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双 心动可乐

第884章 如果……

    说是玩游戏,一开始,还只是唱歌,

    白萍播放音乐,然后让学生怂恿家长一起唱歌,唱些蓝精灵,小船儿什么的,

    算是把气氛先带动了起来,好让家长放开,

    夏新也顺着人流,陪着夏夜附和着唱了两句,

    他唱歌不算好,也不算太差,勉强能对准音阶,不会刺耳的程度,

    很中庸,

    他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

    不过,问题马上就来了,

    接下来是个投篮的小游戏,

    就是把所有学生分6组,每组5个,

    在会议室的左边,由学生推来6筐的小皮球,摆好,

    然后爸爸站在右边,拿一个中间空心的类似篮筐样的东西准备接球,

    孩子跟母亲,则站在左边,由母亲负责从等人高的框子里拿球,递送给孩子,框子距离孩子大约2米左右,母亲得来回跑,然后孩子负责在初始线丢球,投篮,

    孩子跟父亲中间大概隔了8米左右,

    不算远,也不算近,但孩子随便投就好,父亲拿着篮筐反正可以移动,与其说是考验孩子的准确率,倒不如说是考验父亲的眼力,手力,如何及时的把孩子投的乱七八糟的球给接上,

    每一个球进篮算积一分,

    最后会给积分最高的三个小孩子,分别颁发美丽的小金花,小银花,小铜花别在孩子胸口,做为奖励,

    给积分最低的三个孩子,则颁发?色的小花别在孩子胸口,让父母孩子再接再力,

    然后,现场开始上演各种令人啼笑皆非的场景,孩子把球投到别人的区域,投到别人的脑袋上,甚至不小心丢到身后了,

    父亲则是各种飞奔,飞扑救场,经常出现两个父亲撞在一起,同时倒地的场景,惹的几个孩子哈哈大笑,

    尤其是能看到平时威严的父亲,这么倒霉,跟人撞脑袋,飞扑滑翔的样子,就让孩子高兴的不得了,笑的特别开心,

    现场不时的响起各种悦耳的,属于孩子特有的天真无邪的笑声,

    当然,还有母亲埋怨父亲连个球都接不好,真没用什么的,总之,大家都玩的很开心,

    你很容易就能被那些孩子,淳朴,爽朗的笑容感染,抛却俗世的烦恼,乐在其中,

    这不仅仅是让孩子跟父母玩耍,同时也是对父母的忙里偷闲,过来图个乐,

    但开心是属于别人的,

    夏新发现,自己是怎么也开心不起来了,

    首先,看到其他人有爸妈陪伴,笑的那么天真无邪,夏夜自然是有点伤感的,

    即使如此,她也可以安慰自己,自己虽然没有爸爸妈妈,可是有哥哥啊,

    自己跟哥哥也可以玩的很开心,

    但,实际轮到两人,开始之后,问题才真正的出来了,

    父亲接球,夏新可以代替,

    孩子投球,夏夜可以,

    但,没有人递球,这是个最大的问题,

    因为,没有母亲,

    夏夜只能跑到框边拿球,又跑回来投球,自己一个人负责拿球跟投球,

    一个人负责的事太多,会显得繁琐,乐趣就减半,同时没有交流,一个人机械的投,会显得有点傻,

    尤其是隔壁几个都是母亲拼命递球,拼命给孩子喊加油,而到了夏夜这边,就是一片沉寂,没办法说话,

    夏新尽量制造气氛,喊着,“夜夜,加油,夜夜加油,”

    他是想让夜夜开心,但很快他就发现,自己没有让夏夜开心,反而在给夏夜增加压力,

    错误的给了夏夜一种,哥哥希望你能努力多投点的提示,

    这就导致夏夜拼命努力的拿球,使劲的投篮,去追其他人的步调,

    顺带一提,那四方筐,跟夏夜人是一样高的,她光是拿球就很吃力了,还特别努力的对准夏新手上的篮筐,这就更吃力了,

    与其说是享乐,享受游戏,倒不如说是在受罪,拼命的跑到框边踮脚拿球,然后又跑回初始线,拼命的往夏新那投,还要投准,

    没一会儿,已经气喘吁吁了,她得跑,得追别人的步伐,得追妈妈来回拿球的效率,得追其她孩子投球的效率,她很吃力,她还得努力回应夏新的加油声,

    当夏新发现这点的时候,马上就闭嘴,不喊加油,不给夏夜增加压力了,

    还微笑着鼓励道,“没事,随便投就好,我都能接住,”

    “恩,”

