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66章 诡计初成

    天亮之前,何诗雅姐弟回到了病房,看着躺在床傻乐的何其志,心却是百感交集。

    刘浪在何氏姐弟回来之前走了,搀扶着马有德,将他送回了面馆。

    在病房里,刘浪给何诗雅留了一张纸条,面只写着一句话“我们尽力了。”

    何诗雅看到这句话时,泪水再也忍不住落了下来,犹如滂沱大雨一般,嚎嚎大哭不止。

    何诗雅知道,父亲何其志能活下来,无论是以什么形式活着,都是一种侥幸。

    其实,在何其志出事的那天晚,何诗雅收拾何其志的房间时,无意发现了一份藏在柜子里的契约。

    契约的内容很简单,但是,却深深刺痛了何诗雅的心。

    自己的父亲,竟然权迷心窍,甘愿用自己的一魂一魄换取另一个人的生命。

    在看到这份契约之后,何诗雅将它烧掉,然后冲到了马桶里,深深埋在了心里。

    何诗雅以为这样做,世界不会再有人知道自己父亲的恶行。可是,她没有想到,看起来不起眼的马有德,竟然懂得搜魂术。

    何其志的所作所为马有德虽然知道了,可他根本没有想到,那个施咒之人,竟然早在何其志的魂魄加入了巫毒。

    这种巫毒威力极强、隐蔽性极好,连马有德都没有发现。

    等刘浪搀扶着马有德回到面馆的时候,马有德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刘浪急得哇哇大叫,却什么办法都没有。

    马有德表情痛苦狰狞,勉强盘膝而坐,足足坐了两个小时之后,才缓缓睁开眼睛。

    马有德的毒跟马大娘当时的是同一种巫毒,虽然勉强保住了性命,却再也没法说话了,连浑身的巫术恐怕也废了。

    刘浪自责不已,可马有德却很是欣慰,似乎得到了解脱一般,用纸笔告诉了刘浪自己知道的一切。

    搜魂术虽然没有找到何其志那一魂一魄到底藏到了哪里,却掌握了一个至关重要的信息。

    黑巫教再次兴风作浪,当年害得马大娘双耳失聪的黑巫教长老,竟然再次出现,他叫乌不骨。

    马有德没有任何埋怨刘浪的意思,不停的用微笑来安慰刘浪。

    刘浪痛苦不已,疯狂地捶打着墙壁,把自己的手都捶出血来。

    “马大叔,你等着,我一定会找那个乌不骨给你和大娘报仇的”

    刘浪恶狠狠的发着毒誓不报仇,不配做马有德的徒弟

    刘浪几乎是吼着说出这句话来的。

    马有德不能说话,可是,却能听到刘浪的愤怒,默默的哭了,老泪纵横。

    马有德还告诉刘浪,其实何其志是咎由自取。

    原来,何其志不知道怎么跟乌不骨勾搭在了一起,竟然借助乌不骨的巫术将前一任老校长杀了。可是,何其志没有想到,在前任老校长死后,自己的诅咒也发作了。

    还真是应了那句话了,恶人自有恶报。

    何其志跟乌不骨属于狼狈为奸,但毕竟还留了性命,可这辈子却跟傻子一样活下去了。

    从面馆出来的时候,刘浪的心情沉重无,像是一下子苍老了很多一般。

    他知道,自己虽然已经尽力,但毕竟没有将何其志救回来,以后恐怕再也不能与何诗雅坦然相对了。

    怀揣着马有德给自己的那块巫牌,刘浪知道,算自己现在真的碰到乌不骨也肯定白给,自己要尽快修炼巫术,替马有德跟马大娘报仇。

    看了看那块巫牌,牡丹依旧还处于半开的状态,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全开。

    回到出租屋后,天色已经大亮,刘浪一夜未睡,躺在床却是怎么也睡不着。

    刘浪一直琢磨着最近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一件件捋了起来,焦头烂额。

    先是出现的人造僵尸,现在又有黑巫教冒了出来,每一件事都像是一根细丝一般缠在刘浪的身边,解不开,挣不断。

    妈的,既然现在对付不了黑巫教,那必须要尽快提高自己的势力。

    刘浪冷冷的笑着,像是忽然间想明白了什么般,嗖的一下从床弹了起来,兴奋的朝着隔壁叫道“美丽,美丽。”

    没有人回答,刘浪走出自己的房间,到隔壁一看。

    韩美丽的房门是锁着的,锁头没有动,像是一夜未归。

    刘浪想起了一个对付雁东的点子,兴奋不已,再也没有了睡意,兴冲冲的跑到花圈店。

    远远的刘浪大声叫道“美丽、美丽。”

    一头扎进花圈店,刘浪忽然间看到两个人正抱在一起,急促的喘息声传了出来。

    那两人似乎瞬间感觉到了刘浪的存在,跟被电了一般迅速分开。

    两人竟然是眼镜跟韩美丽。

    我靠,竟然真搞到了一起了。

    刘浪本来以为眼镜是在开玩笑,没想到,竟然还真把韩美丽搞到手了。

    韩美丽脸色羞红,衣衫不整,一看到是刘浪,顿时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低着头,脸红得跟熟透的苹果一般。

    眼镜同样脸色潮红,看着刘浪也有些尴尬,怔了好几秒后才结巴着问道“浪、浪人刘,你、你怎么来了。”

    刘浪根本没将俩人的事儿放在心,而且心还为韩美丽高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前捶了眼镜一下,笑呵呵的说道“眼镜,啥时候请我们吃饭啊”

    “吃、吃饭”

    眼镜一愣,旋即明白了刘浪的意思,呵呵笑道“改天,改天。”

    刘浪转头瞟了韩美丽一眼,见韩美丽除了有些害羞之外,似乎心也很满意。

    刘浪在心叹了一口气,暗道“呵呵,看来,韩美丽打小没人疼,如今总算被人疼了,也算是有个好的归宿吧。”

    刘浪打心眼里为他们高兴,可又不能表现的太过明显,还故意扯了扯眼镜的衣服,戏弄道“你小子,可要对我们家美丽负责哦。”

    一句话,俨然自己成了韩美丽的哥哥了。

    眼镜早从刘浪口打探了消息,见刘浪并没有生气,本来绷紧的神经瞬间放松,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说道“浪人刘,以后,我跟美丽一起,认你当哥。”

    “哈哈,哈哈,好、好好,不过”

    刘浪看着眼镜认真的样子差点儿笑岔了气,忽然间话锋一转,沉声道“不过,我要借美丽用几天,没意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