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韩娱之影帝 榴弹怕水

第414章想起来了!

    婚礼结束了,金钟铭也回到了韩国。

    然而,他虽然大概的知道韩国社会保守力量的强大,但真的直面上去以后,却发现自己依然有些低估了这股力量。

    其实吧,平心而论,金钟铭之前对于保守力量的的概念本身就有些盲人摸象的感觉。这是因为一直以来,他所打交道的保守阵营其实都只是政治层面上的保守阵营,也就是朴大妈那群人,对于社会层面上的保守二字着实有些误解和雾里看花隔一层的味道。

    而政治上的保守派,说白了,其实更多的是一种笼统的概念,主要是因为支持者是保守主义人者多一些的缘故才有这种概念,称之为右派、偏右派集合体说不定才更合适一些。

    举例而言,就好像潘基文,这位联合国秘书长大概是因为身上这个职务的缘故,所以无论走在哪里,都对同性恋持一种标准的支持态度,而在韩国国内的政治层面上呢,他却是大妈父亲时期起势的人物,属于韩国保守政治阵营的定海神针级人物。

    这种人的存在,无疑给金钟铭带来了一些误解,使他认为所谓保守阵营是一个松散的,可以分而化之的群体,所谓保守派,也就是那么一回事。

    可实际上呢?实际上,韩国社会层面上的保守阵营根本不能跟政治阵营画什么等号,后者只是前者在政治层面上的代言人而已,而前者的影响力之广是很惊人的,是牵扯到整个社会所有层面的。而且,在面对一些触碰了他们底线的问题时,这个说不清道不明却又普遍性存在的群体的团结性和执行力更是有些超出他的想象。

    实际上,刚一回到韩国,仅仅是第一波攻击,金钟铭就直面了传媒中的《朝鲜日报》,文化界和学界中的保守人士,以及,几乎所有的宗教人士……

    最后一条尤其令人惊恐!

    要知道,据金钟铭所知,韩国天主教在政治层面上可是跟文在寅这群进步人士是实际上的同盟关系,而新教则跟大妈这边关系不赖,曹溪宗的和尚则有些关起门来闷声放高利贷发财的感觉,天道教那群疯子更是低调到让人不知道他们要干吗。但是,这些人无论是在政治上持何种立场,在宗教革新上面进步与否,在面对着同性恋这个问题上时的立场却完全一致!而这个时候金钟铭才反应了过来,大概除了飞天面条教,可能任何宗教在整个社会层面上都是保守主义者天然的基本盘。

    相比较而言,金钟铭原本警惕着的政治层面上的压力,反倒显得不值一提了……不过,这并不值得兴奋,因为仅仅是民间团体和宗教人士,还有各种舆论的压力就已经让他焦头烂额了。

    自(和谐)焚的当然没有,金钟铭又不是什么政治领袖,他去参加个同性婚礼不至于改天换地,当然也不至于那样!

    浇自己一头屎,然后去找他索吻的更不存在,毕竟这些极端的宗教人士恨的又不是金钟铭这个人,真要是见到了张敏雅和柳贤恩说不定还真有这么一出!

    但是,从夏威夷回来以后,保守媒体上的批评声,各种NGO团体对ube公司的质疑声,就从来没有断过……这个大致套路就是说你们的idol是要给社会做表率的,现在你们在这种问题上立场不清,会不会带坏小孩子啊?

    然后媒体放炮,NGO组织身体力行,甚至还有到公司门口举牌子的,搞得人心烦意乱。

    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偏偏还真有一个脑残的tara瓜粉指着婚礼上流传出来的照片,说什么我们孝敏和恩静就是真爱,将来也一定会走这条路的,如何如何的……给公司惹了一屁股的麻烦。

    而另一个套路虽然不是明面上的,但却显得更加直接和强势,很多跟宗教有牵扯的教育机构、NGO组织竟然直接选择和艺人权利互助委员会这里断了交流。

    这就很尴尬了,对不对?NGO组织嘛,本身就不是政府背书的,靠的就是花花轿子人抬人,你这么不个面子岂不是要断了我们的根?所以到最后,金钟铭不得不捏着鼻子跟青瓦台那里打了声招呼,靠着最不想沾染的一层关系让官方出面给委员会定了些名分……当然了,这番作为固然是稳定了局势,却又惹得不少左翼政治人士的不满了。

    只不过怎么说呢,事情来到这份上,金钟铭已经有些焦头烂额了,拆东墙补西墙只求熬过这一波,哪里还顾得上这些?

    然而,烦心的事情并没有到此为止,到了四月中旬的一天,他竟然又挨上了一件让人无奈甚至极的事情西卡竟然在她生日到来之前,搞得一个以自己为主角的‘联合艺术展’!

    你没看错,就是郑秀妍的联合艺术展!她拿出不少据说是真的出于她自己之手的作品,然后和十几位艺术家的作品一起,搞了一次联合艺术展!

