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重生之星空巨蚊 步跃

第35章 身份联想!【来起点订阅】

    一直以来,被他当成了对手的黑羊,甚至是长久以来,一直想要回去报复的存在,如今变成了这副毫无尊严的模样,对他来说,也是某种不爽的地方。

    但不爽归不爽。

    黑羊仍旧是自己一个假想的大敌,这点没错,他与黑羊之间的仇隙,这一波想必也也会完结了!

    “黑羊其实没这么笨,刚才只是把他吓到了,可等到平静下来,他也许都会发现,那是我的分身!”

    贾岩认为,黑羊不可能傻到那种地步。

    自己都出现在黑羊的面前了,哪怕只是一具分身,但那熟悉的脑波力量,那种熟悉的战斗方式,连虫族女王都能够认出自己来,黑羊这么个与他战斗过的强者,没道理认不出来才对!

    所以他只要缓过劲来,再想到这是自己的分身,那么就有可能,在他回归到那边星空之前,做好准备!

    “他的准备,无非就两种,其一是趁着我还没现身,先行逃走!”

    “第二种准备可能性,则是他恳求他背后的那位靠山域主,当他的靠山,面对我的威胁!”

    贾岩思考了一番,感觉黑羊应该不会逃。

    因为他运营好当下的局面,真的很难,如果逃了,那么他在这么多年里的运营,可能就付之一炬了。

    再说了,贾岩当下的强大,他若是回头想想,自己的正反力量爆炸物,恐怕是真身给的,那么真身的强大,也就不一定如他想的那么夸张。

    也就是说,如果贾岩不如他想像的那么强大,就会认为虽然自己打不过,可背后的那位靠山,应该是能够打得过的,再说了,那位靠山的势力那么庞大,说不定能够用人数或者装备的优势,将贾岩堆死呢?

    这是事情,又不是没有先例。

    本来强者之间,只要没有过于巨大的实力天堑,那么就有可能因为外界的外力帮助,而改变战局优势。

    当然了,贾岩有自信,不可能被对方堆死就是了。

    “算了,不想那么多,反正我也要赶过去了,到时再看情况吧,也许虫族女王变成了和平人士,不想我开战呢?那我也要给她点面子。”

    贾岩对是否战斗,倒是没那么多的想法。

    与黑羊之间的个人恩怨,如果能够在这次解决,是好事,但如果没有机会的话,他也不会追求。

    双方的差距太大了,大到贾岩都突然感觉没有过多的兴趣。

    只是黑羊变成那种存在,对贾岩而言,也是有点失望的。

    本来的大敌,变成了鼠辈,说起来都像是让自己以前那么看重他的时期,有点傻的样子。

    不过针对此事,贾岩也没有更多的想法了。

    打也好,不打也罢,首先的问题,还是先让虫族女王获得重生的机会!

    “不过说起来,虫族女王也算是挺有点厉害的啊,我现在这种实力了,才算是看出来,她的天赋在生命力上,以往她的天赋,说不定都得靠自己的生命力支撑下来。也就是说,不少人认为她的天赋强,实际却根本不是这样,是她用伤痕或者是以伤换伤的方式战胜敌人,渐渐变成当今的虫族女王的……”

    贾岩通过虫族女王,也算知道,没有人的成功是依靠运气或者单纯的天赋。

    虫族女王的天赋确实是好,可她也努力,否则到不了当今的实力程度。

    “她的药物里面,有大量的生命力药物,这种方面的东西,对我来说是相当陌生的,而且以前也很少听人说起过,想必她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吧。当然了,现在肯定是人尽皆知了,毕竟打过那么多场战斗,她该暴露的也暴露差不多了。”

    贾岩在思考,是不是他真身与虫族女王见到面的话,与对方聊些生命力上面的事情,他对生命力之事,还是挺有点兴趣的,以往他说自己生命力顽强,实则多是因为自己的进化兽天赋,每次跟打不死的小强一样,完全靠的是本能。

    如果能够从虫族女王那里,得到些生命力本质上的教导,说不定自己对自己的天赋,也会有一个长足的认识与进步?