    夏夜点了点头,

    但这,也无济于事,

    让夏夜一人分司两职,实在太勉强了,

    成绩明显比其他家庭落后一大截,

    然而,落后也就算了,哪里没差生呢,重要的是,夏夜太突兀了,

    在6组里面,显得尤其的突兀,

    因为只有,她这一组,是她一个人来回跑,来回投球,

    看起来……有点傻,

    或者,在其他人眼中,根本是有点蠢,有点可怜,

    “她妈妈没来吗,”

    “真可怜,”

    “这孩子也算尽力了,”

    伴随这些小声的带着几分可怜的讨论声之外,还有其他孩子的讥笑声,

    当一群孩子中,出现了一个“异类”,就会成为其他孩子嘲笑,调侃的对象,

    夏新色号中南海从嘈杂的人群中,听到了几个小女生的窃窃私语声,或者说,对方压根没打算压低声音,

    “看啊,夏夜一个人跑来跑去的,”

    “看着好傻,”

    “咯咯咯,真是辛苦她了,”

    “可惜并没有什么用,还是最后一名,”

    “哈哈哈,我倒要看看她怎么拿篮子底下的皮球,她够的到吗,”

    “嘻嘻,看着好好笑,”

    也许,孩子本身没有恶意,仅仅是想调侃下,觉得看着比较特别,比较傻,加起来就是特别傻,所以笑一下,但,这笑声听在当事人耳中,就不是这么回事了,

    会显得很刺耳,

    很伤人,会让当事人觉得羞愧,丢人,

    尤其是对脸薄的小女生而言,

    夏夜不经意的转过视线,发现好多人都在看自己,特别的关注自己,不时的跟周围讨论两声,然后发出一阵笑声,

    这甚至让她感觉周围响起的笑声,好像都是在笑自己一个人分饰两角,还跑来跑去的,

    夏夜抿了抿嘴唇,只能告诉自己,不要管他们,只要有哥哥在就好了,

    直到她拼命跑把最上面两层皮球拿完了,任凭她怎么努力,都够不到框子里面第三层的皮球了,

    夏夜只能拼命的踮起脚尖,伸手去够,虽然能擦到边,但拿了几次都没能拿出来,

    还差点把自己弄跌倒,

    这引起了旁边一堆男同学的轰笑声,

    还是那句,也许他们只是看着好玩,甚至没什么恶意的笑,但听在当事人耳中,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笑的,

