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英雄联盟之绝世无双 心动可乐

第1929章 手术前夕

    蓝蓝的天,白白的云,灿烂的阳光下,是和煦微风轻拂的大地。

    这是个天空晴朗,风和日丽的好天气。

    看着这样的天气,享受着这样的春风,人也会觉得舒爽许多。

    本应该是这样。

    但舒月舞就这么坐在病房前,穿着一身白色的病号服,脸上打着绷带,双手交叠的放在窗头,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望着远方的天际。

    她高兴不起来。

    因为她发现自己脸上越来越难受了,越来越刺痛,越麻痒。

    她甚至有一种自己的脸正在脱落的感觉,她偶尔还会去想如果自己的脸脱落了,会变成什么样子,一定比鬼还丑吧,都是一个洞一个洞的。

    而且因为想太多,她昨晚连做梦都梦到自己变成了个……就跟腐烂的僵尸差不多的东西。

    “月舞,吃点吧,这蜜瓜很好吃的。”

    祝晓萱就把果盘端过来,一步步来到舒月舞身边,一脸担心的看了她一眼,然后把果盘在窗头放下。

    “真的,很甜的。”

    舒月舞就转头看了她一眼,带点郁闷的语气道,“我总觉得,我现在吃什么都会从脸上漏出来,不太想吃甜食,说不定等我睡着了,还会有一群蚂蚁过来咬我的脸。”

    “你想太多了拉,……都会好起来的。”

    祝晓萱也只能这样安慰舒月舞了,她想不到别的词了。

    为了照顾月舞,她甚至过年都没有回家,仅仅是跟家里打了几通视频电话而已,一直在这陪着舒月舞呢。

    而祝起山也对她表示了谅解,因为这段时间是舒月舞最重要的时间了。

    祝家算是比较开明的。

    舒月舞轻叹口气,又把视线转到了窗外,不说话了。

    祝晓萱就露出了一副阳光灿烂的笑脸道,“你放心好了,莎莎姐还在实验室尽力帮你研究呢。”

    舒月舞轻轻嘟囔着嘴道,“我总觉得,不太信任那个女人,毕竟她过去……”

    “不会的,这几天,我早上6点半起来的时候,她在实验室,跟两个助手在研究,我晚上11点半去睡觉的时候,她还在实验室,真的从没见她出来过,连吃饭,都是送进去给她的,阿姨说怕人多打扰她。”

    “她真的很拼的。”

    舒月舞想了想,还是有些沮丧道,“但是,从结果来讲,脸还是没好起来,她都来了快十天了吧。我感觉我脸永远也好不了了。”

    “你放心吧,莎莎姐,她很厉害的,真的很厉害,光这几天就有好多学着教授的,特地来医院想见她呢。”

    舒月舞对此不置可否,反正在看到成果之前,她没办法信任。

    她小声嘀咕着,“从以前我就觉得那女人跟小新关系不简单了,她一定想慢慢折磨我。”

    话音刚落,就听后边传来忆莎清脆中,带着几分疲劳的声音道,“说谁呢,在背后乱嚼舌头。”

    舒月舞转身看了她一眼,倔强回道,“什么背后,当着你的面我也这样说。”

    忆莎就故意一脸冷笑道,“……真羡慕你们这些没出过社会的小天使,命都落别人手里了,还这么找死。”

    “你可是答应过新要治好我的。”

    “是啊,但我要在你肉体里埋点腐蚀性药,先治好你,再让它3个月后啊,半年后腐蚀,那不就跟我没关系了吗?”

    “你……真阴险”

    舒月舞一时无言以对。

    “我这是教育你,该低头时,就要低头,头抬太高,小心脑袋撞到天花板。”

    “……”

    忆莎当然没想这么做,她就是吓唬下舒月舞。

    说完就冲祝晓萱扬了扬下巴道,“叫她父母过来看着,顺便给我把免责声明签了,然后带她来无菌室。”

    祝晓萱顿时小脸一喜道,“可以开始治疗了吗?”

    “7成把握吧,失败了也别怪我身上,赶紧叫人来签免责声明,不然我可不动手,省的出事了赖我。”

    “真是狡猾……”

    舒月舞小声嘀咕了句。

    忆莎没好气的回了句,“好好最后看一眼你的蓝天吧,再出事了可不是脸的问题了,你会死!”

    舒月舞顿时大惊,“你是在吓我?”

    “你觉得我为什么让他们过来签声明书?”

