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韩娱之影帝 榴弹怕水

第144章意料之外的来电

    让我们把时间回到四个小时前,那时候的金钟铭还没有在夜风里被朴大妈搞得头脑晕,四肢飘忽。???实际上,当时他正躺在自己家里的沙上,然后双脚架在贝克的背上看电视呢,又或者说是在志得意满的观赏着自己的杰作呢。

    好吧,虽然看起来有些得意忘形,但是一想到自己在这一波团战里虽然称不上把全韩国的政治顶层人物耍的团团转,但最起码做到了游刃有余和出彩的借力打力,最后成功的完成了自己的战略目标……呃,还是不说这些让人脸红的废话了,其实金钟铭心里很明白,自己在这一波里表现的并不是多么精彩到爆。只不过,由于他所欺骗、引诱、利用的全都是韩国政坛金字塔尖上的那群人,这才让他不由自主的得意了起来。

    想想这些人都是谁吧?朴大妈、文大爷、安教授、朴大善人、秋贞德、金总理,当然还有最关键的金武星最高委员,以及那个虽未直接出场却被自己利用了的吴世勋市长这几乎是除了现任总统李明博之外的韩国所有顶级政治人物了。

    而且,最最关键的是,他在这次的事情里并没有依靠着什么‘未卜先知’,或者几个小时后朴大妈给他安上的所谓‘大气运’!最后的这个漂亮的结果,实际上全都是靠着他这些年自己积攒下来的实力与大胆的判断以及果敢的实行所换来的。

    想想也是,时间这玩意会模糊一切的,很小的时候金钟铭甚至记得起奥拉朱旺的夺冠,但是等到遇到恩地的时候那就需要灵光一现才能产生一些模糊的印象,而到了现在……说句不好听的,谁知道谁是谁啊?

    当然了,金钟铭心里也明白,归根到底,还是因为自己重新经历的事物太多太多了,新的人生新的事物填充了他的内心,更何况,如今的他已经不需要用这些小算盘再去计划点什么了,他已经有资格用自己的力量来生存下去了。

    这件事正是如此。

    先,《东亚日报》背后是安哲秀,这一点是自己在学界撒钱撒的那么豪爽所换来的情报。其次,金武星的异心……呵呵,人尽皆知。

    而最关键的一点,也就是尔市市长即将空缺的消息,其实来自于一个意外。

    话说过年时,去打酱油的金钟铭意外收到一个最高文化勋章,那时候站在台上接受授勋的他突然间就明白了过来,金滉植才是这一波自己正对面的那个敌人,而看起来放任亲信贪污腐化的李牛肉其实是个聪明到不得了的人。没错,他很多亲信都在敛财,但都是以一种很安全的方式在敛财,哪家搞娱乐的企业会在对方下台后跳出来说,你看我花了一个亿给我们家的艺人换了一个勋章……傻了吗?而且那时候再看对方收到钱后那么拙劣和明显的表现怎么看怎么像是在自污。为什么要自污?无外乎是让想人看不起自己,忽视自己。为什么一个总统要这么干?很简单,从朴大妈她亲爹开始,韩国哪个总统有好结果?从头到尾,不是被清算就是死于非命!人家李明博把自己搞的一身臭,然后人人看不起,反倒是一种绝妙的保护。其实这也不是李明博甘心情愿的,当他上任一百天就被牛肉砸了个半死,然后办了半个韩国的财阀都没能挽回民心以后,这位总统就很已经明白自己是没什么政治野心可以施展了,那就只能换一种消极方式来理清自己的人生道路了。

    所以,当吴世勋这个李明博派系的接班人跳出来说,自己要为一顿小孩子的午饭而搞一次公投的时候,金钟铭当即就想明白了,这不是要正面刚的节奏,而是要诈败脱身的意思。

    那么剩下的事情就简单了,尔市市长这个职务是韩国仅次于总统和总理的位子,那么,提前半个月把这个消息卖出去就能换来很多有价值的东西。安哲秀、朴元淳和他们手上的舆论力量,金武星在国家权力机构里经营日久的人脉,都成了这个消息的交易品。

    只不过,金钟铭此时还不知道,看起来实力雄厚的金武星被朴大妈抓到手里成了一个高级马仔不是没有原因的,他自己早就被人家渗透成了筛子,然后还引出来了四个小时后那番电话……不过,回到晚上7点多的时候,金钟铭的心情还是很愉悦的,因为无论如何,当中午检察官带着税务稽查人员冲入uBe的时候,他就知道大局已定了,自己在韩国最后半年的力量空窗期将会获得一个完美的保护膜,任何人想动他都要考虑被民意反噬的结果。

    至于那群大人物后续怎么收尾,怎么糊弄老百姓,爱咋咋吧!反正自己也对得起良心,三部法律和两个重审的案件完全对的起苍天厚土,也对得起全韩国乃至全亚洲的舆论吹捧……呃,这不是胡扯,金钟铭坐在这里看电视的档口甚至收到了来自于中国那边于胖子的短信,说是他的电影还有今天被查账的事情都上了某台13套的新闻直播间了,而政治敏感性极高的于胖子是专门过来恭贺他的。

