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重生之星空巨蚊 步跃

第十八章 依你看【来起点订阅】

    王哥啊王哥,若是你迟点与我分别,今日这机缘,可能有你一份,那样你为家人的报仇之路也会顺利点……

    小伍惋惜,怜惜,感叹人生曲折,因缘际会。

    他还打定主意,若自己从这位神秘莫测叫花子师傅手里,学到真本领,来日定要替王哥的报仇之路出一份力。

    殊不知,他嘴里的王哥,可不需要他的出手相助。

    “这山匪帮派,竟还有人敢来打我等主意?不过假借他人之手,倒也不失为有头脑。”

    令人心旷神怡的大山深处,道士别树一帜的坐在随意架设起的木头轿子上,抚须淡笑,气度不凡。

    在他身前抬着轿子的轿夫们,孔武有力,都是大山里行脚久的老山民,当然这只是他们表面身份。

    仔细看,惹有近处乡民,就能从这些熟悉面孔上发现啊,这都全是山匪好吗?

    此地山林中,绿林无数,而他们又全都归统那最大的山匪头子管理。

    少女王哥也坐在一只轿子上,局促不安看着给自己抬轿的几人,生怕他们突然袭击。

    与叫花子那边遭遇突袭相似,这些绿林好汉趁夜袭击了道士与少女王哥。

    这跟那送死又有何异?道士贾岩出手,轻而易举擒拿了这群悍匪,而且没动用严刑拷打,少女王哥只见师傅眼眸里透露出些许光彩,这群人一个个老实得与那被猫注视的耗子似的,把所有辛秘和盘托出。

    这不,得知他们是隶属‘山大王’旗下下属势力,此番出动全为山大王密谋指使后,道士师傅便让这群人制造了这两架轿子,扛着师徒两,直奔那山大王寨子而去。

    这是要直捣黄龙啊。

    少女内心是有些动荡的,她怕。

    师傅的实力,在她角度看起来,还不过三流而已,与山大王势力的堂主之流大概相似,可要与大约是三流颠峰,甚至可能到达二流的山大王相提并论,还差点火候。

    这不是羊入虎口吗?

    “徒儿,你是否在担忧,师傅此举过于冲动?”

    少女忧心忡忡模样,全部印在贾岩眼里,他淡笑了下,直言不讳发问道。

    “师……师傅,王妹儿不敢,但你我二人就这样登上匪窝,是否有些不妥……”

    她不敢说担心师傅实力不济,话里话外,都是提点。

    “你啊你,果然与那孩子很像。”

    贾岩莫名其妙的说法,让少女王哥怔了怔,不知何意。

    她哪知道,贾岩的意思是这小姑娘与那边的小伍很像,两人全是在街头江湖上瞎混过的小屁孩,本事没见长,倒是胆小如鼠,小心谨慎这点完全相同。

    不过此事他理解,没实力时,一个人活的窝囊点,才是正儿八经的求生之道,否则这两个不满十五岁的孩子行走在街头,早就不知死过几次。

    “不用胆小怕事,万事有为师在,这天啊,塌不下来。”

    “哦……”

    说话间,轿子摇曳,来到了一片大山山脚下停下脚步。

    所有扛着轿子的山匪呆若木鸡,如同受到了什么蛊惑似的,站定脚步。

    呼啦呼啦声在山脚下的小广场上大作,山林隐蔽角落处,钻出无数劲装打扮人士来。

    这群人各个手里持刀,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无一例外的是,他们身上透露着极其浓郁的血腥气息,可见全是见过血光,经历过阵仗之辈。

    “呔,你个牛鼻子,竟敢来我大王山,你莫非不怕死不成?”

    人群里三层外三层,将贾岩与少女徒儿围在中心,连带着那群呆若木鸡扛轿子山匪也被他们敌视起来。

    贾岩饶有兴致,环顾四周的上百号山匪。

    这群人看似咄咄逼人,好笑的是围了起来,无人敢上,说明他们还是对贾岩的能耐有所担忧的。

    特别其中几名实力应该不俗者,大约有外界星空的天级顶峰强者,有些惊疑不定打量那群被贾岩脑波力量侵袭,导致脑子成为活死人,任由贾岩命令行事的下属山头势力来客,一个个内心咯噔一下。

    行家看行家,能看出手段。

    贾岩使用的脑波力量洗脑术,对他们而言,也是精妙无比。

    这来的肯定不是善茬。

    话说,不是善茬没有底气者,也不敢来兴师问罪啊。

    “大王山的诸位朋友,我此行来临,并非开战的,你等先前对我师傅几次三番行刺,我不过过来找找公道罢了,不知在场的哪位大王能够说上事啊?”

