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24章 暴走的婴煞

    ‘女’人的呜呜声越来越低沉,也越来越虚弱。那小东西的嘶鸣声却越来越尖锐,越来越高亢。

    刘‘浪’都感觉这声音能穿透整个燕京市了,可是,学校的保安却像是聋子一般,竟然根本没有半点反应。

    要么是他们真的没听见,要么就是,这帮保安装作没听见。

    刘‘浪’跟朱涯不停的念动着咒语,半空中悬浮的两炉香也在剧烈的摆动着,看那样子,一不小心就会掉落下来。

    刘‘浪’也有点看明白了,似乎那三炉香是维系整个囚魂阵的关键。刚才其中一炉被婴煞的黑血溅落之后,周围白蜡烛发出的火焰明显弱了很多。

    照这么下去,如果三炉香全部坠下的话,恐怕阵法也得破灭,再想对付婴煞就比登天还难了。

    ‘女’人的身体已经瘫软在了何尚的面前,一动也不动了。

    婴煞哇哇大哭着,忽然间像是疯了一样,伸出两只爪子,刺啦一下扯破了‘女’人‘胸’前的烂皮。

    没有半滴血溅出。

    超度咒在婴煞的背后慢慢形成了一道灰白光圈,一点一点从婴煞的身上‘抽’取着黑气。

    婴煞伏在‘女’人身上,两只爪子跟尖牙犹如贪婪的野兽一般,竟然在撕开‘女’人皮肤的同时,将‘女’人的烂‘肉’塞到了自己的嘴里。

    刘‘浪’看到这副情景,顿时胃中翻滚,连连作呕。

    “这、这小东西,要将它母亲吃掉啊。”

    刘‘浪’的震惊已完全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哇……”

    还没等刘‘浪’吐出来,何尚已一大口吐到了‘女’人的身上。

    婴煞连动都没动,疯狂的撕扯着‘女’人的身体,不一会儿工夫竟然吃掉了一只胳膊。

    这一切都发生在何尚的面前,只有一步的距离,别说是何尚了,恐怕就是刘‘浪’,这种时候也很难压制住自己的惊惧与恐慌。

    何尚疯狂的呕吐着,很快吐的只剩下酸水了,恐怕连一个月前的饭都吐光了。

    刘‘浪’面‘色’越来越紧,朱涯猛然间颤声叫道:“不好,这小东西似乎威力比想象中还要厉害,超度咒效果并不明显。”

    “啊?那怎么办?”

    “嘭!”

    婴煞忽然间飞身而起,还没看到婴煞有什么动作,一下撞到了朱涯的‘胸’口。

    朱涯根本没有反应,身体直直的飞出,扑通一下摔到了阵法之外。

    这一切来得太过突然,任何人都没有反应。

    半空中的两炉香嗖的掉了下来,咔嚓咔嚓摔得粉碎,本来还熊熊燃烧的白蜡烛也在瞬间全部熄灭。

    朱涯的身体直接撞到了一块大石之上,连忙挣扎了两下,竟然硬是没有站起来。

    只见朱涯脸‘色’苍白,嘴往外鼓,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刘‘浪’登时傻眼了,大叫道:“猪牙,你、你没事吧?”

    朱涯都被婴煞一下给干趴下了,那自己还不得直接半死啊。

    “刘、刘‘浪’,不行了,快、快跑……”

    朱涯说着,颤巍巍的终于站了起来,哪成想,婴煞哇哇叫着,直扑向朱涯,尖利的小指甲刺啦一下在朱涯的脸上划了一条长长的口子。

    “啊……”

    朱涯惨叫一声,刚刚站起的身子再次扑倒在地。

    婴煞小小的尖爪疯狂的抓到了朱涯的身上,很快就把朱涯的身上抓得血‘肉’模糊。

    婴煞那猛烈的一击威力奇大,朱涯此时已没了半点反抗之力。

    完了,照这么下去,不消片刻,朱涯指定死翘翘了。

    刘‘浪’也顾不得多想,冲上前去,捡起朱涯掉到地上的宝剑,冲着婴煞的身体就扎了过去。

    “噗……”

    又是沉闷的一声。

    婴煞哇的尖叫一声,回身一把抓住刘‘浪’的手腕,另一只手上的尖爪咝的一声扎进了刘‘浪’的手臂之中。

    “啊……!”

    钻心的疼啊。

    刘‘浪’感觉自己这次必死无疑了,一股冰冷的寒意钻进了刘‘浪’的体内,视线也变得有些模糊。

    隐约中,刘‘浪’看到小东西身体往上一窜,一把骑到了自己的脖子上,嘎吱一口咬了下去。

    “死了?难道就这么死了不成?”

    刘‘浪’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听使唤的往下坠去,像是陷入了无底‘洞’中一般,无边无际的往下陷落。

    整个世界也在慢慢塌陷……

    难道,这就是死的感觉吗?

    一个声音在刘‘浪’的心底响了起来。

    自己还是一个处男呢,就这么死了,简直太亏了。

    可是,死难道真的是由自己决定的吗?

    不知为何,刘‘浪’的脑海中像是过电影一般,一遍遍回想着打记事起的一切,其中有哭有笑,有喜有怒。

    时间就像是胶卷一般在慢慢的流逝。

    刘‘浪’看到父亲那慈爱的目光,声音却带着严厉:“儿子,把这颗‘药’丸吃下去,这可是爷爷用命换来的。”

    黄‘色’的‘药’丸散发着苦味,刘‘浪’极不情愿。

    “爸,这东西真有用吗?”

    “当然,你没发现你比同学们都长得壮吗?”

    刘‘浪’嘿嘿一笑,天真的问道:“如果我长得壮,是不是可以保护地球啊?”

    父亲听到刘‘浪’的话,突然间脸‘色’一变,叹了口气,道:“儿子,爸爸不指望你能保护地球,也不指望你轰轰烈烈,只希望你这辈子平平安安,平凡的过一辈子就好了……”

    那时刘‘浪’不过七八岁,哪里知道父亲这话是啥意思啊。

    后来,慢慢习惯了‘药’丸的苦味,慢慢也不再追问‘药’丸的来历。

    上大学的那天,父亲的眼神中充满着复杂,似乎有些忧心忡忡。

    “儿子,以后的路要靠自己了啊。”

    刘‘浪’重重点了点头,“爸,你看你,上学是喜事嘛。对了,这次给我准备了多少‘药’丸啊?”

    父亲摇了摇头,“没了……”

    “啊?我可以不用吃了?”

    “不用吃了……”

    父亲长长叹了一口气,眼中闪烁着泪‘花’,看着已经高过自己的儿子,竟然莫名有些感伤。

    “儿子,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

    刘‘浪’看着父亲,忽然间发现,父亲的脸上竟然也长出了皱纹,不知什么时候,白头发也毫无征兆的钻了出来,那腰,怎么也弓起来了呢?

    老了,哎……

    刘‘浪’长长叹了一口气道:“爸,你看看,学校离家又不远,放假我就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