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重生之星空巨蚊 步跃

第31章 吹牛的猴子域主【来起点订阅】

    【3Q中文网】,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什么?你们竟在我们大区内,遭受到了不知名敌人的暗杀袭击?”

    “这可不行,我们堂堂的无彩大区,居然还要让客人在自己大区里被偷袭,简直混帐可恶,我要查,一查到底!”

    当贾岩与几位域主存在,一齐到达了第四个大区之际,这个大区内部的统帅域主,简直是暴跳如雷。

    如同先前情报所知的一样,这是一个比较热情好客的大区,整个民风很是崇尚外向开放。对他们来说,自己邀请来的客人被人偷袭暗杀,那就是在打他们耳光一样,所以这个大区内的统帅,对于贾岩这名来到他们大区进行教授的教官,竟被人暗算截杀,那根本是气不过的。

    不过他们能够做的事情,也就那么多。对于一位暗杀他人的域主,别说是他们,就算是掌握者家族亲自出马,都没那么容易抓到。

    所以此事也就渐渐的不了了之。

    在这一区域内,贾岩可还有事情要做,哪怕有了他被敌人暗杀偷袭的事件,也阻止不了这一事的展开。

    那就是贾岩需要训练出一支贾岩部队来,因为这就是他在掌握者势力之地内地位极高的理由,若他只是因为被偷袭,就不再进行训练的话,那么他也就没必要保持那么高的地位了。

    贾岩非常清楚这点,所以当那位统帅请求贾岩进行训练的时候,他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拒绝意味,而是飞快的就整顿好,去往了这个区域的部队所在。

    没多久,一切的流程就像是回到了最初的样子。

    一支很是热情的贾岩部队士兵们,被贾岩开始了教授的过程。

    不过与以往不同的是,哪怕士兵们变得比较热情也比较好学,但贾岩却变了一个样子。

    他教导变得很是心事重重。

    不心事重重都没可能,毕竟他可是被人偷袭了,伤势现在还带在身上,没那么快好。换谁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专心的教导他人呢?

    好在士兵们早就通过网络,看过贾岩在以往的几个区域的教导内容视频之类,对贾岩会说些什么,他们都心中有底,要的只是贾岩针对他们训练的因材施教手法而已,所以进度仍旧不慢。

    “三位前辈,这个区域的回覆如何说?”

    在第三天的训练结束后,贾岩回到了自己所在的办公室内,在等候着此区域内的域主们前来与贾岩‘上课’的间隙点,贾岩询问了保护自己的三位域主前辈。

    穿山甲等生物,这几天也比较紧张,而且憋着一口气,特别是在这之前,此区域内某些域主虽是热情,但还有一部分隐隐的对他们冷嘲热讽,说保护一个星河级都保护不住,这就令得他们不好受了。

    所以他们三个,这三天没怎么参与到与贾岩的教授与讨论中来,而是一直在拱卫着贾岩,似乎要防止那个可能的偷袭者的再次来临。

    “他们答应我们了,将对我们这一支部队的行程,进行严格的保密,而且我也得到了上面的回覆,未来我们这一行的人士,将会隐姓埋名,而不是如现在这样,一路上大张旗鼓的,因为已经有了第一个袭击案件,还是域主级的强者来袭,对于你的安防措施,想必未来也会提上好几个台阶吧。”

    穿山甲生物默默的回覆着。

    可贾岩却并没有因为他的言辞,而有丝毫的高兴。

    因为这番言辞说出来,看似有了安全等级上的提高,可实际上,明眼人都能够看出,根本就没有本质上的变化。

    当然了,上面愿意提升一下贾岩的安防等级,对贾岩来说也是一个好事,可最终的根本性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啊。