    不过就算没有进步,也不会损失什么对吧,反正就他现在跟虫族女王之间的关系,想必对方也不会拒绝自己。

    救命之恩呢!

    轰

    次空间内,爱迪莎星就像是一颗诡谲无比的庞大星球,在这扭曲之地快速的飞行着。

    不说贾岩与渐渐变得安心下来的虫族女王势力。

    只说灰溜溜,离开了虫族女王残部的黑羊,极其狼狈的离开了那初生的星系后,用自己的最快速度,离开了信号屏蔽之地,接着打开了信号。

    “大人,您好,我是黑羊!对,我这几天有事出门,没错,我是来虫族女王这边,您不必说这么多,我知道我有错,但我绝对不是想要害大人您的。是,您也知道我的处境,我不会做那种事。”

    “感谢您的认可,这次的通讯,我是想与您汇报一件事的。那虫族女王之地里,有变数!”

    “不错,那赖塔在,所以我强烈怀疑,其身后的次空间天赋存在,也有可能会出现在那里,不得不防。是的,正因为赖塔与那位强者的分身出现,所以我回来了,避免事态继续扩大。”

    “好,我回去说,但大人您要尽快得出结论,我怀疑那位次空间天赋存在,将会很快就有所动作,甚至有可能就在这几天之间!”

    星空之内,一只巨大的庞然大物巨羊,打开了通讯器,与通讯器对面的生物交流了片刻后,就关闭了通讯。

    “大人,您这是……”

    “我与咱们身后那位沟通了,怎么?你还认为,到了这种情况,还不能让外人插手吗?我们的事,已经上升到生死存亡了,如果我们不能处理好这次的问题,说不定就是我们全员覆灭,你们说,我们有得选择吗?”

    黑羊淡淡然的看了看身边的属下生物。

    他知道,这位属下,以及身后的大量属下们,其实都存在差不多的思维。

    他们内心中,不少的虽然背叛了虫族女王,但仍旧不把自己当成是背叛者,甚至有些人仍旧感觉双方能够重归于好。

    所以刚才他发送消息,与他们身后那位支持者进行沟通,请求其出手后,这些摇摆不定者就变得有些犹豫起来。

    黑羊也不说什么。

    反正这群属下们,跟随着自己,现在的犹豫,等到战争起来的情况下,他们没办法只能选择这边,毕竟他们早就已经做出了决定。

    所以他一点都不担心这些摇摆之中的属下们。

    “大人,我们现在是回去呢,还是?”

    “回去吧,在这里已经没有意义了,何况那次空间域主很可能随时都来临此地,我们留在这里,只会充满变数。”

    黑羊没说那么明白,但大家都知道,他在害怕那位所谓的次空间天赋域主。

    一个分身黑羊都没把握击败,他不怕才有鬼。

    但这些属下们,没想过黑羊在离开的这段时间里,渐渐从熟悉的战斗风格等,好像看到了某个神秘而又熟悉的影子!

    “不会真是那家伙吧?不可能……他当时才什么实力,这过去几年时间,我都没稳固好域主初阶的实力,他就到达这一步?不可能这么快的!”

    黑羊虽然闪过了那位的影子,但却绝对不可能承认,那家伙就是神秘的次空间域主本人!

    只是心底这么一个疙瘩,是绝对存在的了。

    而且伴随着时间的经过,外加种种线索的证实,这一念头恐怕将会一直萦绕在他脑海,成为心魔一般的事物!

    当然了,黑羊哪怕到现在为止,都不认为,那位生物可能会有对抗自己这边所有人的实力。

    因为那太可怕!

