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韩娱之影帝 榴弹怕水

第145章意料之外的问题

    “金钟铭先生,请务必加油!”一名西装革履,一看就是社会中坚人士的中年人拎着一杯咖啡走了过来,然后向坐在窗边的金钟铭伸出了手。“我向来都是很支持和认可你的。”

    “承蒙您厚爱了。”和前几个人一样,金钟铭其实并不认得对方,但他依然微笑着站起来跟对方握住了手。“不过请您放心好了,清者自清。”

    “那就好,不打扰您跟朋友聊天了。”对方微微笑着颔,然后直接出门离开了咖啡厅。

    “怪不得你这么一副尽在掌握的感觉……”朴昭妍看着对方离开后,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才坐下来几分钟,就已经是第五个了,而且明显是冲着你进我们咖啡厅的,因为根本就不认识我是谁。”

    “说不定是你平时化妆太浓,现在这身打扮他们反倒认不得了。”金钟铭嘴角微微弯出了一个弧度,看的出,他此时心情还是蛮不错的。

    不过,没那个女孩喜欢这样的调笑,所以虽然知道对方是在开玩笑,朴昭妍也还是瞬间黑了脸。

    “没在嘲讽你……”金钟铭见势不妙赶紧解释道。“其实是想说这身打扮不错,简单却显得清爽。”

    朴昭妍脸色这才好看了点,时间有些匆忙,她只是穿了一身牛仔裤、白衬衫,然后化了点淡妆而已。不过女孩子嘛,就像刚才会因为那种话黑脸,也自然会因为这种奉承变得心情愉悦。

    “说起来……一年不见,感觉你的品位也上去了。”朴昭妍歪着头打量了一下金钟铭。“素雅的黑色夹克衫,一副黑框眼镜,简简单单却很有味道。”

    “你多心了。”金钟铭晒笑着摇摇头。“其实无论是脸还是打扮,我跟一年前的自己都没什么区别,只不过男人嘛,经历的多了,那种感觉就上来了。就好像我这副黑框眼镜,据说很多时尚杂志都在夸,也有很多年轻人都在模仿,但其实真的只是因为要通宵搞文字工作有点近视了……”

    “不对……”朴昭妍继续歪着头思索道。“这幅眼镜感觉确实很有味道,有点……反差萌的感觉。”

    “那也是因为这一年又多了一个《大叔》做反衬而已。”金钟言之凿凿。“那部电影里面我演的大叔杀人不眨眼,给韩国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演完之后再戴上黑框眼镜,这种反差感自然就出来了。”

    “随便吧。”朴昭妍突然觉得这个话题没意思了起来。“你总是这样,什么东西都能往阅历啊、基础啊、实力啊这些东西上带。一副眼镜而已,大家觉得好看就行了……说点别的话题吧。”

    “说什么?”金钟铭扶着下巴打量了起了四周。

    “不是你约我出来的吗?”朴昭妍无语至极。“说什么有事要跟我说,还不好跟她们几个说……”

    “哦。”金钟铭好像刚刚才想起这个事情。“话说……你们这家咖啡厅盈利如何,够你们买零食跟化妆品的吗?”

    朴昭妍忍了很久才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差不多也就是能买个零食跟化妆品的样子,开业到现在肯定还没你这个大老板一个小时赚的钱多!不过大头是公司和金光洙社长的,我们只是占了点零头,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而且还听说要开五百家连锁的?”金钟铭似笑非笑的继续调笑道。“到时候就够你们吃五百年零食用五百年化妆品的了,那就不仅是不错的地步了。”

    “我不想跟你在公开场合吵架……”朴昭妍朝对方递了个眼色,示意又有人过来握手了。“况且这里还是我们TaRa自己的咖啡厅,吓跑了客人怎么办?”