    “……”

    在半小时之后,舒锐跟赵晴就都到医院来了。

    忆莎拿了份医院的免责声明让家属签字,然后换了身衣服,带着舒月舞走进了无菌室。

    同时让祝晓萱也换了身衣服进来供她使唤。

    她其实蛮喜欢祝晓萱这乖巧活泼的女孩的,从夏新的描述中,忆莎对她的评价好坏参半,但从这些天的相处中,她发现祝晓萱是真正的心思纯洁,有情有义的,并不像自己臆测的那么心机深沉。

    可能小女孩比较直白,对爱情比较感拼吧,忆莎觉得可以理解。

    她先让舒月舞躺在仪器上,然后解释道,“在手术前,我得先声明下。”

    “我没能找出融合天使与魔鬼的方法,这不是我一个人,仅仅研究个几天就能弄出的东西,这需要大量的仪器,大量的研究,精密的演算,跟大量的活体实验,真这么做,你也等不到那一天的。”

    “我是用了一种取巧的方法,简单点说,就是把天使伪装成你自身的普通基因,跳过魔鬼基因的安检程序,让天使的再生能力融入你的身体,且不被魔鬼发现,排斥。”

    “我也没有实验对象,只能在你身上实验。”

    因为小动物身上可不带有鬼子基因。

    “成败我不知道,但大数据演示并没有错误,我自己也用别的方法检测了下,没什么差错,总之先试试看吧,也没别的方法了……”

    舒月舞顿时有种自己其实是一个小白鼠的感觉。

    但她并没有反驳。

    因为离近了,她才发现忆莎眼神很疲劳,黑眼圈很重,看起来很久没睡觉了的样子,就算有睡,估计也没睡多久。

    看起来确实是尽力了。

    正如晓萱说的,晓萱6点半起床,忆莎已经在实验室了,晓萱11点半睡觉,忆莎还在实验室研究,吃住估计都在实验室了,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睡觉。

    要知道,忆莎可是个娇滴滴的大美女,都不管吃喝住行,这么拼命了,舒月舞还能说什么。

    忆莎本身也很清楚时间的宝贵。

    “那么,我要开始了,对了,还有很不幸的一点是,我不能给你麻醉,因为一旦麻醉,你就会不知道肌肤痛不痛,无法第一时间察觉自己身体里的排斥反应,等到排斥反应严重的时候,真的会死,所以,手术的痛,你就给我忍着。”

    舒月舞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倔强道,“被炸弹炸我都忍了,还怕再被割几刀吗?开始吧。”

    “希望你做的能跟你说的一样完美。”

    忆莎解开舒月舞脸上的绷带,露出了绷带后边,那张重度烧伤,且略显可怕的脸。

    她也没在意。

    然后把舒月舞的手脚呈大字锁在四周。

    忆莎首先需要在舒月舞的脸部周围割开,注入隔离液,然后才把伪装过后的天使基因,一点点的,从各处融入舒月舞的脸。

    这对忆莎来说是个辛苦的过程,对舒月舞来说,也是个极度疼痛的过程。

    但她硬是咬着贝齿,仅仅从喉咙里露出几分吸冷气的声音,任凭眼角的泪水滑落,自己从头到尾并没吭一声。

    做好之后,忆莎又需要用特殊的装置,封闭舒月舞的小脸,让她的脸与外界隔离,为天使基因的再生,提供一个绝对完美的环境。

    等一切做好,已经花了1个多小时了,她本身也已经大汗淋漓。

    然后,忆莎就在旁边坐着,靠着墙壁冲祝晓萱挥了挥手道,“一旦有过敏反应,第一时间,立刻马上叫醒我,不然别说脸,连命都没了。”

    祝晓萱一听这么严重,忙不迭的连连点头。

    同时忆莎又向舒月舞嘱咐道,“脸上情况不对,就马上举手,或者发声,你能说话吧,别为了脸,连命都不要,晓萱,你也盯着点她脸色,别让她强忍着,还有这段时间不能吃饭,不能打营养液,不能做任何事,上厕所也不行,明白了吗,因为没有人知道什么环节会引起过敏排斥反应”

    “知……知道了。”

    忆莎调查过天使基因的再生能力,如果是夏夜被毁了脸,哪怕是这种重度烧伤,半天时间就能再生出新鲜的肌肤,但,舒月舞这属于被自己改过,劣等版的,在降低了排斥反应的同时,也降低了再生能力,导致恢复时间也会加长。

    舒月舞一听之下已经被惊呆了,急忙问道,“不吃东西我受得了,那我要上厕所怎么办?”

    “叫晓萱或者叫你妈或者谁给你接吧,导尿管还是什么的随便你,但你不能动,不能进食。”

    舒月舞顿时大窘,“……不行,我要先去上厕所,为什么来之前你不提前说,你就是故意要看我出丑是不是。”

    “这个过程会持续1天,甚至更久,你提前上不上都没区别的,反正你只能躺在那尿了……”

    “……不,我死也不要!这多丢脸!”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