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60章 巫牌

    马有德面色铁青,走到何其志的身边,扒开何其志的双眼看了看,然后又扒开他的嘴看了看,蹙着的眉头犹如壕沟一般深了。

    马有德没有说话,而是对着刘浪招了招手,示意出去说。

    刘浪不知道马有德看出了什么,连忙跟着走了出去。

    来到走廊里,马有德拿出旱烟,刚想点,似乎又想起这是在医院,叹了一口气,又放了回去。

    刘浪心急,追问道“大叔,您看出什么来了”

    马有德点头道“黑巫教的人竟然还在四处活动,看来,在灭掉白巫教之后,他们的野心更加膨胀了。”

    “大叔,您是说何其志了黑巫教的诅咒”

    “不错,而且是极其厉害的降魂术。”

    黑巫教跟白巫教虽然都是修习巫术,但白巫教是的目的是救人,而黑巫教是害人。

    巫术像是毒药一般,剑走偏锋之时,也可以发生效,活死人生白骨都有可能。

    可是,黑巫教往往是针对仇人下蛊、诅咒、施法,极尽其能伤人性命,取其魂魄,炼制各种邪法。

    千年前有一个传说,当时本来只是有一个巫教,那时黑白不分家,可后来,人分善恶,慢慢两方势力开始明争暗斗。直都有一天,一个巫教的首席弟子杀师夺权,自创黑巫教。

    其余人心向善的教众要么被杀,要么逃走,而为了对付黑巫教也慢慢成立了白巫教。

    俗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黑白巫教也是如此,自从有了黑白巫教之后,两教的争斗从来没有停息过。

    而在十年前,白巫教的教主被人暗杀,教众死伤过半,走的走逃的逃,隐姓埋名,宣告白巫教彻底消失。

    马有德是隐姓埋名的其一人。

    刘浪不明白马有德为何突然跟自己说这些,一直疑惑的盯着马有德。

    良久之后,马有德才缓缓抬起头来,目光闪着一丝晶莹。

    马有德竟然哭了。

    “刘浪,你知道,这些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吗哎,你看着我跟你大娘整天嘻嘻哈哈的,可是,我这里啊,真的不是滋味。”

    马有德拍着自己的胸口,一脸的痛苦。

    刘浪有点明白马有德的心情,却不能体会那种四处躲藏的无奈,依旧有些茫然,问道“大叔,何其志他”

    “刘浪,在遇到你之前,我本以为这辈子这样下去行了,最终老死了也一了百了。可是,现在看到黑巫教重新猖獗了起来,我知道,算我坐以待毙,他们还是会出现,将我们赶尽杀绝的。”

    刘浪听着,马有德继续说道“刘浪,你身有一股劲,一股常人没有的东西,我虽然说不出来,但是,我知道,你跟其它人不一样。你凭你抓鬼救人,甚至不惜冒险帮助别人的举动,我很钦佩,至少我这个过期护法要强。”

    被马有德这么一吹捧,刘浪还有点不好意思了,想谦虚,可马有德一摆手,示意他不要说话。

    刘浪只好将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听马有德讲。

    “这十年来我跟你大娘躲躲藏藏,表面看起来无忧无虑,可是,你知道吗我的心整天跟针扎一般疼,难受。”

    边说着,马有德的眼圈也红了,叹了一口气,继续道“其实,次我没跟你说实话,你大娘的耳朵,是了黑巫教的毒才失聪的。你大娘根本不是我们白巫教的人啊,只是因为他跟我有关系,那些人竟然下如此毒手,当时如果不是我及时发现,后果,哎”

    刘浪看得出来,马有德说出这些话,内心有多么纠结,甚至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会跟自己说的。

    马有德不说话了,下意识想去掏烟,可看了刘浪一眼,又放了回去。

    两人四目相对,谁也没有躲闪,半响之后,马有德忽然说道“刘浪,我知道自己命不久矣,能否求你一件事”

    “大叔,怎么突然这么说”

    “不是,刘浪,你听说我。”

    马有德转头看了看走廊,空无一人,干净的白墙让人看起来非常的舒服。

    马有德继续说道“当时我们白巫教的人死伤大半,剩下的也不知去了哪里,可是,在这个世界,如果想要对付黑巫教,必须用巫术。”

    “大叔”

    “不错,我想收你为徒。”

    刘浪顿时愣住了,虽然猜出了一点儿端倪,可等马有德真说出来之后,刘浪还是有点反应不过来。

    “大叔”

    马有德直接摆手打断了刘浪的话,伸手从怀里拿出一块黑布。

    黑布面绣着一朵牡丹,一朵没有盛开的牡丹。

    马有德将黑布送到刘浪面前,然后将黑布打开,里面包裹的东西展现在刘浪面前。

    一块黝黑的方形铁牌,牌子面同样刻着一朵牡丹,这朵牡丹只开了一半。

    马有德将牌子拿起,放在刘浪的手里。刘浪拿起看了两眼,另一面写着一个字,巫。

    刘浪狐疑的抬起头来“大叔,这是”

    “这是白巫教的令牌,见牌如见教主,你先拿着,如果以后真碰到白巫教的人,可以用这个指挥他们。”

    “为什么要给我”

    “刘浪,你听我说。”

    马有德根本不给刘浪拒绝的机会,直接打断刘浪话,往前凑了凑,压低声音说道“刘浪,白巫教的巫术精髓全在牌子里面,你一定要拿好,千万不要落在黑巫教的手里。”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这一切都是命注定的。还有,你一定要记住,巫牌那朵牡丹每月只会开一次,而只有牡丹花开的时候巫牌才能打开,那时你可以看到里面的巫术,其它时候无论用什么方法都无法打开的。”

    刘浪越听越感觉心“大叔,你这是”

    “刘浪,我相信你”

    马有德忽然重重拍了拍刘浪的肩膀,深邃的眼神再次变得柔和了起来。

    刘浪想拒绝,可是,不知为何,心莫名又升腾起一股责任感,似乎不忍看着马有德这么大把年纪了还留有遗憾。

    叹了口气,刘浪只得点了点头,将巫牌收好。

    看着刘浪收起巫牌,马有德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脸的皱纹挤到了一起,欣慰的说道“刘浪,里面那人了降魂术,他的魂魄已经离体,我们必须七天之内用招魂幡将其招回,否则,他连投胎都不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