    “话说……昭妍姐你知道你们TaRa这个咖啡厅是怎么来的吗?”送走又一位借买咖啡跟自己握手的中年人以后,金钟铭继续了刚才的话题。“我是说这种营销思路的源头。”

    “不是我们金社长的创吗?”朴昭妍这才稍微认真了点,不过也仅仅是认真了点而已,因为这个话题依然显得很无稽,她并不觉得金钟铭叫自己来是要讨论偶像咖啡厅创意版权的。

    “金光洙啊……”金钟铭感慨的重复了一下这个名字。“我确定不是他的创,不过告诉他这个想法的人其实你也很熟悉,非常熟悉……金光洙就是在自己年轻时从那个人那里得知的这个想法。”

    说实话,朴昭妍虽然在电话里说自己脑子笨,但实际上她脑子肯定没问题,所以稍微想了一下后她就明白金钟铭指的是谁了,和自家社长年轻时有过交往或者工作上关系的人,年纪和经历都摆在那里,再加上跟自己熟悉,那答案就呼之欲出了:“李秀满……老师?”

    “哎。”金钟铭肯定的点点头。“李秀满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从哪方面说都是如此。很多年前……”

    “多久之前,创办s.m之前?”关于李秀满的旧事,朴昭妍忍不住好奇的插了句嘴。

    “不是。”金钟铭摇了下头。“要早得多,那时候他甚至还没在mB出道,还没有开始他那个……那个扑街情歌歌手的生涯。具体来说,应该是他刚从美国回来的时候,顶着尔大学和国外名校的双重光环,却以一种义无反顾的态度投入到了音乐的怀抱。可是,当时的他既没有钱,也没有地方,甚至掏不出钱来像弘大那些歌手一样自己印几张专辑买,再加上家风严谨,不允许他靠着自己的家世混饭吃,最后他就只能跑到了一个咖啡厅里当了一个驻场歌手。估计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李秀满就特别想拥有一家属于自己的艺人咖啡厅。而这种咖啡厅情节随着他后来的年纪增长、越来丰富、事业有成、人生跌宕,非但没有消磨,反而更加念念不忘了起来。所以,你经常能够听到他闲着无聊时跟人乱讲如何经营一家艺人主题的咖啡厅,如何打造成品牌,如何拓展到五百家的规模……”

    “原来如此。”朴昭妍点点头。“金光洙社长在s.m公司初期阶段在那里呆过,知道这种想法也是自然的事情……而且,我也知道钟铭你到底想说什么了。”

    “是吗?”金钟铭不置可否。

    “当然。”朴昭妍肯定的答道。“你是想告诉我,我们社长这么干并不是因为开咖啡厅有多么赚钱或者多么时髦,只不过是因为金社长内心对李秀满老师这个老对手有心结,总想要在任何角度都越对方,所以才会不顾实际的操作性强行开了这家咖啡厅。但是……这家咖啡厅本身并没有多大的盈利效果和实际意义,是这意思吧?”

    金钟铭没说话,而是低头呷了一口自己面前的拿铁咖啡,说实话,味道普普通通,远远当不起它的价目表。

    “讲句真心话。”朴昭妍探出脑袋睁大眼睛盯住了对方。“钟铭你对我们的关心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从很早之前你去安养找我的时候我就对你毫无保留的信任了。但是……这些事情的道理我们不是不知道,只是因为种种原因觉得可以接受而已。”

    被朴昭妍盯得有些紧张,金钟铭开始向窗外仔细打量起了周围的环境。

    话说,这里是著名新沙洞艺术街,属于尔江南地区最繁华的地段。自己所住的狎鸥亭是江南地区向北面汉江凸起的那块,往东南面就是清潭一洞和二洞,西南面就是新沙洞。照理说,自己到这里来应该很方便,但实际上小的时候因为这里的物价比较高,自己其实很少过来,倒是江北那边玩的比较溜。而成年以后,因为工作的关系,也更多的是往清潭洞那边跑,所以,对这里他反倒觉得有点陌生。

    当然了,这种陌生是相对而言的,毕竟距离太近了,多少次从狎鸥亭那边回家经过汉南路的时候总是可以瞥见这里的情形满满都是咖啡厅,这就是金钟铭对这里最深刻的印象。

    “钟铭,你想过没有……”朴昭妍还在认真的讲述着自己的理由。“且不提金社长的这些行为的目的终究还是好的,咖啡厅不赚钱又如何?摆在这里也是有成就感的,我们TaRa可是第一个开办了属于自己咖啡厅的组合。就算是退一万步,这家咖啡厅确实不怎么样……可我们为了有朝一日能登顶,连组合加不喜欢的新人都忍了,一个咖啡厅而已……话说,我一直以为你叫我来是想要跟我说刘花英的事情呢。”

