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07章 歪打正着

    就在刘‘浪’最后一句咒语念完的同时,令人惊奇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那道驱鬼符竟然像是涂了一层荧光一般,微微一闪,符咒之上的字迹犹如一条银丝,从黄纸上慢慢游走了下来,直接钻进了排骨的眉心之处。

    幸亏急诊室‘门’口并没有什么人,如果有人看到这副情景,恐怕得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刘‘浪’这是第一次使用驱鬼符,也是惊愕的张大了嘴巴,直愣愣的盯着排骨的反应。

    银丝很快就完全消失,而就在银丝消失的同时,本来身体僵硬的排骨忽然间‘抽’搐了起来,身体不停的剧烈摆动着。

    刘‘浪’一看,大惊失‘色’,连忙抱住排骨,急叫道:“排骨,排骨,你怎么了?”

    “咯咯……”

    排骨嘴一张,发出一声清脆的婴儿的笑声。

    刘‘浪’瞬间头皮发麻,汗‘毛’直立,脸‘色’跟着‘阴’沉了下来。

    “果然有问题……”

    刘‘浪’此时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手不自觉的攥到了那枚百里听上。如果不行,肯定得向朱涯求救了,绝不能眼睁睁看排骨送死啊。

    可是,就在此刻,剧烈‘抽’搐的排骨忽然间弹坐而起,两只手痛苦的捂着‘胸’口,哇哇大叫了起来。

    “排骨、排骨,你怎么了?”

    刘‘浪’赶紧扶住排骨,用力捶打着他的后背。

    排骨猛力击打着‘胸’口,可不一会儿工夫,却又死命的掐着自己的脖子。

    刘‘浪’这才注意到,在排骨的体内,像是有一个什么东西正在四处‘乱’窜,而每窜到一个地方,排骨就痛苦的击打着那个地方。

    那个东西像是一个小球一般正梗在排骨的喉咙处,把排骨的脖子鼓起了一块。排骨死死地掐着自己的脖子,脸‘色’越来越煞白,呼吸也越来越急促,眼见就要把自己掐死了。

    刘‘浪’急得满头大汗,使劲往外掰着排骨的双手。平时力气远不及刘‘浪’的排骨,今天的力气却大的出奇。

    “松开!快点松开!”

    刘‘浪’大叫着,双手使劲往外一拉,手上一滑,刺啦一下,指尖正好将排骨的脸划破了一块皮,顿时鲜血直流。

    排骨完全感觉不到痛觉,依旧死死的掐着自己的脖子。

    “‘奶’‘奶’的,非‘逼’我把你给定住啊。”

    刘‘浪’此时也完全属于病急‘乱’投医了,慌‘乱’的想拿出一张定身符来,可刚刚拿出来,还没来得及帖到排骨的脸上,那张驱鬼符忽然间动了两下,从排骨的额头上掉了下来,正好粘到了伤口处。

    “哇……”

    一声尖叫从排骨的嘴里发出。

    刘‘浪’一愣,却见排骨的七窍之中钻出了七道黑烟。

    黑烟一钻出来,瞬间凝聚在一起,立刻像是一阵风一般,朝着医院的外面飞出,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排骨扑通一下栽倒在地,整个人跟‘挺’尸了一般,躺在了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刘‘浪’大惊失‘色’,急忙上前试了一下鼻息。

    “还好还好,还有气。”

    看着排骨的脸‘色’正在慢慢恢复正常,而那满是黑‘色’的眼睛也在一点一点缩小,瞳孔变成了正常大小。

    又过了几分钟,排骨的身体微微一动,猛然间坐了起来。

    “排骨?”

    刘‘浪’以为这排骨又出问题了,吓得刚想将定身符贴到排骨的身上,却突然听到排骨问道:“刘‘浪’,我刚才怎么了?”

    排骨的目光还有些木讷,可已跟平时没什么两样了。

    刘‘浪’又左右瞧了瞧排骨,见他似乎真的没什么大碍了,便长长出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连连摆手道:“排骨,你、你可吓死我了啊。”

    “吓死你?”

    排骨一脸的茫然,一转头,发现自己正坐在急诊室的‘门’口,连忙站了起来,叫道:“‘浪’人刘,对了对了,快点,弥月她……”

    我靠,对呀,里面林弥月还没出来呢,得赶紧的。

    通过刚才无意中一折腾,刘‘浪’也琢磨出了一点‘门’道。

    这驱鬼符不但有效,而且还很好使。

    虽然刘‘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钻进了排骨的体内,但刚才驱鬼符发动的时候,明显是起了作用。只是,如果要发挥更好的效果,似乎还要借助被驱鬼者的鲜血。

    误打误撞,刘‘浪’心里也有了点儿底,连忙再次捻起一道驱鬼符,对排骨说道:“快点,我们冲进去,你给我开路,我直接冲到林弥月面前,是死是活,只能先试试了。”

    “好!”

    排骨根本不知道刘‘浪’想使什么招数,可凭着多年跟刘‘浪’的‘交’情,完全是没理由的相信。

    两人深吸一口气,铆了铆劲,正想往里冲,急诊室的‘门’嘀的响了一声,竟然自己打开了。

    刘‘浪’跟排骨都是一愣,连忙闪到了两边,却见那个大眼睛小~护士推着林弥月就走了出来。

    “怎么样?到底怎么样了?”

    排骨冲到躺在病‘床’上的林弥月的身边,却见林弥月正闭着双眼,脸‘色’惨白,一动也不动。

    排骨当时就傻眼了,眼泪顿时止不住的钻了出来,“弥月,你、你不能死啊……”

    一个老爷们竟然当众嚎嚎大哭了起来。

    “喂,你哭什么呀?”

    “她、她……”

    排骨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抹着,忽然间醒悟了过来,一脸的茫然,急问道:“护士,她,她?”

    “她什么她呀?刚才打的麻‘药’还没散呢。”

    “没事了?”

    “当然没事了,真是的。”

    大眼睛小~护士白了排骨一眼,无意中瞟到刘‘浪’也在旁边,先是一愣,顿时脸一红,咒怨的盯了刘‘浪’一眼,狠不得将刘‘浪’生吞活剥的滋味。

    刘‘浪’连忙躲开小~护士的眼神,难以置信的走向跟在后面的医生,问道:“医生,她、她真没事了?”

    那个医生是个中年男人,拿下口罩之后,也是茫然的摇了摇头,似乎也有些不解说道:“嗯,目前来看应该没多大问题了。可是,不知为何,这丫头曾一度停止了心跳,竟然反复了好几次,真是怪事,怪事啊……”

    “医生,那、那她现在呢?”

    排骨终于不哭了,连忙追问道。

    “先住院观察吧……”

    医生叹了口气,朝着走廊的另一面走去,边走还边嘀咕道:“真是怪了,真是怪了,我行医这么多年,还从来没碰到这种怪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