    嗯,这叫什么来着?对,这就叫全球化。安南老秘书长曾经说过,反对全球化就是反对万有引力定律。

    所以,如此大胜之下,也就由不得金钟铭有些洋洋自得了。

    看着kBs晚9点新闻里自己那装逼的采访,开了一瓶冰镇啤酒,偶尔拿起手机看一眼或关心或幸灾乐祸的短信,这种感觉还是蛮爽的。不过这里多说一句,不要小瞧韩国人的智商以及情商下限,还真Tm有人幸灾乐祸嘲讽他被查税了……当然了,这种人立即就会被金钟铭给拉黑,省的以后浪费时间。至于那些见识不够表示关心的人,他则善意的报以安慰,毕竟人家是好心。

    不过,当九点新闻结束的时候,金钟铭正准备转台看mB那边时,却突然接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电话。

    “优博噻优。”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后,金钟铭语调中明显带着一丝说不清的味道。“昭妍姐,你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你们不是刚从日本回来在准备第二张迷你专辑吗,应该很累吧?”

    “还好吧!”电话那边的朴昭妍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毕竟组合在不停的上升,这种日子还是蛮充实的,不过……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在准备第二张专辑的?莫非你这个大忙人还在关注我们这个小组合不成?”

    “猜测而已。”金钟铭不以为意的答道。“你们TaRa如果没有综艺、电视剧或者其他活动,那么不是在出专辑就是在出专辑的路上,这不是歌谣界的常识吗?”

    “你……心情不错?”朴昭妍突然反应了过来。“我其实……是刚在录音室外面跟工作人员一起看了九点新闻,被查税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能出什么问题?”金钟铭立即笑了。“是不是那群J的工作人员瞎扯淡让你听到了什么?”

    “哎。”朴昭妍倒是蛮坦诚。“一开始我也觉得新闻和网络上都在偏向着你,肯定不会有问题的,但是后来听一起制作专辑的那些前辈们说……天底下的娱乐公司就没有不偷税的,真要是数额巨大证据确凿的话,那谁也保不住你。”

    “那昭妍姐,那你觉得我会偷税吗?”金钟铭忍不住笑着的从沙上坐了起来,顺便也终于把腿从贝克的背上拿了下来,贝克无辜的看了金钟铭一眼,摇摇尾巴跑阳台上去了。

    朴昭妍立即就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说下去了,说实话,虽然知道金钟铭是在开玩笑,但是……两人已经近一年没有怎么交流过了,虽然很想按照自己的本能没好气的呵斥或者责怪对方一句,但话到嘴边的时候她又咽了回去,因为她隐隐的有些担心,万一说错了话会不会让两人变得更生分?要知道,自己掏出手机的时候就已经有些犹豫和小心了。

    当然了,电话这边的金钟铭也不傻,虽然确实只是随口开了句玩笑,但对方的沉默和尴尬却让他立即明白了过来认识再久的朋友长时间不联系,恐怕也会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昭妍姐……别这样。”金钟铭忍不住呼了一口气,之前分外自得的心情也变的无味了起来。“一句玩笑而已。这次的事情都在我掌握之中,你的关心我能理解,但是……务必要相信我的能力。”

    “那就好……”朴昭妍松了一口气。“看来我还是白白担心了,让你看笑话了。”

    “有人关心总是好的。”金钟铭倒是蛮感慨的。“不像某些人,明知道我被人封了会计资料,竟然连个电话都不打。”

    “其实我觉得……恩静那是比较了解你。”朴昭妍赶紧解释道。

    “我是说……我家毛毛跟二毛。”金钟铭有些无语。“不过昭妍姐你的里有也是对的……应该就是这个缘故,她们知道我胸有成竹。”

    朴昭妍愣了一会,然后却也忍不住笑了:“是我想太多了,不过你真的不要生气,真的了解你的人都不会担心你的,脑子比较灵活的估计也不会担心的,只有我这种脑子比较笨,又……很长时间没有跟你接触过的人才会无谓的听信一些更蠢人的话。”

    “不说这个了。”金钟铭感慨的摇摇头。“整天勾心斗角我也心累,倒是昭妍姐你们,这一年过的怎么样?之前大半年我不是在片场就是在中国,四月份回来以后正好你们又去了日本签约,一直没机会遇到你们……还是那句话,我一个大男人都觉的很累,你们真不累?”