    这件事情在Krystal看来,简直是比张敏雅和柳贤恩二人那有实无名的婚礼更惊悚的事情,而伍德去参加这个艺术展,简直是比参加那个婚礼犯下的错误还大!

    不过,郑二毛不知道的是,金钟铭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只不过这一次他真的是被西卡逼到了角落里,然后不得不去罢了。

    话说,韩国的个人艺术展其实是一种很普遍的玩意,新沙洞林荫路那里每天都有,举办者从医生、律师、退休高级公务员,到企业家的老婆、企业家的女儿、企业家的妹妹……反正是只要你有钱租的起场地,请得起嘉宾,出得起免费门票,那基本上就可以煎饼果子来一套的感觉。

    而具体说到娱乐圈和艺人呢?其实还是这类东西的主要参与者呢。

    具惠善就搞过个人展,GD甚至专门搞过跨国巡展,张东健当年最火的时候也玩过,甚至说MBC还为《大长今》和《无限挑战》制作过博物馆!

    当然了,大哥不说二哥,金钟铭最近也干过类似的事情,不过可能会显得比较高端一点而已。比如说在得到消息的前一天,大概是为了平复一下最近有些不怎么样的形象,他就以首尔大名誉教授的名义外加大量的现金红包,搞了一次大规模的日韩鲁迅文艺研究会来安抚韩国文化界的保守派人士……不要笑,在日韩两国,所谓‘鲁艺’是堪比‘红学’的存在,李沧东就是韩国文艺界的个中好手,而且这一次,金钟铭还真是靠李沧东帮忙才搞定的这件事情。

    但是,种种这些并不是金钟铭参加这场个人艺术展的原因,他之所以跑过来其实是害怕艺术展在他不在场的情况下暴走。

    要知道,有钱了玩玩所谓的艺术倒也罢了,可对于艺术,韩国很多真正的有钱人还有着另一种常规操作。那就是为了避税,或者是为了让继承人平稳继承家产,很多财阀家族通常会大量收藏具有真正价值的艺术品,然后组建私人博物馆。而这种博物馆呢,一般是交给财阀掌门人信得过的女眷来运作的。那么对于西卡而言,这个时候搞什么个人艺术展,就有很大的可能性给人带来不好的联想。

    所以说,金钟铭顶着Krystal鄙视的目光专门过来这一趟,其实只是为了告诉所有人这是郑秀妍自己搞的破事,跟他没关系。

    可是不得不说,病中的老虎也比小猫有力量,所以这天一大早,金钟铭刚和西卡双双黑着脸来到现场,林荫路的这家展览馆前厅就已经很是热闹了。

    “金钟铭代表,冒昧打搅,我是韩国时尚杂志《时尚芭莎》的副主编,听说这次展览还会有郑秀妍小姐设计的高跟鞋出场?”

    “多谢前来捧场。”金钟铭这时候也只能硬着头皮应付了一句了,他完全不知道这个《时尚芭莎》是干吗的,但是看西卡的态度,似乎应该算是韩国时尚杂志中的佼佼者吧?

    “金钟铭代表,我是时尚品牌Magamp;amp;amp;amp;amp;amp;amp;Logan的首席设计师Logan,很期待和您的合作……”

    “有机会一定。”金钟铭依旧是什么都不懂,而他身后的西卡则脸色微微变了变,那意思很明显不该是跟我合作吗?

    “金钟铭代表,我是三星艺术博物馆的艺术副总监李……”

    “哦!”金钟铭这下子听懂了,他就是为这个来的。“李总监怎么会来这里?”

    “金钟铭代表您说笑了,我们三星艺术博物馆每年都会购入相当份额的艺术品加以收藏,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而我一个艺术副总监来到一个艺术展上,当然是想看看能不能遇到一些好作品,从而购入,当然,如果郑秀妍小姐想收藏一些艺术品或者建立永久性博物馆的话,考虑到两家的交情,我们也愿意适当的转让一些藏品来充实……”

    “没有的。”金钟铭这次过来等的就是这句话,只见他高声应答,语气坚定,就连动作幅度都很大。“这个什么艺术展就是孩子瞎胡闹搞出来的,任何艺术价值都不存在的,不值得你们收藏,也没有进一步深入艺术市场的意图。”

    因为前面半句话,西卡不满的白了这厮一眼。

    “我明白了。”这位艺术博物馆的副总监面露恍然,俨然是真的明白了过来。“既然如此,那我就留下来纯粹的欣赏一下好了……”

