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03章 背靠大树好乘凉

    这种事情躲还躲不及呢,冯一周竟然还想拉自己入伙。

    刘‘浪’心里其实有一百个不情愿,可又不知如何拒绝。

    刘‘浪’不觉琢磨了起来:这冯一周做了这么多年的刑侦工作,显然见识已超出了常人,而就凭刚才那几句问话,这冯一周肯定也知道超出人类范围的一些东西的存在。

    可是,自己就懂些符咒之术,万一有个好歹,把小命送走了可咋整啊。

    但话又说回来了,如果能攀上冯队这棵大树,以后对自己肯定是有好处的。

    刘‘浪’不自觉的想起了‘女’鬼韩晓琪消失之前说的一些话,要破开韩氏诅咒,必须要找到相、命、道三个传人和三本书,然后合三人之力打开‘阴’阳书。

    对这东西,刘‘浪’现在毫无头绪,连根‘毛’都没碰到过。

    如果真跟冯队‘混’熟了,以后让他们帮忙找找,会不会好一点儿呢?

    想到这里,刘‘浪’忍不住转头看了看坐在旁边的吴暖暖。

    只见吴暖暖的警服有点宽松,可依旧掩盖不住下面的饱满。

    刘‘浪’一想起那‘诱’人的**,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哼,怕啥,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光吴暖暖这种美‘女’,看起来都养眼,以后接触多了……嘿嘿……

    刘‘浪’的贼心顿时活泛了起来,在心里偷偷一笑,连忙站起身来,伸手跟冯一周握在了起来。

    “冯队,能帮上忙当然是我莫大的荣幸,可是,我就怕自己水平有限……”

    “呵呵,刘‘浪’,你既然懂得符咒之术,就知道这个世界有许多东西是我们常人无法解决的,你肯帮我们,我冯一周已经感‘激’不尽了。”

    冯一周重重握了握刘‘浪’的手,粗犷的大汉竟然挤出一丝笑来——

    刘‘浪’心头一动,正想信誓旦旦说些慷慨‘激’扬的话,审讯室的‘门’忽然间咚咚响了起来。

    “进来!”

    冯一周坐回椅子上,喊了一句。

    外面进来一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儿,戴着眼镜,穿着白大褂,看起来三十左右的样子,一脸的严谨。

    小伙儿手里拿着几张纸,一进屋就走到冯一周的面前,神‘色’严肃的说道:“冯队,那具尸体我检查过了。”

    “尸体?死了?”

    冯一周显然没有想到,低头看着那几张纸。

    小伙名叫周张,是刑侦大队的法医,算起来跟刘‘浪’倒有点同行的意味。

    周张刚想给冯一周解释,抬头看了刘‘浪’一眼,‘欲’言又止。

    冯一周一摆手,“周张,没事的,说吧。”

    周张点了点头,手里拿着铅笔,指着最上面的一张纸说道:“冯队,那具尸体死亡时间应该在十二到十四个小时之前,身体已经出现了尸斑,可不知为何,大脑早就死亡了,可体内的肌‘肉’依旧有活动的迹象。”

    周张顿了顿,满脸疑‘惑’的用铅笔在纸上画了一个圈,继续说道:“冯队,你看,我还在尸体的脖子后面发出了这个。”

    “这是什么?”

    “针孔。”

    “什么?针孔?”

    “对,而且是那种医用特制的针孔。”

    “周张,你的意思是有人对他注‘射’过东西?”

    “应该是的。”

    “血液化验过了没?”

    “已经送去了,不过要过几天才能出来。”

    “哦,果然有问题……”

    冯一周重重吸了一口烟,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面,面‘色’凝重的问道:“周张,还有什么发现没有?”

    周张摇了摇头,道:“冯队,暂时没有了。”

    “好吧,有什么新的发现随时告诉我。”

    冯一周摆了摆手。

    周张纸笔收了起来,出了审讯室。

    “哎,看来这起案子,还真是麻烦啊……”

    冯一周长长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朝着审讯室外走去。

    刚走到审讯室的‘门’口,冯一周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般,回过头来,对着刘‘浪’说道:“刘‘浪’,以后有什么需要你帮忙的地方,我让暖暖直接跟你联系。”

    “哦,好的好的。”

    刘‘浪’连忙站起身来,一副正合我意的表情。

    冯一周没再说话,而是点了点头,出了审讯室。

    过了一会儿,牛大壮从外面走了进来,对着刘‘浪’摆了摆手,道:“走,冯队让我送你回去。”

    坐在警车上,刘‘浪’的心里跟翻起了千层‘浪’一般,复杂无比。

    这事情还真是一件接一件啊,眼看就快期末考试了,还搞出这么多事情,还让不让人活了啊,如果真毕不了业,连工作都不好找。

    一想到考试,刘‘浪’的头都大了,看着旁边一声不吭正在开车的牛大壮,刘‘浪’忍不住问道:“牛哥是吧?”

    牛大壮年龄本来跟刘‘浪’差不多大,被刘‘浪’这一声哥一叫,立刻话匣子就打开了。

    “怎么,听说你懂符咒?”

    “呵呵,跟牛哥一比,还差远儿呢。”

    “哟,可别这么说,我牛大壮从十八岁就当片警,碰到的事情也不少,不过还从来没跟你们这种人接触过,没想到刚调来刑侦大队,就遇到了你,嘿嘿,也算是缘分呢。”

    牛大壮不认生,被刘‘浪’声声哥的叫着,似乎极为受用。

    反正嘴甜点儿又不吃亏,刘‘浪’倒也懒得计较到底谁大谁小。

    “牛哥,我问个事儿行不?”

    “行啊,有什么不能问的啊?”

    “哦,是这样的,如果我帮你们破案,学校的考试可不可以直接过了啊?”

    “啊?什么?”

    牛大壮差点从车座上跳了起来,贼兮兮的瞟了刘‘浪’一眼,呵呵笑道:“你小子,竟然还耍这心思啊,不过,如果让冯队开口的话,嘿嘿,恐怕直接给你个毕业证都没问题。”

    “啊?真的啊?”

    刘‘浪’顿时乐了,狠不得上前亲牛大壮一口。

    “好,我一定好好干,如果需要我刘‘浪’的地方,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刘‘浪’发誓赌咒般吆喝了一声,舒舒服服的往靠椅上靠了靠,刚想享受一下被警车送的特级待遇,可无意中脑袋一偏,远远看到路边有个熟悉的身影。

    “牛哥牛哥,停车停车。”

    刘‘浪’两眼一眯,连忙说道。

    “咋了兄弟,去学校还得十多分钟呢?”

    “没事,牛哥,我碰到个熟人,下次有空请你吃饭啊,谢谢啦。”

    也不管牛大壮狐疑的看着自己,刘‘浪’直接下了车,跑向那个许久不见的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