    贾岩笑容一如往昔如沐春风,把成群结队悍匪视若无睹。

    “我,牛鼻……咳……道长,您请说话,今日来本山头目的,还请划下道道来。”

    有天级顶峰高手越众而出,脸色凝重打量着轿子上的道士贾岩。

    “这位大人倒是说话爽快,我也就不拖泥带水了。”贾岩把注意力放到此人身上,看似在笑,但笑容渐渐冰寒下来:“贫道驾临此地目的很简单,交出刺杀我师徒二人罪魁祸首,其后你家所谓山大王自断经脉废去武功,我徒儿年少不经事,此番受到过多惊吓,交出赔偿银两,否则……今日贫道便血洗你这大王山!”?!

    要求提出,整个围攻队伍人人大惊失色。

    这种要求,与直截了当说要摧毁他们大王山山寨有何异?

    牛鼻子,当真是不当人子啊,你找死!

    有人勃然大怒,提着刀,就要上前拼命了。

    “住手。”

    然而那位越众而出的强壮男子,脸色难看喝止住这群暴动的下属们。

    随后他目光炽烈,仿佛灼人般扫在道士贾岩身上:“道长,我等尊您实力,但您这要求,是不是有点太过于强人所难了?”

    “不难,这两日来,贫道也抽空打听了贵山头往日行径,似乎你等在附近村镇名声并不太好,既然恶事作尽,那本道只除首恶,已经仁至义尽了,哪里强人所难?”

    贾岩在无数道欲将自己挫骨扬灰目光注视下,心平气和说着。

    “道长,您真欲与我大王山寨上千好手为敌吗?您有这能耐吗?我山寨寨主,乃为二流高手,您能对付得了吗?我劝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赔偿我大王山寨愿意给出,但其他要求,还请道长收回成命。”

    说事的强壮男子,强忍着暴怒冲动,目光一丝不苟,死死盯着道士。

    这位道士,从先前的几次袭击看,应该是有大能耐的人,他们大王山上下,怕的就是此人是一流高手,一流高手出击,恐怕大王山真有覆灭之危。

    所以这群悍匪们,从头到尾,压抑着他们的匪气,否则早就动手了。

    贾岩这次没直接回覆出头的悍匪首领,而是扭过头去,看向了在这种场合上,完全成为小透明的少女徒弟。

    “徒儿,这位居士说,要为师收回成命,依你看,为师是收回成命呢,还是继续执行方针?”

    “啊?”

    王哥在身侧,整个人已经心脏跳的噗嗵快,因为紧张。

    没想到师傅会突然点自己,她吓了一跳,忍不住惊呼。

    “我我……”发现全场上百号人齐刷刷看向自己,她脸色苍白起来,女孩子毕竟还是女孩子,大场合里会有些许露怯。

    “不用怕,你自己如何想的,便如何说,是要放任罪恶逍遥法外呢,还是想还天下朗朗乾坤,此事由着你心来说,不论说什么,为师都能把握保你周全。”

    贾岩的道声身份,口吻平静,让少女王哥猛的精神一振。

    她忽然想起,自家人被陷害,如今可能整个家族仅剩自己独苗,仇人却还在逍遥法外,过着锦衣玉食生活。

    “师傅,罪恶之人,我等不应饶恕,否则天底下哪有什么百姓安居乐业,若不铲除罪恶,不让这群山林绿匪消失,再过百年千年,这片地带仍会是民众谈之色变之地。”

    姑娘突然壮起胆子,说了真心话。

    此话脱口而出,说完了她小脸又变煞白,因为悍匪们以一种吃人的目光凝视着她,甚至已有人跃跃欲试,拿着明晃晃出鞘长刀,靠近了自己所在轿子。

    “好,好一个不应饶恕罪恶,既然连徒儿你也如此想,为师便不好饶恕他们了。”

    道士击节赞叹,转头看向脸色愈发难看起来的众多悍匪,特别那名悍匪头子,他直视此人眼眸道:“听到没有?我徒儿虽年少无知,但也知道你们是恶人,她不愿让你等存在下去,要还天下一个朗朗乾坤,那唯有得罪了。”

    “给你脸不要脸,兄弟们,动手!”