    夏夜一下子就小脸憋的通红了,

    她拼命的咬着嘴唇,用尽全身力气去拿球,光是拿球都吃力了,更别说跑回去投了,

    她甚至不知道是怎么熬完这短暂而又漫长的两分钟时间的,

    而夏新也是急的汗如雨下,

    拼命的在想办法,但,毫无办法,

    自己不能又接球,又给她递球吧,

    找人帮忙,

    反正旁边那么多母亲,总有几个乐于帮忙的好心母亲,

    可,这是家庭游戏啊,很容易让人误会那是夏夜母亲,然后回头夏夜得跟人解释自己母亲没来,所以找人代替,接着再被人笑一次吗,

    夏新的额头挂下豆大的汗珠,

    这次,他是完全没有任何办法了,

    他已经拼命的开动脑筋,想帮夏夜解围,想让她不显得那么异类,在小学生中,出现一个异类,是很危险的,

    但,想出来的只有一颗颗汗水而已,

    他从没觉得两分钟居然这么漫长,

    真的是好不容易,才熬了过去,

    最终,夏夜还是最后一名,她只投了20个,其他学生至少的,都是40个起步,

    中间产生了庞大的差距,

    然后,夏夜胸口被戴上了小?花,

    苏莹的是小金花,直接把刚刚的不愉快抛在了一边,抱着苏武啸,笑的别提多开心了,

    当然,还不忘递给夏夜一个示威性的眼神,

    而,夏夜则是别过小脸,避开了对方的视线,

    然而,胸口的小?花,是避不开的了,

    几个男生女生,则围在苏莹身边,夸赞她好厉害,还纷纷伸手想摸摸她的小金花,一脸的羡慕,那金花特别的好看,至少,在小学生眼中确实是特别好看,

    至于夏夜这边,自然是没有一个人的,那?色的花,也有点难看,

    夏新心想着,没事,就一个游戏而已,

    也算是熬过去了,接下来好好表现,拿个小金花好了,

    自己的实力,怎么也该比这些30多岁的爸爸强吧,

    夏新以为这游戏结束是解放了,然而这只是噩梦的开始而已,

    等到老师,宣布下一个游戏规则之后,夏新才知道,这又是个三人合作的游戏,

    没有妈妈,夏夜又得一人饰演两角,自己想帮也帮不了,

    夏新只能看着夏夜一个人来回奔波,

    然后周围响起一片笑声,再然后,夏夜的胸口又多出了一朵小?花,

    甚至,全场就她一个人是两朵,

    然后第三个游戏,依然是三人合作的通关游戏……

    夏新的额头挂下了一滴冷汗,因为夏夜的胸口已经别上三朵小?花了,绝对是全场第一人,

    其他孩子,最多的也就一朵,

    这让夏夜显得尤其的异类,显眼,尤其是游戏的时候,更是引人瞩目,

    夏新心中那个悔啊,终于明白,原来这就是通知单上说的,家长双方均需要到场的理由,

    但,现在后悔也晚了,

    当第四个游戏开始,才是真的完蛋,

    夏夜想分饰两角都不行了,

    这游戏,是你画我猜,

    由爸爸负责抽卡片,然后看卡片上的东西,用暗号告诉妈妈,妈妈负责在?板上画,再由孩子站在前边负责猜,

    这你画我猜也是相当热门的游戏,深受孩子喜爱,现场各种笑声不断,

    然而,这对其他人来说是好玩的游戏,对两人来说,却是一种灾难,

    因为……没有妈妈,

    夏新想告诉也不行,

    这必须是经过两道考验,先妈妈读出爸爸高深的肢体暗示的意思,再由女儿通过画读出妈妈的意思,才能进行的游戏,夏新不能越过中间的那道坎,不然就对其他孩子不公平了,

    所以,当一个个家庭轮流上去,最终轮到夏新这家庭上去的时候,真正的灾难降临了,

    两人尴尬的站在一边,互相对视着,没有办法动,

    现场一片雅雀无声,

    夏新的呼吸也急促了,

    夏夜则是握紧了小拳头,站在了白线前,望着夏新没有动,

    因为是一个个家庭轮番上,所以当时所有的视线,都集中到了夏夜的身上……

    几个中年女人,男人在小声的议论着,“这个,我看他们怎么玩,”

    “这下没办法了啊,”

    “这小娃子是没妈妈的吗,这样的场合都不来,”

    “不会是被抛弃了吧,”

    “不不,你看这两人,小孩子这么漂亮,至于父亲,你看看,渍渍,肯定就不是亲生的,哪能差这么多啊,”

    “你这么一说,还真是,”

    “喜当爹啊,”

    “也可能是捡的,”

    “呵呵……”

    夏夜脸色通红的就这么站在原地,什么也动不了,但她还是丝毫不惧的望着前方,勇敢的挺胸抬头面对所有人的视线,

    只是,小手有些颤抖而已,

    两人对视着,并没办法说话,规则就是父亲,不能跟女儿沟通的,

    这回……完蛋了,

    夏新的脸色发白,

    他明白了,

    终于明白了,

    这就是夏夜不让自己来,不告诉自己家长会的理由吗,

    原来是这样,

    原来是这样啊,

    如果早知道会这样,会让夏夜惹眼,会让她受尽各种善意的,恶意的笑声,视线,奚落,嘲讽,

    夏新绝对就算下跪都要喊上一个人来的,

    该死,为什么我不能早点想到这一点啊,

    夏新的心脏都要绞成一团了,

    这全部是自己的错了,

    为什么自己要那么轻易放弃啊,

    如果,如果当时自己强硬点,把冷雪瞳拉来就好了,

    如果自己喊上月舞也好啊,虽然她比较顽皮,但自己强力要求,她也一定会来的,自己只要管好她就好了,为什么怕?烦就不喊她呢,

    如果,自己喊晓萱的话,她百分之百会很高兴的点头答应的,为什么自己又怕善后?烦,而放弃了,

    就因为自己这样怕?烦,不把夜夜的事放在心上,才导致两人只能站在台上,相视无言,让夜夜饱受各种冷眼,

    虽然夜夜还是努力做出平静的样子,但那微微颤抖的手心,瞒不过自己眼睛的,

    没有比现在,更尴尬,更丢人,更遭人奚落的了……

    如果不是大庭广众之下,夏新绝对直接给自己来上一拳,

    如果重来一次的话,自己绝对不会……

    不,没有如果了,

    世界上没有如果……

    夏新咬紧了牙关,几乎要咬出血,

    心中后悔的无以复加,他已经无能为力了,

    宣布弃权吗,所有人中第一个喊弃权的家庭……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突兀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

    “借过一下,谢谢,?烦借过一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