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74章 偷听

    答应别人的,当然要做到。

    刘浪怀踹着那件淡蓝色的长裙,像是抱住了一件珍贵的宝贝一般,生怕别人抢走了。

    这可是自己花了整整两个月的生活费买下的,以后的两个月,只能吃糠咽菜了。

    无论如何,刘浪曾以答应过女鬼韩晓琪,要给她买件衣服。

    不知为何,今天刘浪竟然鬼使神差的买了,不但买了,而且还买了这么贵的一件。

    其实刘浪自己心里也明白,他竟然莫名有点害怕失去这只女鬼了。

    如果女鬼韩晓琪真的不在了,自己会不会孤独?会不会感觉到生活失去了色彩?

    刘浪不知道,他连自己怎么想的都搞不明白,他只知道,无论如何,就算是天塌下来,今天也要回去问个明白。

    这件长裙,可以终结,或者,是新的开始。

    刘浪回到出租屋的时候,先探着脑袋朝隔壁的房间看了两眼,见那道门是锁死的,便放心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一进房间,刘浪啊的叫了一声,吓了一大跳,只见女鬼韩晓琪正背对着自己,面对着牌位,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韩……”

    刘浪张了张嘴,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不知为何,在听到朱涯说女鬼韩晓琪跟那只红衣女鬼有关系之后,刘浪心里就打了一个结。

    这个结是为何打的,刘浪自己都不清楚,只是感觉心里难受,别扭。

    欺骗?

    刘浪不知道,人家什么都没说过,何来欺瞒?

    隐瞒?

    自己和人家有什么关系?人家凭什么告诉自己?

    刘浪很纠结,可是,更多的却是无奈。

    女鬼韩晓琪缓缓转过身来,俏丽的脸上,竟然挂着两滴泪珠。

    刘浪心里一紧,连忙往前走了一步,问道:“怎么,你哭了?”

    不自觉的上前擦了一把,那两滴泪珠并没有抹掉,依旧还挂在韩晓琪的眼角。

    女鬼,是不会有泪的。

    “晓琪,你是不是有话对我说?”

    这是刘浪第一次如此称呼女鬼的名字。

    女鬼韩晓琪缓缓抬起头来,苍白的脸上挂着一丝忧愁,像是带着无尽的哀伤一般。

    “刘浪,带我去找住在你隔壁的那个女孩,好吗?”

    “好……”

    刘浪本来想问一句为什么,可说出口时,却变成了这个字。

    韩晓琪微微一笑,嗖的一声化成了一道青烟,钻进了刘浪胸前的那块裸女吊坠之中。

    刘浪将长裙扔到了床上,再次回身,走出了出租屋。

    这一次,刘浪直奔学校附近那个红灯小屋而去。

    一般大白天的时候,那里的人很少,偶尔会有一两个人在。

    但刘浪想不出能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既然韩晓琪要去找那个女孩,自己当然要想尽办法去找喽。

    一口气跑到红灯小屋那里,刘浪这才发现,小屋的门是关着的,只有门口站着一个满脸络腮胡须的大汉。

    大汉漫无目的的来回转悠着,手里抽着一根烟,看那牌子,应该好几十块钱一盒。

    “大哥,我想问一下……”

    刘浪看到大汉,立刻凑上前。

    刘浪以前在红灯小屋的门口见过这个络腮大汉,知道他跟红灯小屋里的那些女人有着一定的关系。

    可是,刚一开口,刘浪竟然不知道如何开口去问了。

    “小哥,怎么,想找妞?要多少钱的,哥来帮你介绍介绍?”

    络腮大汉嘴大眼小,一看来了生意,连忙凑到刘浪的眼前,小眼一眯,上下打量了刘浪一眼,冷不丁又冒出一句话来,“小哥,没来过?”

    刘浪一脸的郁闷,脸皮早已是涨得通红。

    虽然以前经常看到这个红灯小屋里的妖艳女人进进出出的,但自己还真没来试过。

    而且,一次少则一百,多则嘛,那就不知道了。

    当然,这些全是刘浪听一些同学说的。反正自己没钱,关键是刘浪老处男的身份,只想找个小处女。

    哎,这种情结,改都改不了。

    “咳咳,大哥,我来找人。”

    刘浪还是硬着头皮说了。

    虽然他并不知道女鬼韩晓琪为何突然要找这个女孩,但是,在确认韩晓琪不是故意欺骗自己之前,刘浪宁愿多替韩晓琪做一些事情。

    傻傻很天真!

    络腮大汉歪着脑袋,跟看怪物一般看着刘浪:“喂,我说小兄弟,你来这里不是找人的嘛,难道你还有其它的癖好不成?”

    “不是,大哥,您误会了。”

    本来能言善辩的刘浪,今天突然不会说话了。

    络腮大汉似乎也见惯了这种雏鸡,倒也没放在心上,竟然还拍了拍刘浪的肩膀,安慰道:“好啦好啦,小兄弟,每个人都有第一次嘛,真是的,一回事两回熟,正好白天没多少人,就给一百吧,进去你自己随便挑。”

    说着,络腮大汉摊开了手。

    “一、一百?”

    “对!随便挑哟。”

    络腮大汉意味深长的看了刘浪一眼。

    刘浪心下一横,从口袋里翻出了一张皱巴巴的钞票,往络腮大汉手里一塞,心道:今天豁出去了!

    络腮大汉一把将那张钞票抢了过去,回身将小屋的门打开,顿时,一股浓香中带着别样的异味扑面而来。

    这可是刘浪第一次走进这种地方,心中忐忑也是在所难免的。

    红灯小屋里并没有人,但却有一个小后门。

    刘浪顺着后门走了进去,看到一个走廊。

    走廊两边有一排排的小门,小门里面都是隔间,打眼一看,足有十余间那么多。

    每个房间里的门都闭的紧紧的,看起来也都很破烂,外面虽然有门把手,但并没有锁,应该是里面上了锁。

    这十多间,一间一间找下去可是个大工程呢,难不成人家正在兴头上,自己一头扎进去,还不吓出一身病来。

    再说了,要是敲门说不定更吓人家一跳。

    本着救世为人的想法,刘浪嘴角划过一道阴险的笑意,将耳朵凑到了门口,仔细挨着那些门口,一个个听了下去。

    就当刘浪听得津津有味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间响了起来:“大哥,下次再来啊,八折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