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86章 排骨遇上事了

    知遇债,用己偿。

    这到底算什么逻辑,在看到韩美丽着的同时,一个问题不知不觉钻进了刘浪的脑海,八折吗?

    刘浪恨不得使劲抽自己一个大耳刮子,这种时候竟然还能想到这种问题。

    刘浪使劲咽了一口唾沫,如果说不动心那是不可能的。

    “咳咳,美丽,其实……”

    “叮铃铃……”

    正在此时,刘浪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自从墓地回来之后,刘浪的心境像是突然间一下子苍老了很多般,虽然自己至今还是一个老初男的身份,但是……

    哎,说多了全是泪啊。

    不知是不是真的心境发生了变化,刘浪默默将铃声换成了最普通又最经典的铃声。

    猛然间听到手机响起,刘浪还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

    连忙慌乱的接起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叹息的声音。

    “刘浪,出事了。”

    说话之人是自己的室友排骨。

    听排骨的口气,像是发生了一件很难启齿,但又十分艰难的问题。

    排骨已经出院有些日子了,刘浪最近一直没有去学校,也不知道排骨的近况。

    一听是排骨,刘浪连忙别过头去,不再看韩美丽。

    祸国殃民,如果再看下去,刘浪指定自己会把持不住。自己虽然是个老初男,但不至于乘人之危,更不会跟发情的野兽一般,逮着女人就上。

    臭屁!

    全是借口,哪儿有这么多废话呀,刘浪只是不敢,那个韩晓琪的牌位还静静的立在那里呢,万一韩晓琪醒过来了,那……

    刘浪虽然将头扭了过去,可韩美丽的身影依旧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终于又是叹了一口气,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刘浪,我跟林弥月,有了……”

    “啊?什么?”

    刘浪的思绪本来还停留在韩美丽的身上,可突然间听到排骨的话,登时像是打了一个寒战一般,瞬间被从九霄云外拉了回来。

    “什么?排骨,你什么意思?林弥月?哦,对了对了,是东山职业学院的那个女孩。”

    刘浪像是在用搪塞的话语努力回忆着一般,等刘浪说完之后,电话那头吧嗒响了一声,应该是排骨狠狠抽了一口烟。

    “不对,排骨,有了?你是要借钱吗?我有我有,虽然不多。”

    刘浪终于反应过来,在大学里搞大个肚子不是很正常的嘛,大不了直接找个小诊所,花个千儿八百的就够了。

    可是,排骨并没有任何惊喜的语气,而是又叹了口气,说道:“刘浪,又没了。”

    “啥?排骨,你到底啥意思?”

    刘浪有点急了,回头看了韩美丽一眼。此时韩美丽不知为何,已将自己的身体完全包裹了起来。

    刘浪本来还有点贪婪的眼神也慢慢恢复了正常,跟韩美丽点了点头,径直出了出租屋。

    走到屋外,刘浪着急的问道:“排骨,到底怎么回事?这段时间我没去找你们玩,怎么还整了这么一出呢?没了不是更好吗?”

    “是,可是……哎!”

    排骨又叹了口气,似乎有什么东西不方便说,问道:“刘浪,你现在有空吗?来学校一趟,我请你吃顿饭。”

    “啥?请我吃饭?”

    刘浪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

    排骨平时家境不算好,自己在学校食堂吃饭总是吃那些最便宜的。宿舍里几个哥们知道这种情况,轻易也不会让排骨请吃饭。

    这一次,刘浪还有跟往常一样,忙说道:“不用不用,有什么事直接说就行了,如果能帮得上,我肯定会帮的。”

    “不是,刘浪,这一次一定要请。”

    刘浪越听越糊涂,但还是答应了下来。

    事已至,须速行。在刘浪眼中,哥们的事情当然是最重要的。

    甚至都忘了自己的屋里还躺着一个没穿衣服的美女,刘浪连屋都没回,直接去了学校的门口。

    远远就看到排骨正站在校门口,本来已经消瘦的身体显得更加单薄。

    刘浪跑到排骨身边,不自觉的上前一拍排骨的肩膀,笑呵呵的问道:“排骨,你干嘛呀,都破了初男的身份了,还一脸的愁眉不展。”

    “刘浪,不是,先去吃饭,我慢慢跟你说。”

    排骨没有笑,而是皱着眉头,神色有点紧张,环顾了一下四周,见没有人注意自己,脸上的表情才稍微有点缓和。

    刘浪看着排骨的样子有些奇怪,忍不住问道:“我说排骨,你到底怎么了?难道那林弥月自己打掉的,然后把你踹了?”

    “你……”

    排骨被刘浪噎得说不出话来,拽着刘浪就往学校旁边的一家小餐馆走去。

    那家小餐馆有上下两层,平时学校里有同学聚会,大都会到这里。

    只是现在时间还早,也没在饭点儿,餐馆里并没有什么人。

    排骨拉着刘浪直接奔了二楼,对着服务员开口就点了三杯扎啤,一副不醉不归的样子。

    刘浪越看越心奇,本来有些嬉笑的表情也严肃了起来。

    “我说排骨,到底怎么回事,你倒是说呀,这又喝酒,又请客的,老熊跟眼镜他俩呢?”

    “刘浪,这事他们不知道,我也不敢告诉他们,我知道,这件事只有你能帮我。”

    “什么事,你搞得这么神秘?”

    被排骨这么说着,刘浪的好奇心被吊得老高,一脸期待的盯着排骨。

    扎啤很快就端了上来,满满的三大杯。

    菜要稍微慢一点儿,并没有上来。

    排骨将其中一杯扎啤往刘浪面前一推,自己端起一杯咕咚咕咚一口闷了下去。

    要知道,这扎啤一扎足有一斤,平时刘浪就算是心情很好,恐怕也得喝好几口才能全部喝下去。

    可平时不怎么喝酒的排骨,今天竟然一口气将一整扎的扎啤灌进了肚子里。

    排骨一抹嘴,眼神很快就涣散了起来,舌头也有点打卷了。

    “浪、浪人刘,我知道,你有些本事,我们兄弟这么长时间,经过上次那件事,我、我排骨就佩服你。”

    “不是,排骨,有话你就说,到底怎么了啊?”

    刘浪是真急了。平时他们之间有啥说啥,跟亲兄弟似的,可今天排骨表现的如此异常,反而有点不太适应了。

    排骨张了张嘴,眼睛再次盯到了另一扎啤酒上,刚想伸手抓过来,一把被刘浪拉住,厉声说道:“排骨,你别光喝酒,到底出什么事了,说完再喝。”

    “哇……”

    排骨突然间哭了起来,一个大老爷们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嚎嚎叫道:“浪人刘,作孽了,我跟弥月作孽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