    那就是那位看似有某种隐匿特性的域主存在,并没有任何的蛛丝马迹,要知道这样一个域主,连三大域主前辈在贾岩的身边都能够隐匿攻击,对贾岩可是极大的一种威胁。

    所以贾岩知道,未来他被暗算的可能性还是有,而且极大。

    这就好比头顶上一直悬挂着一柄威胁自身性命的宝剑,令得贾岩都有些在反思,自己最近的行为,是否有些过头了。

    “不对,我走到这一步,并非是过头,而是伴随我的需求,就要做到拜访大量的域主,而且需要大量的矿石或者特产,这如果按照以往默默无闻的进度作法,就会极其缓慢,而且也并不比当下更为安全多少。”

    贾岩告别了几位域主前辈,去往与本地域主交谈的那个大型办公室,同时也在心里面,对自己的行为进行了解说。

    他知道,自己不是那种否定过往的人,如果做人或者说做一个强者,还要去否定自己,那么人生该有多悲哀,甚至如果贾岩这样,都不可能成就当下的实力等级。

    一个强者,不可能太过于去否定自我,那样是不可能成长的。

    “哈哈哈,贾岩,你来了么,看看,我给你准备好了我们大区里的特供酒,很好的东西哦,连我们这样的域主喝了都可能醉。”

    “好你个酒龟,连自己的最珍品都愿意拿出来了,我倒是没有那么好的东西,看看,我这里有一份果子,这果子是我家乡极其上佳的贡品果,哈哈哈,掌握者家族的人每年都会来我家要呢。”

    “你们两个都好大的手笔,我就差了点,看看,贾岩,你要矿石是吧,我这里拿了几份采自我领地内的上好矿物,也不知道你是否需要呢?”

    ……

    当贾岩到达了另一个大型办公室之后,一时间只感觉到脑子里都乱糟糟的。

    这个大区内的所有生物,都比较热情,连当下种场的域主们都没例外。

    所以贾岩这几天的经历,真的可以用惨字来形容,虽然前一个大区内比较冷淡也不舒服,可如此热情过头的区域,却又是另一种极端,令得贾岩都不那么的期望他们太热情了,平平淡淡对待自己不就好吗?

    当然了,域主还是域主,他们不会无缘无故对一个外来人好,这还得是贾岩值得他们如此对待,也是给足了贾岩面子,所以这份情贾岩不可能不承。

    “唔,这酒味道真的不错啊,果子也还好,我好像以往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果子。这边这位前辈,你这矿物竟是包含了点空间的感觉在里面吗?好东西,我真的需要研究,谢谢了。”

    贾岩一个一个的对在场的域主们,如此的道谢与看过他们的礼物,当然了,在这过程里,免不了要去分享一下这些东西,也就是说,现在又开始了一场酒宴般的热闹场面。

    等到酒过三巡,吃也吃的差不多了,时间都过去了一个小时,贾岩这才不慌不忙的开始了正事。

    那就是开始了与众位域主们,说起了修炼上的问题,以及对于指挥贾岩部队的士兵们的经验等。

    虽然明天他都会有些可惜,与域主们见面得花一个小时来浪费在打招呼与吃喝上,但人家热情至此,对贾岩来说,也是某个新奇的体验,更是因为人家对他贾岩比较友善的证明啊,所以他不会阻止。

    况且这个区域内的域主们看似浪费了时间,可他们热情的性格,在交流上也会显现出来,某些问题在其他区域里的域主是绝对不会说的,但与他们聊着聊着,这些域主们说漏嘴了,就会说出口,也算是一个比较独特的收获吧。

    “贾岩啊,你嘴里虽然没说,但我们都看出来了,你是担心那个什么偷袭者对吧。”

    “呃,诸位前辈慧眼如炬,我确实有些害怕了,毕竟敌人是一位域主,还是一位偷袭上专精的域主,我怕也是应该的啊。”

    贾岩在交流的时候,听到了一位域主直言不讳,说出了他在担忧的问题。

    那位域主是一位猴子一样的生物,他竖起了指头,对贾岩笑了笑,神秘的说道:“这样吧,你若是教我更深的指挥办法,我就教你一个对付那个敌人域主的办法,我可是听过你之前受险的过程,我想我有办法。”

    “嗯?”

