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62章 杀猫祭魂

    刘浪念咒的声音戛然而止,额头汗如雨下。

    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校门口花坛旁,一只大黑猫正直勾勾的盯着何其志的魂魄,两眼闪着白光,透着贪婪。

    从最开始刘浪知道,猫这种东西可通阴阳,非常邪性,而一般的魂魄见了猫都会害怕,甚至惊恐万分。

    这种时候出现野猫,无疑于火浇油,这不是找死嘛。

    “喵”

    猫又叫了一声,还没等刘浪反应过来,忽然间高高窜起,朝着何其志的魂魄冲了过去。

    何其志的魂魄猛然间剧烈抖动了起来,掉头要跑。

    说是迟那是快,黑猫已经近了何其志的魂魄旁边,一只眼睛透着一道肉眼可见的黑丝,犹如射出了一条锁链一般,直接绑住何其声魂魄。

    “呜呜”

    鬼哭之声瞬间响了起来。在场的何诗雅跟何尚登时吓傻了,尖叫一声“爸”

    其实离体七天之内的魂魄还算不鬼,顶多算是游魂,这种时候最怕跟猫接触,一不小心会被猫附体,魂魄困在猫的体内,再也不能重修轮回。

    刘浪根本没有想到事发如此突然,慌忙赶前去想要驱赶黑猫。

    可是,还没等刘浪有所动作,那黑猫又是一声尖叫,何其志的魂魄痛苦的大叫一声,转眼间便没了踪影。

    一直守在一旁的马有德也没有反应过来,眼见不好,疾声喝道“刘浪,魂魄已经被黑猫给收了,快现在没有办法了,先抓住黑猫。”

    说着,只见马有德手一道电光一闪,一个东西飞也似的钻了出来,噗的一声扎到了黑猫身。

    黑猫取了魂魄,喵喵叫着正欲跑开,忽然间像是失了控制一般,竟然掉头朝着刘浪跑了过去。

    刘浪根本不能理解巫术的妙之处,此时也顾不得多想,见黑猫过来,前一把将黑猫拎起,牢牢的控在手。

    “大叔,现在该怎么办”

    “杀猫祭魂。”

    刘浪猛然间打了一个激灵,颤声问道“真要这么做”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刘浪深吸了一口气。

    通过这几天的强化学习,刘浪已不是最初的抓鬼小菜鸟了,对一些东西也有了深入的了解。

    正如马有德所说的杀猫祭魂,其实是要冒着极大的风险的。

    猫有九条命,是因为其是古神兽白虎的后裔,在世间是铲除妖邪之物的象征。所以,很多魂魄被猫吸入身体之后,会与猫体内的其它魂魄纠缠在一起。

    如果想要将魂魄逼出来,唯一的办法是将猫杀掉,使其体内的魂魄游离出来。可也正因如此,如果一不小心,其体内其它的魂魄会生出一种玉石俱焚的状态,直接将生人的魂魄吞噬或者撕裂。

    这样不但救不出何其志的魂魄,反而会让其魂飞魄散。

    何诗雅跟何尚眼皮已经涂了鹰眼血,看到了刚才的一切,早已吓得目瞪口呆,没有半点办法。

    刘浪知道,这种时候问他们也是白搭。

    刘浪稍一犹豫,却听马有德吼道“别愣着了,快点,我已用巫术封住了黑猫体内的魂魄,趁他们现在还没反应过来,快点杀猫,祭出魂魄。”

    别看刘浪跟鬼物打起架来又狠又硬,可还真没杀过活生生的小动物,甚至以前在家的时候,逢年过节看见杀鸡宰羊的都有点下不去手。

    这次眼见跟一条人命挂钩了,刘浪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一只手死死的掐住了黑猫的脖子,举起头来,运尽了浑身的气力,大叫一声“对不起了”

    “啪”

    一声沉闷的撞击声,刘浪重重的将黑猫摔到了地,黑猫顿时七窍流血,抽搐了两下便一命呜呼了。

    一想到猫有九条命,稍一松弛的刘浪连忙问道“马大叔,它还会活过来吗”

    “不会,我用巫术将其体内的魂魄封住了。快,做好准备,一会黑猫体内的魂魄离体之后,快速念动咒语,不管多少,先将他们都收起招魂幡。”

    除了关键的部分,马有德并不动手,似乎是在训练刘浪。

    刘浪此时暗擦了一把冷汗,也顾不得多想,两只眼睛瞪得巨大,直直的盯着黑猫的尸体。

    果然,不一会儿工夫黑猫周围形成了好几道的黑气。

    黑气慢慢凝聚而起,呜呜怪叫声不断,不一会儿凝聚成几道人影,其还有一道猫影。

    那道猫影应该是黑猫自已的魂魄。

    那些魂魄一散出来,立刻想要四散而逃。

    刘浪哪里会让他们逃跑,急速念动着招魂咒“荡荡游魂,何处留存,三魂早降,七魄来临奉请太老君急急如律令。”

    眼见那些黑烟之,四五只魂魄拉扯着何其志的魂魄,拼了命的想要逃走。

    招魂幡在刘浪念咒之下,呼呼的风声越来越急,甚至发出了一声声锐响,震得在场的所有人都耳膜生疼。

    锐响越来越剧烈,刘浪恨不得赶紧塞住耳朵,可正在此时,令人惊的事情发生了。

    那些魂魄似乎极为惧怕招魂幡的发出的锐响,像是孙悟空被施了紧箍一般,嗷嗷大叫了起来,根本跑不动了。

    刘浪汗流浃背,感觉像是在拔河赛一般,每念一句,身的体力会耗费几分,而每耗费一分,招魂幡发出的锐响猛烈几分。

    刘浪终于明白了,这东西是在借助招魂者的阳魄来招魂,如果身体虚弱之人使用招魂幡,恐怕还没把魂招来,自己却死翘翘了。

    不知不觉,刘浪面色苍白,身体竟然开始微微颤抖了起来。

    站在不远处的马有德见此情景,不动声色的说道“再坚持一下,很快好了。”

    马有德明明也会用招魂幡,但却根本不前帮忙。在他心里,知道自己时日不多,而尽快将刘浪培养出来,才是最重要的。

    像学习游泳一样,实战永远教习一大堆理论要强百倍。

    马有德知道,既然自己帮助刑警大队查案,自己的身份肯定很快被黑巫教的人知道了。

    这几天马有德一直忧心忡忡,仿佛一下子老了好几岁一般。

    在看到何其志之前,马有德还有些犹豫,是否该将白巫教的令牌交给刘浪。

    可是,在看到何其志了黑巫教的诅咒之后,马有德终于明白了,自己说不定哪一天会彻底的消失。

    虽然说自己一把老骨头也值不了几个钱了,但万一巫牌落到了黑巫教的手里,对整个世界恐怕都会是灭顶之灾。

    在那么一瞬间,马有德明白了,一切都是命注定,而刘浪,将是那个重振白巫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