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85章 恶人有艳报

    一个男人在什么情况下最容易俘获美女的芳心呢?

    答案有两种,一种是砸钱,另一种,是砸人。砸的越狠,女人越死心踏地。

    这第一种嘛,俘获的容易是一颗虚荣心,可第二种,恐怕会是一颗炽热的想要将男人揉进自己骨头里的火热心!

    此时的刘浪,正是不知不觉上演着一出好戏。他自己当然不知道,自己这英雄救美的举动,一不小心就给自己惹得桃花满天飞了。

    虎哥疼得满头大汗,身上已被汗水浸透,而脸上的表情痛苦狰狞。

    虎哥本来是满脸的络腮胡子,扭曲的表情让他显得还真跟一只落入平阳的老虎一般。

    “小瘪三,你、你到底想要干嘛?”

    虎哥惊恐的盯着刘浪,心中却是暗叹自己太过倒霉。

    碰上这么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就凭这一身力气,别说包养小桃花了,就算是将自己的整个窑子给抢了下来,恐怕都是绰绰有余。

    虎哥看了看刘浪,又看了看韩美丽,似乎希望韩美丽能开口替自己求情。

    刘浪微微一笑,忽然间将砍刀往前一扫,吓得虎哥差点晕了过去。

    啪!

    刘浪将砍刀搭到了虎哥的肩膀上,歪着脑袋,饶有兴趣的盯着虎哥的双眼,像是要看出花儿一般,语气中带着嘲讽。

    “虎哥是吧?我本来不想惹麻烦,我可讨厌麻烦了。但是,我却不怕麻烦,你说怎么办?”

    “你、你到底……”

    “哪儿那么多废话啊,一遍遍问我是什么人有意思吗?虎哥,我尊称你一声虎哥,想问你点事儿,不知道可不可以?”

    虎哥汗流浃背,可根本不敢去擦,斜眼看着肩膀上那把砍刀,卷了的刀刃正对着自己的脖子。

    只要刘浪手一抖,那把砍刀恐怕直接会抹到了脖子上,后果嘛,想想都知道。

    虎哥使劲咽了一口唾沫,努力保持着自己的镇定。

    “小……”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虎哥本来想说小瘪三的,可话到嘴边,还是没敢说出来,连忙改口道:“小子,你,你到底想要干嘛?”

    “嘿嘿,不干嘛,既然你已经跪在这里了,当然是给美丽磕头道歉,痛哭忏悔!”

    刘浪瞪着虎哥,一脸的严肃。

    韩美丽一怔,似乎没想到刘浪竟然会提出这么一个要求。

    这些年来,韩美丽遭惯了别人的白眼,被无数的人唾弃,甚至在虎哥这些人的眼里,自己只是一个圈钱的卖肉机器而已,更哪里有尊严可谈?

    就连那些嫖客,个个也是对自己极尽蹂躏,侮辱谩骂的话也不数不胜数。

    韩美丽双眼一红,深情的看了刘浪一眼,缓缓低下了头,竟然一声不吭了。那模样,完全像是把自己交给了刘浪一般,像是在说,你说咋办就咋办,我全听你的。

    刘浪哪里知道韩美丽此时的心里变化,见虎哥根本不动,双眼一瞪,怒道:“老瘪三,快点,我浪人刘没工夫跟你在这里耗,信不信我割了你的脖子!”

    说狠话谁不会啊,刘浪现在反正也是虱子多了不怕痒痒,连鬼都不怕了,还怕你个人不成?

    虎哥脸色变了数遍,眼珠子不停的在刘浪的脸上跟那把砍刀上来回瞟着。

    “小、小兄弟,她不过是个贱人……”

    “放屁!老瘪三,再废话,信不信我将你的老鸟给割下来!”

    刘浪一听这话,顿时火冒三丈。这家伙都这种时候了还不知悔改,竟然拿人不当人。

    说着,刘浪伸出另一只手,一下子将虎哥提了起来,接着就要去扒虎哥的裤子,似乎真要把他的小弟弟拿出来玩玩。

    虎哥这下可真吓傻了,自己的命~根子啊,万一没了,以后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男儿膝下有黄金,可黄金再多,也比上了那玩意重要啊。

    虎哥扑通一下跪倒在地,朝着韩美丽连连磕起头来,边哭着带大声叫喊着,像是要把心掏出来一般。

    “小桃花,小桃花,我错了,求你原谅我,我再也不敢了,求你放过我吧!”

    “奶奶个腿的,你这老瘪三长不长耳朵,你叫她什么?”

    “美丽、美丽、韩美丽。”

    虎哥连忙改口,察言观色倒是有点本事,可说话却不利索了,身体哆嗦的都快成筛子了。

    韩美丽再也忍不住,吧嗒吧嗒滴着眼泪,像是要把这辈子所有的委屈都释放出来一般。

    “刘浪,要不,就算了吧?”

    “算了?哪儿有那么容易?”

    刘浪伸手将虎哥拽了起来,将脸凑到了虎哥的面前,低声问道:“虎哥,想活命不?”

    虎哥一愣,并不明白刘浪的意思,怔了三秒之后,点头跟小鸡啄米一般,连声说道:“活,当然想活。”

    “好,想活命就好办了,给我打听着人。”

    “打、打听人?”

    虎哥怔住了,他忽然间明白了,这小似乎仇人不少呢。

    刘浪没心情跟他解释,而是将嘴凑到了虎哥的耳朵边上,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低声说道:“雁氏集团的雁东,把他所有的情况给我打听清楚,就连他什么时候拉~屎放屁都要给我打听清楚,否则,我不介意将你这个窑子给砸了。”

    刘浪的声音冰冷的钻进了虎哥的耳朵里,听得虎哥内心一颤,身体急剧的抖动了两下。

    “这,这小子难道真有什么背景不成?”

    断了的手腕已经麻木,疼痛感也缓缓消失,可是,虎哥脸上的震惊却是越来越盛。

    唯唯诺诺的应下之后,看着刘浪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虎哥终于长长出了一口气,命跟子终于保住了。

    虎哥走后,刘浪也长长出了一口气,本来紧绷的脸色也慢慢缓和了下来。

    奶奶的,当个恶人也不容易啊,害得我装腔作势,差点没把自己给憋死。

    刘浪暗自嘀咕了两句,刚回过头来,忽然看到韩美丽不知何时已躺着了……

    “美、美丽,你……”

    刘浪顿时感觉自己的呼吸急促了起来,还差一点儿就要窒息了。

    韩美丽双眼通红:“刘浪,我、我无以为报,只、只能……”

    没有妩媚,只有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