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 卜非

第182章 颜鬼

    还真别说,刘浪抓着秃顶老男人,无脸女鬼算是天大的本事,也是投鼠忌器,只知道在刘浪周围呜呜怪叫,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复制网址访问: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无脸女鬼在刘浪周围漂浮的时候,头发里不停的往外散着木头的碎屑。

    刘浪这个郁闷呀,这个女鬼,竟然真把自己的桃木剑给嚼巴碎了。

    娘的,看来以后还得找把好的,在桃木剑外面包层铁皮,我让你嚼。

    刘浪心里恶狠狠的想着,一把将秃头拉了起来,厉声道“少他娘的废话,赶紧说。”

    秃头看了站在门口的韩晓琪一眼,又回头看了刘浪,使劲咽了一口唾沫,颤巍巍的说道“我、我只是一个小卒子,我说了,你会放过我对吧”

    “别他娘的废话,快点”

    刘浪朝着秃头的后背捅了一下。

    秃头哎哟叫了一声,连连告饶道“好好好,我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你,全部都告诉你。”

    秃头的确姓方,名叫方春,正是这家酒店明面的老板。

    可是,在一年之前,这个方春却是一个十足的混混,整天吃喝嫖赌,与人为恶,尤其是喜好女人,有着一副喜新厌旧的嘴脸。

    无脸女鬼叫阿怜,从小跟方春认识,那时阿怜还不到十岁,而方春却已经三十多岁了。

    可是怪了,这个阿怜从小喜欢方春,等长大之后,竟然真的嫁给了已近年的方春。

    阿怜生前长得非常漂亮,身边追求者也不少,但在嫁给方春之后,便断绝了与所有男人的交往,一心一意只想守在方春身边。

    方春是个十足的渣男,杂碎,在与阿怜结婚半年后,又开始喜新厌旧,整日夜不归宿,花开酒地。

    阿怜整天以泪洗面,近乎是求着方春回家。

    可是,越是这样,方春做的越是过火,后来,竟然渐渐萌生了将阿怜杀掉的想法。

    方春以前跟阿怜住的也是出租屋,房间不大,只能摆放一张床。

    一天夜里,醉醺醺的方春回到出租屋后,见阿怜正在默默哭泣,心的厌恶感陡然而升,怒从心起,大吵大骂了几句,竟然真的拿起打火机,将房子给点着了。

    点着房子之后,方春夺门要逃,可阿怜死死抱住了方春的腿,大声哭喊着叫道“要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

    结果,阿怜真的被烧死了,死的时候还穿着结婚时的那件白纱。

    可是方春并没有死,脸虽然重度烧伤,昏迷了一个星期之后醒了过来。

    令方春怪的是,在他醒来之后,他竟然发现一个女人坐病床边,小声抽泣着。

    那个女人披头散发,低头脑袋,看不清长得啥模样。

    方春吓得一愣神,颤声问道“你、你是谁”

    女人缓缓抬起头来,没有脸。

    方春差点把自己吓死,惊恐的追问之下,竟然发现,这个没有脸的女鬼,正是已经死去的阿怜。

    方春大气不敢喘一口,并不明白其的端倪,恍惚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可正当方春想着该如何摆脱阿怜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床头有一个信封。

    拿起信封打开看了两眼,方春不禁大喜过望。

    信封没有署名,但却告诉了方春事情发展的经过。

    方春的命是那个神秘人救的。神秘人告诉方春,阿怜因为怨气太重,不能重新投胎,已化为了颜鬼。

    当时看到这里的时候,方春吓得半死,可继续往下看时,心却慢慢激动了起来。

    虽然阿怜化成了颜鬼,但只要戴着护身符,不但阿怜不会伤害方春,还会供他驱使。

    在信封里,方春果然找到了一个护身符。

    而且从那以后,方春发现了一个问题,只要自己好好哄着已经变鬼的阿怜,这个阿怜竟然可以帮自己把女人给钓来,供自己享乐玩耍。

    慢慢的,身边有只颜鬼帮忙,方春不择一切手段铲除身边的绊脚石,竟然一步步走到了今天,当了酒店的老板。

    听到这里,别说是刘浪了,连韩晓琪的肺也都快被气炸了。

    刘浪从来没有想到,这个世界竟然还有这种杂碎。眼前这个方春,简直雁东要可恶一千倍一万倍。

    刘浪胸冒火,急吼道“姓方的,那荷花是不是也是你让阿怜去杀的”

    方春吓得一哆嗦,看了站在门口的韩晓琪一眼,还是点了点头,战战兢兢的说道“荷、荷花长得非常漂亮,我、我只是想”

    “啪”

    刘浪朝着方春的脑袋是一巴掌,直接把方春打翻在地,怒骂道“好你个狗东西,杀害自己的老婆不说,竟然死了也不放过利用,你的良心他娘的狗都不愿意吃。”

    刘浪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直接将这个杂碎给宰了。

    可是一想起他说的护身符,刘浪的脑袋立刻冷静了很多。

    “渣男,护身符呢,拿出来我看看。”

    方春爬在地,脸色苍白,根本不敢动,听到刘浪的话,身体跟着一哆嗦,尖声叫道“不不不,不行,我不能给你,如果给了你,阿怜、阿怜她”

    “别他娘的废话,不给我我现在宰了你”

    刘浪又是一脚,狠狠踹在了方春的身。

    方春早已是吓得面如土色,可看着刘浪凶神恶煞的样子,魂都快吓没了。

    方春抬起头看了一眼阿怜。此时的阿怜不知为何,竟然出的安静,站在方春的面前,一动也不动,无脸的头被头发覆盖,显得诡异无。

    方春咽了一口唾沫,哆哆嗦嗦将手探入了怀里,又慢慢拿了出来,却迟疑着不肯往刘浪手放。

    刘浪哪里管这些,一把将方春手的东西夺了过来,骂道“娘的,给我”

    伸手将东西抢了过来,拿在手里低头一看,刘浪登时怔住了。

    这、这个护身符怎么跟雁东身的那道阴魄符一模一样啊

    还没等刘浪从震惊反应过来,阿怜忽然间咯咯笑了两声,头发像是蜘蛛丝一般,瞬间朝着方春的脖子缠了过去。

    “方哥,方哥,我不想失去,不想失去你啊”

    方春瞬间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张开了嘴,舌头慢慢吐了出来,两只手慌乱的扒着头发,想要将那些头发挣开