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99章 大洼村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还真是千万个人,有千万种不同的性格呢。

    怪癖,绝对是怪癖。

    这是刘浪对吴暖暖的评价。

    可这种怪癖,我喜欢!

    刘浪在心里嘿嘿笑着。

    都说饱暖思因欲,这句话几乎是不变的真理。

    吃饱喝足之后,刘浪的双眼便迷离了起来,看着吴暖暖的眼神都不太对劲了。

    可是,当吴暖暖去了一趟茅屋之后,刘浪所有的邪念都石沉大海一般,再也不敢有半点非分之想了。

    只见吴暖暖手里拿着一把手枪,在刘浪面前晃了晃,笑嘻嘻的说道:“刘浪,今晚你睡茅屋吧,我就睡在外面,如果有野兽,正好可拿来当明天的早饭。”

    “好,好好。”

    刘浪感觉自己的舌头都打结了,根本连拒绝的勇气都没有。

    人家是警花,自己是二流大学的三流学生,虽然打小吃着古怪药丸身体强健,可用脚指头想想也能知道,要是真动起手来,人家一个手指头恐怕就能把自己掀翻了。

    饱饱眼福就已经不错喽!

    刘浪安慰着自己,进了茅屋,这一觉倒也睡的踏实。

    外面有一个超级大美女给自己守门,能睡不踏实吗?

    一夜无话,待天刚有点蒙蒙亮的时候,刘浪隐隐约约就听到了茅屋外传来了咔嚓咔嚓的声音。

    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刘浪走到茅屋门口一看,顿时把自己给震撼住了。

    只见吴暖暖不知从哪里搞来了几根碗口粗细的木桩,将木桩立在石头上,正在用手劈着呢。

    “咔嚓!”

    吴暖暖大汗淋淋,手掌如快刀一般,带着呼呼的风声,一下子劈到其中一块木桩上。

    那块木桩犹如纸做的一般,一声脆响,直接碎成了两半。

    在吴暖暖的身边,碎了不下十块的木桩。

    吴暖暖将最后一块完整的木桩劈碎之后,慢慢直起腰来,长长出了一口气,擦了一把额头的汗,竟然直接将长衫麻衣褪了下来。

    咳咳!

    刘浪只感觉血往头顶撞,喉咙干涩,只恨自己少长了几只眼睛。

    吴暖暖像是根本没有留意刘浪一般,用褪下的长衫麻衣擦了擦身上的汗,然后弯腰从旁边的一个背包里面拿出了内依和警服。

    天呀,这、这还要不要人活了啊。

    刘浪就差鼻血流出来了。

    终于,吴暖暖一件一件穿好衣服,一个英姿飒爽的警花出现在了刘浪面前。被微风轻轻一吹,刘浪也终于清醒了几分。

    要命呀,真是要人命呀。

    穿戴整齐之后,吴暖暖终于回过身来,正看到站在茅屋门口发呆的刘浪。

    刘浪本以为吴暖暖会勃然大怒,没想到,人家根本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微微一笑,对着刘浪说道:“起来了啊?”

    “啊,起、起来了。”

    刘浪微微一颤,竟然莫名打了一个哆嗦。

    “呵呵,好,天也快亮了,我们得赶紧回去,前面大洼村那里只有一辆回市区的汽车,错过了就得等明天了。”

    “哦……”

    刘浪跟木偶一般机械的回答着。

    刘浪跟在吴暖暖身边,尴尬无比,脑海中不停的转着自己看到的美丽,竟然不知该说些什么。

    吴暖暖穿着警服,背着挎包,英气逼人,而且心情似乎也非常的愉悦。

    “刘浪,你怎么会跑到这种地方啊?难道你也喜欢到这种地方玩?”

    吴暖暖的话将刘浪从意银的世界中拉了回来。

    “额,其实……”

    刘浪感觉自己的脑袋像是生了锈一般,转速极慢,反应了好大一会儿,才找了一个极其蹩脚的借口。

    “哦,其实,我跟朋友出来玩,结果,他回去了,我走丢了。”

    “咯咯,你这朋友可真牛的,自己跑了也不管你吗?”

    吴暖暖一听,立刻笑得花枝乱颤。

    刘浪一想起朱涯,顿时一脸的黑线,恨恨的说道:“哼,他就那德行!”

    跟美女聊天的时光总是太快,走了一个多小时,远处便渐渐出现了村落,而人也慢慢多了起来。

    吴暖暖指着他们前面一里外的小村庄说道:“刘浪,你看,那就是大洼村,去市里的唯一一辆公共汽车就停在村头的桥上,我每次来这里的时候,都会坐那辆车。”

    “哦……”

    刘浪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个美女警花对答。

    吴暖暖也不在意,带着刘浪走到了村头,站在桥边等着客车。

    这桥头是用水泥石板铺就,看起来有些年岁了,村子并不大,房屋密密麻麻的差不多二三百户的样子。

    村子里很多起得早的人家,已经扛着锄头准备去地里干活了。

    看着吴暖暖一直在往村里张望,刘浪忍不住问道:“额,这车几点来啊?”

    吴暖暖脸上也有点疑惑,说道:“按照平时的话,这个点儿应该来了啊,怎么今天还没来啊?”

    “不会是司机睡过了吧?”

    “不可能啊,司机就是村里的人,从来没有晚过。”

    两人正说着,一个中年大妈提着一个篮子走上桥头,看着刘浪俩人就停了下来,问道:“小姑娘,你又来了啊?”

    吴暖暖似乎认识这个大妈,忙笑嘻嘻的说道:“哦,阿姨啊,司机师傅怎么还没来啊?”

    “啊?你还不知道吗?”

    大妈一听,似乎有些吃惊。

    吴暖暖一脸的茫然,“阿姨,知道啥呀?”

    “嗨,就是那开车的老孙啊,不知道怎么回事,昨天晚上突然间跟疯了一样,活活将他老婆给咬死了。这不,今天早晨刚刚被村里人发现,村里的男人正将老孙绑着,已经报警了呢。”

    开始时刘浪根本还没留意,听中年大妈这么一说,仔细往村里一听,果然传来一阵闹哄哄的声音。

    吴暖暖惊得张大了嘴巴,半响说不出话来。

    中年大妈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哎,真是作孽呀,作孽呀。”

    边说着,边提着篮子往村外走去。

    PS:感觉不错的朋友,有月票就投张月票,有推荐票就投张推荐票。新书期间,需要大家的支持,后面更有朋友们意想不到的精彩。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卜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