又注意到一件事,那就是这两个巨型平原并非什么都没有,而是有许许多多的植物,这些植物深埋地下,表面只露出一个椭圆形的果实,仿佛在等待着人去采摘。

    不过陈岩并不打算下去查看,他只要得到第三信标就好。

    光团无声无息的滑动,很快就来到了那座巨大的山脉中央,这时候陈岩感觉到它的能量被山脉吸收,悄然降落下来。

    陈岩脚踏实地,发现的身下是一条蜿蜒向上的台阶。

    到底是什么人,什么恶魔在这个死寂一般的世界创造了这东西?陈岩的心头泛起疑问,但思感中第三信标的位置却清晰的如同火炬,不断指引着他前进的方向。于是他举步上前,一点点向山巅行去。

    不是他不想飞行,但在这个界域里能量非常的匮乏,飞行会过度消耗他的能量,所以能免则免。而且他也想看看这个山脉到底有什么,为什么会有如此宏伟的人造建筑。

    一路行来,他只看到了荒芜的山峰,黑色的,死掉的植物。两边的山崖似乎有一些阴影在跳跃,仔细查看时又悄然不见。无声无息中,一对绿色的光点出现了,然后是又一双,又一双。

    陈岩的脑海轰的一声,突然觉得眼前的场面是如此的熟悉,就仿佛在很久很久以前他也来过这里。也见到这样一双双绿色的光点。不知不觉中他就泛起一阵明悟。那不是光点,而是眼睛。

    是恶魔的眼睛。

    “如果……是这样……”近乎窒息的气氛中,陈岩微微眯起眼睛,仿佛梦呓一样自言自语。

    “在那个方向,应该有一座宫殿。”

    他转过头,望向山脉的某个方向,果然在那里看到了一片模糊的巨影。虽然看的布是很清晰,但他确定那就是一片宫殿建筑群。

    奇异的感觉更深了,陈岩觉得自己的意识似乎有点飘离,以一个第三者的角度主导着身体。他一步步的向山巅行走,也渐渐接触到第三信标的意志。说起来有些可笑,陈岩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用意志来形容。不过他就是这样感觉的,第三信标,第三块蕴藏着空间权柄的碎片,似乎是活着的。

    没有危险,什么困难都没有。

    他就这样一点点的走上了山巅,顺利的连自己都不敢相信。一座无比宏伟,无比巨大,且同样无比神秘的王座出现在他的眼前。那王座,明明就伫立在山顶,就仿佛链接着天空,链接着界域,链接着虚空与一切。无数复杂而神秘的符文在王座上流转,前一刻还闪烁着紫光,下一刻就消失不见。

    王座之前是一个广阔而平整的广场,陈岩就站在着广场之上,孤零而渺小,他与王座的对比就如同蚂蚁与大象,如此的差异巨大。

    “曾经坐上这个王座的强者,一定是个体格魁梧的人。”陈岩这样想到。突然仰起头,有些好笑的说道。

    “可是就这么一个座位,连房顶都没有,下雨不会湿吗?”

    轰隆!

    天空突然掠过一道紫电,伴随震耳欲聋的雷声。仿佛在为陈岩的话语而愤怒。不过陈岩却看都不看一眼,只是默默的感知着能量的走向。

    “整个世界,都与这个王座相连。不,不对,是整个世界,都被这个王座统御。”

    “难怪……它可以在虚空中孤独的存在着……”

    陈岩低下头,望着脚下光滑的广场,以及广场尽头那不断闪现的符文。“是这个王座,赐予了它活下来的资格。”

    无声中,一道波动与陈岩连接,似乎认同了陈岩的话。这时陈岩才发现,不知不觉中自己身边已经布满了人影。

    密密麻麻,整齐排列,从山巅到山脚,再蔓延到整个平原的,无数恶魔的身影!

    那是超越了陈岩认知的,强大无比的恶魔。他们形态各异,数量惊人。但哪怕最弱小,看上去最无害的一个,也比陈岩如今所见的恶魔都要更强大,更可怕。那一个个或魁梧,或渺小的身影,几乎占据了所有空间,从山巅到山脚,从山脚到平原,密密麻麻,无边无际。

    空气中涌动着无法形容的波动,并非暴躁,而是威严。那股气息,那股至高无上的意味,似乎让任何接触到它的生命臣服。不需要杀戮,也不需要威逼,仅仅是出现在那里,就是至高无上。

    陈岩的身边,一个身材无比火爆,妩媚,却又表情圣洁的魅魔走了过去,然后是一个,又一个。

    她们端着盛满珍奇果品的托盘,放在了王座之前,然后按照顺序趴卧在王座脚下。她们的肌肤好似白玉一般无暇,在夜空下闪闪发光。

    那是,王座主人的宠姬。

    “这……到底是哪里?”

    陈岩震撼的望着王座之上,无意识的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