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异度 铅笔刀

第四五五节 冲击

    深界的铁幕被一道蓝光撕开,陈岩等人消失在绯月的视线中。

    绯月静静的站着,目光柔和。“主人,请您一定平安归来。”

    “绯月会在深界,为您守好退路。如果有一天……”

    “请不要忘记她。”

    话音中,绯月默默退后,再次没入了瘤体的厚重墙壁。大量的脉管从四面八方插入了绯月的身体,绯月却没有丝毫的犹豫。存在性是温暖的,当一个没有未来的‘生命’,第一次体会到生命的价值,那么任何恐惧与迷茫都会变成微不足道的东西,哪怕,这个存在性仅仅在深界,哪怕,这个存在性甚至不能延续到下一秒。

    存在,即真实。

    不过绯月不知道的是,就在她沉入深界的时候,在不知道多远距离的某一处,深界最深最深的黑暗里,一个帷幕正在拉开,露出后面温暖的客厅。风铃声轻轻作响,壁炉篝火燃烧,一个坐在轮椅中的西装老者双手拄着拐杖,默默的注视着陈岩消失的蓝光。他的目光很平静,同时也有些冷漠,冷漠的,就仿佛在看着一个命运的延续,冷漠的,就仿佛在旁观一个世界的重演。

    “主人,要不要我……”老者身后,一个黑色衣裙的妇女说道。

    老者摇摇头,目光追随着陈岩消失的蓝光,又渐渐转向深界破裂的裂隙。

    “终于,到了这一刻。不要做无用的事。”

    “是。”女子回答,推着老者的轮椅向客厅后行去。

    风铃声中,帷幕缓缓落下。

    …………………………………………………………

    与此同时,正世界,某一处不被察觉的虚空。

    一个蓝色的光点陡然在虚空的某一处亮起,随后迅速扩张,陈岩带着众人走了出来。强大的空间护盾牢牢的保护住他的领域。他的目光却落在虚空的某一处。

    “就是这里吗?”路西斐尔感觉了一下四周。“没什么特别。”

    “这就是最终之核无法捉摸的地方。”陈岩回答。指了指目光所向。“那里,我打赌,没有深界的穿刺,就算我们在正世界飞行到生命的尽头,也别想触及它一丝一毫。”

    “那里就是最终之核?”路西斐尔的呼吸急促了。身为异界的恶魔,有谁不想目睹最终之核的真面目,有谁不想拥有它呢?最终之核意味着异界的规则之汇,意味着无尽的权柄。任何能够染指最终之核的生命,哪怕是微不足道的爬虫,也会瞬间成为一个令人仰望的强者。

    只可惜,陈岩的回答却让他有些失望。

    “那是最终之核的所在,不过要想接触它,仍需要一番功夫。”

    “什么功夫?”路西斐尔问道,这里除了陈岩,没谁真的接触过最终之核。也没人见过最终之核的真面目。

    “需要一点考验。”陈岩露出一丝苦笑。对路西斐尔伸出跟小指头。“只要一点点。”

    “我应该重新考虑你的建议的。”旁边的哈迪斯突然说道,脸上毫无表情。“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哈迪斯是古老的恶魔(神明),他的预感当然是准确的。所以当正空间的面纱在陈岩的能力下揭开,留给路西斐尔的只有强烈的震撼,和荒谬。

    “你管这叫……一点点……考验?”

    “是的。”陈岩苦笑说道。“我从未说过我能轻松的获取它,而事实上不管是谁,要想接触它都只有这一条路可走。”

    “我后悔了。”路西斐尔直言不讳的说道,目光恨不得将陈岩刺穿。“这和我们与整个异界打一遍有什么区别?”

    是的,路西斐尔说的没错。当一切的迷雾掀开,呈现给他们的确实是一个绝望的场景。

    只见那无尽的虚空之中,突然多出了一座超自然高塔,仿佛由无数个立方体堆砌拼接,没有尽头的向上延伸。没人能数的清高塔有多少层,但哪怕不用眼睛,路西斐尔也能感知到那高塔的每一层所传递出的强大气息。

    那是一个拥有无数强大恶魔守卫的神秘之塔,而悲哀的是,通往这座高塔顶端的路只有一条。

    “为什么……异界会有这样的存在。”路西斐尔痛苦的呻吟道。虽然他如今已经恢复了巅峰的力量,可这样一座高塔,这样一座只让人看一眼都绝望的路,都让他浑身直起鸡皮疙瘩。这不是自不自信的问题,而是能不能做到的问题。

    因为路西斐尔感知到,高塔的上层某些部分甚至拥有和他类似的气息。他甚至分辨不出那是什么恶魔,或者就是他自己。

    在这种近乎绝望的感觉下,路西斐尔对陈岩问道。“你当初……是怎么做到的?”

    “如你所见。”陈岩对路西斐尔微笑点头。“打上去。”

    “区别只在于,那时候的我,有无数麾下,如今的我,只有你们。”

    “该死,你该让那些活化石都苏醒的。”路西斐尔愤恨道。“他们已经沉睡了太久太久,我很难相信他们还能给你提供足够的帮助。”

    “他们会苏醒的,但不是现在。”陈岩回答,然后回过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哈迪斯,以及身后的同伴。

    “再说,如今的我们,又有什么不行的呢?这样的力量,我觉得已经足够了。”

    “你在开玩笑?”

    “是的。”陈岩笑道,一伸手,庞大的领域就冲向那虚空的高塔。

    高塔之上,立即响起了刺破虚空的怒红,无数个恶魔在各个层数挥舞着武器,对陈岩发出威胁的吼叫。那每一层,都有一个巨大的身影,那每一层,都有一个强大的存在。他们冷漠的注视着陈岩一行,等待着胆敢挑战最终之核的‘人’。

    无数年前,曾经有一个家伙尝试过,做到过。

    如今,又有一个家伙。

    他也能做到吗?

    他在找死?

    “这就是我为什么肯定的底气。”陈岩望着那高塔上熟悉的身影,对路西斐尔和哈迪斯笑道。“因为他们到底不是真正的家伙,只是规则的凝结,所以不管过了多少时间,他们也和过去一样。”

    “只是木偶而已。”

    话音中,陈岩麾下的达克族已然发出震耳欲聋的战吼,冲向了高塔的基层。

    “为吾主而战!”

    “战死在吾主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