    “那咱们一起去看看好了。”看到周围人都明白了自己的态度,也算是又解决了一个大麻烦,金钟铭当即松了一口气,然后顺势拉住对方,准备就此溜达一圈然后走人。

    不过,所谓的艺术展还没进行多长时间,金钟铭也不过刚刚听一些艺术界人士讲解了一下郑秀妍设计的那个高跟鞋的鞋跟如何如何具有时尚感,还没来得及听他们讲香水瓶子的艺术奥妙呢,一个不合时宜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徐贤的电话。”金钟铭假装有些尴尬的掏出手机,然后朝西卡解释了一下,当然了,实际上的解释对象是身后那群所谓的艺术名流。

    “忙内有什么事?”西卡也是一脸的尴尬,不过她好像是真尴尬,似乎她还真的挺重视这次什么艺术展的。

    “不知道,我出去接一下。”金钟铭摆摆手,俨然是准备要借这个机会直接溜走。

    西卡看着对方的背影消失,她大概的猜到了对方的意图,但犹豫了一下后,终于还是没有追出去……因为那样无异于当众给对方难堪。

    “优博噻优。”走出展览馆后,金钟铭当即松了一口气,但徐贤的电话也没理由不接,实际上这只是一个巧合,他还真的挺好奇对方这个时候打电话是为了什么。“小贤……说话啊?”

    “那个……oppa,你看新闻了吗?”电话那头的徐贤似乎有些犹豫,又似乎有些慌张,而且还有些不解。

    “什么新闻?”金钟铭不以为然的问道。“早上的新闻和报纸都没什么大事吧?莫非你是指《朝鲜日报》故意挂在娱乐版的那个质疑我们ube的新闻?”

    “不是那个,是刚出的一个实时新闻。”

    “哦,那我肯定不知道了,我一早就跟着毛毛出来参加她的个人艺术展了……有什么话你直说好了。”

    “是这样的,出了一个海难事故。”徐贤终于也把话题给摊开了。“据说是载满了学生的游轮倾覆……”

    “死了多少人?!”不知道怎么回事,虽然四月春暖花开,金钟铭却猛地打了个激灵。

    “不用担心。”徐贤赶紧安慰道。“KBS虽然有紧急报道,但是新闻上却说上面的游客和学生都已经全员获救了……应该只是船沉了。”

    金钟铭这才松了一口气,但心跳声依旧清晰可闻:“你吓死我了……然后呢?”

    “主要是出事的地点。”徐贤这才继续说道。“oppa你还记得带我去珍岛郡看《鸣梁》片场的事情吗?”

    “哎。”不知道怎么回事,金钟铭感觉自己的心跳莫名其妙的开始加速了,某种隐隐约约,毫无痕迹,但却偏偏让人感到恐慌的东西似乎就在眼前。

    自己这是最近太忙太累以至于得病了,还是忘了什么天大的事情?

    “回来的路上,你要上厕所,咱们就把车停到路边上了,结果你跳下海堤后好长时间没回来,差点没把我给吓死。”徐贤继续叙述道。“oppa还记得吗?”

    “当然记得。”不知道怎么回事,金钟铭的声音低沉的可怕。“我当时坐在海堤下面,你在上面,我们聊了好长一段时间。”

    “没错。”徐贤的语气也显得僵硬了起来。“我记得当时我问你,为什么不回去,你告诉我你总觉得眼前这片海域会出事……一直到今天以前,我都认为你只是喝多了一时间没力气爬上海堤而已。但是……”

    “这次海难的地方就是在那儿吗?”金钟铭觉得自己的大脑已经无法运作了。

    “嗯。”听着对方的语气,徐贤也有点害怕的感觉,实际上她本来就有点慌张,所以才会打这个电话的。

    “倾覆的那条船叫什么名字?”金钟铭的语气忽然又显得急促了起来。

    “SEOL号,世越号。”徐贤赶紧回头看了眼静了音的电视机。“oppa?”

    金钟铭没有理会徐贤,他面无表情的迅速挂断了电话,然后就势往身后的艺术展览馆走去。但不知道怎么回事,这看起来干脆利索的动作竟然露出了一丝不协调的感觉……转身时一个不小心,手机竟然直接摔到了地上。

    旁边的助理想去帮他捡起来,但是金钟铭挥手制止了对方,并自己直接弯腰捡了起来……而就在下一秒,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金钟铭握着手机弯着腰,竟然一动不动了。

    “代表?”几秒钟后,察觉到不对劲的助理难免慌张。

    “扶我坐下,地上就行。”金钟铭艰难的吩咐道。

    两名助理赶紧上前一边一个拉住了对方的手臂,然后依言而行。值得一提的是,其中一位助理在无意间触碰到了自家老板手背后却愈发的紧张了起来,因为对方的手竟然是冰凉的。

    助理们慌张失措,来参加艺术展览的嘉宾和粉丝们路过此处时也都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不久后西卡更是在一名助理的陪同下略显恐慌的从展览馆里跑了出来。

    但是,此时的金钟铭扶着额头坐在地上,却是一丁点都不想理会周围的情形……因为,就在刚刚,他忽然想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