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异度 铅笔刀

第三五三节 消失的遗忘

    没有人回答他。

    所有人,不,所有恶魔,都无视了他的存在,依旧在仰首目视着高台,那至高无上的王座有无数如同星辰般的光点在环绕,散播着无穷的伟力与神秘。没有恶魔说话,他们就那么静静的望着,等待着,似乎可以持续到永久。

    陈岩也默默的看着,一动不动。他隐约觉得这些恶魔在进行着一个仪式,一个非常崇高的仪式。

    时间一点点过去,也许是一瞬间,也许是一万年。

    陈岩感觉到空间都开始凝滞的时候,这些恶魔终于动了。他们如同潮水一般分向两边,在王座之下让出一条宽敞的通道。陈岩就站在这个通道中间,孤独而显眼。

    没有恶魔看他。他们都在看着陈岩的身后。

    陈岩回过头,立时看到有一个如同豹子般的恶魔从台阶走了上来。那真是一个如豹的恶魔,因为他的上半身就是豹子的纹路,有着一颗豹子的脑袋。虽然知道他伤害不到自己,可光是看上一眼陈岩就感觉自己的眼睛无比刺痛,灵能深处阵阵动摇。一个近乎窒息的感觉传来,陈岩知道自己的灵能受到了伤害。

    哪怕只是看上一眼,都能受伤的男人。

    陈岩心头非常震撼,但仍然一动也不动。这时候他已经渐渐知道了自己所见的都是虚像,是这座山峰,这个王座下曾经发生过的事情。而这些无比强大的恶魔也不会杀死自己,因为他们已经不在这里了……

    想到这里陈岩环顾了一眼四周,这座被封闭在第三信标内的界域。他无法理解,到底是什么样的灾难才能打破这样的皇朝。这些强大的恶魔,足以摧毁任何一个界域,任何一个世界。别说魔人,就是天使族,俱乐部也不会是他们的对手。他们的强大甚至不需要展示,只要随意的站在那里,就足以动摇任何敌人的斗志。

    真是……匪夷所思。

    陈岩有些恍惚,但仍然默默的看着,他看到那个如豹的‘男人’走向王座,在王座前恭敬的跪伏下来。奉上了他的祭品。一颗无比晶莹,无比深邃的水晶。

    一个美丽的魅魔走过来,将祭品接过,奉到了王座脚下。

    没有什么回应,或者说,曾经有过回应。这时候陈岩感觉眼前模糊了一下,如豹的‘男人’就完成了献礼。接着又是下一个,下下一个的恶魔。

    他们在朝圣。

    突然间,陈岩明白了他们的行为,也明白了那个王座对他们的意义。也许,在很久很久以前,这些庞大的异界,真的有一个王。一个统帅着所有恶魔的恶魔之王。他的皇朝遍及异界,让所有恶魔俯首。他的话语可以传遍虚空,令界域低头。

    而他现在所见证的,就是这个王曾经经历过的事情。也是这个异界曾经发生过的伟绩。

    最强大的恶魔,正在向他们的王奉上祭品,以祝他们的王永生。

    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陈岩最起码这时候深信不疑。哪怕他接受过的知识,阅读过的书籍从未记载过,他也不认为这些是虚假的。因为那一个个强大的,哪怕只看上一眼都让人颤栗的恶魔,就在他的身边。

    那么深界呢?深界,会不会比这个皇朝更强大?

    也不知道为什么,陈岩突然泛起这个念头。也觉得挺有意思。不过这时候已经不能去深究了。他感觉到第三信标的位置清晰起来,眼前的虚像也开始渐渐退去。

    空间一阵摇晃,再次清晰时又恢复到陈岩刚来时的模样,没有恶魔,没有生命。一座完全死寂的广场。以及,依旧耸立在山巅之上,仿佛经历了无数年也不曾褪色的,至高王座。

    孤独的王座。

    陈岩摇摇头,将杂念排出脑海,然后就向王座走去。他感觉到了,第三信标就在王座之上。准确的说,王座的椅背上。那巨大而高耸的椅背看上去就仿佛一座山峰,而陈岩渺小的如同山脚的登山人。不过这并不能难倒他,虽然他现在不能飞行,但空气的力量仍然存在着,托起他达到那个高度并无问题。

    所以很快,陈岩就来到了那个王座的顶端,椅背的最高处。

    他看到了第三信标。

    和其他两个信标不同,第三信标是一块宝石,一块紫色的,流转着云雾的宝石。宝石很晶莹,其中有着云雾在流动,隐约形成一个漩涡。在椅背的最高点有三个位置,它占据了其中之一。而另外两个则是空缺的。

    这么说,还有两个和这颗宝石有着同样地位的东西吗?

    陈岩泛起这个念头,不过却没时间深究下去。因为这时候第三信标给他的感觉变得激烈起来,仿佛下一刻就会消失掉。所以陈岩毫不犹豫的伸出手,将那颗宝石从王座上取了下来。

    手指离开王座的一瞬间,他感觉整个天地都震动了下,似乎有一个声音发出了叹息。又仿佛有无数的声音在齐声欢呼,迎接他们的王,他们的主再次归来。

    接着,整个界域,就开始在他眼前崩塌。

    天崩地裂,世界毁灭。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陈岩很难想象一个世界在眼前毁灭的样子,在地球上他也看过很多灾难片,但在这里却显得太小儿科了。

    那一座座山峰开始崩塌,平原出现巨大的峡谷,震动而分开。大量的土石在悬崖边缘跌落,又在虚空中粉碎。天空发出隆隆的雷音。乌云中电闪雷鸣。大量的异种能量从地下与天空放射,将一切接触到的物质化为虚无。

    最高的山巅,宏伟的广场,至高的王座,一切的一切,都在陈岩的眼前被深渊吞没。

    但陈岩却毫发无损。

    他手中的第三信标散发出淡淡的紫光,完美的保护着他。就如同他之前来到这里的光团一样,带着他升上高空。也让他亲眼目睹了一座界域毁灭时的壮观景象。这时候陈岩才注意到,原来平原上那无数个植物其实深达地底,而它们表面上的果实裂开后也掉出一团团黑影,仿佛恶魔一样的东西。

    那是王座主人的军团。

    陈岩突然明白这个道理,然后就感觉身下微震,第三信标带着他冲向了虚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