    他最多也就认为,对方拥有次空间天赋,外界那么多的势力,只是不愿招惹这样一个生物而已。

    一般来说,这样的次空间生物,对大家而言那就是无赖,打得过他跑,打不过他就欺身而来,你偏偏还很难逃过他的追杀。

    这就是一位次空间天赋强者的恶心之处,如果在域主之前,还有可能存在域主出手镇压的可能性。但次空间天赋强者自己到达了域主,哪怕只是一位普通的域主实力,但只要他有次空间天赋能力,就立马变成恶心无比的强者,一群域主都难以抓到他,除非有好多名资深域主设陷阱,或者是一位中级域主出手,才可以稳妥解决麻烦。

    但问题是,不管资深域主,还是一位中级域主,都并非那么好找的,毕竟到了这一等级,足够站在整个银河系顶尖,谁会愿意为了没恩怨的邀请啥的,与一名次空间域主动手?

    这不是自己找不自在嘛。

    所以那些周边的势力之主们,只是不愿招惹那位次空间域主而已,并非是对他的实力感觉到忌惮。

    当然了,这么想的理由,就是因为他要给自己信心,因为这种信心上的事情,不建立起来,说不定未来他都会对与那位次空间域主之战,完全没有任何的对抗之心。

    没开打就失去了自信,此事几乎就给他判定了死刑,他哪里会做。

    “好了,总之,不管是不是我想的那个人,总之如果他敢现身,那就是大战而已,我会赢的!为了在银河中央星域里活下来,我改变了太多,连脾气都变成了外人嘴里的小人与贪生怕死者,如果连这都不能活下去,这银河中央星域,就太可怕了点!”

    黑羊内心是叹气的。

    他的性格确实有问题,做法也的的确确是一个小人行径。

    但问题是,黑羊虽然黑心,也唯利是图,却完全是为了能够更好的在这银河中央星域里活下去,活好。

    如果活下去了,他就能够将自己的实力继续提高,寿命也变得更长,最后哪怕是冲击星河高阶,在他看来都有机会!

    为了那远大的理想,他什么都敢做,何况当下他做的,并非是忘恩负义,起码在他看来,这只是让虫族女王势力里的那些好朋友们,找到更适合的生存方式而已。

    虫族女王的闯荡方法,绝对是错的,他黑羊不同意,外加在场的那么多强者,同样是不同意的。

    “没错,我黑羊并非是什么小人,而是想活下去,顺便带领朋友们活下去,仅此而已。”

    黑羊给自己找了最佳的借口和理由。

    在理念之争上,其实谁都没错。

    因为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理念,也有自己的行事法则。

    但是!

    你为了执行自己的理念,而伤害了别人,甚至是伤害大量人士时,这就上升到善恶的本质问题了!

    黑羊有自己的理念,而且他认为是对的,却因为执行这一理念,而做了杀伤不少性命的事件,此事在旁人看来,那就是绝对的恶人。

    贾岩不会原谅,明事理的别人也不会原谅。

    追随黑羊的属下们,有些是认同,有些则是逼到这一步,另有很多,实则是墙头草而已。

    可问题是,他们不管什么理由,跟随了黑羊这件事实没变。

    那么他们就是为虎作伥者。

    “这些家伙们,一个两个的,刚才还想着不动手,呵呵,等到未来真有战事,看你们如何决择。”

    黑羊对虫族女王势力的残部,以及虫族女王势力那神秘的财富,是近乎看成了自己的禁峦的,所以他不会放过,而跟随的这些属下们,更是不可能从他手掌心离开,因为他不会允许。

    “那个神秘的强者,你想来就来吧,我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除非你强到逆天,否则我还会对其他的势力,透漏想要合作的念头,也许你来临了,面对的可能还不止是我们这一个势力的强者而已……”

    黑羊心目之中,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想到那么多的线索,外加赖塔跟随那位神秘的强者,以及神秘的强者,次次都出手救助虫族女王势力余部,所以已经渐渐的,将这一强者,与他心目之中的‘那位’,联想到一起……

    如果是他,这次不论他到达了何等的地位,都要将其打残、打死!

    “贾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