    “我一开始过来的时候确实是想跟你讨论一下那个刘花英的。”金钟铭回过头来盯住了朴昭妍。“但是来到这家pageone咖啡厅以后却现,刘花英什么的只是一个表面问题,如果真出了问题也只是一个导火索罢了,你们这个组合真正的隐患其实就在这个咖啡厅里。而且这个隐患很大,大到足以让你们成为业内公敌。”

    朴昭妍目瞪口呆。

    “昭妍姐,咱们继续刚才的话题。”金钟铭指了指这个咖啡厅。“我说李秀满这人对开艺人咖啡厅孜孜不忘,你却说你们才是第一个开办了属于自己咖啡厅的组合……可你想过没有,为什么?明明李秀满比金光洙更有人脉,s.m公司也不缺钱,少女时代也终究还是比你们高一档次,可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李秀满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开艺人咖啡厅,反倒是你们先开了咖啡厅,而且还大言不惭的嚷嚷着要开五百家连锁店?”

    “为什么?”朴昭妍确实不知道为什么。

    “我来告诉你吧。”金钟铭似笑非笑着指向了窗外。“答案就在眼前。”

    朴昭妍顺势看向了窗外,新沙洞艺术街上商铺林立,五光十色,咖啡厅、摄影室、酒吧、画廊、综合时尚店、精品店、饰店等等等等……然后还有满街的高收入中青年人士,他们或是成双成对的男女恋人,或是三五成群的挚友闺蜜,再加上一些明显是游客模样的人……总之,九衢三市,颇有些花花世界的感觉。

    可……也就是如此了,朴昭妍却也并不能从这副热闹景象中看到其他的什么东西。

    “不要跟姐姐我打哑谜了。”朴昭妍回过头来朝着金钟铭微微蹙起了眉。“我知道你的见识肯定比我多……有什么就说什么。我……信得过你!”

    “那我说了。”金钟铭随手指向了街对面的一家咖啡厅。“昭妍姐你告诉我……那个‘勇敢的兄弟’咖啡厅的老板是谁?”

    朴昭妍立即反应了过来:“不会是作曲家姜东哲(勇敢的兄弟)前辈吧?”

    “应该是,我也不清楚。”金钟铭随意的应道。“不过来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街尽头有一家生意非常好的酒吧,我很少来这里,但是有一次却在蚕室跟着西卡爸爸打完拳击后曾经来过那家酒吧,我对那里的老板就比较清楚了。”

    “是吗?”

    “那个酒吧里面有Leessang里面吉和gary这两位大哥的股份,而且应该还有TigerJk老大的份子在里面。”

    “哦?”

    “还有你们隔壁的摄影室,不要告诉我昭妍姐你不认的挂在他们招牌上的那只老虎的含义……”

    “我知道这个,这个摄影室好像有新沙洞老虎前辈的投资在里面。”朴昭妍模模糊糊中似乎抓到了点什么。“你是说……我们抢了很多前辈的生意?李秀满老师之所以不敢开艺人连锁咖啡厅不是他不想,而是不敢得罪那么多人?”

    “昭妍姐你以后不要说自己脑子笨了。”金钟铭弹了弹眼前咖啡杯上的吸管。“如你所见,这条新沙洞艺术街附近生活着大量的艺术家,他们虽然搞艺术但总归是要吃饭和赚钱的。”