    贾岩猛然的一震,忍不住再看了看这位猴子一样的域主生物。

    再接着,他就失去了一点期望感。

    因为这位域主,他在这短短三四天里,已经熟了。

    那就是如果在这热情区域内的域主里,若是有什么吹牛排行榜的话,贾岩绝对把他投成吹牛大王,短短几天里,就听他吹了太多的牛,甚至连不少的身边域主都看不过意,老是揭开他的老底。

    当然了,就像是贾岩以往就明白的,每个域主存在,或者是寿命比较长的存在,都会有性格的反反复复,比如这位猴子的域主,贾岩也能够想像,可能在他生命的其他时间里,很可能并非是如此的爱吹牛的存在。

    但起码现在,他就是这样的一位生物,吹牛吹多了,贾岩都不怎么相信他说的话。

    “呵呵,前辈,如果你能够帮助我,我当然会倾尽所有,替您解答指挥贾岩部队的事情,只是想要更深奥的,几乎不可能了,我教导大家的指挥模式,就是我现在自己会的最精深知识了啊。”

    贾岩打了个哈哈,如果换一个其他的域主如此说话,他说不定真的愿意将自己的阴阳道更深奥理论与对方分享,但这位吹牛皮大王域主,他可不会尽信。

    “哦,贾岩,看来你是对我的话,并没那么相信吧,呵呵。不过我要告诉你,这次我可没有骗你,你如果不信,可能就错过了一次逃过生天的最好机会了。”

    那猴子域主一看贾岩的态度,就发现贾岩肯定是不愿相信他,神情上都涌现一抹的恼羞成怒。

    刚好大家都喝了酒,其他的域主与这位猴子域主的感情不错,也就开始与他开玩笑起来。

    “哈哈哈,猴子啊猴子,你说你成天喝了酒就开始吹牛,别说贾岩不愿意在生死之事上相信你,就算是我们也不会相信你啊。”

    在这区域的统帅生物,发出了哈哈大笑。

    他这一笑,其实也是化解一下双方的尴尬,毕竟是一位统帅,他看似比较没心机的热情好客外表底下,肯定有老谋深算的心思的,否则也统驭不了如此大一个区域。

    “靠,你们都不信我啊,想我老猴子,虽然吹牛,但在这种事情上,怎么可能吹牛啊,贾岩,你不就是要对付一个会乱七八糟空间天赋的刺杀类域主吗?我告诉你,我早年没加入掌握者势力之前的时候,就对付过一个这样的域主,虽然我无法说出,他们是属于什么势力的,但对付他们的办法,我可是有。”

    那猴子域主对身边的生物,甚至是贾岩这么个小辈,都不愿意相信自己,感觉到很是受伤的样子,冷不丁的就把自己的倚仗,给说出口来。

    “嗯?前辈您居然与类似的域主生物交手过吗?”

    贾岩一怔。

    其他的一群域主们,此时也微微一愣,要知道,他们最初一听到,对付贾岩的居然是那么诡谲的来无影去无踪域主时,也感觉到头痛的,没想到,自己这边大区内的同事里,居然有一个对付过类似域主的存在。

    一时间,大家的兴致都被这位猴子域主的言辞,给调动了起来。

    “哈哈哈,怎么样?现在都信我了吧,贾岩,给我满上酒来,我也不要你什么专门的指点了,听完觉得我说的对,给我道个歉就行,省得你们成天一个两个都认为我在吹牛,告诉你们,我多数的吹牛……呸,多数说的事,可是真事。”

    那猴子域主像是有点喝大了,说话都乱七八糟的。

    贾岩却不动声色,从那位贡献出美酒的域主足部上,接过了酒桶,上前替这位猴子域主满上了美酒,接着就期待的看着这位,想要听听其口中说出的对付那种偷袭域主的方案。

    “哈哈哈,这就对了嘛,看看,贾岩态度多好,你看看你们,一个两个的,平时老说我吹牛,哼,我堂堂一个域主,吹牛干嘛,就是吹牛,也不会那么夸张嘛,呸,我就没吹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