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76章 不得不做的事

    在女鬼韩晓琪钻入荷花体内的时候,荷花额头的那团黑烟忽然间微微颤抖了两下,竟然慢慢消散而去。复制网址访问: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如您已阅读到此章节,请移步到.阅读最新章节

    荷花的脸色渐渐恢复了红润,竟然带着几分迷人的姿色。

    刘浪此时大气不敢喘一口,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紧张的盯着女鬼韩晓琪,并不明白她怎么会突然又跑出来附身了。

    荷花缓缓睁开了眼睛,虚弱的叫了一声“彩云”

    “啊”

    坐在地的小凤尖叫一声,几乎是直接跳了起来,哆嗦的指着荷花,颤抖不已。

    “你、你、你没死”

    彩云同样震惊无,惊恐的盯着荷花,看了老半天才发现确认荷花的确没死,前抱住荷花嚎嚎大哭了起来。

    “荷花,你吓死我了,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真的死了呢。”

    荷花拍了拍彩云的后背,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

    说完之后,荷花抬起头来,看着刘浪,脸挂着淡淡的微笑,说道“我能不能单独跟刘浪说说话呀”

    大家伙儿都是一愣,似乎不明白荷花怎么突然跟变了个人似的。

    可是,看着荷花,又看了看刘浪,所有人都走了出去,将门关。

    刘浪一看门被关,脸紧绷的表情顿时激动了起来。

    刘浪几乎是冲到床沿,一屁股坐了下来,伸出手来抓住了荷花的小说手,激动的问道“晓琪,晓琪,是你吧”

    荷花的手没有放开,而是微微一动,似乎有点不太适应。

    “刘浪,是我。”

    “啊真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刘浪现在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从荷花嘴发出的声音依旧是韩晓琪的声音,而嘴角微微一动的笑容,更是刘浪最初见到的韩美女的笑。

    不知从何时起,刘浪不再叫韩晓琪为韩美女,而是晓琪。

    韩晓琪似乎刘浪还要激动,脸红扑扑的,像是擦了粉一般,鼻尖还挂着几粒汗珠,带着几分迷人的醉意。

    刘浪一看荷花的这副模样,不禁愣住了。

    虽然身体是荷花的,可是,无论眼神还是微笑,却无处不透着韩晓琪的味道。

    淡雅清纯,柔美可爱。

    刘浪根本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激动的问道“晓琪,快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韩晓琪脸色一红,装作不经意的将小手抽了回去,幽幽地说道“刘浪,我也没有想到,这段时间我一直处于半昏迷的状态。可在刚才,我突然感觉到,这个女孩的身体,竟然可以跟我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啊为什么”

    “这个女孩是天生的至阴之体,是所有鬼物都非常想要得到的。”

    刘浪一听,不禁有些恍然。

    任谁也没想到,这个荷花竟然会是至阴之体。

    刘浪不无担忧的问道“晓琪,照你这么说,那你可以暂时先用这个身体喽”

    韩晓琪点了点头,道“女孩的魂魄已经归入了阴曹,不过我只能在这个身体里待七七四十九天,到时候这具身体会完全腐烂,如果我不出来,会将我囚禁在里面永世不得超生。”

    刘浪听得额头都滚出了豆大的汗珠,忙问道“那你到底想干嘛”

    韩晓琪的眼神闪过一丝茫然,带着幽怨般的说道“我想尽快解开韩氏诅咒,我怕”

    刘浪心一动,不自觉的前,一把将韩晓琪抱在了怀里,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声说道“我会尽力帮你的。”

    不知为何,韩晓琪竟然小声抽泣了起来,这次的泪水,是真的。

    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怀疑,刘浪还是决定先让韩晓琪在这里待几天,等回头去酒店的那间房间里查探过之后再离开。

    韩晓琪倒也没有反对,获得这具的兴奋感很快被心的责任感给替代了。

    韩晓琪还告诉刘浪,为了更好的与这具结合,必须要尽快帮忙荷花报仇。

    刘浪点了点头,回去准备一下,明天晚要去酒店里面一探究竟。

    出去之后,刘浪没有说什么,直接回了出租屋。

    彩云她们看到荷花也没事了,又聊了几句,也走了。

    回到出租屋后,刘浪心里跟缠了一团乱麻一般。

    本来还为韩晓琪能够附体而兴奋,可后来知道她只能在这具阴体里面待四十九天,四十九天之后还不知道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呢。而且这种阴年阴月出生的女孩少之又少,况且要是碰刚死的更是难加难。

    要想让韩晓琪恢复过来,必须要尽快找到三尾白狐。

    而要胜券在握,必须要尽快提高自己的能力。

    在床躺了一会儿,刘浪辗转反侧睡不着觉,思来想去,还是拿着从雁东身抢来的那块护身符,打车去了马有德的面馆。

    到了面馆的时候,刘浪从外面看到马有德跟马大娘正坐在那里看电视,不时的呵呵笑着,那模样似乎还是之前的那个马大叔。

    可是,刘浪知道,这个马大叔别看表面笑嘻嘻的,像是什么都不在乎,但白巫教的覆灭对他的打击肯定不小。

    在门外徘徊了十几分钟,刘浪还是推门走了进去。

    “大叔”

    一进门,刘浪喊了一声。

    马有德听见了,很快转过了头,一看是刘浪,嘴角一咧,呵呵笑了起来,连忙到了里屋拿了纸和笔。

    看着马有德张口不能言,刘浪心酸,不觉喉头有些哽咽,说话都有点沙哑了。

    “大、大叔,你还好吧”

    “呵呵”

    马有德笑了笑,在纸写了一行字大晚你怎么来了

    刘浪感觉眼睛有些发酸,连忙别过头去擦了一把,然后回过头来,将那张护身符拿了出来,放到了马有德的面前。

    马有德开始还笑呵呵的看着刘浪,可当视线转移到了那张护身符时,马有德的脸立刻变得煞白,犹如涂了一层白灰一般。

    “你这东西哪里来的”

    马有德快速的在纸写了一行字。

    “雁氏集团的大公子雁东身。”刘浪如实回答着,然后将那天晚发生的事跟马有德说了。

    马有德听完之后,面色凝重,缓缓坐到了凳子,拿出自己的旱烟,吧嗒吧嗒抽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