    朴昭妍面色有些白,她已经彻底明白了金钟铭的意思。

    “实际上,从李秀满年轻时的那个时代开始,很多从国外留学回来的艺术人才都和他一样,既能搞艺术,又有商业头脑。”金钟铭看着窗外的繁华景象,开始娓娓道来。“其中,李秀满这种人本事大,出道成功了,然后去隔壁狎鸥亭办了s.m公司,自然是了大财。而同时期剩下的人或许没那么大本事和机遇,但他们作为作曲家、画家、摄影家,天然是娱乐圈里的上层,以这种身份经营一个咖啡厅、一个摄影室、一家画廊总是可以的。你去上网搜一下新沙洞艺术街的资料就明白了,这就是艺术街出现和形成的初始原因。所以,从这条街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它就是独立艺术家们的商业自留地……李秀满不是不能强行在这里开一家少女时代招牌的咖啡厅,而且肯定的有得赚,还没人敢为了这点破事得罪他。但实际上呢,他宁可跑到我这个他最讨厌人的电商网站上开网店卖周边,也不愿意这么干。为什么?因为这么做得不偿失。一点点小钱而已,能有多少?难道要为这个就得罪半个韩国娱乐圈的根基……他疯了吗?有这个精力,送少女时代去日本捞两圈钱多好?这不是行不行的问题,而是说这是规矩,是几十年前韩国人学着美国人打造现代化的歌谣生态时就定下来的规矩。上面和前面的人吃肉,下面和后面的人开家店喝汤。电影圈子那边其实也是一样,大学路就在忠武路旁边,作为忠武路的后备力量和底层基础,那里除了话剧院以外也是满地的咖啡厅……说实话,我金钟铭混到现在这份上,也不会在乎他们了,可我给我偶妈买家咖啡厅解闷都是在狎鸥亭步行街那里。不是买不了,而是不想为此引起圈内人的反感,大家都在一个圈子里吃饭,今天得罪了人,明天说不定就要因为遭殃。而你们在这里开一家咖啡店,赚多少钱不说,又惹多少人厌?还号称要开五百家店……我要是韩国随便一个作曲人,哪怕没有店在这里,我也会恨死你们。”

    “那……?”面色有些白的朴昭妍终于忍不住了。“新沙洞老虎前辈为什么还愿意给我们写歌?”

    “因为他得罪不起J。”金钟铭毫不客气的揭开了最根本的原因。“J让他去写,他不敢不写,实际上呢?他背地里不知道有多不爽J的霸道,也不知道有多烦金光洙的纠缠,甚至明知道不关你们的事,也会因为J这些人而讨厌到你们头上!而且新沙洞老虎倒也罢了,他或许跟你们没有直接利益冲突,但是他的朋友、邻居、兄弟,不知道有所人觉得J仗着自己个头大抢了他们的钱。而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说到这里,我今天来到这里之前,一直以为你们最大的麻烦只是回归的太频繁,活动的太多,所以引得歌谣界各大娱乐公司不爽……而这个,我自问有朝一日是可以帮你们压制住的。但当我来到这里才明白过来……你们和m还你们背后的J得罪的人太多了!真要是出了破绽……一定会被群起而攻!而且你想想之前那些为了跟我握一次手专门进来买咖啡的人,他们个个是社会精英,可在全民的舆论面前却迫不及待的想表现自己……韩国人就是这么可笑,说不定到时候你们会成为和我相反的例子,也就是众矢之的意思。”

    “可我们会有什么破绽?”朴昭妍又一次忍不住了。“你不是说了吗,有J在,他们都不敢……”

    “没错。”金钟铭点点头。“J万古长青……哪怕是李在贤进监狱了,只要院线和电视台在,新沙洞老虎和勇敢的兄弟这些独立音乐人都要当小媳妇伺候着你们,这是天然的食物链决定的。可是,昭妍姐你想过没有,J可以对个别的人保持永久的强势,但对于整个社会,或者一个群体,它是强势不下去的,更重要的是……你们只是J敛财的一个触角而已,真出了问题,他们真的会花代价拯救你们吗?”

    “钟铭……你到底想怎么样?”朴昭妍突然抬起头盯住了金钟铭。“专门跑过来这么吓唬我……肯定是有话想说。”

    “很简单。”金钟铭面色如常。“这句话我现在只能对昭妍姐你一个人说,因为我知道如果这件事TaRa里只有一个人同意,那一定是你。所以从你开始……昭妍姐,你觉得TaRa来bsp;朴昭妍愣在当场。

    ps:还有书友群45716o898,大家加一下。(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