    要不怎么说匪徒呢?

    那悍匪头目,终究摆脱不了山匪性子,在发现贾岩二人沟通不效同时,便毫无征兆发动了袭击。

    他就不信了,这所谓的厉害道士,还真能在他们上百人的包围下,逃出生天不成?

    毕竟大王山脚下,山上还有大王等人坐镇,这里爆发了战事,纵使这道长实力惊天,山上也能随时驰援。

    道士一人,再有能耐,也孤掌难鸣,围杀了其后,再捉拿其身后的小娘皮上山,虽然年纪尚幼,但也足够成为他们寨子公奴了,谁让她胡乱说话……

    “师傅!”

    只见几名强壮悍匪头目跳起数米高,有人持刀,有人用拳,有人以腿,纷纷袭向道士,电光火石。

    少女王哥,放声惊呼。

    “不用惊慌。”

    贾岩却轻笑了声,手里取出拂尘来,向着空中扫了一圈,只见天空挥洒出五彩斑斓光彩,划出了道以能量形成的光圈防御。

    噗噗噗。

    来临之人,尽数被这道光圈抵挡,人人睚眦欲裂。

    这道士,果然有些门道!

    【来起点订阅,过一个小时正版刷新就能看到正常章节了】随后他目光炽烈,仿佛灼人般扫在道士贾岩身上:“道长,我等尊您实力,但您这要求,是不是有点太过于强人所难了?”

    “不难,这两日来,贫道也抽空打听了贵山头往日行径,似乎你等在附近村镇名声并不太好,既然恶事作尽,那本道只除首恶,已经仁至义尽了,哪里强人所难?”

    贾岩在无数道欲将自己挫骨扬灰目光注视下,心平气和说着。

    “道长,您真欲与我大王山寨上千好手为敌吗?您有这能耐吗?我山寨寨主,乃为二流高手,您能对付得了吗?我劝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赔偿我大王山寨愿意给出,但其他要求,还请道长收回成命。”

    说事的强壮男子,强忍着暴怒冲动,目光一丝不苟,死死盯着道士。

    这位道士,从先前的几次袭击看,应该是有大能耐的人,他们大王山上下,怕的就是此人是一流高手,一流高手出击,恐怕大王山真有覆灭之危。

    所以这群悍匪们,从头到尾,压抑着他们的匪气,否则早就动手了。

    贾岩这次没直接回覆出头的悍匪首领,而是扭过头去,看向了在这种场合上,完全成为小透明的少女徒弟。

    “徒儿,这位居士说,要为师收回成命,依你看,为师是收回成命呢,还是继续执行方针?”

    “啊?”

    王哥在身侧,整个人已经心脏跳的噗嗵快,因为紧张。

    没想到师傅会突然点自己,她吓了一跳,忍不住惊呼。

    “我我……”发现全场上百号人齐刷刷看向自己,她脸色苍白起来,女孩子毕竟还是女孩子,大场合里会有些许露怯。

    “不用怕,你自己如何想的,便如何说,是要放任罪恶逍遥法外呢,还是想还天下朗朗乾坤,此事由着你心来说,不论说什么,为师都能把握保你周全。”

    贾岩的道声身份,口吻平静,让少女王哥猛的精神一振。

    她忽然想起,自家人被陷害,如今可能整个家族仅剩自己独苗,仇人却还在逍遥法外,过着锦衣玉食生活。

    “师傅,罪恶之人,我等不应饶恕,否则天底下哪有什么百姓安居乐业,若不铲除罪恶,不让这群山林绿匪消失,再过百年千年,这片地带仍会是民众谈之色变之地。”

    姑娘突然壮起胆子,说了真心话。则天底下哪有什么百姓安居乐业,若不铲除罪恶,不让这群山林绿匪消失,再过百年千年,这片地带仍会是民众谈之色变之地。”姑娘突然壮起胆子,说了真心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