    “真不累的。”听完对方的询问后朴昭妍有些略显兴奋的解释道。“我不是说了吗,我们一直在上升期,眼看着自己的努力能够换来成果,总是让人很充实的。更何况,其实就是从去年年中那段时间算起,我们已经算是熬出头了,各方面的待遇什么的也跟着好了不少。你不在尔这些时间,我们加入了新成员,行了单曲和迷你专辑,还签约了日本……”

    “日本怎么样?”金钟铭突然插嘴问道。“听说跟J-rok签了3.5亿日元的专属合同?这价位还是蛮不错的,已经有少女时代一半的规模了……”

    “那是因为她们有九个人,我们只有七个。”朴昭妍毫不犹豫的答道。“不然的话差距会更小。当然了,跟kara不一样……kara在日本简直就像是作弊一样,你知道的吧,恩静跟奎利是睡一张床的关系,她说过自己的合同……我们听了都蛮羡慕的。”

    “再羡慕也没用。”金钟铭戏谑的答道。“我倒是想把你们买过来,可就算不提J会不会正眼看我,估计恩静也能撕了我,以她的脾气,一定觉得我在侮辱她……”

    “恩静啊……听你这么说我倒是放心了。”

    “放心什么……哦,昭妍姐你根本就不需要担心。”金钟铭平静的答道。“只不过是两个脾气太硬的朋友一度挨得太近,以至于被相互咯到了而已。”

    “不说这个了。”朴昭妍的情绪算是被调动开了,或许她一直想向金钟铭展示一些什么,所以主动的炫耀了起来。“钟铭你知道吗?这次迷你专辑之后,再去日本正式出道之前,我们TaRa会举办自己的第一场演唱会!”

    “昭妍姐……你好像蛮兴奋的?”金钟铭听着对方突然越来越亢奋的语调,却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不该兴奋吗?”朴昭妍反问道。“当初在安养,你去我家找我,那时候的我哪里会想到这辈子还能重新走上舞台,更何况是开属于自己的演唱会?”

    金钟铭无言以对。

    “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朴昭妍轻声追问道。

    “当然不是。”金钟铭干笑了一下。“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你刚从说tara七个人、新加入了成员什么的……那个新来的成员表现的怎么样?”

    “刘花英吗?”电话那头的朴昭妍忍不住叹了口气,然后又压低了声音。“说实话,我个人不是太喜欢她。”

    “可以理解。”金钟铭晒笑道。“从o9年出道开始,我记得那时候你们每天只睡几个小时,六个人一起努力了一年多才有了后来的地位和待遇,突然间加进来一个人,算是不劳而获吧?”

    “没错。”朴昭妍毫不犹豫的答道。“不过这也算是正常人该有的普遍性心理吧?是个人遇到类似情况都会跟我们一样有类似的心思。可关键是刘花英她这人明显年纪太小不懂事,又有点被家里给惯坏了的感觉,我们有些抵触她,她非但不愿意主动融进来,反而动辄跟我们赌气……搞得我们现在都还懒得理她。”

    “昭妍姐……”金钟铭顿了一下。“既然是从录音室出来了,那你现在有时间吗?”

    “为什么这么问?”正说在兴头上的朴昭妍忍不住笑了。“大晚上的莫非要约我吃饭?你可是有女朋友的人,我听说了,你一回来第一天第一件事就是去电视台给你apInk的小女友撑腰。”

    “你是怎么知道初珑的?”金钟铭似笑非笑的问道。“好像身边每个人都知道一样……虽然理论上是有渠道,但……总感觉传的太快了。”

    “从毛毛那里知道的。”朴昭妍的回答滴水不漏。“不过智妍也跟我提过,孝敏也跟我说过。”

    “算了,不说这个了。”被搞得很没意思的金钟铭那着起了身。“昭妍姐你有男朋友了吗?”

    “为什么……没有……”

    “那不就得了,我有女朋友的人都不在意,你在意什么?”金钟铭已经开始拿外套了。“你在哪儿?”

    “三成洞……”

    “三成洞附近有什么好地方推荐吗?”

    “真要来?”

    “自然,想跟你说一些事情。”金钟铭已经推开了房门。“同样的话……TaRa里的其他人我都不好直接说。”

    “那……就不要来三成洞了,来pageone吧,我正要去那里。地点就在狎鸥亭边上的新沙洞那里,算是借你给我们的咖啡店打个广告。”

    “待会见。”金钟铭随即挂上了电话。

    另一头,朴昭妍挂上电话以后忍不住回头迎上了自己的队友。原来,这里不是录音室,而是TaRa的宿舍,而除了那个新成员刘花英外,其余五个人或坐或立都正在朴昭妍身后的客厅里呢。

    “比你还蠢的人是指我吗?”全宝蓝嚼着什么东西问道。

    “我早说了……我爸爸跟我哥哥虽然觉得很危险,但他们都认为金钟铭早有准备……”李居丽也有些无奈。“真没必要跟他打电话表示专门关心的。”

    “昭妍姐你去了……以他好为人师的脾气肯定会跟你说一圈社长坏话的。”万年受孝敏也忍不住插了句嘴。“可他也不想想,我们什么时候能管住社长了?他要真要帮我们可以把我们买过去……算了,我不说了。”

    “去吧。”坐在沙上瞥了一眼孝敏的恩静,在帮着智妍撕开一袋零食后浑不在意的迎上了朴昭妍问询的目光道。“他既然这么说了肯定是有理由的,昭妍姐你去听听也好,不过别在意。”

    “三姐帮我带杯咖啡,拿铁,不加奶。”小恐龙言简意赅。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